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死灵档案 杨小奇

二十二 黄河岸边

    我不知道胡子钓上来的是什么东西,难道还有水怪不成?这么大惊小怪的?

    因为出来的有些急,只有飞镜和杨晓奇带了手电筒,还不是很亮,再加上下雨路滑,我和老白摔了还几个跟头后才总算挨到了岸边。

    其余的人都已经到了,凑近了之后我才发现,胡子钓上来的根本就不是什么水怪,而是一个尸体。

    男人的尸体。

    这人已经在水里不知道泡了多长的时间了,皮肤苍白,像是惯了气的皮球一样,双眼凸着,因为眼皮向外翻的缘故使得眼睛看上去好比是快要掉出来一样。嘴巴豁的很厉害,可以看到里面的牙床。他的身上穿的是黑色的冲锋衣,皮裤,雪地靴。

    虽然四周有飞镜他们在,但这人的死状还是让我后脊梁发凉,感觉阴森森的。

    飞镜等人无论是胆子还是心理承受能力都比我要强上许多,他们完全不惧这尸体的恐怖,几个人动手给弄上了岸。飞镜不断地用手电照那人的脸,似乎有什么发现。

    果然,很快他啧了一声道:“胡子,你说这人是不是有些面熟?”。

    胡子摇头说,都他娘的快泡成榨菜了,怎么能看出来。

    “好像是我们前面的队伍的人。这小子我好想见过,是在齐雨莹队伍的,名字叫叫。我也忘了,不过我肯定见过这个人。”飞镜皱着眉,不断的看着那尸体。

    “你们见过吗?”我问老白,军子等三人。

    他们点头说确实有些眼熟,不过并不是很确定。

    我看了一眼杨晓奇,心里大概有了底。这个人可能真的是前面的队伍的人。

    这就奇怪了,前面队伍的人怎么会死在这河里,真的出了什么变故不成?

    我心里七上八下的,这就忍不住多看了尸体几眼。忽然,我发现这尸体口腔内竟然有一个大约拇指大小的金属物。拿过杨晓奇的手电一照,顿时倒吸口凉气。尸体的口中挂着一个鱼钩。

    “这钩子怎么回事?”我把手点的光柱打在尸体嘴巴里问胡子。

    他看了一眼,说“这正是我觉得恐怖的地方。刚才我们把他拉上来的时候,这哥们还是咬着钩子上的。你们说奇怪不奇怪,简直邪门了。”。

    我知道他的意思,鱼钩那么小,尸体那么大。真要是勾上尸体,最大的几率当然是勾在尸体身上穿的衣服了,但是却偏偏的勾到了嘴巴的位置,这么巧合的事情,真的可能吗?

    “难道是尸体是主动咬你钩的?”疤瘌阴沉着嗓子冒出这句话。

    飞镜叫他不要胡说,然后把脸转向步美问她的意见。

    步美蹲下身子看了又看那个尸体,对我们道“这人是淹死的。时间大概是七天以前了,不过有一点很奇怪。”她欲言又止,似乎在组织语言。

    “什么?”杨晓奇问。

    步美看了一眼他站起身子,拍了拍手道:“这人的尸体太干净了,除了被鱼钩勾烂的地方,身体上没有任何的伤痕。要知道黄河里从来不缺吃尸体的鱼类,这么长时间了,尸体却没有遭到任何的破坏,不奇怪吗?”。

    她的话不错,这一点确实有些说不过去。

    “接下来怎么办?”胡子问大家。

    我们看看彼此,最后又把目光转向步美,她是黄河边上长大的,又是这支队伍的向导,我们没有理由不询问她的意见。

    步美也不啰嗦,稍微考虑了一会儿道:“看这雨水今夜怎么都不能走,咱们计划不变,明天一早出发。但是晚上的时候要留下个守夜的。”。

    她的话使队伍中无形的多了一层阴霾,这是要告诉我们尸体有问题的意思啊,否则怎么会安排人守夜呢。难道有什么难言之隐,或者是这事情太诡异,说出来怕我们承受不了。这也不对啊,胡子等人不是那种胆小的主。

    想了半天也想不明白。看看其他人对步美没有任何意见,一致同意她的主意。飞镜和杨晓奇找了个地方把尸体掩盖住,准备明天一亮挖个坑给埋了。

    原本胡子准备守夜的,但步美说他警惕性太低,就安排飞镜和杨晓奇两个人一起守夜。其余的人都在洞中休息。洞里因为点了火堆的缘故,很暖和,只坐了一会儿,就让人直犯困。

    我迷迷糊糊的睡死了过去,中间做了一个很可怕的梦。

    梦中的我们遇到一艘船,铁皮的渔船。是在航行的中途遇到的。天下起了大雨,这个时候正好我们在晾尸崖的位置,恰巧那里停着那艘船,我们商量了一下,最后决定弃了木筏,全部都上了那艘渔船。

    恐怖的是,从那开始我们的队伍中多了一个看不见的人,他和我们一起吃饭,一起睡觉,一起坐船,一起去阴阳岛。那个人是在铁皮渔船上跟住我们的。

    那个看不见的人一路跟着,在阴阳岛我们遇到了很多意想不到的危险,最后杨晓奇飞镜等人都死了,只留下我自己和那个隐形人。

    梦境到了这里的时候我惊醒过来,额头已经满是冷汗。

    梦中的情景太诡异了,我一时间还没有缓过劲来。靠着土墙点了根烟。其余的人都睡得很死,我睡不着了,想要找飞镜和杨晓奇去聊聊天,顺便让飞镜给我解解梦。

    没想到我出来的时候,那只鬼獒也在旁边跟了过来。我一笑,拍拍它的脑袋,没有拿手电就出了洞口。

    外面的天依旧很黑,但是却已经不再下雨了。适应了黑暗之后,眼前就可以看到一段的距离。我深呼吸了一口气,醒了醒盹,打量四周,隐约间看到飞镜和杨晓奇两人蹲在黄河岸边的位置。

    这两个哥们是在欣赏夜景吗?

    我点了根烟,在洞口侧面放了水。然后向着飞镜的方向走去。

    那只鬼獒在我前面,像是给我引路一样。走到一半的距离飞镜忽然回过头来低声道:“谁?”

    这哥们的警惕性真不是盖的,虽然我没有可以的隐藏脚步声,但是这么远的距离竟然能够清楚的捕捉到我的脚步声,这一点还是令人不得不敬佩。

    “我。你们看什么呢?有仙女洗澡?”。

    胡子马上对我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低声道:“过来看,那里有艘船。”。

    我一惊,心里立即一沉,马上压低身子过去,杨晓奇给我指了个方向。

    几乎立刻我就看到了那艘船,绿色的铁皮船。与我在梦中见到的船只一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