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二十五章 誓言 (10000)

    多元宇宙虚空中,无尽世界闪耀着各不相同的光辉,如同群星一般点缀于天幕之上。

    虽然绝大部分世界之光的颜色,在遥远的虚空彼端来看,都是代表着钢之力的银色,但倘若贴近来观察,在银色的底色之上,每一个世界都有着绝不相同,各有特异的光辉。

    当然,那种微妙的不同之处,往往只有专业的观星者才能看出,一般来说,对于虚空舰船的舰长而言,他们只需要能观察出几种特殊的征兆,便能辨别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世界状况。

    白色,意味着初诞,这种世界可能刚刚从创世大漩涡中脱出,火焰和钢的力量还未完全转换为世界本身,这样的世界内部很危险,但也有小几率诞生极其珍贵的资源。

    纯粹的银色,意味着稳定,秩序和生命。纯粹银色的光辉越是明亮,意味着这个世界内的智慧生命越多,内部的魂之轮回,也即是钢之蟒就越强大,这种颜色的世界很少见,只要见到,就基本意味着这是一个宜居世界,内部还必然存在文明。

    黑色,意味着死寂,这样的世界中或许曾经存在过生命,但如今已经因为各种原因彻底被毁灭,只能随着时间的推移,缓缓坠入深渊。在这样的世界中,或许还有恶魔亦或是还未蜕变成恶魔的种族苟延残喘,但只有极少部分生命能适应这样死寂的环境。

    除此之外,还有红色,金色和紫色,分别代表‘内部变动剧烈可能对周围虚空造成危险’,‘无文明生命世界’以及‘有着独特的内部超凡之力系统’这些就是多元宇宙中,比较常见的世界光辉,

    而青色的光辉,是极为罕见,但是又确实存在的,哪怕是专业的观星者,也很少有人能从那复杂的征兆中,看出这一点来。

    它一般和黑色一同出现,几乎无法被发现,它意味着复苏,意味着重生,意味着火还未燃烧,但有朝一日必然能重燃……换句话说,它意味着可以被改造的死寂世界,可以重生复苏的荒芜天地。

    青色,意味着仍未诞生的希望。

    而如今,无尽的青之炎,正在整个世界星河中蔓延。

    “这是……复苏的秩序?!”

    “纯粹的钢之力,纯粹的活力,但这怎么可能?”

    “是谁,是谁在散播这些火焰?是哪个世界这么铺张浪费,随意散播自己的纯粹‘生命力’!?”

    失落星河中,众多死寂的世界中,一位位钢之蟒从长久的沉眠中复苏,它们环视着周身密布的青色火焰,一个个都目瞪口呆,难以置信。

    这些因为上一次邪神入侵导致的文明大规模灭绝而陷入长眠的钢之蟒,本来应该在漫长的时间中消散,亦或是成为破碎的深渊意志,但是如今,青色的火焰就像是澎湃的巨浪,以一种远超它们想象的速度和密度扩散。

    仅仅是刹那,就有数以万计的钢之蟒从沉眠中复苏,这其中拥有智慧的是少数,而这少数中又只有一小部分保留了正常的逻辑和思考能力,但正是这么一小部分持有正常智慧的钢之蟒,全部都是数千数万年前,光耀纪元时期对抗邪神而衰亡的世界意志!它们经验丰富,见证过最终的战斗,只是最后没有能等到胜利,就遗憾的失败。

    而如今,它们复苏了,被他人赋予的力量。可即便如此,这些钢之蟒却下意识的为赋予这力量的人感到担忧,因为唤醒它们的纯粹钢之力是如此的珍贵,对于一个世界意识而言,那基本是类似本源之力的东西,胡乱散播这力量,固然能够唤醒它们,但是唤醒它们这些失败者,远不如将这些力量汇聚在一起,去对付邪神啊。

    它们的精神仍沉浸在数千数万年前,那次惨烈的战斗中。不过这种心态倒也的确没错,毕竟现在,等待它们的是一场更加惨烈的终结之战。

    但很快,这些钢之蟒就发现,那唤醒所有沉寂钢之蟒的存在,想要做的远不止这些。

    一头古老的钢之蟒从自己的世界中探出头来,它昔日是一个高等虚空文明的世界意志,但却亡于丰饶邪神入侵时带来的邪神大军,这头钢之蟒本以为自己将会随着世界内部魂之轮回的破碎而逐渐消亡,没想到自己居然还有复苏的机会,它环视虚空,想要在大片大片璀璨夺目的青色火花中寻到这火焰的散布者,然后好好地道谢,并恳请对方不要再胡乱散步好意拯救自己这些失败者,浪费自己的本源,最好将所有力量汇聚在一起,对抗混沌邪神。

