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二十二章 于此止步 (5600)

    单纯的杀死邪神,其实是没有任何意义的行为。

    因为邪神本来就是尸体,是文明的死灵,世界的残骸,它们是幕后黑手会自我行动的武器,完全自律的工具毁灭它们,将它们轰杀成渣,对这个多元宇宙来说没有任何益处,甚至可以说是平添大堆垃圾。

    打个比方,将‘已经被锁定的可能性’毁灭,并不能改变任何事情,因为它们早就死了,毁灭与否根本毫无意义,就像是毁灭一把兵器,并不能阻止战争继续那样,只是让铁渣跌入泥土,以锈与血将大地染的猩红。

    杀死邪神,是没有用的。

    所以,需要燃烧它。

    将‘被锁定的可能****,归还给这个多元宇宙将死去的尸骸烧成灰烬,让灰烬冷凝成泥土,让新的种子,在这新的泥土中生根发芽只有这样,才能算是有意义。

    虽然说,那些被燃烧后还原的可能性,早就不是邪神起源的那些文明的可能性了,但是这并不重要,就和灵魂的轮回一样,除却那些旁观轮回的强者,见证了这些世界从诞生,毁灭与重生一系列步骤的存在,谁又真的会在意,需要在意这些?

    这就相当于,将一把兵器重新融化,还原成铁,变成用来耕耘田地的农具,用来修建家园的工具一样……单纯的毁灭,对早已死去的邪神是没有用的,只有转换,用火焰去燃烧才有用,只有这样,才能真的对抗邪神,对抗这混沌的一切,将多元宇宙重新变得明亮。

    而达成这‘转换’,这‘燃烧’的力量,便是乔修亚选择的道路!

    其名为

    ……

    令虚空都化作白昼的光,正在扩散。

    从死寂星河处放出的光,已经蔓延全境,如同潮水一般在虚空中扩散的光之洪流,如今已经抵达至比罗斯星河,先驱者要塞群中人们抬起头,他们略带不知所措的看着这光将舰队与要塞淹没,就像是大魔潮一般,将所有的一切都温柔的包裹。

    之后,就连寂静虚空都被照亮了。万古寂静的黑暗阴霾被一扫而空,随着光流的继续推进,所有能看见寂静虚空的存在都震惊的发现,他们原本畏惧,担忧,视作黑暗源头的寂静虚空居然非常美丽无数世界,无数星河破碎后的星之残片,钢之微粒正在虚空中漂浮着,它们原本毫无存在,但是随着光芒的抵达,这些碎片便反射着光,反射出大片大片无比瑰丽的色彩,而无数种色彩混杂在一起,就像是破碎的幻梦一般美丽。

    光芒混在着力量,令万界众生都为之震惊,在这光芒的洪流下,世界的位置也被推移,但是随后又因波澜的起伏被吸引,众多世界就像是海潮中漂浮的木球那样,随着光之流旋转飘动,令整个星河都开始缓缓震荡。

    而这就是近圣者的威势。

    “……终于,你抵达这一步……”

    先驱者要塞群,手持魔导书的诺查丹玛斯缓缓将手中的书合上,在他面前的,是一整支邪神眷族大军被破碎时空切碎的尸骸,紧跟战士步伐来到前线的老法师仰起头,注视着这掠过的光,不禁热泪盈眶。

    这就是他一路陪伴,一路见证,一路所亲眼目睹的,所希望的。终于,那个被众人倾注了希望的男人,没有辜负任何希望的走到了这一步。

    “啊,真是羡慕。”

    纷乱邪神破碎的尸骸旁,正义与强权之神仰视着光芒,嘴角微微翘起,似乎回忆起了仍为人时的诸多记忆。不知何时,不仅仅是传奇,就连神也逐渐被他越过,甚至是远远甩开,但为什么,这并不令人与神感觉奇怪,反而有种理所当然的感觉?

