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十三章 将临之时,其之三,众人们 (7600)

    寂静虚空中,一个无法用任何观测手法观察到的‘隐匿世界’,它几乎完全与周围的黑暗同化,即便是靠近来看,也感觉不过就是一个大一点的世界残骸。

    但是,这个看似残骸的世界中,却蕴含着常人无法想象的力量。

    许多人常说,星辰就像是点缀与宇宙中的美丽宝石,释放着无以伦比的瑰丽光辉,借此,埋藏于地下深处的宝石也具备了神性,古人们赋予它们种种意义,赞美它们的美丽与价值,甚至将其打磨雕琢,戴在手上,让这光辉常伴己身。

    这种种情感,即便是到了相对于古人而言的遥远未来,也没有半点改变。

    因为,现在的人们,终于将那点缀于宇宙中的瑰丽宝石,镶嵌在了自己铸造于群星之间的‘指环’上。

    星坠855年,1月1日,迈克罗夫世界标准时间下午5点52分,寂静虚空未命名世界,以太环世界。

    所有的一切都是寂静的黑暗,就像是比长眠更加平静的安息,被人为掏空了内部一切的世界,在神造符文的力量作用下维持着但是,在这寂静的中央,却能听见无声的风激荡,太阳的狂风吹拂着,在黑暗中搅动负熵的涌流。

    那是一颗金黄色的宝石,璀璨夺目,蕴含着无比的生命力,不知多元宇宙中,多少生命种族正是沐浴这光辉才诞生,而深渊中,又有多少失去了这光辉的种族,竭尽全力的杀戮与拼搏,只是为了再次获得它。

    而有一枚微微转动‘戒指’,却正环绕着这颗宝石平静的旋转着,仿佛要持续到永恒的尽头。

    “环世界要竣工了,诺查丹玛斯。”

    在普通人看来,这个只有一颗恒星,一个环的世界简直可以说是无比的黑暗基金,除却中央处那一点‘微弱’的火花之外,其他的地方全部都是冰冷的真空但是在超凡者眼中,他们却能看见更多,比如说,一个环绕整个世界,维持着一切的平衡,构成了一个世界规模以太法阵的绚烂循环。被命名为‘缥缈庇护所’的以太法阵的目的,正如普通人所见,它要将整个世界的存在感,化作和寂静虚空一般的冰冷虚无,变成‘缥缈的微尘’。

    而就在这黑暗的循环中,有两个光点正在交流。

    “托了拉德克里夫卿的福,我们完成这个工程的时间只有原定计划的十分之一神也没办法一个个世界的搬运质量,那太费事了。”

    金色的光点,位于基本已经完工的银色环世界之上,祂正在与幽蓝色的光点交流,语气感慨:“容纳迈克罗夫文明?简直绰绰有余,以前有无数神曾号称自己的神国中是多么美丽,多么富足,多么辽阔无垠,但只有我们这一代神,将天国降临人间。”

    “是啊。”

    幽蓝色的人形,似乎隔着遥远的时空遥望此处,那似乎只是一个化身,但并不妨碍交流,老法师轻声呢喃道:“你我所梦想的一切,都近乎已经实现但是真正平等自由的社会,需要建立在一个完美而无瑕疵的国度上,以前我们苦苦寻觅如何建立它的方法,但是现在来看,答案很简单。”

    “既然现实不存在,那么我们自己造就行了。”

    人类的一切矛盾,来源于不平等,来自于欲望的冲突……每个人都有对欲望的诉求,而因为狭隘的土地,狭隘的空间,不同的诉求总是会聚集在一处,进而发生争斗,这说不上对错,只能证明人性中仍有兽性。

    但现在,人类的欲望,能在这数百万倍于寻常世界的环形世界中,仍然保持原本的姿态吗?

    未来,那一切冲突的根源,还能在七神和传奇们同时的看护之下,燃烧起名为纷争的火花吗?

    “我不知道。即便是现在的帝国,乃至于整个迈克罗夫文明都近乎没有犯罪,即便是超凡力量已经近乎普及,各种学院和培训机构如同雨后春笋一般出现,即便魔网将多元星河无数文明相连,构成无比和谐的联盟,但我还是不能确定,未来能否走向我们期待的方向。”

    金色的人形,燃烧着神力的光辉,新一代的正义与强权之神的语气一如他当年仍为人时,虽然用的是疑问句,但是听上去却显示确凿无疑的坚信:“但神是不会腐化的至少在死之前,是不会腐化的。所以在我神灭之前,这条路就必将持续,直至或是‘将临’,或是‘遥远’的未来。”

    “神是不会腐化的吗……”

    诺查丹玛斯咀嚼着这句话,他凝视着眼前的环形世界在那巨大的世界背部,有着代表着钢之神的符文,那是一个圆,代表着完全,完美,永恒不变不动,而一道竖线贯穿了它,将这圆分割为二。

    那究竟是什么寓意?

