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鬼校迷局 那影依人

第892章 便宜老师侄!

    老宋头这一句话将我雷了个外焦里嫩,整天被紫惜老师侄老师侄的叫着,没想到今天也有人成了我的便宜老师侄。

    “宋大师,你先起来吧!这一把年纪的,怎么叫我师叔?”

    “不,不,不,师叔,你不清楚,我祖上曾经拜到周家门下,学习道法,算是周家的外门弟子。祖宗家法,每一代宋氏后人,都当奉当代周家家主为师祖,执徒孙辈礼!此乃祖训,宋大仁万万不敢违背!”

    送大人,这名号起的,真有意思!还有,这宋家的老祖马屁拍的,简直绝了,这比那世世代代为奴为娼的毒誓,高不到哪里去,这是天生就矮人家两辈,世代给人当孙子的节奏!

    我十分怀疑,我家某位老祖,就是被宋家的祖宗马屁拍的实在太舒服了,所以才收了这么个外门弟子!

    “你怎么知道,我就一定是你师叔,不是你师兄呢?”我好奇地问。

    老宋头道:“师叔有所不知,前些年我去周家拜访过,见过周清正周师祖,师祖他老人家还指点了我两手道法,临走前曾告诫我说,不可仗着周家的名号,骗人钱财,害人性命!看师叔的年纪,想必是师祖的子侄辈,那自然就是我师叔了!”

    我一愣,宾州与景南相邻,宋大仁既然用我周家的名号,想必也不可能瞒过我爸,所以他说的话,估计还真不是吹的!

    “行吧,行吧,姑且相信你,赶紧起来吧,一大把年纪了,别再闪着腰!”

    “谢师叔信任,师叔,师祖他老人家安好?”老宋起身又拱手道。

    我点了点头,没有正面回应。

    一旁的马冲十分乐呵地跳了出来,神气地翘着大拇指指着自己道:“哈哈哈,先入门为大,老宋头,快见过你大师兄马冲!”

    老宋头见我没有反对,真的躬身拱手一礼,叫道:“大师兄!”

    “老唐,你丫学着点,每次请我帮忙,却占我便宜,冒充我师叔!”我对着老唐一抬下巴。

    “什么,老唐你个老杂毛,敢冒充我师叔祖,你活腻了你?”老宋头一听,顿时急了,一把揪起老唐的衣襟,吹胡子瞪眼地骂道。

    “不敢,不敢”,老唐嘿嘿笑道:“周大师,你放心,这回你是我师叔,再不成,师祖也成!“

    “这还差不多!”老宋头点头道。

    我则是斜了老唐一眼,冷笑道:“少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算盘!以前冒充我师叔,那是你信誉尚未破产,想用我这个师侄,抬高你的身份,但这回不一样,这回老脸都丢尽了,没有长辈的身份,只怕镇不住场子吧?”

    “周大师,你要不要这么精明啊?”老唐干笑道。

    将我们让进院子里,老宋头一转身就要去关门。

    “宋师弟,你关门干啥?”马冲眉头一挑说道。

    “大师兄,你看看我这张脸,再看看我家里……”

    我们一愣,放眼去看,发现老宋头的家里,乱成了狗窝,东西乱七八糟,摆的满地都是,活像是遭了抢劫一样。

    我眉头一皱:“怎么,他们还找上门了?”

    老宋头苦笑道:“店里就不说了,家里也被砸的乱七八糟,而且一天来一回。我老伴躲到闺女家去了,也就是我一把老骨头,他们不敢太过分,否则就不只是鼻青脸肿了!“

    “活该,谁叫你们俩给人胡乱出馊主意的?”马冲嘲笑道。

    “老唐,这个严老板什么背景?”我冲老唐问道。

    所谓杀人不过头点地,严老板带人砸了店,这事也差不多了,毕竟孩子虽然早产了,但到底是没什么事,一直追到家里,还咬着不放,就有些过分了!

    老唐摸了摸鼻子:“不瞒周大师,这个严老板有些****背景,但为人还不错,挺重情重义的!”

    “怪不得!”我点了点头,这种人,重情义,也明恩怨,讲究有恩报恩,有仇报仇,他恼火老唐两人的欺骗,又感觉折了面子,报复心强了点,也完全合乎情理。

    见老宋头又要关门,我摆手道:“不用关门,我周家的人,哪怕只是个外门弟子,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欺负的,马冲,交给你了,有人往家里冲,给我横着扔出去!”

    “好嘞,周哥!”马冲扭了扭脖子,又捏了捏拳头。

    “呦呵,谁这么牛掰,要把我们扔出去……”

    正说着,几个吊儿郎当的青年男子,提着棒球棒走了进来。

    “来的好,不如来的巧,周哥瞅瞅,我最近功夫涨了没有?”马冲一声兴奋地大吼,迎着棒球棒就冲了上去。

    噼里啪啦一阵乱响后,马冲拎着一个拽着一个老板模样的人,走了进来。

    “师叔,这就是严老板!”老宋头站在我身边,小心说道。

    “严老板,杀人不过头点地,这么做,太过了吧?”我冷冷说道。

    “谁叫这两个老骗子骗人的,弄的我在我表弟那边没法交代,咱老严一张脸都没了,砸了他的家,都算是轻的!咱老严一人做事,一人当,既然落到了你手里,要杀要剐,随你便!”

    “哼哼”,我笑了笑:“还挺牛气!”

    严老板下巴一抬,冷哼一声!

    “算了,既然是我师侄有错在先,你砸了店砸了家,也打了人,这事就算扯过去了,可行?”

    “那我表弟家……”

    “你表弟家的事,我来解决!”

    “你?”严老板斜了我一眼,我的年纪让他很难相信。

    “这是我师叔,别看他年纪小,他可是龙山周氏正宗传人,道行惊人,远不是我这个外门弟子能比的!”老宋头一本正经地介绍道。

    “龙山周氏是什么?又不是茅山龙虎山那样的道家名门?”严老板还是有些不信。

    “茅山龙虎山么?也牛气不到哪里去?”我冷笑一声,对严老板说:“你现在都落在了我手里了,我有骗你的必要吗?再说,事情已经这样了,我再去看看,又能怎样,你觉得呢?”

    严老板低头想了想,疑惑地问:“你有什么目的?”

    “没什么目的,只是不想这事坏了我周家的名声罢了!”

    “行!我带你过去。”

    常家的宅院在市区边缘的一个大型批发市场附近,听说是韩一枚家的祖产,韩一枚父母早逝,这个院子又距离他们的店面近,所以两口子结婚后,就一直住在这里。

    我们到了常家,少不得又是一番口舌,好在有严老板负责说明,少了不少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