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二十六章 唯一的光 (13600)

    很多专精于战斗的超凡者常说,多而杂乱的力量,是比不上少而精的,就像是酥软的蛋糕堆成了厚实的城墙,也不可能挡住一把锐利的精金长刀。

    这一点,的确没错:比如说一个吞噬了数万人灵魂,抵达黄金高阶夺心魔,对上一个只是黄金低阶的圣职者,两者的战斗,绝不可能是前者占据优势,必然是后者以更加精纯的力量击溃前者大而无当的攻击,基本不会有例外。因为对于前者来说,自己的那份力量别说是控制了,哪怕是让它们不暴动都难的很后者只需要一个净化亡魂的神术,就直接能让前者被自己的力量撑爆而自灭。

    总而言之,这个道理是没错的,但是……倘若前者吞噬的不是数万人,而是数十万,数百万呢?

    甚至是数千万,数亿人?

    不谈前者会不会自爆倘若如此,单单是凭借这庞大力量的余波,夺心魔就足以碾死任何敢于挑战的人了,不到极意级,甚至没有靠近它的资格。

    更不用说,倘若使用者能控制这多而杂乱的力量的话,究竟会怎么样。

    力量澎湃着。

    无穷的银色光雾,萦绕在四臂巨神的周边,然后化作烙印于虚空中的耀眼光痕,在朝着寂静虚空深处飞驰的同时,乔修亚忍不住长啸,令周围的时空震动,化作奔流的风暴。

    将一个多元星河近乎所有世界,所有钢之蟒的力量汇聚为一体,把无法计算的恐怖能量锻造成战士的铠甲,这迫不得已而用出的最后手段,令乔修亚暂时超越了寻常的近圣者,超越了自己的界限,抵达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境界。

    不是贤者,但也绝非普通近圣者可以比拟,【燃魂之王世界星河形态】,简直就像是一个世界星河意志的化身,他感觉自己只要一动念头,就足以覆灭千千万万世界,令星河逆转,诸天龟裂。

    “还没到最糟糕的地步。”

    他低声自语,乔修亚凝视着遥远的黑暗,虽然如今他持有前所未有强大的力量,可身心却无比平静:“我们还有时间。”

    “我们还有机会。”

    没有人完全理解战士的自语,所有跟随着在乔修亚身侧,被他携裹着,急速在虚空中航行的强者们只能理解为‘现在的乔修亚觉得,持有这样力量的他可以与无尽黑暗集群一战’,所以‘我们现在还有机会’。但是他真正的想法,即便是最熟悉乔修亚的伊格尔都无法理解。

    不知多长时间过去。

    就在乔修亚拖拽无尽光流,带着一个多元星河最勇敢的强者们,接近寂静虚空中那足以淹没一切的黑暗大敌们时,在展开战斗的前一瞬间,注视着那覆盖整个视界的无穷眷族与混沌邪神,战士的心中,却非常普通的想到。

    【万界星河都被黑暗包围着,这个纪元将何去何从?】

    【它会在来袭的恐怖混沌中,堕入名为永恒的深渊吗?】

    【还是说在燃烧的烈焰里,浴火重生?】

    乔修亚无言地凝视着眼前横断了虚空与万界,似乎将多元宇宙都一分为二的混沌集群,脑海中转动着如此平凡的问题,如此想着,战士却露出了淡淡的笑意,握住巨剑和大斧的双手握的更紧,而没有握住武器的双手更是紧握成拳。

    【战斗的答案,只能在战斗中寻找。】

    【而现在,正是战斗的瞬间!】

    在遥远的时空彼端,黑暗的集群就像是触手,就像是触须,从混沌不知名处延伸而来,准备侵袭多元星河但是靠近之后却能发现,这些无穷狰狞丑恶的混沌眷族,无数蠕动脉动的混沌邪神,实际上是一堵在虚空中延伸的黑暗城墙,混沌城塞!

    面对这样的集群,即便是近圣者恐怕也不敢轻易冲击,即便持有接近无限的力量,可那终究不是无限的,只要稍稍被其他邪神和眷族拖延,等到复数近圣者邪神合围,那就必然要陷入败亡。

    但乔修亚却毫无迟疑,他奋力挥动着手中的巨剑斩击向前,然后就这样,直接毫无犹豫地跟着自己的剑光,‘撞’进了那无比厚重的黑暗之中!

    轰!!!

    远比世界还要庞大的银色巨剑,带着熊熊燃烧的赤色烈焰挥动,被它斩中的混沌眷族简直就像是被点燃的枯枝败叶,在一瞬间就化作灼目的火光,而紧随其后的乔修亚本体,更是一颗自高天而坠的灭世陨星,将一切都撞的灰飞烟灭!

    就像是火星落入黑色的油田,虽然前者相对于后者极不起眼,虽然后者相对前者无比庞大厚重,但当两者接触的瞬间,却是前者点燃后者,在燃起滔天烈焰时,更是打开了一个巨大无比的缺口!

    “不要停下来,继续冲锋!”

