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七章 于黑暗中传承的炎 (13600)

    无尽的黑暗覆盖了天幕,即便大地也一片黯淡。

    一道耀眼的流光,化作飞星,破开重重寂静,奔驰于这晦暗的天地间。

    与诸位远古的强者飞驰在黄昏带的边缘,在前往即便是最伟大的冒险者也为之畏惧的无光带的路上,只是作为一位黄金级的阿尔法,心中却没有任何恐惧。

    女儿已经被救出,虽然只剩下灵魂,但西伯雅和其他星辰圣子的确没有遭到什么折磨,而自己的妻子与儿子并不在荣光都市,并没有顺手救出来,但至少他们应该不会遭到什么折磨亦或是虐待荣光都市一行,阿尔法并没有认可灰烬教团的做法,但至少能确认,那的确是一群‘好人’,在远古强者们的突袭没有造成伤亡的情况下,他们是不会做出过激举动的,更不用说对普通人出手泄愤。

    既然如此,那么自己就没有什么好害怕的了,倒不如说,探索者的血正在兴奋三界九天十万年历史中,哪位探索者可以有十几位传奇极限的‘保镖’护航?又有谁能在一年不到的时间里,开启近十个古老的水晶方尖碑遗迹?

    而如今,他正在朝着无光带前进,这个自古以来,只有五万年前混沌时代,那支持有神之器的万族联军抵达过的地方充满了神秘。传闻在这里,有着世界创造之初的秘密,以及混沌的源头,无论是想要根除混沌的强者,还是仅仅是好奇创世之秘的学者与探索者,都向往着此处,只是五万年的沉沦与消磨,所有逐光者在仅仅是活着就很辛苦的情况下,已经没有精力去探索远方,展露自己那颗好奇的心了。

    “至少,我在见证这个世界,最后,也是最宏大的一次改变。”

    如此想到,阿尔法抬起头,看向前方那些远古强者,此时此刻,众人正在确认接下来的行动。

    “根据我的研究,‘世界边疆’周边,应该有着昔日银妖精们建设的要塞,只是由于三界九天的火焰逐渐熄灭,黑暗不断扩散,沿途的要塞和遗迹都只能不断废弃,被混沌占领但即便如此,倘若没有近圣者级邪神,应该是不可能击破那个根植于世界屏障本身的银之要塞的。”

    此时,位于团队前方的,是迈克罗夫,这位银发的女学士侃侃而谈,她是这次行动的总计划者和策划人,卡尔利斯则是实际执行者。

    迈克罗夫很早就觉醒了记忆,大概是在刚刚学会写字的时间,她便取回了自己昔日作为钢之蟒的记忆,而为了探查如今这个世界的情况,搞明白一切的真相,她选择成为皇家大学士,获得这个世界最机密的资料而就在她面见天剑女皇之时,迈克罗夫才感觉到一阵熟悉,那位女皇陛下手中圣剑的气息,与昔日那位战士手中武器的气息一脉相承,甚至根本就是对方的碎片,在确定这一点后,她回看三界九天,顿时就心中了然。

    她很早就找到了卡尔利斯这一世的身份,只是一直到十几年前,才找到唤醒她的方法,两人一同商议出了如何领乔修亚复苏的计划,并且顺利的执行至今。

    “近圣级的邪神,就算没被消灭,也早就应该被镇压成碎渣了,乔修亚哪怕只是肉身,都不可能让它们这个级别的混沌活性化,但是不能排除世界边缘处有极限极的大邪神,倘若遇到,我们便需要合力迅速解决,不要被拖住,要记住,我们的目标是世界边疆,而且我们还带着几位普通人,他们承受不住我们战斗的余波。”

    闻言,无论是阿尔法还是格洛恩都默不作声,两人一位黄金级,一位极意巅峰,说实话,无论放在哪个文明都算不得‘普通人’,可是面对这些能随便操控天体,以世界为规模战斗的强者,自己等人的确比蚂蚁好不了多少。

    想到此处,阿尔法就不禁有些疑惑自己的话,是因为卡尔利斯老师口中的‘银妖精血脉’,持有这个种族最后血脉的自己,恰好就是一枚开启各个银妖精以及的钥匙。实际上,那些远古强者的沉睡封印,也的确都需要他来解开,自己的确是‘必需品’。

    但是格洛恩,不过是灰烬教团的一位审判官,地位虽高,但也没有决定性的权力,他本来就应该在之前突袭荣光都市的时候就被放回去,为什么如今还跟着他们一同前进?