    “拉德克里夫,是不是神?”

    老法师仿佛是感慨一般的自语道:“三年前建立的‘泛多元星河文明联合议会’,建立于迈克罗夫文明严格来说,建立在乔修亚·凡·拉德克里夫这一个体的力量上。有众多低等文明供奉他的战斗化身,也有无数高等文明敬畏的将其划分为‘神’。有些时候,我总是分不清楚,究竟是联通了大源叫做神,还是说符合种种条件,并有着强大力量的个体就是神?”

    “要知道,从最近魔网中传来的信息来看,他仍然是那个乔修亚,也从未腐化过,所以我一直都在想,他会不会就是什么大源降下的神祇,只是以我们人类的躯壳诞生而已。”

    “好问题啊,老师。”

    听见这问题,金色的神光震动了一下,似乎是在大笑:“我偶尔也经常觉得,比起他来,我才不像是神。我甚至仔细思考过这个问题,比如说乔修亚是不是真的暗中得到了什么大源直接灌注的神力,所以才能进步的如此之快但是想要回答这个问题,就首先要说神究竟是什么。”

    “在我仍为人时,我曾遭遇众多不公,我在一个涣散的帝国中感受到了绝对的恶,我见到了无数因为这恶而哭泣之人的泪水。我否认这种‘恶’就是一个国家,乃至于一个社会的命运。”

    “所以,我燃烧着怒火去改革它,去摧毁旧有的它,想要将其改造为我想要的模样我试图对着命运作斗争,但是近乎功败垂成。你知道,我半死不活的坐在帝位上多少年了。”

    “倘若是普通人的话,在这个时候,就应该会失败,然后终身抑郁寡欢,直到接受现实,亦或是死亡。”

    强权之神指着眼前的环世界,祂的语气平静,但能听出一丝欣喜与坚定:“但我没有,或许是巧合,亦或是必然,我战胜了命运,让我想要的国度,至少降临了一部分在现实。”

    看着若有所思,似乎想要说些什么的老法师的脸,金色的神之形摇了摇头:“你以为我想说,能战胜命运的人就叫做神?错了,不是这样的。我才没有战胜命运,我只是呼应了众生的渴求,让希望的力量加诸于我身。”

    “诺查丹玛斯老师,神,就是呼应众生愿望的人。”

    如此说道,正义之神抬起头,看向黑暗的世界尽头,祂用肃穆的语气沉声道:“人呼应着愿望,祈祷着未来,他们想要更好的改变,但是却困于没有力量而神,就是持有力量,呼应着愿望,造就出未来,将改变化作现实的存在。”

    “拉德克里夫卿是不是神?毫无疑问,他就是,他持有力量,造就了未来,他改变了这个多元星河,改变了你我的命运如果这样还不是神,那什么才是?”

    “唯一的问题在于,如果说,拉德克里夫卿是神的话,那么,他究竟是呼应着怎样的愿望而降生?”

    这个问题,没有回答。

    因为突然地,与自己的老师故友闲谈的正义与强权之神,突然明显的发呆了一下,祂侧耳倾听,而后面色凝重。

    祂似乎听见了什么。

    星坠855年,1月2日,迈克罗夫世界标准时间上午7点52分,多元星河起点星河,杰特朗姆星域,星门虚空基地。

    环绕大星门虚空基地旁边,有为数众多的小型虚空定居点,其中绝大部分都是相关星门维护人员平日驻扎的地区,但是也有部分多余的定居点被贩卖给了一部分有钱有权的人,用以回笼建设资金。

    虽说如此,但毕竟是位于星门虚空基地周边的定居点,如果非要打比方的话,大概就是建在当初七神圣山旁边的靠海别墅吧,这颗并不是仅仅有钱有权就能居住的地方,非要是具备对应强大的实力,才够资格定居于此处。

    而传奇剑士,兼卡欧斯家族当代家主布兰登·卡欧斯,自然是有这个资格的。

    穿过装饰古朴的虚空定居点锚点,越过已经被时空锁定的私人虚空穿梭舰,打开厚实的符文大门,能看见这定居点被打造的十分温馨,看似实木制造的墙壁以及白色的大理石装饰,还有悬挂在顶部的浅金色水晶灯,无一不说明这个定居点的主人,毫无疑问是将其作为‘家’来打理。

    但是此时此刻,定居点内,无论是宽阔的大厅,还是能直接注视虚空的后院,甚至就连卧室中都没有人,只能听见,书房中,传来似乎是通讯法阵连线的滋滋声。

    “喂,听得见吗?老爹,妈妈?”

