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美食供应商 会做菜的猫

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 面汤的求助

    袁州轻嗯一声,刘同听在耳里却兴奋起来,连忙确认道:“袁老板你这是同意的意思吗?”

    “同意了。”袁州点头。

    “太好了,谢谢袁老板。”刘同道谢。

    哪怕刘同心里对袁州感觉矛盾,但看袁州同意,心里还是很高兴的。

    要知道这可是袁州第一次参加私人的店铺开业剪彩,就刘同所知,别人花几百万的钱都没请来袁州。

    “不客气。”袁州道。

    “那我到时候安排人来接袁老板。”刘同连连点头,然后道。

    “可以,不过开宴我会参加。”袁州认真说道。

    “求之不得,求之不得,到时候还希望袁老板不吝赐教。”刘同谦虚地说道。

    “好的,我会的。”袁州点头应下。

    “那就麻烦袁老板了,谢谢。”刘同道。

    “嗯。”袁州点头。

    看袁州这么应下,刘同总觉得哪里不对,但也说不出来,只能心里怪怪的道别,然后离开。

    直到走出桃溪路,坐上自己的车,刘同才反应过来。

    “刚刚我说麻烦袁老板,然后袁老板直接点头了?!”刘同惊讶的自言自语道。

    这话明明是客气客气的,哪里有人就这么直接说嗯的。

    刘同忍不住扶额,然后摇头叹气自嘲:“难怪我厨艺还没有袁老板厉害,就从这耿直的说话方式来衡量,就不如了。”

    最后看了眼桃溪路,刘同心里想着开业那天要好好露一手,然后开车离开。

    倒是袁州没有想过他只是认真的回应麻不麻烦这事会让刘同联想那么多,因为店里又来了人。

    来的人不是别人,而是刚刚明明已经离开的程璎。

    “师公,要我帮忙吗?”程璎从门外探进来一个脑袋,笑吟吟的问道。

    “进来,扒门口像什么。”袁州道。

    “像乌兽。”程璎下意识的吐槽,反应过来后偷偷在心里吐了吐舌头。

    但程璎还是乖乖的走进店里,双腿笔直的站在袁州面前。

    “你怎么还没走。”袁州语气平板的直接问道。

    “因为我看到有人找师公,然后就留下看我能帮什么忙。”程璎老老实实的说道。

    “周佳也在?”袁州问道。

    “没有没有,我让她回去了,她下午要看书,快考试了。”程璎道。

    “这里不用帮忙,你快回去。”袁州道。

    “可是我回去太早我爸会说我的。”程璎道。

    “那你就告诉程招妹我可不负责给他带女儿。”袁州道。

    “……师公,我这么说明天您就看不见我了。”程璎一脸无奈的说道。

    “行了,别贫了,快回去。”袁州严肃道。

    “好吧,那我回去了。”程璎蔫蔫的应道。

    “嗯,路上小心。”袁州照例嘱咐了一句。

    程璎点头,然后往门外走,只是刚刚走出店门,就看到一只灰色的长毛小狗蹲坐在袁州小店的侧边。

    “咦?是面汤啊,你今天怎么坐这里了。”程璎上前两步,站在面汤前,然后蹲下准备摸摸面汤的头。

    面汤这狗和程璎也是很熟悉的,平时也会让她摸摸头,毕竟面汤在外人面前一向是卖萌求生的。

    但这次却反常的在程璎伸手过来后直接呜咽一声往后退了退,躲开了程璎的手。

    “怎么了?”程璎收起手,疑惑的看向面汤。

    这一看就看出问题来了,面汤作为给袁州小店看家护院的狗,因为看的饭店,他一向很爱干净,这点从程璎时不时的见面汤去不远的河里洗澡游泳就知道了。

    而且面汤身上的毛呈现灰色,还比较长,但却一直很干净。

    毛色发亮,四只爪子也很干净,甚至面汤还会自己磨长长的指甲,稍微脏一点的地方也不会坐,可以说是很爱干净了。

    但现在的面汤却可以说是很狼狈了。

    面汤灰色的长毛上蹭了很多的灰尘,还有褐色呃呃呃泥土,嘴上的毛也沾了泥水。

    最严重的是他的四只爪子,看起来肉肉的爪垫指甲外翻,前爪上有块毛都秃了,露出里面嫩红色的嫩肉。

    就连平时欢快摇动又蓬松的尾巴上也糊在了一起。

    “这是怎么了?面汤你打架了?”程璎担心的问道。

    然而回应程璎的只有面汤乌溜溜的眼睛,以及小小的呜咽声。

    这下程璎更加担心了。

    程璎担心的原因一个是因为面汤白天从来不来店铺的正门口,就是卖萌要吃的都是在桃溪路口。

    二一个就是这还是程璎来小店半年来,第一次看见面汤如此狼狈的样子。

    “怎么了。”袁州的声音从程璎身后传来。

    这时候的袁州已经洗漱过,换过衣服了。

    本来告诫程璎快走后,袁州就上楼洗漱换衣服去了,但等他洗漱完毕下楼后一眼就看到还没走的程璎。

    等到走近一看,就看到了一身狼狈的面汤。

    这样子的面汤袁州除了在刚刚发现生病的面汤的时候见过就再也没见过了。

    是以,袁州眉头皱起,直接问道。

    “师公,我也不知道,就是刚刚一出门就看到面汤坐在这里,看起来像受伤了,但他不让我摸,也不让我看。”程璎担心的说道。

    然而就在程璎说话的时候,本来一直安静坐着的面汤直接起身,快速的跑到袁州脚边叫唤了起来。

    “汪汪汪。”面汤的声音听起来很是哀泣并且交集。

    “你找我?”袁州微微蹲下,看着面汤的肯定的狗脸问道。

    “汪汪。”面汤像是肯定般的再次叫唤了一声。

    “有什么事情,或者你带我去看看,毕竟我听不懂你说的语言。”袁州再次道。

    “呜呜,汪汪。”面汤呜咽两声然后又叫唤几声。

    这一人一狗好似在交流一般。

    而一旁的程璎忍不住开口:“师公,您说得这么复杂面汤能听懂吗?”

    “可以,面汤能听懂。”袁州肯定的点头。

    就在这时候,面汤好似真的听懂一般,开始往前跑了两步,然后转头看着袁州,好似在等他跟上。

    而程璎也下意识的想跟着一起,却被面汤龇了龇牙,直接赶走了。

    是的,袁州跟上的时候面汤往前跑带路,但程璎只是抬了抬脚准备跟就被面汤拒绝了。

    “我去看看,你回去吧,面汤不会有事的。”袁州说完,然后径直跟着面汤走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