    只能说恭喜了我的朋友。你所经历过,战斗过的一切是如此的沉重,但正因为你所承受的一切重责,所以才终于在今日,迎来真正的回报。

    “又被救了啊。天知道我欠你多少次了。”

    先驱者要塞的最前线,抵抗复数邪神入侵的高危战区,最危险的时段已经度过,洛兰达双目无神的漂浮在虚空中,身上的铠甲和躯体都破碎不堪,看上去简直就像是快死了一样。但是光芒席卷而过,他的眼神一动,圣骑士感觉自己身上的伤势正在迅速的恢复,这熟悉的感觉,让他想起了当年在自然之神庇护下,与天灾邪神的众多眷族战斗的情况。

    仔细想想,自己只是偶尔这么乱来一次,但是那个男人,可是每天都把这种事当做日常来做啊。

    “哈……”

    刚刚和一众战友结束苦战的布兰登将双剑收入鞘,他吐出一口气,双目中因全力施为而亮起的蓝光正在缓缓黯淡,而在他的面前,一头全身遍布秩序双刃剑痕的血肉邪神正在溃散,在光芒中消融。金发剑士疲惫的说不出半句话,但是他凝视着那从远方传来的光,却露出了疲惫而真挚的笑意。

    被守护的安心感?不是,当然不是。只是单纯的为朋友高兴罢了,唯一值得可惜的,以后哪怕是单方面被殴打的切磋也无法做到了,所以哪怕是为了不让自己的朋友无聊,那自己也要努力,尽可能的成长啊。

    光芒的洪流仍在扩散,并没有因为包裹了比罗斯星河而止步。

    能看见,以死寂星河与比罗斯星河之间的某个位置为起始点,一个巨大的光球正在急速的膨胀,以多元星河的角度来看,就像是整个多元星河边缘处亮起了一个无比庞大的光斑而因为这光斑实在是过于明亮,过于耀眼,以至于整个多元星河所有世界的光芒都黯淡了下去,被夺去了注意力。

    呼嗡嗡

    伴随着怪异的呼啸,比罗斯星河乃至寂静虚空中,所有入侵,且还未被消灭的邪神都呜咽着,狼狈的退散,它们惶恐的朝着寂静虚空的深处飞去但这并非是因为恐惧,只是单纯的被那光流的力量吹飞,不可抑制地被抛向时空的彼端。

    而除此之外,所有的混沌眷族,重伤的邪神,都在光芒到来的第一瞬间,就全部化作乌有,它们皆尽被点燃,扬洒成灰,而就在它们被点燃的瞬间,它们也是火炬,成为了那洪流的支流,成为了磅礴火焰之光的一部分。

    死寂星河与比罗斯星河之间,那火光的中心之地。

    无穷无尽的光与火旋转,搅动着,亿亿万万被点燃的邪神,眷族化作的光流在巨神的周身旋转,伴随着狂暴的轰鸣,死寂星河与比罗斯两个世界星河,甚至都短暂地脱离了多元星河的大自转,它们开始环绕着另外一个轴心运动、

    无数世界星辰,被一股庞大的力量从原有的世界撕裂,一些没有生命,纯粹死寂的世界甚至也在这光中被粉碎,然后被重塑,赋予重燃的火。能看见,两个世界星河如同螺旋的两条线,开始逐渐在某人的力量移动,融合,甚至可以说,化作了他的吸积盘,一个无比巨大的超级漩涡。

    乔修亚站立于虚空,他周身是无数世界,无数邪神尸骸化作的火焰,他的手中是近身邪神被彻底点燃的核心,战士位于两个星河卷动的轴心,注视着辽远无尽的虚空,磅礴到难以计量的火焰环绕着他,令男人的目光愈发纯粹而坚定。

    “原来如此,近圣邪神核心中潜藏的信息,远比寻常邪神要来的清晰。”

    “这磅礴的可能性,这过于强大的力量,这另外一种通向巅峰的道路……难怪,难怪圣贤当初斩杀丰饶邪神之后,便成就了贤者,一切都不是没有理由的。”

    燃烧邪神的核心,乔修亚一瞬间就观遍了凝聚邪神所有的记忆,和当初承载死之邪神记忆时不同,此时的他已经不会为这些东西而困扰了。

    很快,凝聚邪神原体文明的记忆就从邪神大片大片混淆错乱的信息中被提炼而出,乔修亚就和以前一样,如同旁观者一般从头到尾注视着他们的起源,成长与成就,以及最后的毁灭。

    这并没有什么可以说的,那不过是一个起源于海洋的物种,一个渴求‘终极’的文明,以‘希望’孕育出名为‘悲哀’之苦果的故事。和其他悲哀的毁灭不同,凝聚邪神的诞生从某种程度上也算是这个文明自己求仁得仁,并无什么可以悲伤与惋惜的,只是这份不成功便灭亡的坚定决心,被幕后黑手利用,诱导了着文明的失败,然后将它们的尸骸复苏,变成了死去的永恒。

