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十二章 离去之时,其之二,萤与凛 (8500)

    常有人说,武器是战士最好的伙伴,这句话不假,毕竟对于战士而言,一把能发挥出自己最佳实力的好武器,着实不弱于一位心意相通的好伙伴。想-免-费-看-完-整-版-请-百-度-搜-

    于是根据这点,从古至今,总是有那么一批人致力于创造出有自我意志的武器与器灵,直接跳过‘磨合’的阶段,抵达心灵相通的最高境界。

    但是,这并不是说,一把武器真的与人心意相通,就能算是‘最好的伙伴’,能让持有者发挥出最佳实力了因为,当武器也有了意志,就不再仅仅是战士挑选武器,也是武器挑选主人。

    只有极少数人,可以令有自我意识的武器心悦诚服,让他们自愿被使用。

    当然,这也不代表那极少数人就非要用武器不可了。

    星坠850年,1月1日,凌晨0点17分,北地摩尔达维亚,墓园教堂地下室。

    经常被打扫的教堂没有丝毫灰尘,和如今魔能时代格格不入的萤石灯闪耀着浅金色的光芒,在充满着金属腥味的地下室中穿行,萤和凛来到了一扇位于地下的门户前,银发的少女和黑发的少年没有犹豫,他们齐齐伸出手。

    然后,开启了这扇门户。

    一瞬间,有金戈铁马的声音传来,能听见剑刃微微颤,能听见盾牌被敲击,姐弟二人感应到了数十种完全不同的武器回响,令沉重的杀伐气息扩散。

    对于等级比较低的超凡者而言,这种阵仗或许真的能震撼他们,令他们沉浸在一种异样的精神状态中,为接下来的契约行动增加成功率,但萤和凛首先等级不低,如今已有极意,其次他们根本不是人,而是和这第地下室埋藏的武器异样,都是‘神机’。

    所以两人没有受到半点影响,就这样大步进入地下室中。

    “咦,怎么是你们啊?”

    注意到来者不是人类,而是自己的同类,一把插在地上的长枪中传出疑惑的精神波动:“又到了保养的时候吗?其实没必要,上次家主更新的那个蕴养法阵已经很棒了,我现在感觉自己前所未有的强壮,简直能吃人,RUA!”

    “的确如此。”一旁,一面刚才似乎是自己敲击自己,发出慑人敲击声的盾牌也传来精神波动:“我甚至觉得自己精神好了不少,思维清晰许多,简直是才思敏捷。”

    紧接着,整个地下室中几十把神机都几乎同时发出精神波动,嘈杂的通讯足够把一个灵能者吵的失控,对此,萤和凛也没有办法,两人对视一眼,无奈的摇摇头,然后便齐齐合掌,清脆的掌声一瞬便将所有声音压下。

    “好了好了,各位前辈,这次我们过来,不是给你们保养的……讲道理,你们这么精神,有什么可保养的。”

    说这句话的是萤,随后接话的是凛,他张开手,开始释放出自己的力量,联通在场所有的神机:“总而言之,今天有大事宣布,而且自此之后,你们也不用再呆在这个地下室里了。”

    如此说着,强大的力量的扩散,随着凛释放的能量盖过所有在场的神机,一道道接连不断的强光闪起来然后,伴随着奔腾的魔力浪潮,一个个造型各异的‘人类’就这样出现在了地下室中。

    有看似德高望重的老人,也有和萤与凛一样的少年少女,更有正常的男性,女性,几十把神机化作的人形出乎这些神机自己的预料,唐突的显露自己的身形。

    “……等等,凛,还有萤。”

    有些惊讶的注视着自己变成人形的双手,那由长枪变幻而来的青年男子似乎并没有对此感到兴奋,他皱眉道:“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我能感觉到,我们和拉德克里夫家的契约被切断……不,是被截留了。”

    “说来也是奇怪,最近这么几年也没有新的神机进来家主难道没有后裔吗?还是说,他放弃神机了?”

    由原本巨盾变化而来的淡然女性握紧了自己的双手,她摇了摇头,让青色的长发晃动:“不对,你们身上的契约还在,他应该没有放弃神机……这么说来,他放弃我们了?”

