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纯真老师 蓝色冬天

307 接头

    李铁说得地址是平城的城郊宾馆,如果不是二丑对平城还有些了解,我自己根本找不到这个地方,这个宾馆在一片小商品市场后边,楼不高,只有七八层,而且样子很老旧,是很久以前的房子,灰蒙蒙的。

    我们开车赶到宾馆已经是夜里十二点,灰蒙蒙的宾馆只露着几盏灯光,二丑把长家伙放在网球包里,背在身上,拎着箱子,我俩小心翼翼地进了宾馆,我的手机响了一下,掏出一看,是白小柔发来的信息:还在路上吗?

    我看了一眼四周,二丑正在一边给李铁打电话,我迅速回了一句:已经在宾馆,一切都好。

    很快我收到回复:我也好,你好好休息吧。

    我把信息删了。

    二丑走过来,“铁哥说了,让咱们先住下,他会和对方联系。”

    我点点头。二丑从兜里掏出两个身份证,递给我一个,我接过一看,照片是我,但其余的信息都不一样。

    “铁哥已经提前给咱两办好了,走的时候,交给我的。”二丑解释道。

    我拿着身份证,心里想。妈的,连这玩意李铁都提起前给我们做了,看来他早就想好要派我俩来办这件事,我和二丑在酒店就是不答应也不行,这就是身在江湖身不由己。

    我和二丑的命已经不是我俩的了,就是李铁手里的两件工具,想用随时可以拿出来用。

    开了房间,我和二丑上了楼,这闭馆真是太老旧了,连电梯都是一晃一晃的,电梯到了楼层,还重重颠了一下,把我和二丑都惊出冷汗,生怕事还没办成,就先被这电梯废了。

    电梯打开的时候,我俩都不禁一笑,二丑骂了句脏话,“妈的,要是被电梯干了,真是冤死了。”

    进了房间,我俩扫了一眼,屋里设施一般,但还算整洁。

    二丑把箱子放在床头,“张帆,你看着箱子,我去洗把脸,这一路太他妈揪心了。”

    我点点头,刚点了一支烟,床头柜上的电话响了,我和二丑都顿了一下,看着电话,没有动。

    铃声还在响。

    二丑向我点点头,我把电话接起来,电话里是一个南方腔调的普通话,“先生,需要保健吗?”

    这是暗号里的第一句,我顿了一下,“身上都是泥,只怕脏了你。”

    “有水不怕脏,只问客几人。”

    对上了,我立刻说:“来得都是友,碰脸知分晓。”

    电话那边笑了一下,“兄弟好口风,十分到你身。”

    电话随即挂了。

    二丑立刻过问,“都对上了?”

    我点点头,“南方普通话,说得也都不差,十分钟以后过来。”

    说着,我把箱子拿起来,迅速在屋里扫了一圈,塞到了床底下,二丑也从网球包里把长家伙掏出来,这是一杆双筒猎枪,锯掉了后边的把子,拿到手里手里火力强,还方便。

    二丑把长家伙放在枕头底下。这样既不容易被对方发现,用的时候也能快速到手。

    我俩办完这些事,看看手机,马上十分钟到了,我特意把手机调成了静音,万一白小柔再给我发来信息,手机一响,会引起对方的猜疑。

    外边有人敲门。我到了门前,二丑藏在门廊后边,我俩一前一后,我把枪掏出来,贴在门前通过门禁往外看看,走廊里灯光很暗,根本看不清对方的脸。

    我隔着门问了一句,“送水还是送药?”

    “送水。”

    “热水还是冷水?”

    “冷水澡更舒服。”

    没错,我朝门廊后边的二丑点点头,要是外人,答对第一个问题有可能,但是第二问题,一般人在这个季节这个时间,都会选择送热水。他说是冷水澡,证明外边的人确实是黑猴。

    二丑也向我点点头,我把门轻轻拉开一条缝。往外看了一眼,这次看清了,就是照片上的那个家伙,他还朝我笑了一下,一笑,嘴角的痦子特别明显。

    我也笑了一下,同时目光又往黑猴身后扫了一下,他后边还有一个人。

    黑猴见我目光往后看,“就两人,都是朋友。”

    我点点头,“进来吧。”

    我把两人让进屋,随后又迅速往门外一瞅,走廊里空空的,确实再没有人。

    我把枪插进了腰间,二丑也从门廊后边走出来。

    “两位兄弟够谨慎的。”黑猴朝我俩笑笑。

    我也笑笑,“小心无大碍。”

    “对。小心无大碍。”黑猴点点头。

    我请黑猴两人在沙发上坐下,黑猴坐下了。跟在黑猴身后的人却没坐,径直站在黑猴身后,一脸警惕。

    我心想,这根本不是黑猴的朋友,就是黑猴的保镖。

    我在黑猴对面坐下,二丑坐在床边,离枕头很近。

    “二位兄弟一路从江城赶过来,辛苦了。”黑猴笑笑。从兜里掏出烟,递向我们两人。

    我把自己的烟拿起来,一笑,“你是主,我们是客,抽我们的。”

    在这种陌生地上,身上又带着那么贵重的东西,我和二丑必须小心再小心,外人递来的烟和酒,凡是进口的东西绝对不能碰,万一里边有什么猫腻,我和二丑就直接栽了。

    我和黑猴同时拿着烟,心照不宣,黑猴一摆手,“既然两位兄弟这么小心,那咱们就各抽各的。”

    “好。”我点点头,先给黑猴点上烟,又给自己点上,抽了两口,黑猴问道,“两位兄弟,怎么称呼?”