    可是,它却看见了,远远超出所有钢之蟒想象的一幕。

    在失落星河漫天亿亿万万无穷尽的世界中,没有生命的黑色世界才是绝大多数,这个曾经遭遇近圣邪神入侵的星河,有太多太多世界的未来被混沌断绝而现在,青色的火光飞舞,将一头有一头曾经死去的钢之蟒复苏……甚至,远不止这些。

    它们看见,青色的火光飞入一个死寂的世界,这死寂世界中从未诞生过任何文明,也从未有过任何生命,它孤独的漂浮于虚空中,就像是一颗不起眼的石子,但青色的火焰汹涌地涌入其中,然后没过多久,一条初生,眼神迷蒙,似乎还不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的钢之蟒,便从死寂的虚无中诞生。

    然后,便是十个,百个,千个,万个乃至于诸天万界,所有世界,都出现了同样的一幕。

    这些有着自我智慧的钢之蟒,看着其他死寂世界中,一头头几乎可以说是被催生出的钢之蟒时,心中的感觉是‘莫名其妙’。它们还没有反应过来,还以为这是哪个自己不认识的世界复苏,而对方运气不好,没保持住自己的智慧,但很快,随着这些被催生出的钢之蟒主动的飞出自己的世界,携带着一个世界所有能被利用的能量,本能的朝着青色火焰朝着远方遁去时,它们感受到的,却是‘毛骨悚然’。

    能看见,那些被催生出的钢之蟒离开了的世界,其外侧的光芒开始迅速地黯淡,转为近乎彻底的死寂,只剩下一点点残留的青光摇曳着,为它们留下了一丝复苏的可能,但这可能,也随时会熄灭。

    “这,这不对!”

    一位钢之蟒下意识的朝着自己的世界内缩了缩,浑身的鳞片都并拢,看得出它非常紧张:“这几乎就是取巧的榨取世界和我们的力量!”

    “通过催生出钢之蟒,将一个世界内所有最好利用的游离能量统合起来,然后再将这种钢之蟒的力量夺取……”

    另外一位钢之蟒却能分析出更多的东西,它看上去却并没有那么紧张,反而陷入深思:“如果说,唤醒我们,并且催生出这些新生钢之蟒的存在,需要付出的力量是10,那么哪怕是一个小型世界的钢之蟒回馈,他也能得到100以上的回馈,就更别说其他更大世界的钢之蟒了。”

    “而且,即便是这样掠夺,也和深渊不同,其结果也无非就是世界中失去所有超凡要素,复归死寂而已。他还留下了复苏的种子,并没有完全的拿走,只是取下果实,但留下了根。”

    难道说,又是一位强者,在与那无尽的混沌战斗吗?事态已经到了如此地步,就算是我们这些早就失败的尸骸残余的力量,就连那些死寂的世界中蕴含的少许超凡都不想放过。

    即便是早就让燃烧过一次的余烬都被重新拾起,这力量的源头,不知是强大,还是悲哀啊。

    这位钢之蟒环视着虚空,它能看见,仅仅是这一片星域,就有千千万万被催生出的钢之蟒朝着世界星河的中心飞去,它注视着这一幕,陷入了沉思。

    然后,它便主动的脱离自己的世界,与那大片大片没有自我意识,被催化出的钢之蟒一同离去。

    反正,它什么都没有了。

    无论是自己的孩子,还是世界本身,都早就残破,它心如死灰,即便是复苏过来也是如此。它能感应庞然的混沌仍然在远方存在,而给予这火焰的存在至少属于秩序,他愿意唤醒众多世界意志,哪怕仅仅是为了夺取它们的力量,可是能让它们这些早就失败的亡者重归世间,哪怕是仅仅是短短的一瞬间,它也感到感激。