    这种猜测,倒也不能说是不合理当即便有几个神机化身的人形猜测,恐怕是新任家主觉得维护神机,养着他们这些‘失败者’太麻烦了,所以便干脆压制他们的契约,让他们自寻出路,或者说,任由他们自生自灭。

    “唉,那倒是没有。”

    听见那些千奇百怪的猜测,萤一张可爱的小脸都皱起来了,她面色发苦,无奈的说道:“主要是,主人当初留给我们的命令,便是如此。”

    “‘等到神机生产件趋于稳定,所有人都慢慢接受神机这一全新生命形态的时候,也时候还历代拉德克里夫家族先祖遗留的神机们的自由。’主人原话就是如此,而我们不过是在他不在的时候,履行这一指令罢了。”

    “是啊。”一旁的凛点了点头,他上前,帮助几位大概是百来年没用人形,已经忘记该怎么走路,一不小心趴在地上的神机站起来,少年耸肩道:“前些日子,神机生产线算是彻底竣工,虽然产量不算很高,但是依照这种扩散速度,普及只是时间问题,甚至传出迈克罗夫文明,遍布多元星河也有可能。”

    “自此之后,迈克罗夫人,大概就要迎来全民神机时代了吧主人说着叫做全民AI助手,我倒也觉得蛮贴切的。”

    萤和凛觉得自己解释的已经很通俗易懂了,但是他们却没想到,对于常年储存于地下室中的老古董而言,许多他们已经认为是常识的东西,根本就不存在于老古董们的脑中。

    “神机生产线?”长枪青年一脸懵逼。

    “我们普及了?”盾牌女性陷入思索。

    “传出迈克罗夫文明?”长剑男性挠了挠头。

    “多元星河,还有其他文明?”双刀双子异口同声的发问:“不是,你们说的都是什么东西呀?”

    “而且最重要的不是这个。”

    回过神来,精神状态最好的那个长枪神机,面上表情逐渐变得愤怒起来:“这一代家主说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还‘拉德克里夫家历来先祖遗留的神机自由’他在说什么?”

    “我们难道不自由吗?!”

    “是啊。”盾牌神机也严肃的回应道:“武器不被使用,就应该被封藏,我们的自由,让我们自愿选择等待,即便是适合我们契约的人早已逝去,我们也一样会履行约定我们埋藏在泥土中,正是我们的自由,在等待死亡的过程中,教导下一代神机常识和知识,正是我们这些没有被选中的‘失败者’的责任。”

    “话说回来了,这一代家主难道没有后裔吗?怎么还没有新神机送进来啊?”

    “……那的确是主人没有照顾好你们的想法,我先说一声对不起……的确,说让你们自由这点,是拉德克里夫家对你们忠诚的侮辱。”

    听着地下室中,历代神机接连不断的质疑和反问,萤苦恼的卷动自己的长发,她翻着眼睛,似乎正在从记忆库中提取可以应对如今场景的知识:“但说真的,前辈们呀,现在技术进步实在是太快了,你们再不出去整修进化一下,真的会被时代彻底淘汰的!”

    萤说这句话时,特意还释放了自己极意级的气息,强大的能压在小小的地下室卷动,当即便令在场的所有神机都默不作声:“主人也是考虑到这点,所以才想让你们尽早接触外界,免得明明是功勋元老,结果却被时代淘汰呀。”

    “……那现在的家主呢。”

    沉默了一会后,大概是勉强认同了萤的话,长枪神机面色苦恼:“我们毕竟都是拉德克里夫家的神机,这种命令,果然还是要家主本人下令比较好吧。”

    “现在的家主……”

    萤和凛齐齐叹气一声,然后齐声道:“现在的家主,现在正在某个地方闭关修炼,即便是我们,也都见不到啦。”

    “相比起这些,你们还是快点出来,随我们去生产线改造一下吧如今拉德克里夫家的产业太多,家主又是个不管事的,我们自己也有任务……如果不是真的忙不过来,我们也不会想着非要打扰前辈你们。”

    如此说着,在萤和凛极力的催促下,众多神机便在疑惑和不解中离开了他们呆了几十上百年的地下室,就这样懵懵懂懂的来到外界而出现在他们眼前的,却并非是他们记忆库中,古朴而冷寂,就如同要塞的摩尔达维亚主城。