    以乔修亚为撞角,秩序的强者们紧随其后,一道刺目的光焰之路燃烧着,将所有邪神逼退,形成了一条可以行走的大道他们将所有在这撞击下残存的重伤邪神全数击杀,将这一大片区域完全清空,然后,众人便随着战士一齐,彻底进入了混沌集群之中。

    顿时,四面八方就化作了完全的漆黑混沌,扭曲的恶意充斥周围的一切。

    能看见,就在秩序一方的强者们,与黑暗触须相撞的那一瞬间,这一根黑暗触须停滞了一瞬,然后,一个巨大到即便是在多元星河处也能清晰看见的凹陷,便出现在了混沌集群上,而这个巨大的凹陷还在不断朝着内部突进,加深,直到最后,成为一个无法愈合的巨大伤口。

    而混沌集群的最前方,无尽黑暗中,乔修亚肆意挥舞着自己的武器,巨剑燃烧着,纵横亿万剑光,将眼前的一切眷族和邪神都如同清扫灰尘那般扫荡干净那看似无穷无尽的眷族根本就无法存在哪怕是一瞬,就被烈焰剑光化作虚无,哪怕是寻常邪神也是在苦苦求存,在这如同海潮一般澎湃的剑光面前奋力求存,不被斩为碎片。

    即便是碰到了一些硬点子,比如说一些比一般邪神更为强大的存在,战士也不过是紧握黑色巨斧,然后当头砸下在这基本就是黑洞凝结而成的终末之斧的轰击下,不存在什么‘硬点子’,全部都破碎成溃散的残片,然后被巨斧吞入,令其变得更强。

    但仅仅是这样,还是不够多,黑暗集群中,哪怕仅仅是前端,存在的邪神数量恐怕也要以亿万计算,而在其之中,更是不乏传奇极限,乃至于接近近圣者级的大邪神,它们单体前来,或许只是被一剑一斧轰成虚无的命运,但是当这样的存在汇聚成群,如同巨浪一般当头扑来的瞬间,即便是现在的乔修亚也要皱眉,认真起来。

    但也仅仅是认真而已。

    银色的巨神抬起自己空余的右上手,缠绕着黑红色纹路的钢铸巨手大大张开,对准来袭的邪神巨浪,就像是想要将万物都握于掌中然后,这巨手猛地合拢,紧握成拳!

    嗡!低沉的嗡鸣,在寂静的虚空中响起,就在巨手紧握的瞬间,时空扭曲,一个能量奇异点直接在虚空中成型,它出现在邪神巨浪的正前方,直接将最前端的数个邪神硬生生的压缩吞入,就这样,成为了一个急速旋转的混沌黑洞,它搅动着时空风暴,还在不断地吸入新的物质能量,变得更为庞大。

    但这还不是结束,银色巨神的右上手又凌空做出了一个‘挥动’的动作,而这仍在成长的混沌黑洞,就像是被甩动的连枷,被挥舞的流星锤一般,随着巨神的手势而在虚空中舞动,扫灭了大片大片的邪神与混沌眷族紧接着,乔修亚做出了‘放’的手势,这被加速到匪夷所思地步的黑洞,顿时就如炮弹一般,朝着虚空的深处疾驰而去,它轰碎了沿途的一切黑暗,甚至制造出了一个深邃幽暗的巨洞。

    在全力以赴的近圣者乔修亚面前,寻常邪神和眷族组合成的军势,并不比虫蚁鸡鸭更慑人,哪怕是没有使用燃魂之王世界星河形态的他,也能轻易的贯穿这混沌城塞,更不用说已经变得更强的他。

    面对急速突进的乔修亚等人,邪神的集群也开始有所反应,能看见,众多邪神联合在一起,形成了一层层扭曲而坚固的屏障,准备延缓战士们的速度,将他们淹没于混沌的浪潮中。

    可是,面对眼前庞然到无法想象的黑暗集群,开始凝聚的黑暗屏障,乔修亚大喝一声,然后紧握住巨剑和大斧,整个身体开始旋转并非是单纯的旋转,他用上了之前凝聚邪神的技巧,开始如同一个漩涡一般,将无限的混沌主动拉扯到自己身前,然后开始凝聚,吸收,进化!他化作了一个巨大的螺旋漩涡,搅动整个黑暗触须,然后如同钻头一般,在爆发的一瞬间,贯穿了千千万万层黑暗的屏障,制造出一条由无数邪神尸骸组成的幽邃长路!

    而就在战士贯穿这千千万万层黑暗屏障时,乔修亚和不少秩序强者却发现,这由无数邪神组成的黑暗集群,居然是分层的。

    就像是地壳沉积岩中,一层层完全不同的岩层那样,整个邪神黑暗集群的结构也是同样的,它的每一层都由无数类似的邪神组成,而无数邪神层层叠叠,就这样构成了这漫长无比,光也照不到尽头的黑暗触须。

    而第一层邪神,大部分都是一些普通的,被各种自然事件毁灭的文明比如说亡于地震洪水,亡于冰河大寒潮,亦或是亡于火山喷发毒化大气,亦或是星球轨道扭曲,恒星超新星化,两个银河系撞击甚至是两个世界互相撞击导致的种种不可逆自然灾害毁灭的文明。