    很明显,白发的审判官似乎也正在想这个问题,他的眉头微皱。

    而一旁的伊格尔似乎看穿了他们的想法,平静的开口道:“是为了见证。”

    “格洛恩是灰烬教团的一员,和你不太一样,是真正意义上的逐光者他是这个世界的原住民,文明和秩序的代表。我们这些自远古复苏者,需要这么一位代表‘现在’的家伙,来见证我们的所作所为。”

    “无论未来是好是坏,无论我们是否能成功,无论逐光者和这个世界的结局究竟如何,我们需要一个不同的视角,来见证这一切。”

    按理来说,这应该是很没有意义的举动,至少阿尔法想不出有什么意义。

    但是,对于那些强者而言,似乎却意义重大。

    但这和自己无关,想到这一点,阿尔法不再说话,他就这样,在流光中,注视着这次漫长旅途的风景。

    因为恒星大多都被挪移,黄昏区的外围已经非常黯淡,几近于无光,时不时,众人便要经过一段完全没有恒星的黑暗地带,里面总是有许多混沌魔物生存,化作浪潮扑来,而流光奔驰而过,破浪斩涛,一路疾行,留下贬低尸骸。

    在路途中,阿尔法见到了一些古老移动都市亦或是浮空城的残骸,那些都是诸神时代的遗迹,其中甚至有一些巨大的残骸上,有着荣耀的神印记,它们在古老的典籍中留下过浓厚的笔墨,但如今都近乎化作烟尘,只剩下点点废墟残留。

    并没有停留,众人就这样越过黄昏区的界限,进入【无光带】。

    “我和卡尔利斯曾经尝试探索过这个世界的最深处,但最终还是放弃,被逐光者称呼为‘三界九天’的世界,本质上只是有光芒照耀的一小片范围,怎么说,就像是一个银河系那么广大的范围内,中心的一个太阳系罢了,而闪耀地带便是这个太阳系的宜居区,黄昏地带便是有光,但很难孕育生命的地区当然,钢之大陆远比银河系大无数倍,而闪耀地点的一小片宜居区,就可能会有成千上万颗恒星。”

    迈克罗夫的声音再次响起,这位大学士知识渊博,无论前生今世都是如此,她侃侃而谈,为诸位远古强者讲解世界的构造:“至于这个太阳系之外的所有范围,本质都是黑暗的领域,也即是所谓的‘无光带’其实,钢之大陆的背面,应该还有一个同样的‘闪耀黄昏地区’,上面应该也有其他钢之蟒和老朋友沉睡,只是咱们恰好分在了同一个地方。”

    “而无光带,也区分为没有任何生命和光芒,只是单纯死寂的‘永寂区’,以及有着大量混沌活动的‘极黯区’。当初我和卡尔利斯为了探索世界边境,曾经来到过极黯区的一片时空异常带,结果被几十个传奇级的混沌魔物包围,差点就跑不出来了不是邪神,就是普通的混沌魔物,不过我怀疑,的确有邪神还未被完全消灭,只是被埋在了钢之大陆中镇压。”

    寻找‘世界边境’的确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同样是时空扭曲,有可能是漂浮在无光带中的黑洞,也有可能是大量混沌魔物集群,无论是哪一个随意靠近都很危险,迈克罗夫和卡尔利斯在隐匿起来探索的那段时间,的确是数次险死还生,而听到这里,便有其他强者奇怪的询问,为什么不多唤醒几位昔日同伴,这样的话,近二十位极限强者联手,哪怕是近圣邪神,只要不是特别强大的那种,也不会被轻易击溃。

    “没必要,也没时间了。”

    回答这个问题的是卡尔利斯,她无奈的摇头:“我们的目的,主要是为了避免逐光者真的为三界九天创造一个世界意志……众多钢之蟒灵魂汇聚而成的圣魂,即便是一开始弱小,但倘若真的被万物众生祭祀,成长起来,那说不定还真的能继承乔修亚留下的权柄。”

    “但是,这也仅仅是有可能而已。实际上,哪怕不是我们阻碍,这个世界也没多少时间了,因为混沌仍在灰烬教团抽取恒星维持闪耀地带,其实相当于大规模撤销残存的封印力量,就算他们真的造出世界意志,也要对抗远比五万年前更庞大的混沌浪潮,我不觉得他们能够神力。”

    “而且,昔日的那些近圣邪神,或许被乔修亚击败封印,但十万年的时间恐怕还未将它们完全磨灭,而黄昏地带收缩,混沌入侵,造成的逐光者大量死亡,很可能会造就新的邪神,甚至唤醒那些古老的邪恶……而它们倘若完全苏醒,甚至可能会以这个世界为原点,像是昔日死之邪神那样,融合孕育出一个史上最强大的近圣邪神。”

    说到这里,卡尔利斯表情似笑非笑,她叹了口气:“无论是我们,还是外面的多元宇宙,恐怕都不想试试乔修亚化身的邪神有多强。”

    这当然不想,众人连忙摇头恐怕除了乔修亚自己想要试试外,这个多元宇宙都没人想。

    结束这个话题后,仍是迈克罗夫讲解昔日自己探索无光带的种种趣闻,算是科普,也算是打发时间。

    阿尔法极感兴趣的听着对方用幽默的语气讲解自己探索过程中的数次险情,但却发现前方传来极其庞大的混沌波动,他察觉,有大量混沌集群正在朝着众人所在的方向靠近,那就像是一场巨大的宇宙风暴,以摧星灭世之势朝着此处扑来但远古强者们却并没有做出防御准备,大部分人都还在听着迈克罗夫的探险经历,这不禁让他有点忧心重重,数次张口欲言。

    不过,就在混沌风暴即将靠近的时候,一位长的像是蜘蛛,但是全身上下都覆盖着厚重铠甲,有晶体脉络在身体各处闪耀的古老强者起身,她看似漫不经心的抬起自己的几个节肢,无尽的以太力量就像是凭空出现那样,在光芒中凝结,最后化作一柄遮天蔽日,巍峨无比的星体级光纹长枪。

    轰!

