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冥店 老鱼文

第851章 搅局,打草惊蛇

    我把秦楚齐留在酒店,放出艾鱼容,?因守护左右。自己则带着化成人身的婆雅赶去那家“假灵国度”的秘密据点之上的酒吧。

    酒吧附近,醉酒的男人女人不少,或进或出的人们总会在婆雅身上狠狠刮上一眼。

    婆雅故意画了烟熏妆,配上火红丰满的唇,一颦一笑间自带一股女王的范儿。外套也是一件黑色的风衣,里面是白色深v小衫和黑色短裙,修长的腿留在风中,嫩白的小脚踩着一个银光闪烁的细高跟儿。

    越靠近酒吧门口,越多的男人朝我投向极其不友好的眼神,就好像,我拱了他们的白菜似的。

    “婆雅,你看那些男人,都恨不得把我撕了呢!”我笑道。

    “咯咯,他们的眼神还算正常,不想某些人!”婆雅说着,把手搂得更紧一些,那一处柔软有一下没一下的触碰我的手臂。

    嗯?

    我忽然发现,今天带这小妞出来,或许是个错误。

    “站住!”

    突然,两个带着黑色墨镜的高大男人拦住了我。

    “有什么问题吗?”

    没想到对方说得竟然是英语,妈蛋的总算听得懂了。

    “这里是私人会所,请出示您的证件,若不是,请离开。”其中一个男人说道。

    擦,就算有,你丫大晚上的带着大墨镜,能看见个球!

    我暗忖一声,说道:“没有。”

    “那抱歉了,请你现在离开!”

    我们的谈话自然让一些被婆雅美貌吸引的猪哥听到,有一个白嫩的男人走过来,说道:“这位先生,如果你没法带这位美丽的小姐进去,我可以代劳!”

    白嫩男人虽然在跟我说话,可一双眼珠子始终上上下下地打量婆雅。

    我瞥见婆雅已经攥起了小拳头,就在爆发边缘。

    “就你?那也得看这位美丽的小姐愿不愿意跟你进去了?”我讥讽道。

    可是这傻帽也不知道是被酒精麻醉了智商,还是被美/色蒙蔽了双眼,竟然摆出一副自认潇洒的表情,伸手邀请婆雅,“亲爱的小姐,我叫皮尔洛,只要你跟我走,今晚所有的消费都算我的。”

    婆雅瞟了眼这个白嫩男人,摇了摇头,“我没兴趣!”

    那白嫩男人显然有些意外,就好像看到了外星人似的,不解地望着我,说道:“你的女伴不同意,我可以给你钱,只要你劝她答应!”

    这话一出,其他醉汉开始起哄,有的更吹起了口哨。

    “出价啊,小子,卖一个好价钱,明天还是你的,哈哈!”

    “小子,要不,你也卖给我!”

    那白嫩男人一双蓝眼珠盯着我,等我的回答。

    见我不为所动,不由急道:“一万欧元。”

    口哨声又起,有人喊:“卖了吧,多合适!”

    “是啊,就当被开了一圈车,没损失的!”

    我扫视众人,那两个守门大汉也跟着嘿嘿乐。

    婆雅就要动怒,我轻轻按住她的小拳头,轻声道:“让我来。”

    “怎么,嫌少?两万!”

    白嫩男人再次加价。

    这一次,那些围观的男人女人都开始不淡定了,有的男人甚至喊:“嗨,朋友,我女朋友可以送给你!”

    更有花枝招展的女人毛遂自荐。

    但白嫩男人仿佛没听见也没看见一样,只盯着我和婆雅看。

    “皮尔洛是吧,你以为有钱就了不起吗?”

    “难道不是吗?”白嫩男人冷笑。

    “你觉得你多有钱?”我忽然发现,自己好像遇到了金主。

    “多到足够弄死你,并且安然无恙。”白嫩男人笑着威胁。

    我伸手叫他凑近些,轻声道:“弄尼玛!”

    白嫩男人眼珠子一瞪,骂道:“贱民,我看你不是来找乐子的,你他么是来找死的!”

    说着,那白嫩男人就生硬地举起同样白皙仿佛没有一丝力量的拳头打过来。

    我都懒得说话,左手直接抓住白嫩男人的手腕,一扣一扭。

    疼得白嫩男人发出一声杀猪般的惨叫,“呀,疼,放开老子!”

    “那你准备好,我可松手了。”我冷笑着,左手一拽一推。

    啪叽一声,那白嫩男人一屁股跌坐在地,疼得他揉着尾巴骨叫骂。

    这一下,惊得其他围观起哄的男女纷纷闭嘴,灰溜溜地该干嘛干嘛去了。

    “你,老子跟你没完!”

    忽然,这白嫩男人站起来,脚下没跟儿似的扑向我。

    我微微摇头,对付这么一个被酒/色掏空身子的货色,实在提不起什么兴致。

    我正要伸手拨挡,拉这货进小胡同敲诈一番后,弄个会员进去呢,可手臂刚一挡,一丝凉意突然戳向心窝。

    尼玛,是一柄锋利的匕首。

    我恍然大悟,这货根本就是装的,他哪里是什么轻佻的猪哥,根本就是奸诈的杀手!

    可我才到丹麦,也只跟哈罗德一众死鬼接触过,不能是他们。

    也不能是立陶宛

    我迷惑了。

    当然,现实情况也没给我时间去思考这些,我只得凭借本能去避这一刀。

    噗呲一声,那匕首插入我的左肩。我顿起一脚,踹上去。

    白嫩男人连忙松开匕首,后退数布。

    我右侧的婆雅仿佛一头小母豹子似的,飞扑上去,一脚踹在白嫩男人的小腹。

    速度太快了,白嫩男人根本避让不及。

    扑通一声,白嫩男人跪在了地上,可随即又摸出一柄匕首去卸婆雅的腿。

    婆雅冷哼一声,连那扎进白嫩男人小腹的细高跟儿鞋也不要了,光着一只白净的小脚弹跳开。

    刷地一声,寒芒一闪,那白嫩男人又冲过去。

    与此同时,我截住男人,右臂出击!

    轰咔一声,白嫩男人的匕首断了一截。

    随即,我跨前一步,抓住白嫩男人的喉咙。

    匆匆瞄了眼四周,只见那两个守门大汉少了一个,还留在外头的这个,见我瞟过来,双腿一阵打颤。

    他么的,被这白嫩男人一搅,怕是打草惊蛇了!

    心中有气,我和婆雅对视一眼,也不管零星几个进出酒吧的人惊讶,提着白嫩男人拐进了一个没有路灯的黑暗胡同。

    砰地一声,我把那白嫩男人按在墙壁上,喝道:“说,谁派你来搅局的?”

    “没,没人,是我看上,看上你的小妞了”

    “你他么放屁!”我突然一拳砸进男人脑袋旁的墙壁里,怒道,“再给你一次机会,你是谁派来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