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茅山鬼门 流浪的小蚂蚁

第514章 一个时代终结了

    师父说完最后一句话,含着笑,慢慢的像他身后的那些人一般,倒了下去。

    我想拉住他,可是怎么也拉不住。

    姬玄珍在那边抱着姬老道也是哭的稀里哗啦,我们这些人是怎么也不会想到,一个本来要作为新的人生起点的大阵,竟然成了他们这些人的人生终点!

    师父他们终究还是全部归去,魂魄也被那些阴差全部带到了地府,本来我还想着带他们去我的小地府中,可是被王石头严正的拒绝了。

    “你知道我这次一直跟着你来到这里的真正目的是什么吗?就是为了万一出现这种状况之后好把他们全部带到地府,地府对你们这些有道行并且功德值不错的人都是有特殊安排的,怎么会让你带到小地府,要是真的带到小地府,你只会害了他们。”王石头语重心长的跟我说道。

    我这时候才意识到王石头他们这些阴曹地府中的人的权力也是如此让人不可抗衡。

    如此一次重大的事件在整个华夏修行圈子内掀起了无数风浪,经历上几次的围剿邪教,再加上一些自然死亡的和这次的事情,整个华夏的老一辈可以说所剩无几,仅有的那些也都是有名找不到人的,一个时代至此,终于是落幕了,没有过度,没有准备,就这么硬生生的断裂了。

    好像这是他们早已经预见的,又好像是他们早有准备,就是为了让我们这一辈走出一条与众不同的道路,不再有他们这些老家伙的影响,前进的道路上再也没有了他们的帮助,没有了他们的阻挠,一切都是新的道路,一切都是我们自己走出来的路。

    丧事就在我们茅山举行的,子翔师兄率领着茅山鬼门的弟子走在师父的棺椁前,现在的鬼门在子翔二师兄的打理下已经日渐完善,我也不去干扰他的管理,只是和他一道把师父送进了茅山后面的那一片道门塔林之中。

    半个月的时间过去,茅山上又恢复了以往的平静,甚至是比以往更加的平静,只有真正的茅山中的人才知道,这个时候的茅山绝对是最风起云涌的时刻。

    大殿之中,子翔师兄和几个别的师兄围坐在一起。

    “小师弟,如今师父他老人家走了,虽然他临终前没有要求你必须回来执教,可是你的身份在那里摆着,我们想的是你还是别在外面飘了,赶紧回来吧,如今这件事发生了,必然会引起整个华夏宗教内的大动荡,这时候咱们应该全力以赴,为咱们茅山鬼门争取更大的利益。”子翔师兄开口道。

    我摆手道:“师兄,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我不喜欢被约束,不喜欢那些条条框框,你要是让我来管理这个鬼门,我怕我会辜负师父的嘱托啊,所以,二师兄,这鬼门还是由你来打理,你就不要再推辞了,以后要是有什么用得着我的,我肯定第一时间出现。”

    二师兄还想拉着几个师兄弟一起规劝,我站起身,冲着师兄就行了一个我们鬼门最为正式的礼节,师兄们见我如此,连这个礼节都做了出来,就都知道我心意已决,也就不再劝我。

    “师兄,这是咱们的令牌,今日,众师兄都在,我就将这鬼门掌教的位置转给你,你不要推辞,不要有什么负担,好好做,你这些时日的努力我们都是看在眼里的,我们相信你一定会比我更加的适合这个位置的。”

    二师兄见我拿出了令牌,脸色就变了一下,随后叹口气:“这个还是你拿着,师父他老人家的遗愿还是不能违背的,我没有这令牌也是会尽全力打理鬼门的,这个你就放心吧,再说了这令牌放在你那里也算是对我有个鞭策和监督,以后啊,咱们茅山鬼门的规矩我看都可如此,没有监督容易出事,这个规矩就从咱们这一界开始吧。”

    我是实在没想到师兄竟然还有这一层的想法,可以说这个想法更加的成熟了一些,让我们鬼门的前途更加的光明一些。

    我点头:“好,就照你说的做,师兄,我在这里待不了几日,师父的后事也都完成了,我想去调查一件事,这件事很可能和师父他们这次的失败有重大关系。”

    接着我就把我在寻找五行鼎大路上遇见的跟踪者的事情跟他们说了一遍,从开始的明着跟踪,到后来的有意指引,再到后来的消失无踪,这里面的疑点太多,我深夜醒来每次都会质疑他们的目的,如今又出现了师父他们的事情,我不禁就想到这里面会不会有他们推波助澜的诡计存在。

    听完我的叙述和分析,师兄们也都是沉思起来,最后一个师兄皱着眉头说道:“小师弟,你的这种猜想不是没有可能,不过你也知道现在咱们茅山已经布上了五行八卦阵,以后觊觎咱们茅山的人只会是越来越多,你这次要是出去,我想要你多带吸取一些弟子进来,多给咱们茅山争取一些利益。”

    这个是比较实际的要求,我点点头表示知道。

    正如师父最后的话一样,我的人生也许才刚刚的开始,我要变强!如果师父说的一切都是真的,那我要是不去冲破这一切,我还很可能死去,这是我绝对不能接受的,我也是第一次知道了,我的存活,原来是有师父他们一直在背后默默的努力的。

    见我在这里沉思不语,二师兄开口喊我道:“小师弟,你怎么了?你的脸色有些不对,是不是不舒服?”

    我摇头,心道不会是这么快就应验了吧?变强,冲破,看来是必须行动了。

    我站起身,对着师兄们说道:“师兄,我就先走了,以后要是有什么事情直接给我打电话就成。”

    说完话,我也不等他们再说什么,转身就离开了大殿,身体内阴阳两气的变化已经有些明显,师父啊师父,你的这些溺爱未必对我是件好事,这些多年的生命竟然一直有他们的功劳,如今没了他们,我只能靠自己。

    要想变强,要想冲破种种我生命上的桎梏,我该先从哪里下手呢?我边往邓超他们那边走边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