    而第二层,大多类似,但是却更偏向于自然生态圈的变化,生命本质就有缺陷,自身社会结构的问题,其他种族入侵等……邪神的层数越靠后,其原体文明的发展程度就越高,可能性的扭曲也就越重,而这些扭曲,绝大部分都是智慧生命和文明自身可能性的扭曲导致的毁灭,换句话说,越是靠前的邪神,都亡于无可争议的自然天灾,而越是靠后的邪神,都亡于原本可以避免,甚至完全是文明一不小心走错路造成的自我毁灭。

    这和强弱没有关系,前者中也有因为世界星河变动造成亿万世界连锁毁灭消亡的高等虚空文明,只是越是到后面,强大的邪神就越多。

    “或许,到了这黑暗集群的最后方,位于那里的邪神,恐怕就是幕后黑手自己亲自出手扭曲的文明吧?亦或是自己主动投身这混沌,想要参悟这力量的文明。”

    这并非是不可能的事情,毕竟,混沌也算是一种力量,想要研究它来获得升华的存在并不稀缺,那些混沌信徒便是很好的例子。乔修亚心中转动着如此念头,手中却仍无丝毫停滞,他不断地挥舞武器,将来袭的所有混沌全部斩灭。

    而就在这个时候,随着战士的目光猛地凝重,随着众多正在随着巨神斩杀邪神的秩序强者们身体一僵随着一声响彻虚空,令人毛骨悚然的同时,心生哀念的呼声,扭曲的漩涡在不远处出现,成型!

    混沌集群中,第一个近圣邪神,终于出现!

    那是一个如同怨魂一般的幽影,哪怕是传奇高阶的强者倘若不凝神细看,也根本看不见其存在的虚无灵体,它从虚无中显化,然后以急速朝着乔修亚扑来。

    这近圣邪神应当是‘天灾’这一层次中的邪神,乔修亚一瞬间便看穿了它的本质来历那是一个因为魔潮带来的高能超凡复苏而毁灭的超凡文明,他们依赖的高等超凡机械零件,因为过于满溢的超凡力量活化,导致该文明几乎所有的人造物都无法使用,而整个文明中所有曾经逝去的亡魂在短时间内全部复苏,被魔潮能量刺激的疯狂的幽魂们,将整个文明百分之九十九的个体在一天内完全扼杀,导致了该文明的毁灭。

    这是一个无比强大的文明,但是却毁灭在了自己同样强大的活化人造物和幽魂手中,此时此刻,这个幽魂邪神正在靠近乔修亚,能看见,被它掠过的,无论是邪神还是眷族,都仿佛被操控了一般,随着这个幽影一同冲锋而就在冲锋的过程中,这些邪神和眷族全部渐渐地消融,化作半透明的影子,然后没入这近圣邪神的灵质内。

    附体,同化,侵蚀,控制!一眼就看出敌人诡异的强大,乔修亚却没有半点惧怕,而是大笑一声,主动向前迎去!

    战士并不畏惧后方的来敌,因为过于璀璨的光,过于醒目的火,即便是在这黑暗的集群中,所有的邪神和眷族眼中也都只有乔修亚,那些跟随他而来的秩序强者甚至不会被攻击,或者说,根本就没有被视作‘威胁’。这固然是一种耻辱,但也不是讲究荣耀的时刻,总而言之,他们可以跟在乔修亚的身后,随便攻击任何混沌,为乔修亚击杀来自后方的邪神,减轻他的压力。

    能看见,四臂的巨神与无形的巨大怨魂撞击在了一起,无数半透明的虚影如同树木的根须一样,衍生出无数细丝,似乎想要黏附在乔修亚的身上,侵入其中将他附体换个说法,它想要活化乔修亚躯体的一部分,然后让乔修亚的身体自己去和乔修亚战斗。让敌人自身消灭自身,这正是它的拿手好戏。

    但是,那些魂体能量只是接近,还未触碰,就在远方凭空被驱散,甚至是开始自燃甚至不等这些幽体靠近,它就完全被巨神周身燃烧的烈焰点燃,然后顺着魂体能量,反过去燃烧邪神自身!仅仅是乔修亚冲锋掀起的烈焰余波,就直接将这个近圣邪神衍生出的攻击触须全部都打灭打散,随后战士一剑直截了当的劈斩,更是在虚空中带起一道经久不息的赤色火痕,强劲的剑压扫荡,把幽魂邪神的本体打的弯曲溃散!

    巨大的怨魂倒着飞出,被乔修亚一剑点燃的它躯体正在不断地分解四散,千百万枚如同世界那么庞大的混沌碎片,燃烧着如陨石一般散射,在飞溅撞向后方的邪神大军时,更是将它们完全点燃。

    能看见,其中最大的一块碎块,更是在黑暗集群中带起一阵剧烈的冲击,它燃烧着在无数邪神和眷族中,拉出一条黑色为底,赤金为痕的长长沟渠,带起了无尽烈火!

    但,这一击只是重创了幽魂邪神,还未将其彻底斩杀,在被击飞的同时,幽魂邪神大量吞噬周围的其他邪神和眷族,正在飞速的恢复着,而第二只近圣邪神也紧随着出现!