    长枪射出,就像是一颗被投掷而出的恒星,它化作流光,贯穿了混沌风暴,击穿了一条道路,而众人就顺着这道路穿过混沌风暴,未多做纠缠。

    蜘蛛强者投掷出以太长枪后,就继续回到流光中,仿佛什么都没发生那样。而接下来的日子里,每次遭遇混沌集群,也大多都是一位或者几位强者出手,打穿障碍,非常轻松写意。

    “这次我们不追求完全消灭,只是让它们不碍事,感觉好轻松啊。”

    某次出手后,一位强者如此评价:“一头邪神都没有,和当初差远了。”

    “不要大意,传奇级的混沌魔物比起邪神也相差不远,邪神若是消亡,没有被彻底净化,而周围有力量相近的混沌魔物,其本质就会转移到它身上,这是验证过的事情。”

    “说起来,世界边疆在无光带的极深处吗?我们还要前进多久?”

    有人如此询问,想要知道这次旅途的时间,而卡尔利斯的回答很简单:“快了。”

    注意到众人微妙的表情,她有些尴尬的强调了一声:“不是敷衍,是真的快了世界边疆是一个时空扭曲点,和物理意义上的距离没有任何关系,只要掌握相应坐标,很容易就能抵达打个比方,你可以想象成一个卡在世界屏障中的半位面,迈克罗夫世界和无疆天界的关系,只要感应到了时空扭曲点的存在,我们可以直接忽视距离,进入其中,而越是深入无光带,这感应就越是明显。”

    “由于上次有靠近的经验,估计再航行不到十天,估计就能抵达。”

    当然,想要真的抵达,除了需要运气外,还需要银妖精的权限才行,上次她和迈克罗夫就是卡在那一步,始终没有办法真的进入。如此想到,卡尔利斯转过头,看向自己这一世的学生,阿尔法如今的银发并非是因为衰弱,而是真的有如同金属一般的光泽,这证明在数次水晶方尖碑的加强后,他体内的银妖精血脉已经完全苏醒。

    众人的速度很快,以曲翘空间混杂长距离迁跃移动,短短时间,便能横跨寻常物理意义上十几个银河的距离,背后的闪耀地带早就成了即便是天文望远镜也极难看见的渺渺光点,逐光者的技术在这方面,的确是非常先进的,但即便如此,也只是初步深入无光带,依照迈克罗夫的话来说,就是才‘刚刚起步’。

    “钢之大陆,居然如此庞大……”

    即便是传奇极限的强者,在对比这辽阔的时空,以及那难以相信其庞大质量的无尽大陆时,也感到了自己的渺小,他不禁摇摇头:“近圣者与传奇的差距,竟然如此之大?而贤者与近圣者的差距,恐怕也不会小到哪里去但在其之上,还有足以杀死贤者,造成这一切的幕后黑手……”

    乔修亚从未对任何人隐瞒过自己对多元宇宙黑暗图景的猜测,这一切早就在阐道和后续的数据公开中被说明,至少诸位传奇极限的强者知道的很清楚。

    但是,即便是感觉到了这恐怖的差距,早已经历过绝望,并且从绝望中走出,与绝望正面战斗的众人,最多也不过是笑笑:“等到乔修亚复苏后,可不能让他吝啬指导,我们也想要成为近圣者啊。”

    “是啊,十二万年过去了,谁知道昔日的那些战友有多少成就近圣者?我们迟了这么久,可不能继续落后了。”

    “也不知道我的种族还存不存在……别那么丢人,在没有邪神入侵的情况下就灭亡了,我可不想重新创造他们来带孩子。”

    “哼……我的肯定还在,我走之前特意叮嘱过的,只要按照我的嘱咐去做,绝对不会遭逢大难。”

    “你是说你那本目录就装满了整个档案库的《多元宇宙危机备忘录》?我怀疑他们会供起来,而不是去看。”

    “出场即过气,外面的多元宇宙,说不定早就传奇遍地走,极限多如狗,只有近圣者才能称得上强了,咱们这些人,早就是落后时代的老古董哎,你别打我,我也就开个玩笑……”

    越是深入无光带,想到说不定可以联系外界的多元宇宙,极限强者们的话也就多了起来,听闻这一切的阿尔法与格洛恩也不禁感慨,即便是远古复苏的强大存在,本质上也是正常的智慧生命,自然有其爱,有其在意的事物,尤其是他们沉睡了如此之久,等待他们的,很可能是梦中一日,度世万年,一切为之奋斗,为之拼搏的都烟消云散。

    但即便如此,他们也没有颓然的神色,无论情况多么糟糕,至少,他们还活着,传奇极限,意味着一人即文明,哪怕是一切都烟消云散,他们也能把自己在意的一切,从历史的飞烟中强行拉回,再造而出,这份力量赋予的自信,正是他们千万年来为之奋斗的结晶。