    出现在这些神机眼前的,是一个遍布高楼大厦,即便是深夜也灯光明亮如白昼,充斥着活力与喧嚣的巨型魔能化都市。

    数百米高的超巨型雕像,耸立在城市之间,随处可见的魔能车,顺着大道来来回回的奔走,路边的行人不仅仅只有人类,精灵和矮人,还有其他众多类似于鱼人的少数民族,甚至是来自异世界异文明的奇特个体,甚至能看见一位伦德文明的个体也就是一个大铁球漂浮在空中,有不少人类孩童乘坐在他身上,在半空中飞来飞去,发出欢声笑语。

    便说是相似了,如果不是萤和凛来回强调这里就是摩尔达维亚,诸神机只会觉得自己到了异世界。

    “唉,这违反‘摩尔达维亚空中飞行法’了……算了,等会送个警告过去吧。”

    和因为多文明个体和谐相处而满意的点了点头的萤不同,凛看着这一幕职业习惯上涌,只想开罚单,但是时机不对,只能先忍着:“看见了吗?各位前辈,现在的世界已经不是原本的那个世界了,而我们神机的职责,也不再是原本那样的了。”

    其实不用他多说,在场的所有神机,基本都陷入了震惊状态。

    “怎么回事。”上一代神机大概也就是几十年前才被送进去,除却萤与凛外最年轻的一位廉价神机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严重怀疑自己是不是看见了幻觉:“拉德克里夫家不就是普通的北地贵族吗,什么时候……发展的这么强了?!”

    他甚至看见,天空中漂浮着一艘艘搭载了大屏幕的飞艇,而那些飞艇屏幕中,除却广告之外,还会播放一个黑发红眼男人的头像任谁也知道,那就是拉德克里夫家当代家主,乔修亚·凡·拉德克里夫的形象。

    ……伟大的联合政府元帅,传奇强者乔修亚·凡·拉德克里夫,魔网的缔造者之一,多元星河文明邀请赛的创始人……仅仅是短短这么点时间,他就能听见无数有关于这一代家主的信息。

    “明白了吧?现在可不是从前,已经没有磨磨蹭蹭的余裕了。”

    震惊?震惊就对了!萤对神机们的震惊十分满意,不然的话,想要让这群铁石脑袋(物理意味)乖乖按照他们的要求前去升级还真是一件麻烦事:“总而言之,也不是说让你们离开拉德克里夫家族族内的产业还有很多职位空缺,我们也需要一些信得过的人来帮忙打理,假如愿意的话,大可以继续为家族服务。”

    “即便是不想做杂工,那我们神机如今,也有专用的修行方法,可以自主变强了相信我,这是远比你们想象的,更加波澜壮阔的全新时代,你们身上的可能性,远比你们自己想的要大。”

    事实的确如此。

    时间急速飞跃,改变也来的迅捷,轮转的指针运动下,第一届多元星河文明邀请赛,已经在数个月之前拉下帷幕,通过这场赛事,多元文明之间的交流和关系愈加紧密稳固,而急速扩散的兑换光柱系统,也渐渐地随着众多文明之间的传播,而深入星河的每一个细节中。

    虽然说,真正顶尖的,作为文明根基的强者并没有参赛,但是那场浩大的,波及了亿亿万万文明的邀请赛,的确让众多文明认识到了相互之间的实力和底蕴,那一场场从低到高的战斗,正如同一次次深浅不一的阐道,无论是参与者还是观看者,都可以从中受益,而其中表现出众者和其背后的文明,更是可以获得惊人的机会与资源,一步登天。

    比如说,邀请赛单人黄金组的冠军,来自于一个没有多大名气的文明个体,那是一个天生具备高等精神异能的灵能实体文明,他们的个体没有物质态的身躯,由纯粹的灵能和部分魔力元素构成,黄金级只是他们成年自然就具备的力量,而远超一般种族的精神力量,以及没有实体这种豁免大量打击的优势,在黄金级这个还没有将各方面磨砺至极限的境界,其实是非常占据优势的。