    而就在乔修亚彻底观遍整个凝聚邪神蕴含的所有信息后,他也自然而然的知晓了凝聚邪神的道路,另外一条通向贤者的途径。

    凝聚,融合,成长,然后进化与升华将整个文明所有存在的力量融为一体,越过超凡存在漫长的力量积累期,无数本来就算是强大的存在融合在一起,然后突破那高悬的门扉,直接跳过无数步骤与试炼,升华成就为‘近圣者’级的存在。

    这简直可以说是最稳妥的进阶路线了,一个原本就有灵能网络互相交流的文明,本质上其实就可以算是一个巨大无比的超凡生物,而这个超凡生物凭借仪式真正的融合,凝聚为一体,自然就能升华为近圣者的存在塔库尔湮灭教团的无限神能变动源,大牧首曾经使用过的‘文明神降’,其实也是类似的步骤,不过塔库尔湮灭教团是选择一个人作为文明力量的载体,短暂地将其拔高到近乎近圣者的地步,这样虽然会造成载体的神灭,也无法完全抵达近圣者,但对于整个文明而言更加安全。

    “借鉴另外一位近圣者的道路,另外一个文明,另外一种思维追求无限的思路,可以让我变强。”

    高举光芒,乔修亚心中有了明悟这就像是神明统一另外一种相对的神性,可以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一样,近圣者同样可以这么做,让自己变得更强,固然条条大路通罗马,但是对于一条道路来说,另外一条道路是如何铺设的,装饰如何,它又铺过了怎样未知的困境,铺设过程中又遭遇了怎样的挫折,这些都是值得学习,值得吸取的经验教训。

    积累的越多,就距离无限的贤者之境越近,之前历代的所有贤者,在这个时期都要做同样的事情,倘若说无限是一个球,那么他们一开始就是这个球表面上的一个点,积累的越多,点就越大,扩大成面,最后当这面彻底包裹球时,自己也成为了无限的凝聚。

    而如今,乔修亚持有的道路,其实异常的多。

    情感之力,虽然目前算不上是一个完整的通向无限的道路,但是那毫无疑问也是有潜力的,乔修亚是它的创造者,但深知自己恐怕并不是真正适合它的存在,因为战士的战欲远大与其他的任何情感,过于纯粹的意志,反而并不适合这包容千万的力量。

    圣贤成就的方法,以及灵能贤者成就的方法,虽然如今还不明了,但是他们共通的‘超大单体世界’,一个无限成长,无限膨胀的究极庇护所构思,实际上也是一条直达近圣者,通向无限,或者说,通向‘绝对’的道路。

    这其实是非常适合乔修亚的一条道路,但是这条道路的本质,其实是‘隔绝’。究极庇护所隔绝多元宇宙与自身,这样一来,幕后黑手固然就可能无法影响了,但同样,这样也无法对幕后黑手造成影响,而且以幕后黑手的力量和境界,并不能排除有干涉究极庇护所的可能性,这样就实在太过被动。

    而战士熟悉的钢之力,倘若一以贯之,将其走到尽头,真正的抵达初始之火照彻虚空后成就的‘钢’,诸天万界多元宇宙真正起源的‘钢’,那也同样能抵达近圣者乃至贤者境界可是这条道路,或许有人已经走过了,那未知,无法确定是否存在,但的确有诞生和消亡异象的生命能贤者,倘若真的存在,那么就必然是这条道路的先行者。

    而已经失败,如同灵能贤者那般,乔修亚原本只是心存疑惑,但是现在看见凝聚邪神后,他就确认,那些贤者已经败亡消逝的道路,近乎不可能再出另外一位贤者,在那条道路的背后,有黑暗正在等待。

    “极限升华聚合体的道路,其实也非常不错,但是问题同样,相比起能对多元宇宙进行改变的‘无限’,‘绝对’这一条终极道路无论怎么改变,都实在是太过自闭了,根本就无法解决最终的问题。”