    书房内,压抑的呼吸声中,伴随着突然变大的滋滋声,一位听上去颇为成熟的女性声线响起:“对不起啊,这边信号不太好,连线时间有点长呢。”

    能看见,宽敞的书房内,高大的金发剑士屏住呼吸,抱着自己紫罗兰色长发的妻子,安静的对着一面光幕而光幕背后,一位笑的很灿烂的金发女性正比着一个V字手势,对他们打招呼:“我最近工作很顺利,在知识接管者的引导下,我们又发掘出了好几个‘魔之纪元’时代前后的大型文明遗迹!现在我们在比罗斯星河找到这个文明遗迹,都算得上是‘先驱者’级了!”

    由于视频延迟有点高,声画还有些不同步,但是在场的布兰登和维尔丹妮却并不在意这些,金发剑士张开口,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是紫发法师抢先一步,她的语气有些小心翼翼:“那,芙兰呀,那你大概还要多长时间才能回来呢?”

    “大概……四五年?”光幕之后,金发的女子想了想,最后含糊不清的给出了一个答案:“唉,毕竟这可是一个先驱者级的大遗迹,据说里面还保存有一部分完整的‘魔之贤者’时代的文献,如果能发掘出来的话,肯定是一个震动星河的大发现,我暂时离不开啊。”

    “而我好歹也算是一个专业遗迹探险队的带队者,在开始发掘的初期,暂时是走不开的。”

    “你姐姐现在满星河跟着外交舰队乱跑,说是研究什么‘多元文明文化’,还说要写一本‘多元文明见闻录’,也是好几年回不来……”这个时候,布兰登忍不住开口,小声抱怨道:“这么十年来,你们回家的次数不超过十次……现在又是四五年不见,我和你妈妈……”

    “……老爹,我早就不是需要你一直照顾的小女孩了。”打断了布兰登的话,金发的女性有些笑不出来,她面色不太自然:“有实时通讯,也有传送法阵,我偶尔也是会送一些当地特产回去啊……更何况回家也没什么意思,大家看见我总是说我是‘传奇强者的女儿’,还是把我当小女孩看,我特别讨厌那种态度……”

    “虽然我知道你们这些超凡强者寿命都很长,我这个年纪估计真的就是小女孩,但怎么说,我还是希望作为一个独立的‘人’去被看待,尊重啊。”

    “哦……知道了,那你加油……”

    传奇强者布兰登,曾一剑斩断日冕,更是在后续的极限危机中斩杀数头超危级极限生物,甚至在三年前独自斩杀了一头不知为何而疯狂的虚空巨兽,其名传遍诸多文明,在多元星河文明邀请赛中,也算得上是非常知名的人物。

    但是现在,面对光幕背后愈发独立的女儿,却显得委屈,难受,说不出话,活脱脱像是一个被抛弃的老父亲:“就是有什么困难,记得和家里说,我们永远是你的支柱……”

    “嗯,我知道了,爱你哦老爹,还有妈妈,mua~”开朗的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光幕背后的女子对着屏幕做出一个飞吻动作,维尔丹妮得意的看了灰心丧气的丈夫一眼,然后同样颇为不熟练的做了一个飞吻的动作:“mua~妈妈也爱你,对了,要不要我传送一点物资给你姐姐和你……”

    啪嚓。

    突然地,通话中断了。

    轰!

    原本,现在的布兰登看上去只是一个被嫌弃的老父亲,话都不知道怎么说的老男人,但是就在视频中断后的那一瞬,他浑身上下猛地爆发出无比恐怖的威势,震荡周围的虚空,释放出无匹光辉就像是一把单单是拔出,就能斩灭星辰,断绝不朽的神剑。

    金发的剑士站起身,目光凝重的看着眼前的通讯光幕,而一旁的紫发法师还有点没有反应过来。

    “怎么了,亲爱的?”

    虽然有点不明所以,但是维尔丹妮毕竟是一个高等超凡者大贵族,她迅速反应过来:“通讯中断……芙兰那边出了什么问题吗!?”