    而就在这个自称为‘阿蒙德’的文明取得单人黄金组冠军之后,便有无数文明对其伸出橄榄枝,愿意付出资源,辅助起成长自然,有条件,但是这世间上很少有没有条件的付出,而阿蒙德文明也很爽快的应允了迈克罗夫文明的要求,双方开始针对精神领域方面展开全方面合作。

    单人组的极意级冠军,却是一位熟人,那正是乔修亚的弟子,来自于柯洛诺斯世界的龙人少女莉莎。说真的,在莉莎进阶极意级,开发出了古龙血脉,还修行当世最强者的传承后,她所能爆发出的力量,可以令所有因体型而错估其能力的对手都大吃一惊随着龙人少女一击可以说得上是匹敌传奇的‘石破天惊升龙霸’将一座山连带她的对手,一位‘神域大地元素’轰上天时,基本上在场所有的观众都在怀疑自己的眼睛。

    单人传奇组的冠军,却是来自于被传为天灾文明的‘星河维护集团’。这个号称以战争平复战争,以毁灭应对毁灭的怪异文明,在上次阐道时挑战过乔修亚,但是被击败,而且由于乔修亚的和平宣言非常对他们的口味,所以也逐渐对外界显露出了其神秘真面目一个纯粹的机械文明。

    作为‘维和集团’而被创造出来的机械造物,判断其母文明本身便是最大的维和对象,所以便毫不犹豫的将其维和掉,但是随着漫长的时间,原本只是受控于核心指令的机械聚合体开始逐渐诞生出可以独立思考的‘自由个体’,虽然说,这些自由个体仍然服从于核心指令,要将和平带向全世界,但却并非不能独立思考。这次取得单人组冠军的,便是星河维护集团最强大的一个自由个体,其本体是一块铁灰色的虚空大陆,承载有七十八种世界毁灭级的歼灭武器,以及各式各样可以应对各种攻击的防御插件,这基本上是把整个文明武库都装备在自己身上的战斗方法某种意义上也能说是‘倾尽全力’。

    不过,单人组的冠军并没有多少意义,乔修亚不出场,许多强大的文明个体都不准备出手,而且他们出手,就显得有些以大欺小……毕竟,传奇极限和传奇高都是传奇,真的打起来,他们之间的差距可能会比凡人和传奇高的差距还要大。

    单人组的比赛,体现的大多是一个文明的个体潜力,传承底蕴,而多人组的比赛,就比较混沌,偏向于各种配合。

    团体黄金组的冠军,来自于迈克罗夫文明,菁英探索小队。其成员为普瑞斯特,康斯坦丁,克拉克,赛德与韦恩五人,其中,普瑞斯特已经可以进阶极意,但是为了这次比赛,稍稍后推了一下自己的进阶时间。实际上,团体赛的要点,并不在于一方面的强大,在于分工合作,可以应对所有种类的敌人,像是之前阿蒙德文明能够取得单人赛的冠军,就是因为他运气比较好,没有遇到天生克制精神异能的个体,或者说,有那种能力的个体都被其他人淘汰了。

    但是团体赛不同,稳定高于一切,优势可能被对方克制,劣势可能被对方利用,必须面面俱到才能保证自己能用硬实力压制对方而菁英小队在这一点简直可以说是做到了完美,他们成功的战胜了所有对手,以一种虽无震撼人心的表现,但如同山峰压过的压倒性稳定优势取得冠军。

    “毕竟在异世界探索过程中,我们承受了许多挑战,比如说邪神,扭曲时空领域的遗迹,异文明的老巢,满是雷元素的原始世界……我们经常与野生的极意,霸主级魔物交战,数次从传奇对决中幸存,这带给了我们坚实无比的战斗经验,还淬炼了我们的意志人定胜天,我们坚信如此。”

    在接受邀请赛主持方,官方记者萤的采访时,队长普瑞斯特眼神深邃,他的语气沧桑,似乎有着无数感慨呼之欲出:“每一次前往异世界探索,都必须保证自己不出任何错误,不然的话很有可能就会因为乌鸦嘴而在某方面吃大亏,死掉也不奇怪……你问乌鸦嘴是什么?没什么,磨砺我们前行的磨刀石罢了。”