    说句不好听的,就只是龟壳罢了,还是那种不知道敌人可不可以打破的龟壳。

    略微统计,除却自己正在走的那条道路外,乔修亚手中已经汇聚了情感之力,超大世界,钢之力,极限升华聚合体等道路,如今又添加凝聚邪神……除却自己的积累,得到前人的传承,夺取别人的道路,或许也是一个好方法。

    如此思索着,乔修亚若有所思:“这样说的话,只要我多杀几个近圣者邪神,或许就能越过即便是圣贤也避不开的几千年的积累期……这是我所知道,最危险也是最快的速成方法。”

    如此想到,男人反而露出了无所谓的笑容。

    “可我就喜欢危险。”

    如此自语道,巨神大笑着用力,他紧握凝聚邪神核心的五指收拢,发出令世界也为之破碎的浩然轰鸣。

    在那一瞬间,光芒,炸裂。更加旺盛的火焰被点燃。

    一切都被炽盛的银色所吞没。

    多元星河边缘处,那原本只是光斑的银色光点,也在同一时间轰然破碎然后,它再一次开始无尽的扩散,成为一颗冉冉升起的超新星!

    在这一瞬间,死寂星河与比罗斯星河的交界处,赫然成为了整个多元星河的中央,相比起这里正在绽放的光辉,所有世界的光与万界间的黑暗都一同被压下这感觉,就像是整个多元星河中只存在一个光源,一个中心。

    而近乎无限的光从这个中心不断地朝着远方扩散,扩散,将所过之处的一切黑暗荡平,将一切死寂的唤醒,将一切毁灭的复苏,将一切已经逝去的,重新赋予可能性。

    所有人,都欣喜的目睹着这一切,即便是再怎么冷漠无情的人,在感受到这光芒的时候,都会自然而然的感到振奋,感到一种无名的欣喜那就像是被赋予了什么之前从未拥有过的东西那样。

    光芒仍在扩散甚至,随着虚空那不讲道理,完全只看能级的传播速度,就连失落星河都迎来了乔修亚的光芒,整个多元星河,都被这短时间内堪比大魔潮的洪流盖过,甚至越过了多元星河的范畴,朝着无尽的寂静虚空极深处扫去,将无数曾经星河的废墟,无数世界的残骸都清晰无误的映照出来。

    如果有人问什么是希望,那么毫无疑问这就是了,不管其他智慧生命如何,至少人类是群居趋光的生物,和战友一同沐浴光芒,感受着远方那位己方的强者强大的力量,这大概就是希望于现实的显化即便是再来一次邪神入侵,即便是无尽的混沌眷族淹没万千世界,他们感觉自己也同样有战斗下去的勇气。

    但是。

    仍有一部分事物,是连这光辉都无法穿透,照彻的。

    就在这战胜了近圣者邪神之后,本应充满希望的时刻,那正在寂静虚空中无尽扩散的神光,突然被吸收了就连世界都能穿透,邪神都能驱离的光辉,被什么过于浑浊,过于庞大的事物所吸纳,没入了阴影之中而且不仅仅是一个方向,多元星河的所有方向,都出现了这黑暗的雏形,只是出现的时间有早晚的分别。

    过于明亮的光,照出了过于浑浊的暗。

    光芒绕过了这些浑浊的黑暗,它继续朝着远方蔓延,但正是这样,却反而勾勒出了众多黑暗的形状,让这些庞然的存在,得以呈现在所有人眼前。

    那是,巨大的集群。

    那是,在无尽虚空中缓缓蠕动着的黑暗。

    非要说的话,它们就像是一只只触手,从光芒暂时还无法照彻的极远方延伸而来,伸向多元星河的触手,这些触手挪移着,前进着,以看似缓慢,实则无比迅速,无比坚定的速度和气势,朝着多元星河迈步而来。

    而最快的一只触手,已经触碰到了多元星河而它所触碰到的,正是比罗斯星河。

    但是……怎么说呢?

    比罗斯星河抵挡的,不过那万千触手中,一只触手,无比微不足道的前端罢了之前众人在寂静虚空中所看见的,众多邪神彰显存在而出现的渲染多彩的天幕,不过是黑暗触手前端被光芒照耀,就像是被强光照射的黑钻石切面,反射出的一点点片面的碎片罢了。

    最终,奔涌的银色洪流抵达了自己的极限,它没能继续蔓延,观测到这些黑暗的尽头,这些触手的起源之处。

    面对,这些庞然的黑暗。

    光芒,于此止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