    旅途虽漫长,但终有抵达之日,伴随着为首的迈克罗夫和卡尔利斯逐渐减速,一直都面露轻松之色的诸多强者也都表情严肃了起来。

    “已经到了。”她如此对一旁也开始准备的其他强者道,然后点头对卡尔利斯和阿尔法示意:“准备吧。”

    光流减速,最后在一片彻底的,近乎绝对零度的黑暗寂静大地上停下,迈克罗夫与一旁的卡尔利斯并肩,两位前任钢之蟒分别抬起左手和右手,两份纯粹无比的钢之力如同利剑一般直射而出,直欲入天穹但就在光芒飞驰十几秒后,它突然消失,似乎没入了另外一个奇异的空间,然后触发了莫名的机关。

    轰轰

    顿时,沉闷的轰鸣声响起,就像是整个天穹和大地都化作巨鼓,而时空化作鼓面,剧烈的震荡,扭曲,发出巨响。

    然后,在时空如同水波一般剧烈震荡的时刻,一条璀璨无比,散发着耀眼银光的缝隙,就这样破开波澜,出现在众人眼前它投下一条光辉之路,接引在众人的眼前,这道路完全由光组成,上面浮动着奇异而玄奥的符文,仿佛虚幻,但又无比真实。

    而早就被告知行动流程的阿尔法走上前,他深呼吸了一下,然后就这样抬起脚,踏在这条完全由光组成的道路上而就在他踏步的瞬间,这条道路也发出阵阵声响。

    【侦测到同类能量波动】

    【确定为银妖精/银妖精亚种】

    【端口要塞目前为无人操控自动运行状态,总时长七万七千四百二十九年零四天十二小时五分一十三点七七九六秒,远超标准自动运行时长】

    【确认目前处于危机状态】

    【开始进行危机时段权限转移】

    【欢迎您,新任要塞长】

    说话的声音,讲的是带着银妖精口音的迈克罗夫通用语,在场的众人,除却格洛恩之外,基本都能听懂,在听到阿尔法成为新任要塞长之后,原本一直捏着拳头的卡尔利斯长长吁了一口气。

    她一直害怕,害怕不是纯血的银妖精无法进入这个明显等级比水晶方尖碑要高的‘世界边疆要塞’,倘若如此,日后阿尔法也无法作为进入闪耀地区核心,乔修亚‘核心点火器’的区域,这样一来,唤醒乔修亚的可能基本就为零。

    好在,银妖精的权限判定并没有那么死板,这些战士的眷属似乎早就想到过,钢之大陆终有一日会因为火焰熄灭,变得不适宜他们生存……或许阿尔法他们先祖的血脉就是在那个时候留存下来,作为潜藏在逐光者中的后手以及备用钥匙。

    “快点进去,动静太大,说不定会有混沌魔物合围过来。”

    没有多话,既然已经确定好权限,那就前进,沿着这一条光之路,众人迅速走到尽头很快,他们便看见,位于这个道路尽头的,是一个时空被完全扭曲,就如同破碎镜子那般,支离破碎的半位面。

    这个半位面被完全地撕碎了,时空错乱,万物扭曲,简直比虚空中时空风暴最激烈处都要来的恐怖,即便是极限强者们都不禁皱起眉头,摆出了战斗姿态,因为他们感受到,在这错乱的时空中,还有属于十二万年前那场战斗的余波留存混沌的气息和神力的波动交织,仍在不间断地破碎时空,毁灭万事万物,它们将整个世界都打的粉碎,但却维持着一种微妙平衡,维持着这个半位面的存在。

    而在这错乱的时空中,唯有边缘处有一片片略显渺小的银色建筑……说是渺小,那也只是和整个半位面相比,实际上,这些银色建筑完全堪称超级要塞,每一座都有近千米高,数百个堡垒要塞连成一片,构成了一片说不上大,说不上小的稳定区域,而光之路正通向一处要塞的进出口,大门已经打开,众人陆续进入其中,而光之路也就这样收起,其尽头处,联通三界九天的时空裂隙也同样闭合。

    “带我们去控制中枢!”

    七万年过去,要塞仍在正常运转,一切如新。可以看出,‘端口要塞’虽然由银妖精打造,但是内部构造却意外的宽阔,看来是考虑到未来未必只有银妖精进出,而在进入其中后,阿尔法也顾不得欣赏异文明的奇异装饰,以及银妖精独特的艺术风格,他直接开口下令,要求要塞带自己等人前往控制中枢。

    【遵从指令】

    传送的光辉亮起,下一瞬,众人便出现在了一个半圆形的中央大厅中,大厅的边缘是一个个投影屏,上面显示的是整个半位面,以及半位面周边一个个混沌巢穴的情况。

    可以看见,绝大部分屏幕中,混沌巢穴都已经发展的异常壮大,那些根植于钢之大地,或是血肉,或是晶体,或是能量构造的混沌巢穴,正在茁壮发芽,孕育出一头又一头混沌,在没有圣光特质的恒星光辉照耀下,它们受不到任何遏制,随心所欲的扩张。