    一旁,被沉默了一整场比赛流程的骑士克拉克想要表示抗议,被镇压,无果,而其他人都赞同的点了点头。

    团体极意组的冠军,来自于一个多文明种族混合战队,其成员是来自血月深渊的小光,来自阿摩司王庭的埃尔玛,来自熔炉深渊的炎魔辛迪加,来自卡尔利斯世界的初号以及来自迈克罗夫文明的阿尔瓦。

    从一开始就很少有人看好这支成员来自各个文明,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配合的队伍可以夺冠,但是随后而来的比赛表现却让众人大跌眼镜那看似只是宠物的发光球体,居然可以在瞬间膨胀成小恒星一般的巨型光球,而那看上去像是透明人形的阿摩司人,居然可以随时召唤出一艘大的惊人的虚空战舰,看上去像是龙人的炎魔,居然还可以变身成洋溢无穷雷霆的巨型史莱姆,看似只是普通铁球,很像是伦德人的初号,居然可以化身数百米高的金属泰坦人形,而看上去只是人类的阿尔瓦……就真的只是人类。

    有些时候,你以为他会变身给你惊喜的时候,他没有变身,这也是一种惊喜。

    总而言之,在惊喜了一整个赛事后,他们就夺冠了。

    这是一个非常奇特的组合,当官方记者凛采访时,作为队长的小光表现的很感慨:“叮铃,叮铃铃,叮叮叮叮铃。叮,叮铃!”

    “原来如此。”作为记者的凛恍然大悟:“您的意思是说,这并不是你们的完全状态,倘若没有出意外的话,您和另外一位未参赛的选手可以配合的更好,而她也会变身,对吗?”

    “叮铃,铃叮铃,铃铃!”

    “嗯,确实如此,你们还有不少成员去参加了单人赛……明明是第一名,却如此谦虚,真的令人钦佩!”

    “叮~”(略带骄傲的自谦声)

    这奇特无比的采访过程,在论坛上传的火热。

    【不管你懂没懂,反正我懂了】

    【叮铃,叮铃叮铃,叮叮铃!】

    【不是,你倒是把你们小队的其他成员名字也公布一下啊不是完全状态就能拿第一,那完全状态是什么样?】

    【变身特战队……这名字好古怪啊,究竟是谁起的?】

    而因为熬夜连续在大竞技场战斗以及挑战AI,导致睡过头错过参赛的黑在听见这采访时,流出了悔恨的泪水。

    至于团队传奇组,并没有进行直播,也没有进行后续的录像播放,具体消息,只在各个文明的高层中流传,似乎是因为战斗时间实在是太长,这场比赛到现在还没有结束,而且战斗内容无法向大众公布。

    不过,作为记者的萤和凛却知道,这场团体战,本质上就是各个文明之间,进行武力交底的互相试探性交流,每个文明都不会只派出一队,也没有什么冠军的说法。毕竟,不出全力,以死亡为战斗的前提,根本就试探不出多少什么东西,许多人只是借着文明邀请赛这个平台,解决互相文明之间的矛盾。

    这也是乔修亚和平宣言之后,唯一一种裁决文明之间纠纷的方法了而这种涉及到恩怨和纠纷的战斗,并不适合在其乐融融的大赛上播放。

    反正,在场所有的参赛者,都打不过某游戏十级AI。

    过去的回忆结束,随着将老式神机们带到位于摩尔达维亚的神机生产线,依次为他们进行了相关零部件升级和能量循环优化后,萤也在这个时候,对自己的弟弟告别。

    “那我就出发了。”

    银发的少女展开双手,能看见,一套流线型的铠甲,随着银雾的弥漫,凭空出现在她身上,将其牢牢包裹,而一颗青色的抱住悬挂于其胸口中央,闪耀着如同流水一般的华光。

    “辛苦你了,姐姐。”

    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凛叹了口气,打开光屏,似乎是准备处理公务:“主人的任务,总是这么辛苦,而且也没有告诉我们理由……但去做就是了。”

    “你也很辛苦啊,凛,神机生产线,以及神机普及的事情,都是你来规划……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简直就是创造一个新种族,而统领着一切的你,就正是这个新种族的领导者。”

