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婚书 林知暖

第289章 一夜之间

    苏蝶还跪在院子里,

    老夫人那里还是没有丝毫缓和的余地,常北已经没有丝毫的办法,她无法,只能也跪到了院子里,就在苏蝶的身边,老夫人纵然不心疼自己的亲孙子,不疼苏蝶,可是总该疼自己的亲孙女吧,

    雨越下越大,苏蝶这几天身体不好,常常咳嗽,

    常北好在身体健康,常南天就歪过身子来给苏蝶捶背,常北也给苏蝶捶背,

    厉衍中远远地望着,他实在受不了了,看起来求人是不行了,只能求自己,

    他撑了一把伞,走到了苏蝶的面前,

    三个人都很奇怪,尤其是常北,看到厉衍中来,忍不住抬起头来,口中喃喃地说了一句,“厉先生,”

    厉衍中没有答话,他对着苏蝶说到,“走不走,”

    苏蝶的脸上,头发上全都是雨水,本来就感冒了,这次更加发烧了,烧得很厉害,只是为了不?烦别人,所以一直暗自撑着,没有告诉别人而已,而且,她也不能跪了一半就半途而废了,所以,她一直跪在那里,

    苏蝶闷闷地抬头看着厉衍中,摇了摇头,

    “当真不走,”厉衍中问道,

    “不走,”苏蝶又执拗地说了一句,

    厉衍中把手里的伞扔掉,接着横抱起了苏蝶,

    苏蝶很纳闷,可是这第一次和厉衍中的亲密接触,她的身子贴着他的心,他的心跳强壮而有力,苏蝶的心跳得特别快,可是心里也特别欢喜,就像小年那日放的烟花,可是她始终不知道,厉衍中为什么独独只抱了她,按理说,常北的心思他是知道的,所以,他应该抱的人是常北才对,

    她心里欢喜,可是身上却在挣扎,如果不挣扎,就显得太不矜持了,而且,还当着常北的面儿,

    常南天也在目瞪口呆地看着,常北亦是,

    可是厉衍中压根儿就没有搭理他们,

    他抱起苏蝶,自顾自地朝着苏蝶的房间走去,

    常南天一直在发呆,而常北紧紧地咬了咬牙齿,

    厉衍中什么意思,已经表现得很明白了,跪着的三个人,他只关心苏蝶,看都没有看常北一眼,这一夜,常北的心思起了很大很大的变化,她忽然开始恨起来苏蝶了,对厉衍中,也变得爱恨交织,

    常南天却在努力地劝服着自己,他认为不过是蝶儿病了,而自己和常北是祖母的亲人,所以,祖母不会狠心惩罚他们的,不过,蝶儿始终是外人,加上那天厉衍中听了祖母的话,可能是替苏蝶鸣不平的,

    只剩下厉衍中的那把伞,在原地晃晃悠悠地,承受着雨水的侵袭,

    快到苏蝶房门口的时候,苏蝶已经不挣扎了,她呆呆地看着厉衍中,

    厉衍中也看了苏蝶的眼神,惊恐的,又小心翼翼的,这种眼神,充满了女性的柔美,让他的心不禁为之一跳,

    “喜欢么,”他问道,

    苏蝶不知道厉衍中问的是喜欢他抱着,还是喜欢他的人,

    可是这两种答案,哪一种她也没有说,

    苏蝶没答话,

    “喜欢”二字,终究不是能够轻易说出来的,

    她知道,一旦说出来,他和她就突破了这高墙的界限,

    她不知他有没有娶妻,有没有意中人,她甚至不知道他喜欢不喜欢自己,之所以抱自己可能只是因为自己病了,

    所以,苏蝶没说,

    这其中有身为一个丫鬟的自卑和检点,

    厉衍中把苏蝶放回了自己的房间里,给她擦干了身上的水,然后让她在被窝里躺着,给她烧了热水,冲了姜汤水让她喝了,

    苏蝶觉得,和厉衍中在一起,真好,

    苏蝶迷迷糊糊地想要睡着了,厉衍中一直坐在她的床边,他问道,“如果你不喜欢他,跟我回北京吧,”

    苏蝶的心跳的突突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大概被窝里太暖和了,所以,苏蝶的脸红扑扑的,她说到,“我很怕,”

    “怕什么,”厉衍中问道,声音很柔和,

    那一夜的灯光,打在厉衍中的脸上,照出了他的侧影,映在了墙上,

    仿佛一生一世,

    苏蝶想了想,长长地“嗯”了一声,仿佛在想着措辞,她说到,“我害怕很多东西,害怕陌生的环境,害怕很大的环境,害怕见陌生的人,害怕未知的事情,在常家很好,虽然最近不愉快,可是至少,我习惯了,”