    因此,它想要去看看,这个秩序的存在究竟是为了什么而做出如此举动……倘若对方真的是秩序,这举动是为了对抗无尽的混沌,而进行的背水一战。

    那么这残破的身体,所剩不多的力量,就尽管拿去吧。

    万界的钢之蟒,汇聚成了浩浩荡荡的潮流,朝着世界星河的中央奔涌而去,朝着已经成为了这片世界星河轴心的钢之巨神汇聚而去。

    而为了达成这一步,乔修亚早就在自己进入创世大漩涡前,就开始准备。

    一开始,战士并没有多余的想法,他只是想要复苏世界,让众多死寂的世界可以重生……所以他派遣萤和凛,为他们塑造专门的铠甲,让他们去整个世界星河的每一个角落散布天青宝珠那还是在远征多元星河之前的事情了,神机姐弟被委托如此重任,通过万界祭祀场的传送,在短短的近二十年时间内,走遍了失落星河最偏僻的一个个角落,将希望的种子埋下。

    实际上,乔修亚在击败死之邪神,位于创世大漩涡时,他就做了类似的事情他那个时候将大量的‘修复光柱’,也即是自己的基点,银色金属柱倾倒在初生的创世大漩涡中,让它们随着创世大漩涡的运转自然而然的遍布整个星河,这是战士为了防备可能出现的过于强大的敌人而做的准备,而事实证明,那种敌人确实存在,近圣者-极限升华聚合体就是那样的存在。

    后来,他第二次进入创世大漩涡,在其中破解邪神永恒之谜时,也同样做了类似的事情战士创造出众多世界作为基点,甚至以自己的力量,为一段时间内,所有在创世大漩涡中诞生的世界,打上自己的印记。

    以这些印记,基点,神机姐弟散布的天青宝珠为起始,乔修亚以青色之火,点燃了整个失落星河。

    高居世界星河的中央轴心,令整个世界星河都环绕自己转动,四臂的钢之巨神无言的环视诸天。

    他能看见,浩荡的钢之蟒洪流已经到来,它们就像是扑面而来的雨滴,就像是被吹拂而来的雪花,就这样倾注在自己的身上,为自己披上了一层无比致密坚固的铠甲。

    每一条钢之蟒,都是这铠甲上的一片鳞,每一个钢之蟒,都携带着一个世界近乎所有的超凡力量质量的转换实在是太过繁琐,即便是乔修亚想要吞噬这些世界,邪神也不会给他时间,倒还不如赋予万界的能量循环自我意志,让这些能量自己过来汇聚在他身上。

    “这力量……”

    他感慨道,展开四臂,战士身上涌动着无数扭曲的光圈,那是众多钢之蟒互相勾连融合的阵法,青色和银色的流光汇聚在一起,如同火焰一般在巨神的周身飘然舞动,而在乔修亚的双眸处,赤色的灼目神光贯穿了虚空,令遥远的万界彼端都为之战栗。

    能看见,此时的乔修亚的手臂上,升腾起氤氲如蛇般的光带,它们缠绕在战士的肩膀和四臂处,就像是日冕那样升腾变幻。能看见,就像是整个世界星河都畏惧乔修亚的这般变化,它旋转的速度都变快了一点,无数世界开始微微震动,仅仅是因为他存在。

    “成就了。”

    如今,此时此刻,无数钢之蟒觉醒,简直就像是整个世界星河都觉醒出了自我意志,诞生出了一条世界星河级的钢之蟒而这条巨大的星河之蟒缠绕在乔修亚的身上,无尽的提升他的力量,化作他的守护。

    一种精巧的掠夺,一种自发的汇聚,就像是巨大的星云会将周边的星云收拢,化作恒星,巨大的钢之力聚合体,将会自发的汇聚所有游离的钢之力,化作更为庞大的存在。这固然令整个世界星河的火焰都为之黯淡,但这总比让它光辉璀璨,最后被邪神吞没好得多。

    漫长的时间度过了绝大部分被催生而出的钢之蟒,都已经在炽盛的光焰中,化作一身无比坚固的铠甲,笼罩在乔修亚身上,这铠甲朴实无华,除却密密麻麻的鳞片外,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它上面浮动着φ形的符文,银色和红色的光辉汇聚一体,在其表层浮动,就像是熊熊燃烧的火焰,逸散着无穷火星。