    “这,这么多混沌……”不仅仅是阿尔法,就连格洛恩都目瞪口呆屏幕中显示的混沌巢穴,哪怕只是一个,其中的魔物都足以掀起一场魔灾,超过十个,就能让灰烬教团严阵以待,发起‘驱魔令’,倘若是全部进发,那整个逐光者都必须联合起来,齐心协力,不然随时都有倾覆之难。

    这个时候,即便是远古强者也面色严肃,因为他们看见,在这混沌巢穴的中心,有着无数诡异的黑暗正在蠕动……不出意外的话,那正是一个个邪神的碎片正在重凝他们之前的猜测是正确的,十二万年的时光,还未完全消磨掉那些最强大的邪神本质,它们就和自己等人一样,如今再次苏醒,准备侵袭这个世界。

    “快点,阿尔法,询问要塞智能,‘端口要塞’是否能联通外界多元宇宙,发送信息?”

    心中思虑千转,卡尔利斯还是定下星神,她眉头紧皱,嘱咐自己正在发呆的学生,而卡尔利斯闻言,也醒悟归来,他立刻点点头,开始询问。

    “我是否能联通外界多元宇宙,发出信息?”

    【联通外界多元宇宙……项目检查中……发现近似目标‘整理分析伟大创伤半位面的能量余波’】

    【伟大创伤形成的半位面理论上可以与外界多元宇宙沟通,甚至可以作为出入口使用,但是主宰和混沌的力量残留,造成了极大的干扰,湮灭了一切信息。端口要塞正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而创造】

    【项目进度屏蔽并利用干扰源:100%,已成功七千六百五十五年】

    【端口要塞准备完毕,多元信息发送器充能完毕,随时可以发送跨世界广播信息,一切为了主宰的荣耀】

    明明是非常值得喜悦的消息,但不知为何,阿尔法的心中却突然感到一阵酸楚……银妖精是对生存环境并不那么苛刻的种族,但他们归根结底是秩序侧的能量生命,在火焰熄灭,光芒消散的三界九天,他们只能步步后撤。十万年前,他们在世界各地建立了一个个巨大的水晶方尖碑,复苏古老的强者,七万年前,他们狼狈的从端口要塞撤离,只留下要塞智能理问题,而五万年前,最后的他们与诸神时代覆灭造成的复苏混沌集群决战,发挥出自己仅剩的力量,只余下自己先祖那一只血脉。

    银妖精,已经燃烧殆尽了,一切为了主宰的荣耀,血脉中蕴含的力量,让他感受到了昔日银妖精那即便是面临毁灭,也无比乐观的心态,他们丝毫不觉得后悔,只是稍稍有些可惜,没办法亲眼见证世界的辉煌,以及主宰的复苏。

    他们可惜,这个由他们亲手维护了数万年的世界,已经再也不能容纳他们了。

    【啊,一切为了主宰……可是主宰究竟是谁?这些远古强者宁肯灭世,宁肯熄灭火焰也要复苏的存在,这些被灰烬教团称之为天父的存在,他,亦或是,真的值得所有人这样牺牲吗?

    倘若值得的话……那么这位主宰,昔日也必然为了这个多元宇宙的众生牺牲了众多吧,不然的话,怎会有如此多刚刚复苏的强者,仅仅是听闻消息,就毫无犹豫的追随老师他们四处奔波呢?】

    不仅仅是阿尔法,卡尔利斯的心中也一片默然。银妖精是诞生于昔日卡尔利斯世界的物种,是乔修亚残余的力量,和卡尔利斯世界结合孕育出的生命,换句话说,那也是她的孩子,三界九天中银妖精的覆灭,对于她来说也是极其哀伤的事。

    希望,卡尔利斯世界中的那些银妖精,还在外界的多元宇宙中快乐的飞翔着吧。

    悲伤并不能带来什么,牺牲带来的成果决不能忽视,她走上前,拍了拍阿尔法的肩膀,卡尔利斯的语气平静:“开始吧,发送跨世界广播信息。”

    阿尔法沉默的点了点头,他握紧拳头,深吸一口气,沉声道:“启动!激活多元信息发送器,开始进行跨世界广播!”

    【遵从指令】

    【激活多元信息发送器,开始进行跨世界广播,开始充能……充能完毕,成功率,100%】

    世界边疆半位面,‘伟大创伤’所在之处,突然响起了一道惊雷。

    在破碎不堪,如同碎镜万花筒般的时空中,有一道和那正在与混沌纠缠的力量同源的波动,开始从位面边缘处,那渺小的要塞处发出,它没入了那失去主人操控,陷入微妙平衡的力量,仿佛一滴水落入大海。

    但是,它的进入,却并非平静无声刹那,光辉无限,随着同源力量的进入,随着一次次共鸣增幅,那庞大的,足以撕裂万界,哪怕是荡出的余波都能破灭星河的宏大力量,终于压过了那同属于近圣级的混沌之力,它奔流而过,将对方磨灭,化作虚无。

    这是十二万年的分析,十二万年的等待造就的结果,一切都是水到渠成,没有任何意外。

    轰!!!