    铠甲背后,传来了少女清晰的声音,萤的语气听上去有些感慨和落寞:“你总是能在这些重要的事情上帮上主人,而我除却战斗外,却也不会什么……哈哈,也不能这么说,这么多年我也学会了不少事情,只是这方面我做的总是没有你好。”

    “这都什么话。”

    对此,黑发少年撇了撇嘴,他摇了摇头:“只有合适的,没有不好的,我忙于这些平凡的,对主人本身而言,没有什么太大意义的政务,为你们处理好后勤,而姐姐你却可以直接完成主人下达的指令,去直接帮助主人。说真的,只是分工不同而已,没什么可感慨的。”

    “说到底,我们就是主人的一部分,我们的所作所为,都是要为主人排忧解难现在主人正在创世大漩涡中,进行很重要的实验和进阶,而我们要做的,就是维持一切的稳定,保证主人出关之时,能够看见一个能让他满意的世界。”

    “我都知道。”

    铠甲的动力,正在启动,传送法阵,正在展开,因为时空扭曲,萤的声音有些失真,她轻轻的说道:“作为武器,不一定非要去‘战斗’。只要能帮助主人处理掉问题,就是对他最好的帮助。我都理解,我也知道,武器也不过是处理问题的一种工具,就像是我们可以把神机从武器变成AI助手一样,刀剑也能用来当医疗工具,建筑工具,甚至是厨具使用。”

    “只是,我还是有点不甘心,哪怕只是一次,我也想被现在的主人需要,挥舞……不需要太多,只需要一次就好了。”

    “再见,弟弟,又让你听我发牢骚了。”

    “再见,姐姐,但这可算不上牢骚。”

    看见幽蓝色的时空通道开启又消失,凛坐在办公室的座椅上,有些疲惫的揉了揉自己的眉心,他没有立刻开始工作,而是抬起头,看向头顶熟悉的天花板。

    “至少,你陪伴主人经历过前期的战斗。”他低声自语道:“而我,并没有追随过他几次。”

    “不过这有什么关系呢?我并不为此感到遗憾,始终执着于‘武器’的身份。我们始终是主人的左右手,主人的计划都要通过我们实现,在他暂且离去的这段时间,正是我们应该努力,完成主人交付,并依赖我们完成的任务的时刻。”

    再也没有人比那个男人的武器们更加了解他了。

    那是一个自私且孤独,始终独行的男人,他自私到即便是一点点苦难也不愿与其他人共享,即便是罪恶也选择一个人在遥远的时空孤独的承受。

    但是,唯独有两个个体是例外虽然他自私的剥夺了他们随同他一齐战斗的权利,但是那个男人却将自己一部分的‘责任’转移给了他们。

    作为‘家主’的责任,作为‘领主’的责任,作为‘贵族’的责任,作为‘领导者’的责任……这些责任,都是他不应该忽视,非常重要的责任,但是在这个责任之上,还有更多更大的,比如有关于‘文明’的责任,有关于‘秩序’的责任,有关于‘多元宇宙’未来的责任。

    面对汹涌而来的黑暗,战士屹立于前方,但是在他的背后,总是有其他事情,需要其他人去处理,为他分忧。

    这就是‘二人’的责任。

    他下达任务与指令,将自己神秘的计划一部分也交托给二人,甚至,他将能够决定自己一部分未来的可能性,放在了那两个个体的手中

    倘若说,武器的价值,在于帮助持有者解决问题,那么毫无疑问,能够解决以上这些问题的武器,便是这个多元宇宙都极其罕见的‘神兵利器’。

    “所以说,姐姐啊,不要太自轻了。”

    “无论是你还是我,对于主人而言,都是这个多元宇宙都难寻的‘神兵利器’啊。”

    如此自语道,黑发的少年俯首,开始工作。

    而遥远的虚空彼端,穿着铠甲的银发少女,也同样目光坚定的开始了自己漫长的旅程。

    他们是乔修亚·凡·拉德克里夫的武器,即便不起眼,但也能为那个男人,斩断后患,处理忧虑。

    “今年,是主人离开迈克罗夫世界,前往创世大漩涡的第二年。”

    今年,是乔修亚·凡·拉德克里夫,进入创世大漩涡的第二年。

    离去之时,正在接近。

    燃钢之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