    火星飞舞着,照亮虚空,每一颗溢散的火星中,都燃烧着如同一个世界般的幻象,有万物在其中熊熊燃烧,最后化作灰烬。

    四臂的巨神的头顶,浮起一层虚幻的冠冕,这冠冕的本质是一种符文,一种承认,它能以灵魂亦或是混沌为来源,为世界倾注力量,而世界也会将力量倾注于它,这互利互惠的关系,便名为‘燃魂者’,而持有这一类权柄的至高之人,便是所谓的‘燃魂之王’。

    而如今,乔修亚为整个世界星河倾注力量而整个世界星河,也将力量倾注于他。

    【燃魂之王世界星河形态】

    这是远比当初和群星世界钢之蟒合体要强大的力量,而作为控制者的乔修亚本身,也远比当时的他要来的强大。在成就燃魂之王的世界星河形态时,在这瞬间,他能感应到,整个世界星河近乎所有的世界都是自己的一部分,近乎所有被催生出的钢之蟒全部都融入其中,它们便是乔修亚的手,脚,是乔修亚的躯体,心脏。

    他似乎真的成为了整个世界星河的钢之蟒,他能感应到体内所有世界的魂之轮回,这一切的轮回,一切的循环,都汇聚于创世大漩涡那就是世界星河的起始,倘若星河也有自我意志,那么那个意志便一定诞生于其中,就像是死之邪神将要诞生时那样,将整个创世大漩涡化作自己的极黯深渊。

    但是乔修亚不会这么做。他需要的只是力量,而不是真的吞掉整个世界星河。

    而且,这并不是说,只有被乔修亚催生出的钢之蟒前来。

    在那无比浩瀚的钢之潮流中,也有一部分是自愿前来的世界意志,在漫长的旅途中,它们看见正在凋零的世界星河,看见远方无穷尽的混沌大军,它们看见,那众多世界意志化作战士的铠甲,没有一丝一毫的浪费,而那钢的天神正凝视着远方,即将出征。

    带我们一起吧!

    让我们一同向前。

    不要抛下我!

    为了未来,为了复仇,亦或是单纯的已经被抛下过一次,所以不愿意被抛下第二次,它们也自愿加入其中,陪伴这位前所未有的强大者,前往遥远的星河之外,进行一次史无前例的远征。

    而在这浩荡的洪流中,也不乏乔修亚的熟悉的存在。

    卡尔斯利世界的钢之蟒也来了,它混杂在万界的潮流中,似乎想要隐匿自己,但是乔修亚一眼就认出了它,认出了那熟悉的气息。

    “你其实不必前来。”

    世界星河的中央,巨神的声音震动虚空,足以令世界位移,他凝视着被自己置于掌心的钢之蟒,淡淡的说道:“所有有自我意志的钢之蟒,我都不会强求,而它们前来,是因为心如死灰,亦或是一心复仇战斗,而你,卡尔利斯,我的朋友,你还有生命在你体内孕育,还有未来可言。”

    “卡尔利斯世界好不容易才重燃火焰,你不必前来,速速归去吧。”

    “不。”既然被发现,就不想隐藏,卡尔利斯坚决的回答,它语气肃然,决心如铁般坚硬:“我要与你一同战斗。”

    “乔修亚,你知道,我的体内仍有来自格兰蒂亚世界的遗民生存,他们已经开创出新的文明,我为他们的发展感到欣喜,但仍然感到茫然,因为我知道,他们再怎么样,也始终不是我的孩子。我想爱他们,我尝试过,但是最后我不得不承认,我对邪神的恨超过了爱。

    我的孩子们早已消亡,死于邪神,我曾经和你说过,再怎么刻骨铭心的恨,也不过是多元宇宙中微不足道的尘埃,微不足道水波,拘泥于此,就永远无法真正向前但我已经做出选择,这就是我向前的道路。我要复仇。”

    它如此说道,钢之蟒没有低下头,与钢之巨神对视,它目光无比坚定,决然的道:“乔修亚,不要犹豫了,让我成为你的力量!”

    “无论未来是生是死,让我们一同向前!”