    那是一头……只能看见一团破碎的血肉巨爪从虚空中伸出,但还未等这邪神完全显化,表露出自己完全的真身,一支银色的铁腕便直截了当的按去,乔修亚也没心思去看那究竟是什么近圣邪神,又有怎么悲惨的过去和毁灭的缘由,他就是以纯粹的,庞然的,不可思议的蛮力,直接就把这邪神一把压下,摁进后续涌来的邪神集群之中!恐怖的力量将那只破碎的血肉巨爪连带周围的虚空都直接按的粉碎,变成一片血肉模糊的混沌。

    但很快,这只铁腕松开,顿时,这不知名的近圣邪神便怒吼,血肉巨爪开始继续凝聚,似乎想要凝聚出它那无比庞大的怪物真身仅仅是凝聚前的余波,就将周围的邪神集群吹开,无数较弱的邪神和眷族直接破碎,分裂,在被毁灭的同时,也成了那破碎血肉的一部分。

    但迎接它的,是一柄足以开天辟地的巨斧还未等这近圣邪神显化完全,这巨斧便带着足以劈开千百个世界的威势,直接将它连带后续无尽的混沌浪潮全数劈散。

    即便是在多元星河处都能看见,一道极其耀眼的弧光在黑暗的集群中亮起,它在黯幕中飞驰,撕裂了长长的一段混沌这固然振奋人心,可相较于无穷无尽的混沌触须整体,还是十分的渺小。

    但奇怪的是,那环绕着整个多元星河,蠕动而来的黑暗触须,不知道是错觉还是怎么,居然在这一瞬间,都齐齐偏移了一点点。

    这并不是错觉经过众多留守多元星河,准备看准机会,便携带众多庇护所世界,紧随乔修亚留下的光焰之路而去的强者们经过紧张的验算,确定了,那无尽的黑暗触须,真的偏移了一点点,它们并不是完全的朝着多元星河扑来,而是扭转了一点点角度。

    但,这并非是什么好事。

    因为更大的灾难正在连携而至。

    能看见,环绕着多元星河,那无尽的混沌触须中,一个又一个无比深沉的黑暗,无比扭曲的混沌从中脱离,飞跃而出那即便是存在就令人战栗,即便是在虚空中飞驰就能造就无数异象的,毫无疑问,全部都是近圣级的邪神。

    不可直视,不可思虑,不可抵抗这虽然为数不多,但气势似乎威压整个混沌集群的众邪神们,开始以乔修亚等人为中心汇聚,甚至,能看见,众多触须前端的邪神军团都解体了,它们化作遍布诸天的黑色迷雾,笼罩了整个多元星河的天幕。

    那场景,简直就像是漫天黑色的飞蛾,环绕着一团熊熊燃烧的烈焰。

    那是足以将一切火焰都熄灭的,黑暗之群。

    【永恒!】

    【永恒!】

    无数邪神,呼唤着无数种语言汇聚而成的词汇,只能看见永恒的‘死去之永恒’们,就像是只能看见火焰的飞蛾,它们呼唤着,哀嚎着,怒吼着,咆哮着朝着那唯一能看见的光,那仍然活着,仍然在燃烧,释放着无尽热量与‘可能性’的永恒前去。

    冰冷想要倚靠温暖,黑暗想要贴近光明,被毁灭的想要靠近未毁灭的,已逝去的想要触碰仍存在的……邪神们啊,本质上只是无意识的本能,它们没有善,没有恶,不是正,也不是邪,邪神没有目的,也没有**,它们并非是‘想要毁灭’,而是靠近就会造成‘毁灭’,所谓的攻击也并非是攻击,而仅仅是单纯地,想要用自己的方法,去‘触碰’。

    当除却永恒什么都看不见的混沌邪神,终于看见另外一个明亮无比,释放着光芒的永恒时,它们会做什么呢?

    而这,便是所谓的‘邪神入侵’,‘纪元终结’的真相。

    无非……就是一群扑火的飞蛾,将火焰扑灭的故事罢了。

    而乔修亚早就知道。早就在他斩灭死之邪神,倾听无数混沌的悲呼之时,他便知道一切便是如此,也只能如此。战士只能这么做,所以,四臂的巨神挥动着巨剑,面对再度袭来的幽魂邪神和血肉邪神,他怒吼着斩下,浩荡的力量倾泻而出,将如同大海一般的混沌浪潮劈开,分开出一条宽广而漫长的通道而乔修亚就这样带领着众人继续向前,尽可能的向前。

    并不仅仅是钢之力,不仅仅是燃魂之王的力量,为了击溃对手,乔修亚什么力量都会使用能看见,无形的浪潮开始在虚空中成型,即便是在寂静虚空中也澎湃的大魔潮被搅动,一切能量的平衡都被破坏了,巨大无匹的时空风暴开始在虚空中凭空成型,将无数眷族与弱小的邪神席卷吹飞,甚至搅碎化作虚无。

    而透明的以太之盾化作坚壁,在战士的身侧成型,它挡住了一个极限大邪神舍命的一次冲击,就像是飞蛾决死的飞扑撞在了透明的玻璃壁上那样,将自己撞的粉身碎骨。而无穷无尽的元素之灵如同不要钱一般的被召唤,如同果实一般,从乔修亚的身体上‘长出’,然后被活化,赋予力量。

