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美食供应商 会做菜的猫

第一千一百一十六章 画面补全

    刘植这话虽说看起来像是自言自语,但声音却是让房间里的三人都听见了。

    别说年纪大了的文飞智,就是站的最远的文思都听了个清清楚楚,更别说耳力异于常人的袁州了。

    这次袁州眉头微皱了一下,然后很快放松。

    “装模作样,目中无人。”文思小姑娘气愤的看着刘植,想到这是自己爷爷的客人又很快收回目光,但还是愤愤不满的心里嘀咕。

    “这刘师傅什么毛病,下次还是别来往了。”文飞智很是不满,同时决定下次不再邀请他。

    而刘植嘀咕完却抬头对着文飞智笑了笑,好似完全不知道自己刚刚的话被所以人听见了似的。

    刘植不傻,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这句话,会连同文飞智一起得罪,但厉害就厉害在,明知道如此,还这样说了。

    看刘植这样装傻充愣的样子,文飞智也不好直接问,只能心塞的点了点头,然后转向袁州开口:“袁师傅你有何高见。”

    只是因为刘植的事情,文飞智对袁州说话的时候态度更加温和了起来。

    毕竟文飞智本来对袁州就是很欣赏的,而现在对袁州有些愧疚又更添了许多的钦佩。

    要知道刘植可是他请来的,现在发生这样的事情,文飞智自然是不好意思的。

    而袁州向来是你给我脸,那我也给你脸的,像刘植这样的倒是少见,人家压根没想过要脸。

    “意见倒是没有,不过这盘子差一块我倒是能补上。”袁州淡淡的说道。

    “哈哈,袁师傅果然年轻有为,看了这么一会就知道差一块了。”文飞智夸赞道。

    文飞智的陶器之所以在厨师界受欢迎,就是这样原因,他会留一块,让菜品也有足够的空间展现。

    并不是器皿美得一塌糊涂,菜反而成了陪衬。

    袁州脸色淡定的点头,然后文飞智继续开口道:“不知道袁师傅想怎么补?”

    “盘子借我一用如何。”袁州道。

    文飞智愣了下,然后才反应过来袁州这是要做菜的意思,立刻道:“没问题,这本来就是用作盛菜的。”

    “既然文师傅如此慷慨不如厨房再借我一用。”袁州淡笑着说道。

    “哈哈,说什么借,我可是知道好多的名流请袁师傅去他们的厨房做菜,袁师傅都拒绝了的,袁师傅要用我的厨房别人羡慕还来不及,不用说借,袁师傅你随便用。”文飞智摸着短须笑眯眯的说道。

    “我带袁大哥去。”文思突然冒出来说道。

    “好,交给你了。”文飞智乐呵呵的说道,然后转头对着袁州道:“那就由我孙女带袁师傅你去厨房,食材不够你告诉她就行了。”

    “好的,麻烦了。”袁州点头。

    这时候文飞智干脆的把两个仿古青釉盘递给了袁州。

    “袁大哥这里,往这里走。”见袁州拿到了盘子,文思立刻在前面引路。

    说起来,平常要得到文飞智新作陶艺的使用权不是那么简单容易的事情,但今天却是个例外。

    不过文飞智说的也是事实,要是袁州开口要借用他家厨房做一顿饭他自然原因提供美器,只是还是会思考一番,但今天他想都没想直接就同意了。

    这自然有想要补偿的心思。

    但也是因为文飞智很清楚的知道想要请袁州上门做饭的,比请他做陶艺的还多,并且还都是名流。

    毕竟衣、食、住、行,这食可是排在第二位的。

    文思引着袁州往厨房走去,而边上的刘植并没有说话,毕竟在他看来袁州也就会做饭了,其他品鉴什么的简直是胡闹。

    而现在袁州做他擅长的,刘植也就没说话,气氛倒是难得和谐起来。

    “刘先生可参观博物架上的摆设。”文飞智语气客气,没有了刚开始的热络。

    “好的,谢谢文大师。”刘植点头,言语温和。

    是的,在袁州离开后,刘植就变得温和谦逊起来,这才是他一贯在文飞智面前表现的样子。

    这也是开始文飞智会邀请他来参观新陶瓷的原因,这人真的是属狗脸的,变得真快。

    “不客气。”文飞智看了看刘植没多说。

    等到刘植认认真真的参观博物架上陶艺的时候,文飞智轻叹了口气,正厅安静了下来。

    “文大师您真是太厉害了,这个是装饰陶艺吧,真是精美。”刘植连连赞叹起来。

    而文飞智则有些意兴阑珊的随意敷衍了几句。

    等刘植再次赞叹的时候,文飞智没忍住开口问道:“刘先生和袁师傅有旧仇?”

    刘植停下观看的脚步,转头看着文飞智道:“我们并不认识。”

    “那你为何?”文飞智皱眉。

    “那位只是一个厨师,我认为一个厨师是不懂得美学这门深奥而美妙的学问的。”刘植理所当然的说道。

    “不,其实好的厨师别说是美学了,就连陶艺他们也是懂得的,就我认识的好几个大师傅就能自己制作他们需要的陶艺餐具,技艺非常不错。”文飞智不赞同的说道。

    “我觉得你应该仔细了解一下厨师。”文飞智认真的说道。

    “您说的是,有空我会去的。”刘植点头,但明显很漫不经心。

    是的,刘植不喜欢袁州不是因为袁州本身,而是因为他觉得厨师就只是个煮饭的,他不了解也不屑了解,对他来说煮饭自然和高雅的艺术扯不上关系。

    而叫袁州和他一起品鉴这陶艺品很有些辱没了他,这才让他如此反感。

    看刘植这个样子文飞智也没在多说,只是心里摇头暗叹:“此人毫无容人之量,还是袁小师傅年轻又大气,将来必定无可限量啊。”

    刘植能出名,就是因为他对事物掺私货的判断,非常自我,同样他太自我了,不喜欢什么东西,就不会去了解,同样也就判定为不行。

    袁州不会这样,因为见识了太多优秀的人,比如姜嫦曦、乌海、连木匠等人。

    “爷爷,爷爷我们回来了。”就在气氛沉闷的时候,文思轻快的声音响起。

    文思小心翼翼又欢快的端着一个大大的托盘走进正厅。

    这托盘的工作自然是文思软磨硬泡得来的,是以她格外小心的端到了那边的长桌上。

    袁州是那种以德报怨,你看不起我,我还给你做美食的人?

    当然不是!

    从来不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