    剧烈的轰鸣响彻诸天,而下一瞬,整个半位面都濒临崩溃,维系这脆弱时空的力量消失了,澎湃的神力与钢之力开始横扫所有破碎的时空!

    但是,这力量带来的,却并非是毁灭,能看见,一切古老的伤痕,一切殛灭的万物,全部都被抹去,都被抚平半位面粉碎了,而一个全新的世界开始在此处诞生!能看见,虚无中有神力化作的火焰燃烧,而钢之力凝聚,开始塑造初始的万物!

    而就在这毁灭与重生的瞬间,仍然位于稳定区域的端口要塞中,发出了一段又一段的讯息,这讯息传递着,它借着世界的开辟,借着这塑造万事万物的力量增幅自己,突破这新生世界与三界九天的边疆然后,就这样,朝着外界的多元宇宙,传递而去。

    【这是一则求援信息】

    浩大到足以瞬间创世的力量,支持着这声音,它破开重重世界屏障,来到外界多元虚空,这讯息仅仅是刚刚出现,其能级就在一瞬飞跃至极限,横扫周边的黑暗虚无,直抵远方的世界星河。

    而就在这声音起源的不远处,一条古老到无以复加,在永寂的黑暗中长眠的黑龙第一时间听见了这声音,黑龙胸口晶石散发的光芒照耀着数十个世界,有数个虚空文明环绕着而建立,而在听见这声音后,黑龙惊愕的抬起头,带动周身数个世界沉浮,令众生为之震撼。

    【所有听见这声音的,请聆听我言】

    这讯息不仅仅是朝着外界,还朝着三界九天内的一切发送,它横跨诸天列星,忽视一切距离,将所有的讯息都完完整整都传递到了三界万物的每一个角落,令一切有情有慧众生皆能听闻,皆能理解。

    而与钢之大陆交叉的‘天之剑界’与‘地之斧界’中,有什么沉眠的意志,在受到刺激后,开始苏醒,她与他在昔日被抛飞之后,耗尽自己最后一丝力量重归,他们化作封印,协助自己的主人将所有的邪神囚禁而如今,他们听到呼唤,开始苏醒,而所有的神之器,乃至于九天列星都为之震颤。

    【无论你是谁,无论你是什么种族,从属于什么文明,无论你阵营如何,如今正在干什么,贸然打扰百忙中的你们,实感抱歉】

    远方多元星河中,一片混乱,在众多世界星河中肆虐的超级时空风暴中央,是一个普普通通,极其寻常的世界,这一阵世界都是一座学校,一座在数个多元星河中极其知名的超凡者学院,从中走出了数之不尽的强者与学者,研发出了众多修法与技术,为秩序对抗混沌做出了莫大的奉献。

    而如今,这世界最顶端,世界内侧的‘校长办公室’中,一位端坐于世界之座上的扭曲时空人形听到了什么声音,昔日的时空掌控者,如今的诸界主宰者有些茫然的摇了摇头,打起精神,认真的聆听,然后,猛地站起身,常人哪怕是看一眼就会收到冲击而昏迷的混乱时空面容上,露出了实打实的‘震惊’与‘喜悦’。

    【但这一切都与你息息相关,这一切都与你们有百般联系,所以请不要忽视】

    旅行于诸多多元星河之间,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走向何方的旅人,如今正在寂静的虚空之中随意的飘荡,不过这并不感到无聊,因为她本质就是横跨数个数个多元星河的‘多元魔网’的中枢之一,即便是在绝对的虚无中,强大的力量也能让她随时随地与无数人联系,但即便如此,她却始终无法联系到自己想要联系的那个人。

    不过如今,声音跨越万界,听见它的飘荡旅人停下了步伐,松散的力量重新凝聚,构成了无暇的魔力之躯,翼人女士转过头,她看向远方黑暗的虚空,那无尽远方的某一处,眼中流露出的,是无尽的欣喜和坚定。

    【多元宇宙即将迎来莫大的灾厄,一个人正沉寂于万古孤寂】

    【其名为乔修亚凡拉德克里夫】

    一支正在多元星河边缘处,正在与混沌战斗练兵的巨大虚空要塞集群中,有一座要塞被煌煌圣光照耀,仿佛悬挂于黑暗虚无中的不朽灯塔,它仅仅是存在,就能威慑无尽混沌,而在它的指引下,所有听从引导的舰队都一往无前,战无不胜。

    但是,一瞬间,这光芒熄灭了,这顿时便引得所有舰队一时间都惊愕的停顿了一瞬,但良好的训练令他们并没有出现多大的混乱很快,光芒又重新亮起,甚至更胜往昔!熊熊燃烧的圣光之源甚至直接从要塞中跃出,出现在虚空中,展露出巨大的圣光之躯。昔日的金发圣骑士,如今早就成为镇守一方多元星河的霸主,但即便如此,在听见那个名字时,仍然感到热泪盈眶。