    “……嗯。”

    布兰登的语气前所未有的沉重,他眯起眼睛,身上家居的服饰开始变化,化作光粒飞散又凝聚,最后化作了一身战斗轻铠:“我感受到了,在视频中断之前,芙兰所在的地方,似乎有‘混沌’的气息传来。”

    如此说着,他调动光幕,让已经变成漆黑一片的通讯画面,变成了一个多元星河的模拟星图。

    在那里,能看见,比罗斯星河,位于多元星河的边缘处,正如同起点星河一般,紧紧靠着寂静虚空。

    他似乎明白了什么。

    “我要出发了,亲爱的。”

    布兰登如此说道,没有什么慷慨激昂,只是父亲准备前去救助女儿的‘理所当然’:“你去通知一下七神,就说‘征兆’已经出现。”

    “将临之年,已经到来。”

    星坠855年,1月3日,迈克罗夫世界标准时间凌晨2点38分,失落星河迈克罗夫世界,万界祭祀场周边,圣山要塞。

    昔日的圣山之巅,刻有‘孤日,双月,群星无尽,千年之原,唯光永存’的大神殿,如今的圣山要塞控制中枢中,白发金眼的老人坐在自己的座椅上,他于空无一人的大殿中,与一位看上起还非常年轻的圣骑士交谈。

    “我不想继承你的冠冕。”

    看上去仍然年轻的骑士,如果细细探究,就能惊讶的发现,那居然是一位传奇强者,汹涌澎湃的圣光化作实质化的铠甲,包裹在其体外,在那看似粗糙的铠甲背后,是精细到用上计算阵列也要分析好几天的繁复圣纹,而此时,这位传奇强者,正对自己面前平静的老人摇头,拒绝道:“教皇的圣银冠冕,也到了可以放下的时候了,伊格尔,我的养父,在这个诸神行走于人间的年代,这个人世前所未有安宁的年代,我觉得教会都可以不必存在。”

    “你说的没错,洛兰达。”

    苍老的教皇微笑着拍了拍手,他并不以对方略显直接的话语而生气,他只是微微撇过头,看向圣山要塞所面对的万界祭祀场,老人的目光能够贯穿虚空的尽头:“实际上,我也觉得,‘宗教’本身,已经没有意义了。”

    他的语气平静,就像是阐述事实:“在这一点上,我认同你。”

    “神,是愿望的化身,人们祈祷强权与正义的降临,所以即便刑正陛下离去了,也有新的神祇降生,但那仅限于痛苦和黑暗的年代而越是平静和平的年代,越是美好充满希望的年代,神越是没有必要存在,甚至可以说,神和宗教,只是痛苦时节,人对自我不甘和无力的反抗,还是最软弱无力的那一种。”

    “在所有人都能吃饱穿暖,实现自己愿望和意义的时代,已经没有呼唤神的愿望了理所应当,作为愿望于地上的代行,教会也的确不应该存在。”

    “那……”听到这里,圣骑士洛兰达一时间有些无法理解,他语气困惑:“那冕下,你为何还要指名我为下一任教皇?”

    难不成是不想让教会传承断绝的名头落到自己身上?他想了一个颇为俗气的可能,但立刻摇头甩开这也太孩子气了,不像是老人会做出来的事情。

    而此时,伊格尔转过头,他注视着眼前的继承者,自己的养子,然后淡淡的说道:“但是,谁说我们‘七神教会’的主体,是对七神的信仰?洛兰达你成长在教会中,有这种错误的认真很正常,但是我要告诉你,其实并非如此。”

    “即便是最软弱无力的反抗,再怎么痛哭流涕的呼唤,再怎么卑微渺小的愿望,神都会呼应,同理,教会也会呼应。‘宗教’是的确可以断绝了,但是对‘善’,对‘爱’的心不能断绝,而这点,才是我们的根本。”

    说到这里,老教皇取下了自己头顶的圣银冠冕,他将其托在手中,无形的圣光将其悬浮,释放出灿烂的银光,伊格尔对此没有丝毫留恋:“教皇的权柄好大的权利。但那又如何?倘若教皇没有力量,也不过是被各国玩弄的傀儡罢了但是失去信仰的教会,却不像是失去了力量的教皇,因为我们的核心,并非是俗世的利益。”

    “‘七神教会’,的确已经没有意义但是‘圣光教会’,亦或是说‘圣职者的集合所’,却是有意义的。”

    抬起头,看了若有所思的洛兰达一眼,伊格尔将手中的冠冕递给对方,而圣骑士下意识的接过,他听见,自己养父平静的声音:“你觉得,无论是行善,还是帮助其他人,是一个人的力量大,还是一群人的力量大?是一群普通人的力量大,还是一群圣职者,一群超凡者的力量大?”

