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血剑吟 枫零无心

第741章 被人利用的后手

    “可是……即使艾篱留下的是假的毒尸炼制之法,雄武城也炼制出了威力不弱的毒尸,不是么?”

    剑晨有些茫然,从岭山七狼的情况来看,雄武城炼制毒尸应该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成果,甚至从某方面来说,其效果还要好于五毒教那纯粹的毒尸。

    至少,雄武城这方炼制出的毒尸在没有发动的时候,是保有着人的意识的。

    但凡是人,就总会有所羁绊,凭着这一点,说不定可以令这些毒尸发挥出一些意想不到的作用。

    安伯天漠然地看着他,反问道:“你现在是宗师境界,那么你是否还想更进一步,成就那无上的隐宗境界,还是甘愿就此原地踏步不思进取?”

    “这……”

    剑晨哑口无言。

    力量,但凡练武之人,谁不想拥有凌驾于人的绝强力量?谁又甘愿一辈子原地踏步?

    同样的,在见识到五毒教那纯粹的毒尸强大的威力之后,安伯天,或者说雄武城,又怎么甘愿只是炼制威力有限的次级毒尸?

    “这是艾篱当日临走前留下的后手?”

    剑晨突然有些明白了安伯天为何会出现长安。

    原来不是专为安安而来,或者可以说……他是到了长安之后,才收到情报知道安安正重伤昏迷于长安,这才临时起意而来。

    当日安伯天明显是有着别样的目的的,所以才在蛇三突然出现提醒了一声后,连女儿也顾不上,连同蛇一与蛇三匆匆而去。

    应该……就是在那之后,安伯天便出了事吧?

    “不错!”

    安伯天咬牙道:“这确实是艾篱留下的后手,为了她五毒教而留下的后手。”

    “五毒教一直想反攻回苗疆,为此一直处心积虑谋划多年,此次以你为契机大举进攻,应该说是万事俱备,可艾篱一生小心,为防出现万一,这才在雄武城中留下了后手。”

    剑晨眉头皱了皱,接道:“她故意留下了残缺,或者说是错误的毒尸炼制之法,但这方法却又可以让雄武城炼成一些是似而非的毒尸,吊足了你们的胃口。”

    安伯天眉头一挑,似笑非笑地看了剑晨一眼,道:“安安一直叫你傻子,其实你并不太傻。”

    “不错,艾篱当时应该就是这个目的,她留下的这个后手就是想再给五毒教加上一重保障,若是万一五毒教去往苗疆失利的话,那么至少,雄武城还会保他们一保!”

    剑晨接道:“因为你们尝到了毒尸的甜头,所以自然更想再进一步,炼制出五毒教那种完全形态的毒尸,好用以扩展到狼牙军中,为你们其后的野心做准备!”

    “是。”安伯天应道:“正是因为这样,所以一旦五毒教出事,雄武城就绝不会坐视不理,一定会出手救下当中一些知道教中隐秘的高层人士,这就是艾篱布下的,为五毒教保有一份香火的后手。”

    剑晨的思路也越加清晰起来,揉了揉眉心,道:“若说五毒教里知道最多隐秘的人是谁,那非教主乌和泰莫属。”

    “所以你们在收到乌和泰被囚于天牢的消息后,就一定会想办法把他弄出去,再从他的身上得到完整的毒尸炼制之法!”

    他在心下叹了口气,原来如此,这样就能解释为何安伯天在收到蛇三的讯息之后,连安安的面也来不及看一眼,就那么走了的原因。

    恐怕当时雄武城方面早就在暗中布置营救乌和泰之事,只是恰好在那个时候一切布置妥当了而已。

    “既然是这样,那安伯父你又为何……”

    他住口不言,心中却也疑惑,凭雄武城的力量,既然胆敢侵入皇宫天牢中救人,那么势必就会有着完备的计划。

    可是就在昨日,他还曾见过乌和泰,虽然只是尸体而已,可也说明,当日安伯天亲自主持的营救计划必然是以失败告终。

    并且很有可能,安伯天就是在那次营救中失手被擒,并且被人炼制成了毒尸。

    “很奇怪是吗?”

    安伯天自嘲笑笑,目露悲哀道:“如果以我自己的意思,是根本不可能前往长安行此冒险之事的,因为此事实在太过蹊跷,当中满是人为刻意的巧合。”

    “乌和泰是怎么在苗疆消失的,我不知道,他又是怎么被囚禁在天牢,这我也不知道,而更奇怪的是,这种绝密的消息,又在第一时间被雄武城得到。”

    “若说背后没有人在搞鬼,我是不信的。”

    剑晨默然,想到安伯天的身份,不由叹息道:“可是你还是去了。”

    “不得不去,是吗?”

    话音落下,安伯天的气势陡变,一股凌厉的气机骤然锁定在剑晨身上。

    旋即却又慢慢回落,他半坐在地上,脑袋颓然地垂下,无奈地笑笑,道:“是啊,不得不去。”

    又道:“天牢之行根本就是个陷井,蛇牙五人,加上我,六个人,全部失手被擒。”

    此言一出,剑晨的面色变了变,安伯天乃是宗师境界高手,再加上蛇牙,另外三个人不知道,但蛇一与蛇三两人,也算是不可多得的高手。

    如此力量,竟然全数陷于天牢中?

    “是谁?”

    他惊问道。

    “是……”

    安伯天左手猛然一握,暗恨道:“是隐魂!”

    隐魂!

    一直低头纠结的顾墨尘在听到这两个字后,终于身躯猛震,不可思议地抬起了头,双目里闪烁着震惊的光芒。

    剑晨心中一沉,顿时恍然道:“原来是他,这就怪不得以你们的力量,又事先作了布置之后,怎么还会失手!”

    安伯天深深看了他一眼,道:“不错,隐魂的出现实在出乎我的意料,但我却知他是义父的亲信,既然出现在那里,想来是义父为保万无一失,派他来帮手的。”

    “而事实上,隐魂出现时,也确实是这么说的!”

    剑晨沉声接道:“可是他却并没有那么做,而是在暗中对你们下了手?”

    “哼!”

    提起隐魂,安伯天面色阴沉如水,恨声道:“若不是他在背后搞小动作,我们又何至于失手被擒?”

    “更可恶的是,他竟然趁我不备,将沥血丸打入了我的口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