    巨神无法拒绝。于是他叹气,握紧了手。

    银色的光辉璀璨,卡尔利斯的力量汇聚于己身。乔修亚能感应到,卡尔利斯的意志与自己同在,正如同其他自愿前来,化作他力量的智慧钢之蟒那样。

    西伯雅世界的钢之蟒也来了。它自昔日的虚空大漩涡而来,有些畏缩,在看见乔修亚的时候,这钢之蟒似乎感觉非常不好意思,还提前道了个歉。

    “我不是一位合格的钢之蟒,我都懂。”

    它对着巨神喃喃自语,似乎是回忆自己过去为数不多的回忆,西伯雅的声音低沉,带着一丝懊悔:“我辜负了太多生命,本来应该赎罪……我知道,我一个世界的力量其实对你来说并不算什么,但我也看见了那漫天的黑暗……乔修亚,我知道,倘若你不能成功,那么这个世界星河,这个多元星河都将迎来毁灭……我只想告诉你,如果不介意的话,我能帮助你,哪怕仅仅是一点点。”

    “西伯雅,至少现在你有了担当。”

    乔修亚叹息,他尝试劝诫:“超能者和灵魂傀儡需要你的指导,西伯雅世界也晋升过一次,你的未来前途远大,我也相信你能改变自己,成为一位合格的世界意志……无需如此。”

    “是的,我也犹豫过。”

    西伯雅痛快的承认了这一点,但它的语气最后恢复平静:“可我的孩子,西伯雅人因为我的无作为毁灭了,而超能者和灵魂傀儡已经开始平稳发展,早就不需要钢之蟒扶持了。我根本就不配继续引领他们现在正是赎罪的时候,我已经留下新的钢之蟒的种子,那将会是属于新西伯雅人自己的钢之蟒。”

    “我将引导他们命运的职责,交给他们自己,而我自己,正好燃烧我剩下的生命,去为他们的未来,照亮一点黑暗。”

    它同样归于乔修亚,与战士同在。

    而遥远的时空彼端,失落星河的某一角,一个尘封,看上去就像是死寂世界的世界,突然解开了外层的封印,展露出光芒,

    自然之父解开了将世界封闭的封印,老树在世界之内,仰视着无尽的虚空,泪流满面。

    “我只是,一位懦弱的神。”

    曾经,与邪神战斗,惨烈的破坏倾覆了迈克罗夫的大陆,神本应死战,但或许是因为懦弱,或许是因为庇护精灵一族,选择了逃避,带着那大陆中仅存的精灵逃离了战场,前往了遥远的偏僻世界,然后自我封印,意图逃过大劫。

    知道,自己很懦弱,很没有责任,抛下了一部分子民,尝试拯救另一部分子民……知道自己的罪有多么沉重,但是命运却再也没有给挽回的机会光耀文明逝去了,而星坠文明的来客甚至帮助他击退了来袭的邪神,什么忙都没帮上。

    为了避免邪神顺着时空通道前往故乡,封闭了伊尔格纳世界,希望灾厄不要衍生而去……但是,现在,足以覆盖多元星河的邪神之军正在来袭,面对这足以将整个多元星河都啃噬一空的吞世者们,逃避又怎会有什么用处?。

    “啊啊……我终于明白。”

    巨大的世界之树,叹息着缓缓拔起根系,无比茂盛的自然之神,开始化作一道朦胧的光流,前往世界之外的虚空在所有精灵震撼的注视中,在世界意志漠然,但却不自觉发出叹息的声音中,真神放弃了一切的幻想,而且终于明白了一件事,一件早就在数千年前就该明白的事情。

    “面对这穷尽星河,多元星河也无法抵御的黑暗之灾,终末之劫,面对这无尽的敌人。”

    懦弱者,始终无处藏身。

    祈求,逃避,永远无法带来和平。等待,视而不见,更是无法解决任何问题。只是闭上眼睛,堵住耳朵,不言不语,那么和平和安宁就绝不可能到来。

    唯有勇毅者,方能幸存。

    想要活着,安安稳稳,只是平凡的活着,在这个黑暗的多元宇宙都是如此地艰难……所以,必须振奋勇气。

    该出发了!