    “洛兰达,仔细想想,一个信仰圣光的组织,本就是一个善意的团体,即便是失去了宗教元素,也不会拆散它我们正是呼应众生的愿望而诞生,并持有力量的人,七神只不过是我们的领导者,就算不去信仰祂们,乃至于祂们都消失了,那又如何呢?难道神不在了,我们就不爱我们的亲友,不去帮助应该帮助的人吗?”

    “教会,是所有想要行善,帮助其他人的人的后盾,我们为什么要彻底的取缔它?只要缓缓将原本的宗教改造,改造成适应如今这个没有愿望的社会就可以了。记住,不要忘记‘爱的初衷’,倘若忘记了这一核心,转而去追求权力,追求自己的欲望,就会堕落成和你所厌恶的那些人和事,一般无二的恶。”

    “我……我明白了。”

    洛兰达是天才,他是传奇强者,在人世间行走了多年的圣骑士,他很容易就能理解这点……只是,正如同老教皇所说,成长于神殿中的他,想要将七神的名字单独与教会划分开,需要一点时间。

    捧着手中的冠冕,圣骑士沉默了许久,然后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原来如此,我理解了……对,本来就该这样,并非是我们是信仰七神和圣光的超凡者,所以才去行善,而是因为我们想要帮助其他人,所以自然的汇聚在了一起,自然的持有了圣光,自然的创造,或者说,呼应了七神。”

    老教皇微微点头,他的目光欣慰。

    如此说道,洛兰达就这样,在自己养父和导师的注视下,郑重的抬起了手中的冠冕,戴向自己头顶而这简单无比的仪式,便意味着七神教会最高权力的交接,以及历史新一页的开幕。

    但是突然地,两人都皱起了眉头,停顿下来的动作,打断了仪式的进行。

    精神终端中,有什么消息正在传播。

    就像是终将到来的告死鸟呼唤,在漫长的时光流逝中,‘将’临此处。

    此时此刻。

    无疆天界,七神神域之处。

    突发状况发生了。

    发生了什么?我感应到了大量惶恐情绪的出现。

    比罗斯星河方向,出现混沌扰动,亚空间讯息几乎中断,我们与周边四分之一的虚空文明失去联系。

    我看见了黑暗彼端的帷幕……混沌的数量非同寻常。

    很明显,它们来了……啧,还没有降临,就搞出这么大的波动,幸亏我们早有准备

    要开始了。

    那么,要找乔修亚吗?

    七个庞大的意志互相交流着,但是等到最后一个意志发出自己的讯息后,整个无疆天界都沉默了一瞬。

    不……现在就算了吧。

    现在还不行。

    他正在关键时期,远远没到可以出来的地步。

    而且,你们以为,他不知道这件事吗?他会感知不到混沌的波动吗?

    不要小瞧那个男人,你们看,创世大漩涡中出现了异常质量反应,世界循环的速度再次减慢……他开始加速实验了。

    总之,先看看情况,这不仅仅是我们一界一文明的事情,而是整个多元星河的大事。

    召开‘第五届多元星河文明联合大会’面对邪神和吞世者,没有任何人可以置身事外。

    很快,随着神力的波动,无形的信息,通过遍布多元星河的魔网,开始朝着诸天万界扩散,那黑暗的波动,混沌的侵扰已经降临星河的边缘,这是无人可避的灾劫。

    这场争战,无人能免,正义不能救那好行良善的人,邪恶也不能救那好行邪恶的人。

    懦弱者无处藏身,唯勇毅者方能幸存

    此时此刻,正是风雨欲来之时。

    而卡尔利斯世界,钢之蟒卡尔利斯感知着不远处,迈克罗夫世界周边传来的无尽波动,以及那如同心脏一般,在整个世界星河中央处鼓动的庞大脉搏,它闭上眼睛,无声的感慨。

    “你所预言并警惕的那一天快要来了……我曾经经历的那场灾难即将重现……乔修亚啊,那是圣贤也未能挡下的黑暗,是所有世界意志都为之襟声的恐怖,一直以来,以其为假想敌的你,真的做好准备了吗?”

    没有回答。

    因为本该回答的人,早已离去。

    不需要回答。

    因为任谁都知道,那个男人究竟会给出怎么样的答案。

    所以,即便是钢之蟒,世界意志,也只能叹息。

    “今年,是你离开正常的多元星河,前往创世大漩涡的第五年。”

    今年,是乔修亚·凡·拉德克里夫,进入创世大漩涡的第五年。

    将临之时,即将来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