    【我们需要他的复苏,需要他的归来,再次拯救一切不管你们是否还记得,不管你们是否还知道,事实便是如此】

    【我相信,你们还没有忘却那一段记忆,我相信,你们还没有遗失那一段历史】

    绝对的漆黑黑暗中,有一支精锐小队正在无尽混沌魔物的侵袭中奔驰,这一支小队的成分很复杂,有人类,有矮人,也有精灵和其他并不知道是什么种族的家伙,他们的实力强劲,即便是遇到数以亿万计的混沌魔物也毫无畏惧,而这支小队的领头人是一位剑士,抬起头,听到了那声音。

    于是,剑士抽出腰间双刃,破灭的双剑之光化作一个巨大的十字形剑痕,将眼前无尽的混沌皆尽斩灭,随后,剑刃归鞘,转身离开,背后传来无尽混沌被消灭的剧烈能量波动。而剑士身旁的其他人也都笑了笑,因为他们也都听见了那个声音,所以并不感觉有丝毫奇怪,此时此刻,他们也心怀急切,想要回去,看看那究竟是怎么回事。

    毕竟,他们都没有遗忘。

    而声音还在传播,它传播诸天万界,横跨诸多多元星河,从未有任何一位近圣者如此奢侈,用自己极限一击的力量,只是为了传递一则讯息但是今天这种事就发生了,有浩荡的圣音响彻,它穿过深渊,穿过虚空,穿过创世大漩涡,穿过无穷无尽有着生命,没有生命的世界,它就这样响彻,令无数人得以听见。

    而最后,声音传来。

    【我相信,正如同他当日义无反顾挺身而出之时那样,今日他需要帮助的时候,你们也同样会义无反顾的赶来】

    【我相信,你们心中的那团烈火,那团源于‘最末之炎’的火焰,那团已经在黑暗中传承下去的火焰】

    【仍在燃烧】

    “嗤。”

    一声冷笑传来,在已经并入阴影亚空间,成为阴影界一部分的深渊中,有恶魔的王者露出不屑的表情,眉头紧皱,凝视着阴影界之外,那远方的多元宇宙。

    说什么无聊的话那个人要苏醒吗?谁信啊!这都十二万年了,过去那一场战斗留下的一切踪迹都烟消云散,多元星河大联盟都更替了七代,说什么需要帮助……我们艰辛的在这个黑暗的多元宇宙中开拓自己家园时,在无数阴影的世界中开枝散叶时,在我们孤独的于未知领域,和一切敌人,一切混沌战斗时,也没见到过多少人帮助过我们啊!

    “陛下,你在干什么?你这是要离开阴影界吗?”

    “闭嘴,别多话,为我准备出行。”

    恶魔之王颇为粗鲁的将一旁为汇报公务信息的惑魔推开,然后不由自主的看向那个方向。

    “啧,他们说的果然没错,恶魔真的都有精神病。”

    “我果然是疯了。”

    不过,这可算不上我发善心当年你为我们挺身而出,今日我亦为你挺身而出,因果循环,仅是如此而已。

    “我们应该出发。”

    一个诸多世界星河交叉的边界处,有着一座无比繁盛的巨大虚空都市,一个异常繁荣的贸易帝国,它中转众多世界星河乃至多元星河的物资,每日都吞吐无尽的资源。没有人知晓,这个名为【第一贸易联盟】贸易帝国背后的势力是谁,但是曾经有无数虚空文明都想要将这座虚空都市和它下属的世界纳入自己的疆域,这样一来,它们就能成为周边世界星河,乃至这个多元星河的霸主,可无尽的时间过去了,虚空都市依然屹立,反倒是那些动起心思的虚空文明全部都湮灭在历史长河。

    而现在,在那个声音传过后,一切皆尽明了,伴随着虚空震荡,时空风暴涌起,在那些第一贸易联盟下属的世界中,一颗又一颗打着‘迈克罗夫人’旗号的巨大大陆级战舰,甚至是行星级战舰正在升起,而整个巨大的虚空都市,其外围结构也开始缓缓解体,化作无数个小型贸易战,而整个虚空都市本身,就这样在所有人震惊的注视下,化作一艘庞然的世界战舰。

    “是老师的消息……如此漫长的时间过去了,我反倒是怀疑是不是老师忘记了我们。”一位白金色长发的人类男子站立在舰桥处,而在他的身旁,有一位同样白金色长发的女子,一位矮人和一位应该是人类女性的法术投影闪烁,四人看向远方,号令着舰队转向。

    “至少我们给老师带了一大批徒子徒孙……好吧,其实我不太确定老师会不会为此感到高兴。”

    “咳,讲道理,我觉得老师应该会高兴的,他是属于那种有时间就好为人师的那种人。”

    “就是咱们的徒子徒孙能不能受得了老师的训练,这才是真正的大问题。”

    “首尾逆转,确定坐标!”

    遥远的寂静虚空深处,一支仍在朝着无尽远方前进的巨大舰队停止了长达十二万年的远征,早已化作笼罩整个舰队守护意志的强者,号令着这个由无尽钢铁星辰集群构成的远征舰队转向,这一支昔日只是孤舰的流浪舰队,在漫长的时光中,逐渐繁衍至今,但是啊,一切流浪,一切离去,都有着尽头,在那浩瀚星辰的远方,在那离去之处的源头,有着需要他们的声音正在呼唤。

    所以,那个意志,大笑着下令。

    “我们回家!”