    磅礴的神力与沛然的灵能一齐,在虚空中融合,汇聚,最后在战士的头顶,燃魂之王的冠冕处凝成了塔库尔人为之自豪的‘无限神能变动源’但这个完全由一人之力组合成的无限神能变动源,就胜过了塔库尔人整个种族的合力,它急速转动着,就像是转动着万界,神能聚合体释放着七彩的光辉,仅仅是存在,就令所有光辉扫遍之地的万物化作齑粉,连带魔潮的时空风暴都支离破碎,消灭了数以亿亿万万计算的混沌。

    甚至就连自然之力,情感之力也被运用着,一个个巨大的虚空植物,开始在邪神的尸体上扎根,它们吞吐着磅礴的能量,开始净化周围浑浊的一切,而一支又一支虚幻的舰队凭空出现,激发出威力惊人的主炮,拦住其他从远方来袭的邪神。

    但即便如此,消灭了亿亿万万,还有十倍,百倍,千倍万倍乃至无穷尽的混沌,从四面八方,遥远的时空彼端奔涌而来,战斗远未结束,也远未到可以放松的时刻不过,虽然无比艰难,但是其他神却能看见,乔修亚正在笑着,大笑着。

    难道从这最糟糕不过的战斗中,他也能感到快乐吗?

    难道说,战斗这种事情,真的就是他的‘幸福’和‘意义’吗?

    当然是,也都不是。

    乔修亚舞动着巨斧,将这仅仅是质量,就足以成为银河核心的超级武器如同玩具一般挥动,它擦过,便可以摧毁一些较弱邪神的躯体构造,余波在黑暗的集群中撕裂出一个巨大无比的伤口,每一声大笑,都意味着一个强大的邪神被摧毁,融入巨斧之中,为其破坏力添砖加瓦。

    幸福?意义?或许算是吧。

    但是,对于战士而言,生命活着,不仅仅是为了‘自我的意义’,也不仅仅是为了‘自我的幸福’,而是为了‘联系’。

    生命诞生之时,与父母的联系。

    生命成长之时,与朋友与教导者的联系。

    生命奋斗之时,与伙伴,战友,共事者们的联系。

    生命繁衍后代,功成名就之时,与亲人,妻子,儿女,一切林林总总,所有认识之人的联系。

    生命的存在本身,难道就只是为了自己的幸福,为了自己的意义吗?不,当然不是,这和意义无关,和幸福无关。

    生命的一生,可能并不幸福,也没有任何意义,只是浑浑噩噩的活着,实现不了理想,也没办法完成愿望,哪怕是喜欢的事情也没办法每天都做……可是这样凄苦,悲惨,甚至可说是操蛋的一生,难道就要因为不幸福,没有意义而否定吗?那么多联系,那么多背后支持生命的存在,难道就因为‘现在还没有成功’,所以便要果决的‘斩断’吗?

    不啊。绝不。再么悲伤,再怎么令人愤慨哪怕是位于没有奇迹的世界,一切和平的大同时代,乔修亚凡拉德克里夫仍然会努力的活着,绝不放弃的活着,那是属于他的一生所以绝不容许其他人,甚至是自己去否定。

    一开始,在这毫无联系的世界(多元宇宙)中,乔修亚存在的意义,就真的只是简单的‘战斗’,因为这就是他唯一的幸福和意义,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无数的联系诞生,他开始有了亲人,有了朋友,有了伙伴和目标,有了指引者和向往之人。

    但是现在,他的战斗,他的生命,已经不再是纯粹的‘单纯者’了。号称绝不改变的男人,在这细微的地方,变动了那么一点。他的生命不再仅仅属于自己,而是属于他所有的联系哪怕从此之后,乔修亚不再热爱战斗,不再期待强敌,但只是为了对自己怀着希望与期待的众生,战士也仍然会是战士,仍然会拼尽自己的全力,去开怀着战斗着。

    这就是,‘自我’与‘万物’的联系。

    现在,秩序的强者们已经深入混沌集群很深很深,他们开辟出的通道已经长的匪夷所思,甚至可以说比复数世界星河还要长而事到如今,已经有超过十个近圣邪神从遥远的虚空彼端飞驰而来,来到了此处,和乔修亚缠斗着。

    即便是燃魂之王的世界星河形态,成就了近圣者中最强大的力量,但是面对十几个能力各异,同样都强大无比,在短时间内可以抗衡自己的强敌,乔修亚仍然感到非常的棘手,更何况此时此刻他正位于混沌的集群之后,还有众多极限极的大邪神以自己的存在为代价,来骚扰,攻击战士,让他没办法全力以赴,专心致志的消灭那些强大的近圣邪神。

    甚至,有一次,因为太多邪神以自爆式的攻击手段,让乔修亚的格挡偏差了一点,被两个近圣邪神联手轰中了左胸口,躯体被贯穿了一个大洞虽然立刻火焰燃烧,将周围的邪神化作柴薪,弥补了这一伤口,但是乔修亚毫无疑问在这次战斗中落入被动,开始不断地承受敌人愈发强大,全力以赴的攻击。

    而这个时候,一位熟悉的神挺身而出。

    爱与衰亡之神原本位于乔修亚的侧后方,和其他秩序强者帮助战士抵挡来自后方的邪神袭击,不得不说,他们干的非常不错,倘若说乔修亚是钻头,找最前方钻出一条大道,那他们便是推动,并维护这钻头的人,能让这个钻头可以好无后顾之忧的前进。

