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血剑吟 枫零无心

第737章 一拳

    “吼!”

    安伯天暴怒连连,双手胡乱挥舞着,每一拳打出,都将洞壁轰出一个大洞,一时间剧震如雷,令让感觉恐怕就在下一刻,这处已经残破不堪的地底通道就真的要坍塌了一般。

    不过好在虽然地动山摇,到底也没塌,而安伯天的拳,也只是能轰在洞壁上而已。

    凭他现下只有杀意当头的模糊意识,实在不能紧跟得上剑晨那飘忽的身形。

    砰砰砰砰砰砰砰!

    安伯天的身躯变得很强,可到底也没有强到如佛家神通金钟罩护身的程度,在剑晨持续不断的轰击下,皮肉、筋骨,已经渐渐达到了崩溃的边缘。

    双拳乱舞变成了单拳,因为就在刚才,剑晨找准机会暴起而,只一瞬间,上百棍尽皆劈在安伯天右拳关节处的同一部位,终于成功将他的关节打得脱臼。

    而趁着安伯天仅靠左手扭身想要来拿他时,转乾坤一飘,他又将身一埋,再度上百棍斩在他左腿关节内侧。

    只听咔吧一声,安伯天的身形一歪,左腿也暂时失去了行动能力。

    身受两处重创,若是换个一般人来,早已失去争斗之心,可安伯天却不同,他现下毕竟没有痛觉,身体上的创伤对他来说,只不过是暂时对他轰杀敌人造成了一点点阻碍而已。

    可从顾墨尘的角度来看,他却轻轻地松了口气,神色间不免又浮现起担忧。

    这人毕竟是安安的爹爹,剑晨现下已然凭着灵活的身形占据了上风,可接下来他要怎么做?

    衡阳洛家那血腥的一幕顾墨尘到现在也无法忘记,所以他很担心。

    担心剑晨也担心安伯天。

    万一剑晨杀得性起,再度恢复那日在洛家时的杀戮本性,一棍将安伯天杀了……那他,要怎么向安安交代?

    顾墨尘正在犹豫着,要不要提醒一下剑晨,或者,加入战团中感受一下,剑晨此刻的心性到底是什么。

    然而就在这时,场中再度起了变化。

    被废了一手一脚,带给安伯天的不是痛楚,而是愤怒,无尽的愤怒。

    就如同火山爆一般,此时此刻的安伯天猛然爆!

    “吼!”

    随着一声暴吼,安伯天的身上陡然狂涌出他所独有的,宛若万千尸山血海中凝聚的恐怖煞气。

    剑晨的飘忽与灵动,也在这煞气陡出时为之一滞。

    趁着这短暂的间歇,安伯天的凶目一扫,然而却没有现剑晨的踪迹,此刻的剑晨正好飘转在他的身后,准备对他唯一还完好的右腿下手。

    可这并不妨碍安伯天的攻击。

    没有现目标,他只有一条腿的情况下也懒得转身,直接……全方位轰炸!

    高高举起的左拳闪烁着腥红的煞气,只是眨眼间,全身上下狂涌出的煞气已然尽数凝聚在左拳之上。

    然后……

    轰!

    猛然下击!

    硕大如铁锤一般的拳头凌厉直轰在地面上。

    顾墨尘的身躯一歪,在这一拳下,整个地底通道已经不再是震颤,而是直接掀起了一场范围不大,但却剧烈到如天灾降临的恐怖地震,以他的修为,在这地震中竟然也站立不住,双脚一跌,一屁股坐到在地上。

    泥土混合着碎石,在安伯天这一拳下陡然反冲,形成一个不规则的圆形,在他的身周围成了一圈狂冲上天的碎石土墙。

    冲势猛烈,比刚才剑晨用天纹银伞挡下的碎石激雨还要狂猛数倍,陡然一冲,顿时将安伯天头顶上方的洞壁也轰得个破碎淋漓。

    这一轰,顿时天崩地裂。

    地底通道挖得极深,乃是盘旋往下,一直通到北海池的池底更深处,安伯天这一拳下去,反冲的气劲没有半点意外,直接将头顶上那一层本不算薄的洞壁轰了个对穿。

    这还不算完,宗师境界所激起的碎石柱去势未衰,轰穿一层再上一层,剧烈轰鸣爆炸不断,直将头顶上方不知轰穿了多少层。

    这一次……顾墨尘仰躺在地上,双目骇然地望向头顶上方,地震仍在,而那一层层的地底通道也在这震动中土崩瓦解。

    塌了,真塌了!

    他奋力起身,一个翻滚赶在落石碎土将弹飞在一旁的缺月琉光抄在手里,登时舞出了一片刀影,将掩埋向他的泥石劈了个粉碎。

    同时焦急地望向已然被泥土石墙封埋在内的安伯天那里。

    那里,不光有安伯天,还有剑晨,他……怎么样了?

    轰隆隆!

    安伯天这一拳到底强到了什么地步,顾墨尘已经没有心情去深究,反正,直到现在为止,那剧烈的震动仍在,而头上一层层被轰了个对穿的通道层也仍然有大量土石在暴雨般往下掉落,仅仅只是片刻而已,被他刀光斩成粉碎的泥石就已经在他身周围了厚厚的一层。

    从外面看起来,就像是顾墨尘在为自己堆砌着泥土所做的高大虫茧。

    他不会……

    顾墨尘一边挥舞着刀光,不令泥石砸在自己身上,一边忧虑地抬头望了望,心中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

    他不会……将整个地底通道都轰穿吧?

    要知道,头顶之上,可是北海池!

    啪啪啪啪啪啪啪!

    正想着,却惊闻安伯天那里的土墙中传来接连不断地噼啪炸响,连转头去看,却见那不断上升,冲势仍未止的土墙中不时便有一道破口突现,又被冲势一带,再度封合在一起。

    那是……剑晨?

    这接连不断的声音如今顾墨尘已经极为熟悉,此时此刻,除了阴阳破氤棍那变态的度,还有什么能在一瞬间炸响如此多次?

    他没事!

    如此天崩地裂的可怕爆炸下,剑晨离安伯天很近,几乎就是贴在他的身后,这样还能没事?

    这令顾墨尘心下稍安。

    啪啪啪啪啪啪啪!

    “吼!”

    泥石土墙中,炸响仍在坚持地响着,而安伯天的怒吼也在同时响起。

    陡然!

    一圈乌黑的光芒瞬间闪亮!

    在这漆黑的地底,除了顾墨尘不停挥舞出的刀光之外,本再无任何光亮,可是,在漆黑中,这乌黑却显得那么刺人眼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