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法不藏凶 正皇奇

第829章 冰释前嫌

    龙子涵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走了过来,坐在了艾琳的身边,对着对面的邱冰说道:“我们有足够的证据证明你就是凶手。”

    邱冰微微一怔,而后,叹了口气,不甚在意的说道:“是吗?”

    龙子涵问道:“为了一个花花公子,让自己沦落到杀人坐牢的地步,值得吗?”

    “他是个感情骗子,他说爱我,却又流连在各式各样的女人中间……”

    从小,邱冰就知道自己和别人不同。

    她寄人篱下,必须要比别的孩子乖巧、懂事、有出息,才能不被人白眼。

    舅舅极度势利,在她小有名气后,一边剥削她,一边给她寻找金龟婿。

    所幸,他找来了吕千华,那个让她爱惨了的男人。

    就在她以为自己找到真爱之时,得知,吕千华是个不折不扣的花花公子。

    这让一向有感情洁癖的她备受煎熬,就在她想分手之际,舅舅更加阻拦,让她尽快和吕千华结婚,这让她愁闷不以。

    “比赛结束后,我应吕千华之约而来。可我看到他趴在地上,头部被打,然后,我就……”

    龙子涵问道:“你就动了杀机?”

    邱冰摇了摇头,说道:“我就推了推他,唤他的名字。结果,他醒来以后得第一句话就是:“都是你这个扫把星,我当初如果不是因为找了你,廖怡童也不会死,廖文生也不会跑来发疯。”

    说着,她凄凉一笑:“这怎么能怨我呢?我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根本不知道他有女人。”

    一时间,对吕千华所有的怨恨全部被激发了出来。

    她将奖杯拿了出来,说道:“千华,你看,我获奖了。你曾经说过,我拿了冠军,你就会娶我,不过,我不需要了……”

    话音落下,她举起奖杯,猛的砸了过去。

    然而,她并不觉得解恨,又发疯的打了几下后,发现吕千华不动了。

    理智恢复后,她探了一下吕千华鼻息。她发现吕千华没有呼吸时,她很害怕,又很亢奋。

    她觉得,至少,她不会再被舅舅逼着跟这个不爱自己的男人结婚了,这让她感觉自己真的很下贱。

    “后来,我收起好奖杯,假装自己刚刚赶到,然后,去打电话向医院求助,又报了警。可没想到,舅舅先我一步报了警……”

    离开审讯室,龙子涵遇到了跟警员大吵大闹的石磊,问道:“这怎么了?”

    警员回答说:“石先生闹着要离开。”

    龙子涵看向石磊,说道:“石先生恐怕暂时不能离开了。”

    石磊微微一愣,不明所以的问道:“为什么?”

    龙子涵说道:“提供假口供,扰乱警方视线,妨碍司法公正。刘元恒,带他从新开个档案。”

    石磊比邱冰来的早,但从他对案件的叙述中看,他根本不知道廖文生是如何打吕千华的。

    然而他报警回来后,看到邱冰出来,吕千华也确实是死了。

    于是,他将这一切都诬陷给了廖文生,以求保住他的摇钱树邱冰。

    这种人,不给他一点惩戒,龙子涵都觉得有点愧对自己。

    刘元恒听后,应道:“是。”

    翌日,当廖文生走出警局时,外面已经下起了毛毛雨。

    见他走出,聂鑫立刻迎了上来:“文生,你怎么样了。”

    廖文生深深的吸了口气,缓缓的说道:“还是外面的空气新鲜,我以为,我很久都呼吸不到这么新鲜的空气了呢!”

    聂鑫难怪愧疚的说道:“文生,对不起,我没想到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的。怡童的事我很抱歉……”

    廖文生看向聂鑫,沉声问道:“不该是我为妹妹破坏了你弟弟的婚礼而道歉吗?”

    “你……”

    廖文生说道:“罢了,这一切的始作俑者都死了。聂鑫,我想安静一阵子。给我点时间。”

    看着廖文生离开的背影,聂鑫擦了擦眼泪,叹了口气,说道:“都是我的错。”

    这时,从一旁车上走下来一人,为她撑起了伞,说道:“姐,这是大街上,你是咱们家的支柱,可不要丢了咱们聂家的脸。”

    聂鑫转过身,看向聂君,内疚的说道:“是我没用,都是我不好,不然,也不会……我搞砸了你最期待的婚礼,对不起。”

    聂君安慰着她,说道:“没有任何人希望婚礼出现那样的意外,算了,我和琉夏也并不在意,只要我们一家人都好好的就可以了。”

    在他来之前,龙子涵已经给他去了电话,将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解释给了聂君听。

    听完龙子涵的叙述后,聂君深觉自己冤枉了姐姐,为此,特意来了这一趟。

    聂鑫点着头,泪眼蒙眬的说道:“对,只要我们都好好的……”

    楼上,看着姐弟二人上了车,开车离去,龙子涵松了口气。

    艾琳问道:“怎么,终于了去了一桩心事?”

    龙子涵没有回头,依旧望着窗外,点头说道:“自然是。”

    “好事多磨,聂鑫是个好姐姐,聂君也是个通情达理的人,只要没了误会,什么都能说通的。”

    龙子涵点了点头,说道:“这我自然是知道的。”

    艾琳耸了耸肩,说道:“那不就行了,那就不用你担心了。”

    龙子涵转过头,看向艾琳,说道:“你今天好像特别闲。”

    艾琳说道:“对啊,我今天休息。”

    “休息你还来警局?来警局就算了,为什么来我的办公室?”

    艾琳无奈的说道:“还不是我那个妈,今天也不知怎么的,非要让我陪她去逛百货,我们约好了,警局门口见。对了,百货公司这几天搞促销,大减价。你有空啊,带着我们伊人去走走,别总闷在家里,人都要闷坏了。”

    龙子涵避重就轻的问道:“既然是警局门口,你上我这来干嘛?”

    龙子涵的话中,已经有要赶人的意思了。

    偏生艾琳好似听不懂的样子,赖在他对面的椅子上,一副没骨头的样子瘫软在上面,哼哼唧唧的说道:“她是律师,而且是熟悉我背景的母亲,找不到我,她自然会知道上楼来。又或者,她会在楼下大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