    但是现在,仅仅是守住后方,可能并不够。所以神便站出,坦然面对自己的终末。

    站在乔修亚的肩头,紫罗兰色的神力开始飞舞,凝聚,最后凝结为一颗枯萎之心的圣徽,

    “我已经抵达的我的极致。”

    精灵的女神,不同于平日那略显极端的情绪,此时的很恬静,就像一位并非高歌爱与死的神,而是一位真正的精灵,平静的凝视着家乡的飞叶与鲜花,但是在悦哀的身后,枯萎之心正在复苏,它脉动着,起伏着,干瘪的血肉开始变得鲜活,变得栩栩如生。

    但与此相对的,神的神力正在疯狂高涨,那根本就不是正常的幅度,就像是失控的核反应,不可抑制的庞大浪潮正在大源地彼端积蓄着,等待将神和的敌人一齐吞没的那一刻,而女神对此毫不在意,继续说道。

    “唯有死去的心,才能承载爱的激烈,但凡是活着的万物,就无法忍耐得不到‘所爱之物’的悲哀。这爱与死的螺旋与极致,我已经走到了尽头,在渴求‘所爱之物’与‘死’之间,我选择了‘死’。但是不要以为我这是为了求死,战士啊,我的死,同样是为了我所爱的众生。”

    如此说道,精灵女神的人形,在这一瞬彻底的消散,而完全活过来的枯萎之心不,现在应该说是‘跃动之心’,就像是人接近渴求所爱之物时,激烈跃动的心脏那样它剧烈的脉动着,散发着无穷无尽的生命力,无穷无尽的活力,它仅仅是跳动着,那庞然的自然之力和生命力,以及磅礴的神力就将绝大部分寻常邪神和极限邪神的攻击全部偏移挡住!

    而这颗心脏没有任何停驻与迟疑,就这样如同虚幻一样,直接没入了乔修亚的体内,与他融为一体!

    在这一瞬,在场的所有存在都能听见,周围的混沌虚空发出了剧烈的轰鸣。

    【乔修亚,我能看出来,你可能喜欢的的确是战斗,的确是杀戮,但是你从不期待它们,只是等待。你真正想要的,真正渴求的,并不是这些但无论你爱的是什么,想要的是什么,就快去做吧,这是最后的时刻了】

    【而我在最后,只能为你献上祝福】

    四臂的巨神没有哀叹,没有感慨,他怒吼着继续向前冲去,之前遭受到的攻击,受到的伤势,全部都一扫而空了。一位进入‘神灭’的神正在他的体内,以自己的逝去作为代价,为他提供着力量,面对一头如同棱柱一般,不断分离又聚合的怪异近圣邪神,战士将手中燃烧着的巨剑高高举起,璀璨的神力之炎燃烧着,然后决绝的一斩而下!

    刹那,一切都被撕裂,棱柱邪神被直接一刀两段,而它的体内,有熔岩一般的火焰正在侵蚀,蔓延,下一瞬,无尽的火焰从这邪神的体内燃起,无情的炙热光流将其刺破,破坏着它体内哪怕是一分一毫所有的结构仅仅是这么一剑,一位近圣邪神便化作火炬,连带着周围无尽的混沌眷族与邪神一齐燃烧,化作灰烬!

    但是,斩杀这么一位近圣邪神,并没有令情况好转多少,无尽的战斗仍在接连不断地爆发,根本就没有止境的混沌仍然如同洪流一般袭来,面对超过十个近圣邪神的围剿,乔修亚也只能自保,而无余力去帮助其他秩序的强者他们已经杀至混沌集群的深处,除却后方燃烧着的光焰之路,四面八方全部都是蠕动的黑暗。

    为了前进,也是为了希望,一位又一位的强者挺身而出,或是为了乔修亚挡住一次攻击,或是为了引开一群极限邪神而离开,他们都牺牲于此,千年万年的苦修,一切的愿望与期待都不复存在。

    甚至,在这漫长的突袭中,有不少强者迷失了,他们离开了乔修亚火焰笼罩的范围,被邪神们拖住,无法离开,他们的结果毫无疑问是死,而且悄无声息,神魂俱灭。但在场的所有强者与神都没有丝毫惧怕,跟随乔修亚参与这场注定一死的战斗,本来就是所有注定一死者(所有生命)的选择。

    但无尽的厮杀,也终有尽时,即便是号称无穷的邪神集群,归根结底也并非是真正的无穷,更何况众人想要击穿的,不过是它们的一个截面,可以用来开辟出一个通道,前往邪神大军另外一头虚空的通道在与众多近圣邪神缠斗中,乔修亚察觉,就在它们的前方,不远之处,那条道路的终点即将出现。

    不过现在,留在乔修亚身边的,只剩一些其他文明传奇极限的强者,还有几位熟人。

    而拦在这道路正前方的,正是十几位形态各异,实力强大且能力诡异的近圣邪神。

    平日,即便是一位就能摧毁整个世界星河,在多元星河搅动风云的近圣邪神,如今就像是大批发一样不断地涌出,如果说什么叫做平衡性崩坏,那这毫无疑问就是彻底的平衡性崩坏了,整个多元宇宙历史上都没有出现过类似的状况但乔修亚要做的,本来便是前无古人前所未有之事,那么迎来前无古人的敌人,也是自然的。