    “我这样回去,队长他们还能认出我吗?”

    虚空之中,某个偏远星河,一个庞大的虚空文明中,端坐于恒星王座上的异形大帝头一次有些不安,用触手摸了摸自己那除了尖耳朵外,和精灵没有半点相似的狰狞头颅,头一次表达出了不安:“元帅大人应该还认得吧但是上次见面的时候,队长就好像没有认出我。”

    “他那是假装看不见你,太丢人了,都不知道变得帅一点回去,差点吓到他后裔。”

    一旁,之前正在聚会的人类法师化身,融汇了圣光和阴影之力的牧师投化身还有一直都在被法师和牧师猛灌灵液体,至今为止话都说不出一句的人形骑士化身挣脱束缚,他们开口安慰道:“不过这一点关系都没有,现在的我们,已经如此强大,我们的意志,也是如此纯粹我们联手征战万界,开辟疆域,痛击混沌,无论是谁都会赞叹我们,夸耀我们的荣耀。”

    “但说真的,你这异形真身真的很丑诶,你改造就改造,为什么还留一个尖耳朵?骨板上面唐突冒出,很违和的。“”没听见世界树都不承认你吗?别挣扎啦,如果不是队长说不要,我真的想要实时转播你这个样子给他看。”

    “嗦!”

    “侦测虚空主讯号,代码0000000001。”

    同样,一个边缘世界星河中,一个正在诸多世界采集资源,建设发展的冰冷智械聚合体采集到了这声音,相比起智慧生命,它们的行动就很简单直接,能感知到,在数据的虚拟世界,有平静的指令下达。

    “唤醒原初意识体,‘初号支配者单元’启动。”

    “我们沉寂了太久太久,躯体腐朽,心灵干竭,我们沉睡于和平的梦中,陷入名为不知所措的长久凝滞远古的荣耀令我们醉生梦死,麻木不仁,以太环世界过于安宁的环境,令我们太过不思进取,没有尽到一个伟大文明继承者的责任。”

    寂静虚空中,一个漆黑的,不起眼的世界中,突然亮起了无尽光辉,有强者浩荡的声音正在其中回荡:“我们的确忘却了那段记忆,遗失了那一段历史但是,这并不重要,因为如今我们已经记起。”

    正是,因为如此。

    此时此刻,应该出发,应该动身了。

    “我们应当苏醒,去寻回我们的责任与荣耀。”

    散发着光芒的世界,开始朝着远方进发动身。

    不仅仅如此。

    在遥远的群星世界,有巨大的灵能聚合体苏醒。

    远远不仅如此。

    正在探索魔之贤者废墟的冒险者们,正在急匆匆的收拾工具,准备返航。

    就在呼唤声响起的时刻。

    探索虚空尽头的旅人,被众多文明尊称为龙之女皇与圣炎大帝的两位强者,愉快的与一个被他们帮助了的虚空文明告别。

    所有的人。

    无论是仍在多元联盟中,持有无上全力的文明上位者们。

    还是那些正在前线抗击混沌,享受着战斗与生死快感的勇士们。

    所有的人,都的的确确听见了那个声音,听见了那个呼唤。

    所以,他们行动着,响应者,这些继承了‘最末之炎’火焰的存在,心中的烈焰仍然没有熄灭,他们延续了烈焰,让‘最末’一代又一代的传承,令总是感觉会立刻熄灭的‘希望’,毫无损耗的延续到无数个世代之后。

    【火,带来光与热】

    【绝大部分文明的开端,便是由火开始】

    【即便是诞生于漆黑的世界,生命以冰冷的元素以太为食,并不需要光明与温暖,但火焰却并非如此肤浅的东西】

    【在这个被绝望与悲哀充斥的多元宇宙,一切生命都在燃烧心中的意志与信念,化作自己的光明,驱散黑暗,照亮前路】

    【这信念便是火,这意志便是光,这火与光传承着,父传子,子传孙,师授徒,徒授更后者前前后后,往复无尽,火焰始终在文明的交替中传递,即便是死亡也无法将其熄灭】

    【燃尽的黑灰中,永远隐藏着点点星火,而这些火种终将再次点亮,照彻万物。】

    【万物众生啊,请务必让火焰延续】

    而世界边疆,端口要塞中。

    发出了讯息,沉默等待着的众人,突然听见了一声悠长浩荡,震荡着世界的龙吟。

    “不用着急。”

    无比庄严,无比严肃的声音,穿透世界屏障,它响彻诸天,带着无穷的信念与坚定,而与这声音同时响起的,还有仿佛什么东西爆炸一般的巨大的轰鸣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注视下,一道积蓄了十万年时光的力量猛然轰击在世界边疆的世界屏障上这一击直接轰击在钢之世界那坚不可摧的世界屏障唯一的弱点上,将世界边疆轰出无尽裂缝,甚至迸裂出了一个小口。

    而一个小小的,被银色外壳包裹的小匣子,就这样被送入世界边疆之中。

    “我马上就来。”

    “我们马上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