    所以,伴随着璀璨的神光,伴随着浩荡的洪流,神出发了,要重归自己曾经抛下的阵列……不是为了赎罪,配不上这个词汇,神这么做,只是为了尽到现在,自己作为神应尽的职责。

    这一次,再也不会懦弱的逃避。

    早已人去楼空的迈克罗夫世界,就连大陆都被切割下来,带走一部分的残破世界,随着七神和所有传奇强者的离去,伴随着所有智慧生命的离开,就连无疆天界都脱离,化作一个单独的半位面,飞驰向寂静虚空中后。

    不知道是不是故意如此,也不知道是否是意外使然,世界的内侧,一个巨大的封印,正在缓缓地解开。

    很快,迈克罗夫世界的钢之蟒,被混沌污染的漆黑之蛇,重现世间。

    所谓的混沌侵蚀,就是来自未来的可能性逆流,被恶意混沌侵蚀过的可能性,蕴含着无穷无尽的平行世界和未来的信息,被这信息冲击,疯狂才是正常,理智才是例外,除却幕后黑手之外,基本没有任何存在可以利用这混沌一片的未来,任何自我意志都会被这过于浩瀚的可能性吞没,变成混沌的一部分。

    除非,将其燃烧,将混沌的未来击溃,化作真正的未知数,而不是被人控制的基石。圣贤和迈克罗夫曾经想要办到这件事,但是时间实在是不够,贤者必须尽快上路,阻止那一切的源头,相比起那威胁多元宇宙的恐怖灾厄,一个世界的存亡并不是需要太过在意的事情,因为哪怕是迟上一秒,可能也是让幕后黑手多发展一秒,堆砌更大的力量。

    但现在,青色的火焰扫过,封印被解开了,钢之蟒在复苏的时候,感觉到自己被侵蚀的状况大大减轻,它惊讶的环视周围,然后看见了自己那残破的世界,然后又看向遥远的虚空。

    “这么快……到了这一天吗?”

    万物之母本来觉得自己将要等待很长很长时间,才会等到足以拯救自己的力量,亦或是足以毁灭自己的力量,它想不到这一天来的如此之快……迈克罗夫世界的残破和空无人烟固然让它有些不解,但是它却并不意外。

    因为它感应到了,那浩瀚的混沌之潮,已经再一次来临。

    “我的孩子们啊……你们解开我的封印,是想要做什么呢?是想要我逃吗?还是说在最后的时刻之前,还我自由?”

    但是这没什么意义啊……孩子们。我的朋友早已逝去,我的子孙所剩不多,古老的诸神全部都化作破碎的印记,昔日的强者更是皆尽凋零,我最好的朋友前往多元宇宙的远方,追逐初始之火的光辉,在这孤寂的多元宇宙中,你们就算是还我自由,又有什么意义呢?

    于是钢之蟒笑着,叹息着,它为时代的进步而笑,即便不完全,但能燃烧混沌的火焰的确是圣贤也未曾办到的事情,它为这一切叹息,因为混沌将至,末日将临。

    然后,它甩动自己漆黑的尾巴,无比自然的朝着虚空之中,世界星河的中央飞去。

    “不要拒绝,孩子。”

    它飞掠过群星,穿过无尽的虚空,它看见了那个熟悉的身影,庞然的钢之神正高举右手,点亮照彻多元星河的光辉,它注意到巨神的表情,于是笑着道:“上一次是圣贤,这一次是你。我为之骄傲自豪的后裔们啊,这一次,就让我再一次与你们并肩而战。”

    于是,不知是叹息,也不知是苍凉的嚎叫,伴随着令万界震动的圣鸣,在光辉亮起的这一瞬,所有的力量都与战士同在。

    “该出发了。”

    他如此说道,声音响彻诸天,而在巨神的周边,来自众多世界,众多文明的众多强者们,也发出同样的呼应:“该出发了!”

    支撑星河,仿佛就是万界轴心的巨神并非独自一人,还有许多神,许多人环绕,就像是环绕恒星旋转的彗星,环绕银河旋转的星辰,他们紧跟着巨神的脚步来到此处,然后决绝的应下承诺。

    守护这多元星河的承诺。

    他们究竟要做些什么?普通人其实根本就不清楚,甚至没有到传奇级的普通超凡者也不清楚他们根本就看不清虚空之外那过于浑浊黯淡的黑暗,他们什么都不清楚,什么都不知道,更不用说这些强者的目标了。

    但实际上,就连环绕在乔修亚身侧的众多强者们,也并不是很清楚自己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他们究竟是要前往寂静虚空,击退所有来袭的邪神,还是说只是打开一条道,让其他人可以带着无数文明的庇护所离开?

    他们都不知道,但他们仍然决然的准备一同前去,怀着必死无疑的信念,怀着牺牲的心。

    而就在巨神起身,准备出发的瞬间,突然地,虚空之中,传来两个光点,一个银色的光点,一个黑金色的光点。

    看见这一幕,乔修亚默默的停下脚步,他凝视着这两个光点靠近自己,然后停留在自己的手边。

    “真的要来吗,萤,凛?”