    面对这十几头近圣邪神毫无自我保护意识的全力阻拦围剿,即便是乔修亚也很难突破,而且能看见,战士在身后留下的光焰之路正在逐渐被黑暗吞噬乔修亚留下的光焰之路,能将一般的邪神逼退,再加上邪神只是依照本能行动,也不会刻意去进入自己不喜欢的环境追逐战士,所以这一条留给庇护所世界转移的道路其实是很安全的,更何况基本所有的邪神目光都倾注在战士身上,这就更加保证了稳定性。

    可现在,大概是战斗的时间太长了,这条光焰之路正在消散,而乔修亚困于众多邪神的围剿,根本无力发力,维持它的存在。

    所以只能牺牲,一次又一次。

    首先是一位异文明的强者,那是一座如魔力水晶山一般的传奇极限,他没有多话,只是大笑着冲向了前方能看见,水晶山岳开始在来袭的近圣邪神攻击中,一寸寸地崩碎,可它每崩碎一点,水晶溃散解离,绽放的光芒和力量也就越大,当整座水晶山都彻底碎裂的瞬间,也就是所有水晶全都自我湮灭的瞬间,这位强者继续了数万年的力量在刹那就完全地爆发,不仅仅挡住了这近圣邪神,甚至还将其推开,推入了一旁无尽的邪神之群中!

    少了一位近圣邪神的阻拦,乔修亚终于有余力空出手,输出力量,维持光焰之路的稳定,但即便如此,还是不够,他没办法在短时间内依次击败这些近圣者,打开一条通向混沌集群彼端的道路。

    所以,就是第二位。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年轻人。”

    守护与进步之神踏步而出,矮人神将自己铁皮书本当成连枷来用,锤飞了一位又一位来袭的邪神,此时此刻,这位矮人神面色带着怀念,他没有看乔修亚,只是看着眼前漆黑一片的混沌,以及黯淡的邪神光辉,叹息道:“你和圣贤完全不一样,但是却又完全一样。你们这些天才,强大到匪夷所思的怪物,真的就以为我们这些庸才,这些普通人就看不出来你们的目的吗?”

    “乔修亚,你觉得就只有你可以吗?事到如今,还不是要我们帮你前行吗?”

    乔修亚张开口,他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是易辙已经向前,走出了自己最后的一步。矮人神的人形消散了,一本厚重无比的书籍与铁锤状的圣徽,就这样浮现在其身后。

    【这一次,我就先走一步。我可真不希望看见你啊,年轻人,每次看见你,都能让我回忆起那令人幸福的,喜悦的,令人怀念却又无法回去的……年轻时代】

    无匹的神力如同洪流,在推至神灭的庞然大力之下,诱导着来自大源彼端的力量朝着前方呼啸而去,又是一位近圣邪神的攻击被挡住,然后本体被推开,暂时无法回归战斗,而乔修亚自然不会放过敌方阵势被破坏的机会,他急速冲进敌阵,重创了数位邪神,又斩杀了一位近圣邪神,再一次向前突进了极远的距离。

    终于,随着一位又一位强者的牺牲,随着乔修亚斩杀了一头又一头近圣邪神在这激烈的搏杀中,别说是体会敌人的道了,乔修亚就连敌人究竟有什么能力,长什么样都很难看清楚,但归根结底,一切的付出和战斗都有了意义,能看见,随着战士一击无比沉重的横刃扫出,将一头如同发光水滴聚合体一般的近圣邪神打飞到无尽远方之时,一条通向邪神集群彼端寂静虚空的通道出口,就这样出现在所有残存之人的眼前!

    “终于!我们成功了!”

    “有路,前方是有路的!”

    剩下来的强者们,都欢呼着,即便是情况紧张,根本容不得半点放松,但哪怕是沉稳如伊格尔,也不仅露出笑容。

    邪神集群,也是可以被打穿的只要将众多文明的庇护所世界通过光焰之路运送到此处,然后横穿基金虚空,前往其他的多元星河,至少这个多元星河文明的‘种子’就保存了下来。

    至于,留在原地的多元星河中其他的生命,那真的是无可奈何的事情了……哪怕是绞尽脑汁,也没有任何人能想出将他们也拯救的方法。

    这一个纪元,就交给邪神吧,而下一个纪元,众多多元星河联手对抗混沌的纪元,必然能比这一个纪元做的更加出色,更加完善!

    通过乔修亚特制的通讯法阵,众人开始联络,多元星河中,所有正在等待的强者们都得到了‘成功突围’的消息,所有人都面露喜色很快,早就准备好一切的众强者们便准备带着一个个庇护所世界跟上,他们准备沿着光焰之路出发,前往邪神汲取的彼端。

    但是,就在这一刻。

    无数修复光柱,无数兑换光柱,都开始发光。

    青色的火焰,开始沿着这一个个遍布多元星河的基点,开始朝着其他星河蔓延。

    而就在这突发的一幕令众人感到惊异时,一股莫名力量以这些修复光柱,兑换光柱为原点发出,直接将整个多元星河,所有准备携带庇护所世界出发的强者全部都压制,压制在的原地,让他们一动也不能动!而那些跟随在乔修亚身侧的,残存的那些秩序强者们,也都一个个被庞然的力量直接打落,顺着光焰之路,朝着原本的多元星河坠落而去!