    “有我在,你怕什么,”厉衍中说到,

    苏蝶的心再次突突地跳起来,这么明显的话,即使傻子,也明白是什么意思了,苏蝶很欣喜,

    世界上最开心的事情,大概就是知道你一直喜欢着的人,也在喜欢着你,

    不过,她说自己要想想,毕竟去北京需要很大的勇气,而且,她要和常北说说,还要看看老夫人同意不同意,毕竟是人家的人,要去个地方,哪那么容易啊,

    “我等你答复,”厉衍中说到,

    厉衍中一直在苏蝶的房中待了整整一夜,他们都不知道,第二天,这件事情就传遍了整个常家,

    常南天和常北早早地就回去了,老夫人纵然是铁石心肠,可是终究跪着的是自己的亲孙女,

    他们虽然回去了,不过,却怀着不同的心态,不过有一点是两个人都有的,那就是怀疑,他们都在想,为什么厉衍中抱着苏蝶走了,

    第二天厉衍中和苏蝶的事情就传遍了全院子,孤男寡女同住一室,而且,走的时候还是抱在一起走的,晚上发生了什么,大家猜也能够猜得到,

    都在窃窃私语,指指点点,

    厉衍中还好说,毕竟是男人嘛,而且又是北京人,所以,对这些指点无所谓的,只要有一天他离开了常家,他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

    可是苏蝶就不同了,她是常家的丫鬟,而且女孩子的名声多么重要,可是在那一夜,她辛辛苦苦十六年来博得的好名声都消失殆尽,甚至在旁人的眼中,她连处,女都算不上了,都以为她早已失身厉衍中,

    所以,此后,她见了厉衍中,也是远远地就躲开的,

    这话当然也传到了老夫人的耳中,她乐见这件事情的发生,所以她对着常南天说到,“你也看到了,人家郎情妾意的,你去掺合什么,再说了,这种名节有损的女人,你娶来只会给家里丢人,你还要娶她吗,”

    那天晚上的事情,常南天一句话都没有问过苏蝶,不过他去问过厉衍中,问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彼时厉衍中正在喝茶,他说到,“她病了,我把她抱回到房间去,有错吗,另外,我问她要不要和我去北京,”

    常南天一听这话就火了,他扬起拳头来,要揍厉衍中,

    不过厉衍中眼疾手快,他一下子就抓住了常南天的拳头,“如果你没有本事,让她过上快乐的生活,我能,”

    这句话如同宣战一般,在常南天的耳边响起,半天后,他喃喃地说了一句,“原来你也喜欢她,”

    厉衍中说了一句,“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为什么你能我不能,”

    常南天知道了厉衍中的想法了,不过他从来没有把这种想法和苏蝶说过,

    同时,尚美马上就要嫁进来了,

    她的嫁妆已经来了常家,

    这是全扬州最奢华的一份嫁妆了吧,人人都在夸耀未来少奶奶的嫁妆多好多好,也在说着这真是一门门当户对的婚姻,

    常南天求了祖母几次,始终未果,

    他又问了苏蝶一次,问她愿不愿意嫁给自己,

    苏蝶说还是说让他娶了大少奶奶吧,自己始终只是一个小丫头,而且扬州城都知道了大少爷和尚美的婚事了,这件事如果让苏蝶给搅了,她会有负罪感的,

    常南天最后问了一遍,“不嫁是吗,”

    苏蝶摇了摇头,

    “不嫁给我和厉衍中有没有关系,”常南天问道,

    苏蝶一下子慌了,她说,“当然没有关系,”

    常南天继续问道,“你要不要随他去北京,”

    苏蝶愣了一下,心想,常南天是怎么知道这件事情的,莫不是厉衍中告诉他的,

    她摇了摇头,

    她的意思是不知道,

    可是在常南天的眼睛里,误解成了:不去,

    “不嫁给我,”常南天又问了一遍,

    “不嫁,”苏蝶说了一句,常南天终究不是自己心里的人啊,

    常南天冷哼了一声,然后扬州城就有了那一场轰动全城的婚礼,

    男才女貌,十里红妆铺满街道,

    不过,常南天的心中到底是意难平,

    所以,在新婚的第一夜,他以醉酒为名,没有和新娘圆房,

    第二天,老夫人派人来查看尚美身子底下的锦帕,没有看到落红的痕迹,

    大家都很失望,不过老夫人却知道是怎么回事,

    对苏蝶的恨意又加深了一层,她把苏蝶从常北的身边,调到了自己的身边,日日折磨她,

    自从那个雨夜之后,常北对苏蝶也有了恨意,她明明知道老夫人的目的是什么,可是她并没有阻拦,

    她听由这件事情的发生,

    那段时间,厉衍中因为北京有事,回去了,

    至于回不回来,没有人知道,他也没有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