    “我叫王东。

    “我叫李明。”我和二丑按照假证上的名字,说了出来,“您是黑哥吧?”

    “对。”黑猴笑着点点头。“一看两位兄弟就是精明人,这么大的生意李铁怎么不亲自来?”

    “铁哥有点急事过不来,就让我们两人过来了。”

    黑猴嗯了一声,又抽了两口烟,看向我,“东西带来了吧?”

    我点点头。

    “那我先验验货,验完没什么问题,我就带你们见买家,怎么样?”

    “黑哥,铁哥说了,货必须见了买家才能看。”我应道。

    “这是李铁说得?”黑猴脸沉下来。

    “对。”我加重了语调。

    “李铁这是信不过我黑猴,道上可没这种规矩,不验货万一你们带得是水货怎么办?我带你们见买家,岂不是打了我黑猴的脸。以后我的生意还做不做了。”黑猴越说脸色越难看。

    我的脸色也冷下来,“黑哥,道上的规矩我们不管。我们是铁哥的人,他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办,不见买家就是不能开箱。”

    “呦。口气挺硬。这里不是秦州也不是江城,这是平城,李铁到了这也得萎着。想做生意就得按我的规矩来,不想做,要来横的,我怕你们都出不了这个房间。”黑猴一说完,他身后那个保镖就往腰里探。

    妈的。刚到平城,事还没谈妥,就想黑吃黑。

    保镖的手还没从腰间伸出来,我的枪已经对准了黑猴脑袋,二丑也迅速从枕头底下把长家伙拿了出来,“怎么着,想玩硬的。”

    二丑恶狠狠道。

    黑猴一见两只枪口,脸上立刻笑了,“两位兄弟,大家都是朋友。有话好说好说。”

    “黑哥,我们赶了这么远的路,冒这么大的风险,可不是来找死的,是诚心诚意来和你做生意。铁哥的为人你也知道,他绝对不干坑兄弟的事,铁哥和我们说了,黑哥也是个讲究人,大家在一起就是为了赚钱,别玩套路,和气生财,否则对谁都不好,你说呢?”我看着黑猴狡黠的小眼,一字一句道。

    黑猴和我对视几秒,“对。和气生财,和气生气,我相信了两位兄弟,也相信李铁,肯定不会干坑我的事。好,这货我就不验了。”

    我把枪收起来,笑了一下。

    “这样吧,你们先休息。我再和买家联系一下,明天你们等我信儿。”黑猴站起身。

    我和二丑看看,目前也只能这样了。

    “平城这个地方,四省通衢,乱哄哄的,不太平,明天我建议你们哪也别去,就在宾馆这待着。把这事办完了,我再带你们乐呵乐呵,这地方虽说乱点,但好东西也多,洋妞都有,我给你们兄弟一人安排一个,保证让你们爽的这辈子都忘不了。”到了门前,黑猴又一脸猥琐地笑道。

    我看着那黑猴那张瘦脸。心说,还他妈洋妞,你小子别暗中给我们点洋炮就行了,就你小子这身板,见了洋妞立刻萎了。

    送走黑猴,我关好门,说:“丑哥,我觉得这个黑猴不地道。”

    二丑点点头。“我也是这种感觉,妈的,刚见面就想黑吃黑。”

    “丑哥,你上次来平城没见过他?”

    “那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当时不是这小子。办完了,铁哥就说这种事以后不办了,没想到铁哥这次又变了主意,都是徐云涛那个楼盘闹得,如果铁哥真被徐云涛坑了,咱两这次险也白玩了。”二丑摸摸手里的枪。

    我顿顿,“丑哥,你就对徐云涛的生意那么没信心?”

    “我对这帮混蛋都没信心。”二丑骂了句脏话。

    我看看二丑,别看二丑平时大大咧咧地,在李铁面前唯唯诺诺像条狗,其实心里不糊涂。

    二丑见我看他,一笑,“张帆,这是咱两兄弟的关门话,你可别和外人说。”

    “丑哥,我不会的,你对我的有信心。咱们可是生死之交。”

    我俩都笑了。

    我往床下看了一眼,“铁哥,有两件事,咱们的安排一下。”

    “你说。”

    “第一咱两不能一起睡,的分班睡。你先睡,我再睡。”

    “行。”二丑点点头。

    “第二,这箱子不能随身带着,得放到一个稳妥的地方藏起来。”

    “藏起来?藏哪?”

    “肯定不能藏在房间里,我们需要在外边找个稳妥地方。”我定定神。

    二丑想了一会儿,“你说得对,我同意。”

    二丑先睡了,我点了一支烟。走到窗前往外看,外边是平城的夜景,在我眼里,其实所有城市的夜景都一样,关键是陪你看夜景的人是谁?

    我的右眼皮开始跳,我揉揉,还在跳,妈的,真是感觉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