    “啊啊啊!你,你究竟在做什么,乔修亚!!”

    无论怎么用力也无法挣脱,正在和生命之神联手推动以太环世界的正义与强权之神发出了无比愤怒的怒吼,但是银色的锁链从虚空中冒出,将在场的所有迈克罗夫的强者牢牢锁定在原地,伊斯雷尔燃烧着怒火抬起头,注视着遥远的高天彼端:“那么多人牺牲了,那多神付出生命他们都是为了打穿这一条路,为了这一刻而逝去的!乔修亚,你不要让所有人的血白费!”

    但是,迎接无数强者怒吼和斥责的,是战士催发至‘更强’的力量。

    青色的火焰,开始以无数光柱基点为中心,点燃周围世界星河的世界,催生出一头又一头钢之蟒乔修亚开始强行汇聚更多世界星河的力量。

    虽然说,这力量远不如早有准备的失落星河,但是由于乔修亚这么多年来的扩散,修复光柱和兑换系统遍及无数星河,所以在单单以数量而论,在这么一段时间内,无数兑换系统汇聚来的力量,甚至比战士从整个失落星河掠夺而来的还要庞大!

    能看见,因为这掠夺,整个多元星河的光芒,都短暂地黯淡了些许,而这些无匹庞然的力量,正在跨越时空,汇聚在那个男人的身上。

    “啊,呃啊啊啊!!”

    前所未有的,乔修亚感到痛苦的声音,顺着一切火焰,一切修复光柱而响彻整个多元星河,就连愤怒的正义与强权之神都愣住了,这是他头一次听见战士发出如此痛苦的声音即便是濒临死亡,他也从未发出过这种声音,神根本无法想象,究竟是何种痛苦,何种压迫,才能让乔修亚发出这样的痛呼。

    而下一瞬,遥远的虚空彼端,黑暗的集群处。

    巨大无比的‘支配空间’,开始从银色巨神的核心处,以那无数星河汇聚而来的能量为燃料,开始膨胀,爆发!

    来自极限升华聚合体的‘道路’,正在乔修亚的体内催动着,银色的支配空间简直就像是爆发而出的光团一般,开始朝着黑暗的一切飞驰而去,然后便是接触,支配,侵蚀来自‘绝对’的力量,正在毫不清流的吞噬众多邪神,将其点燃,化作己用!

    能看见,所有被乔修亚支配空间笼罩住的邪神,全部都被直接化作火炬,为他提供并积蓄着庞大到难以想象的力量,甚至,这无比巨大的支配空间反过来支配了这一根混沌触须的前端,它就像是助燃剂一般,直接点燃了这一整根混沌集群的前锋,让它化作史无前例的巨大火炬,在浩瀚的寂静虚空中炽烈的燃烧!

    这疯狂燃烧的火焰完全无视敌我,它焚烧万事万物,甚至就连乔修亚自己都被点燃了如果不是有无数钢之蟒凝聚而成的铠甲,战士也必然会燃烧。

    在这一瞬间,火焰燃烧无穷混沌的一瞬间,其能级之高,幅度之大,在虚空中的传感范围已经超过了多元星河的范畴,就像是昔日圣贤启动万界祭祀场,想要联通万界星河那般,整个多元宇宙中,所有的生命,都隐约感觉到在遥远地彼端,有什么事情正在发生,

    越是强大,就越是心悸,无数其他多元星河文明的强者和神,一个个都离开自己的世界,来到虚空中,惊疑不定的遥望遥远彼端,虚空的至高处而他们看见了,在那里,有一颗星正在燃起,释放无尽光辉。

    此时此刻,乔修亚已经将自己所有掌握的,所有可以使用的道路全部都催发到了极致,在掠夺了多元星河众多世界的能量之后,战士已经将自己推到了巨神之躯能够触碰到的极致。

    而就在这一瞬间,多元星河,所有仍在观察其他黑暗触须的人都惊愕的发现,虚空之中,所有的黑暗触须,全部都改变了前进的方向。

    它们的目标,不再是多元星河,那些汇聚而来,准备围剿整个多元星河的邪神集群们,在计算和预测中,因为这改变,邪神集群将会在虚空中划过一个堪堪擦过多元星河边缘的弧度,然后……

    朝着乔修亚所在的方向,聚集而去。

    一个个体,在这一瞬间,凌驾于整个多元星河所有生命的集合。

    还有时间。还没到最糟糕的地步。

    我们还有机会。

    男人的话,似乎是刚刚才说出,而现在,最后的机会已经到来。

    止住了仿佛要将一切都撕裂的痛苦,止住了仿佛是发泄愤怒一般的怒吼,乔修亚抬起头,他沉默的环视周围熊熊燃烧,被彻底点燃的混沌集群,以及那些从集群中一个接着一个,陆陆续续冒出的,众多的近圣邪神们。

    “有一分热,发一分光。”

    握紧手中的剑与斧,,握紧自己的双拳,他轻笑着自语,在这再无他人的地方,男人展现自己拙劣的幽默感:“但倘若,我有亿万分的热呢。”

    答案就很简单了。

    那我便是炬火。

    我便是唯一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