    巨神认真的询问,他缓缓说道:“这是没有余地的战斗,是近乎必死无疑的反抗。想好了吗,我的武器们。”

    这个问题已经无需回答,神机姐弟没有说任何话,他们只是展现自己的气息传奇级的气息以这磨砺了许久的力量,证明自己的决心,以及自己的意志。

    难道这样还不行吗?我的主人?

    难道这样也无法随您前行吗?我的主人?

    毋庸多言。

    所以巨神摇着头,他叹息着,也是笑着,然后就这样道:“既然如此,那么便一齐来吧。”

    “萤之火,凛之光复归我骨。”

    他伸出手,握住了那两个光点,然后,下一瞬,伴随着灼目的银光,刺眼的圣辉,一把银色的巨剑,一把黑色的巨斧,就这样被四臂的巨神紧握于手,他们的联系是如此的精密,仿佛就像是身体的一部分。

    不,那本来就是身体的一部分。

    一切都完备了,所有的准备都已经就绪,巨神即将启程,巨神已经启程。

    无数强者,跟随着巨神的脚步,他们化作浩浩荡荡的光流,开始出发,倘若有谁能在寂静虚空中观看这一幕,就能看见,在那黯淡下去的星河一面,有千千万万颗细小的光点,这些光点拖拽着如彗星般长长的光痕,决绝地前往黑暗的虚空,朝着无尽来袭的黑暗触须而去。

    寂静虚空,以太环世界内。

    化作魔网核心处理区,以太环世界中央调控中枢的3号凝视着这一幕,她看见,无数钢之蟒,无数熟悉的存在,熟悉的强者,都跟随着自己熟悉的那个人离去了……她看见,神机姐弟终于得偿所愿,可以随着他们的主人进行一场战斗,一场最后的哈米吉多顿之战。

    她蠢蠢欲动……3号也想要前去,她也同样有力量,有胜过神机姐弟的力量神明的传承,魔网的力量,还有自己苦修所得,她的力量不逊色于任何强者。

    但是,却有宏大的声音,从人工智能少女心灵的最深处传来。

    “不要去,3号。”

    那是那个男人的声音,语气平静,带着告诫的意味:“其他人都可以,唯独你不行。”

    “倘若一切归于黑暗,倘若一切归于寂灭,倘若我们最后的反抗也失败,倘若我们最终化作虚空中飘散的尘埃。”

    “那么你就是我,就是我们最后的希望。”

    那宏大的声音,在响彻之后,便逐渐远去了,3号听着这从心底传出的声音,感受到魔网服务器中,以太环世界之中,那潜藏的‘种子’,她不甘的握紧拳,咬着嘴唇,但是最后却又颓然的松开。

    “你说的对……”

    少女低声自语道,语气怅然:“你说的一直都对……”

    “但是……不是说,智慧生命就非要去做‘对’的事情……我也有选择愚蠢的权利,我也想要有可以犯错,可以做不对的事情,可以任性的权利……”

    但是不行。至少现在不行,3号知道,的确唯独自己不能前去,唯独自己必须保护好自己,保证自己的安全。

    这,明明并不是什么大事,谁都有谁的职责。

    但是3号却不知道为什么,流下泪水。

    “乔修亚……乔修亚……”

    魔网的核心处,数据幻化的少女,蜷缩着抱着自己的膝盖,羽翼包裹侧面,让自己流着泪水的面容,不被其他人看见。她低声的自语,轻声喃喃道:“我的朋友,我的英雄……”

    “不要抛下我们,求求你……求求你,一定要回来啊……”

    然而战士听不见这声音。

    当沉默的战士决绝地奔赴战场之时,他们就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当灌注了决心的武器被拔出的瞬间,就意味着生与死的境界被划上界限。

    火焰燃烧着,奔涌着向前,滔天的烈焰点燃寂静的虚空,令万界震颤。

    万界的力量汇聚于他,万界的希望汇聚于他,所以乔修亚凡拉德克里夫立誓,他绝不辜负,绝不放弃,燃魂之王将背负一切,拯救一切,惩戒一切。

    这是,自男人成就传奇以来,便一直遵循,一直遵守的……

    誓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