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绝对枭雄 不哭逸

第三百二十八章:你是假的

    我跟着张玮上了车,然后宾利一路呼啸跑出了市区,那是一片拥有着很大的湖面的地方,张玮将他开到了那里停了下来,

    下车,我和他慢慢的走到了湖边,那边上铺着很多的瓦片,

    一路上我都没有说话,直到我们到了这里,看着那在月色倒影下波光嶙峋的湖面,我终于还是忍不住开了口:“太子,这大晚上的,你把我带到这里来干什么,”

    “美吗,”张玮指着湖面那边,对我问道,

    “挺不错,”这是一句发自我肺腑的话,在这样的月色之下,这一片湖面的确看起来非常的美,从某种角度看去,它是月牙形的,和天空中的月亮相互对应,

    “不过美中不足的是,离这几里外是一片工业园区,如果这里没有工业园区,这一片湖面肯定会更加的干净,”

    张玮弯下身子,然后捡起了地面上的一块瓦片,像是小孩子一样朝着湖面扔去,瓦片在湖面上飘了几下之后,然后沉入了湖底之中,

    我也捡起了一块,小时候我也喜欢玩这种游戏,在我们那里,习惯称之为这种游戏叫做”打水漂,”

    “十几年前的这里,是没有工业园区的,而这片湖,在那个时候还是一片鱼塘,”张玮掂量着手中的瓦片,然后又朝着湖面上漂了一片出去:“知道这个湖叫做什么名字吗,”

    “不知道,”我摇头,

    “蔚湖,”

    “蔚湖,”听着这个名字,我的心底瞬间咯蹬了一下,似乎这个名字,有着它特殊的含义,

    “为什么叫做蔚湖,”我问道,

    “因为这片湖是一个人工湖,是根据孙蔚的名字建造的,而建造这片湖的人,就是我,”

    张玮这话一出,我的脸上瞬间浮现出了一丝的诧异:“什么时候建造的,”

    “十多年前,”

    说到这里,张玮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的感慨:“十多年前,我和孙蔚都还是不经世事的孩童,那时候孙张两家的关系十分交好,所以,我也经常会去孙家,我和孙蔚差不多大,那时候成了很好的玩伴,”

    “那个时候,我们很喜欢到这一片来玩,因为当时这一片还是绿油油的草坪,就好像蒙古的大草原一样,小孩子都喜欢在草原上玩,”

    “我们在这里发现了一片鱼塘,于是我和孙蔚便在这鱼塘边扔石块玩,不过因为这鱼塘太小,所以经常我们手中的石块只能扔到一半,便漂到对面的岸上去了,”

    “有一天,孙蔚突然哭了,我问她为什么要哭,她说石块飘到了对面的岸上,摔碎了,”

    “其实我知道那石块飘到对面的岸上并没有摔碎,但是看着孙蔚哭的那么伤心,我便安慰她说,要不,我帮她在这里修一片湖吧,到时候我们在这里玩打水漂的游戏,石块就不会漂到对面的岸上了,”

    “孙蔚听后很高兴,然后就天天缠着我在这里建造一片湖,我当时其实也只是开玩笑罢了,没想到小丫头却当了真,于是,我也当了真,”

    “后来,我便真的让人在这里买下了这块地,在这建造了一片人工湖,就是现在你看到的这一片蔚湖,”

    说到这里,张玮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的?然,我心中更是风起云涌,两个不经事的小孩为了玩那打水漂的游戏,居然建造了一座人工湖,是这两个小孩太挥霍了,还是那个小男孩,太过在乎那个小女孩,

    “不过遗憾的是,蔚湖建成之后,孙家内部出现了矛盾,孙蔚在逼不得已的情况下被送走了,我甚至都没有来得及去见她最后一面,后来人工湖建成了,我以孙蔚的名字命名,但是却再也等不到那个在鱼塘边哭泣,嫌鱼塘太小,碎了瓦片的女孩,”

    我没有想到,太子和孙蔚居然还有这样一段不为人知的往事,看得出来,张玮今天之所以会把我带到这里,给我说上这一样一番话,看样子,他早就从我和孙蔚之间看出了一些的端倪,

    “后来孙蔚回到了里奥市,你还带她来过这里吗,”我问道,

    “没有,”张玮回答道:“或许,她早就忘记了曾经这一片鱼塘的事情,甚至连当年的那个玩伴,也一同忘记了,现在的孙蔚变了,小时候的她天真可爱,无忧无虑,但是当长大后我再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却仿佛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或许是孙家惊变,让这个女孩经历和承受了太多太多,所以,才会让她变成如今这样,所以,我在再次看到孙蔚的时候就发过誓,一定不允许有任何人再让她受伤,”

    “你喜欢孙蔚,”我明知故问,

    “从小就喜欢,现在已经变成爱了,”张玮回答的一点都不隐晦,说完之后,张玮则是非常认真而且严肃的看着我,问道:“你不也喜欢她,”

    我神经一紧,不知道张玮是如何看出来的,我认为我已经伪装的很像了,但是,他为何会一口咬定这个事实,

    我沉?了许久,没有回答,又捡起了地上的一片石块,扔向了湖中,

    “太子,问你个问题,”

    “你说,”

    “如果真如你所说的那样,我也想打孙蔚的主意,那你会不会动用你家族的势力来强迫我退出,”

    “你认为呢,”张玮反问,

    “我认为不会,如果你真是那种人,今天也不会带我到这里来了,”

    “呵呵,”张玮笑了笑,突然话锋一转:“凌天宇,你来自z市的荒草山,有一个年过九十的师父,这次来里奥市上大学,是你师父的意思,而且,你那个师父非常的神秘,很有可能与三大家族有关,”

    我猛地一怔,转身看向张玮,问道:“你怎么知道,”

    “能听我把话说完么,”

    “好,你说,”我的内心顿时变得风起云涌起来,

    “你是通过偷渡的方式来里奥市的,但是根据资料显示,在偷渡的途中,你们遇上了一伙海盗,而在那个时候,那伙海盗手中有枪,而凌天宇练习了一种诡异的步伐,叫做迷踪九步,”

    说到这里,我的内心早就已经沉了下来,而张玮的脸上则是在这个时候浮现出了一丝诡异:“记住我的用词,我用的是凌天宇,而不是“你,”

    “凌天宇有一个很不好的想法,那就是想利用迷踪九步去躲闪那传说中的子弹,所以,他在制服那伙海盗之后,让那名海盗头子朝着他的身体开三枪,很牛逼啊,这种要求我这一辈子都没有听说过,”

    “让人意外的是,凌天宇居然躲过了那三颗子弹,不过谁知道,在他放松警惕之后,意外发生了,那个海盗枪里面还有一颗子弹,他利用那最后一颗子弹把凌天宇给干掉了,”

    “真是戏剧性的一幕,你说他是傻逼吗,”

    “呵呵,”我的面部肌肉颤抖了两下,

    “现在,你应该想到我找你到这里来的目的了吧,”张炜又一次弯下身子,捡起了地面上的一块石子用力的扔向了对面的蔚湖,这一次他扔的很好,那块石片在湖面上飘了十几下之后才沉入了湖底,他伸了一个懒腰,发出一声怪异的笑声,然后转过头,上下打量了我一番,若有所思的说道:“真正的凌天宇早在那艘偷渡船上的时候就已经挂掉了,所以,你是假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