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假戏真做 雾里观灯

第337章 演戏成功

    对于混子来说,总归是喜欢夜晚多于白天。

    夜色降临,就可以做很多白天不能做的事情。

    比如现在,我就站在天缘KTV外面,看着杨锋亲自带着七个小弟进入KTV,他们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去闹事,在薛涛和小傅值班路过门口的时候闹事,然后就狠狠的干一架,接着,杨锋和其他七个兄弟就会被两个人给打败,在楠哥大部队来临之前,迅速逃离。

    说起来挺简单的!

    当然,过程并不简单,最好是在有监控摄像头的地方动手。这样才能让楠哥知道薛涛和小傅的实力。而且打的时候不能太狠了,毕竟都是自己的兄弟,然而也不能演的太假,我到现在还记得当初带着人杀向景天私人会所找何清算账时的场景,会所的保安轻轻一碰就倒了。有些刚沾到衣服就倒飞出去。

    这样是不行滴,太假!

    现在就是考验薛涛等人的演戏功夫了。

    这事情我没参与,王力和王辉也没有,我们三个就在KTV对面的面包车旁边等着。

    过了大概半个小时,杨锋一群人就惨叫着跑了出来。后面还有一大群混混追击,至少二十个,我都吓了一跳。杨锋都没拿捏好时间么?别人大部队都追杀出来了。

    我马上让王辉把车子开过去,去接应杨锋他们,其实不用我说,王辉都已经启动了面包车,迅速冲到KTV门口,一个漂亮的龙头摆尾,把车子停了下来,王力打开车门。杨锋等人全部上了车,在对方一阵叫骂下,迅速撤离。

    我一个人留在KTV对面,发现对方的人越聚越多,从四面八方涌来,差不多上百个。我就知道楠哥这家伙的势力挺大的,半个小时就来了这么多小弟,要是再跑晚一点,我们会很惨。

    不过对方人数虽然很多,但并没有去追,在外面叫骂了一阵,逐渐地又散了。我这才放心,最后打车,来到了厦理工,杨锋等人已经在等着了。没有去出租屋,是因为出租屋那一带也属于楠哥的势力范围,被他的小弟看到的话,这并不合适。

    至于来厦理工,是因为我对厦门根本不了解,这一带王力还是比较熟悉的。毕竟待了一个月时间。我看着杨锋他们,有两个家伙脸上都乌青了,我说下手有些重了。

    杨锋说就是皮肉伤而已,下手不重一点,别人也会怀疑。为了让薛涛和小傅顺利展现实力,他们挨两拳也没什么。那两个小弟也笑着说小伤,小意思。

    我请他们在夜市街吃夜宵,之后杨锋跟我说他不想待在全州市了,要不就带着这几个兄弟留在厦门,全州市的地盘就交给冯伟打理。我摇了摇头,说来厦门是重新开始,而在全州市已经有了根基,这是不同的。

    杨锋说他宁愿重新开始,反正还年轻。又不是四五十岁了,既然还年轻,就该打拼,他就在厦理工这边,像薛涛和小傅那样,加入别人的圈子,从小弟做起,只要兄弟在一起打拼,重新开始也乐意。

    他在这边混,我带着薛涛和小傅在厦大那边。到时候就是发展两股势力,就不再孤单了。

    看着他这样,我都不好再让他回全州市,最后我答应了他,不过留下来的小弟只有两个。加上杨锋一共三人,其他人,我让他们继续回全州市。

    其实杨锋愿意留下的话,这对于我来说,是有很多好处的,多点开花,更快的了解厦门市的情况。只是让以前一个街区的老大,现在重新开始,我觉得我不能强求他,现在他自己愿意这样,那更好。

    之后杨锋拿出了一袋钱,他说里面一共十四万,其中有九万多是我两个月的分红,另外四万多,是王力上个月的分红,虽然现在收入少了很多,不过还是像往常一样,同样分成四份,再少都分。

    这才是真正的兄弟!

    不过我只拿走了五万,其余四万多,我留给了他和另外两个小弟,他们想留在这里重新开始,需要钱,虽然是从小弟开始做起,但不能像小弟一样过苦逼日子。该花就花。

    杨锋收下来了,说明天他就先去找个房子住下来。

    喝完酒,我打电话给冯伟,给他说了杨锋留在这里的事情,我同时说全州市的场子就靠他跟大胖了,我们在厦门混的如何,需要他的支持。

    冯伟说放心交给他,他会做我最结实的臂膀。

    “好兄弟!有你们一群兄弟是我的荣幸。”我说道。

    “我也是一样!”冯伟沉声回道。

    当我准备回去的时候,薛涛突然打电话给我,说刚才楠哥见了他和小傅,似乎很欣赏他们,把他提拔成了KTV的保安队长,小傅是副队长。原来的队长已经调去了地下赌场,薛涛觉得没多久时间,或许他也能进入地下赌场,到时就能真正打入楠哥的核心了。

    这又是一个好消息!

    也不枉费那些小弟挨了一顿揍。

    我跟他说在KTV好好干,杨锋也已经留在了厦门,在厦理工这边,很快我们就会在厦门这一带扎下根的。

    长江后浪推前浪,我们就是这后浪。一定会把前浪拍在沙滩上。

    另外,我让他这两天找个时间到出租屋一趟,现在被提拔了,更需要钱笼络人心,绝对不要怕花钱。等我回到出租屋。薛涛和小傅过来了一趟,他们也鼻青脸肿,这次算是真的干了一架。

    不过他并没有跟我要钱,因为上个月的八万,他们还没花完,我还是给了他们两万,说该花就花,只要能笼络人心就行。

    薛涛只拿了一万,说已经够了。他们没待多久,就再次回了KTV,说晚上他们得请那些混混喝酒,刚升职当然需要请酒。

    我把另外的三万给了王辉,他可不会跟我客气,有就花,而且他说准备去买一套监听设备,三万不知道够不够,如果不够的话,他得自掏腰包了。我问他腰包还有多少,他说没多少了,三万多一点。本来还有十几万的,但他来厦门之前,回了一趟村里,给了他老爹十万。

    我说他终于有一点良心了,会孝敬他老子。他说没办法,厦门离家远了,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去,总不可能看到他老爸一个人饿死在家里吧?虽然他对他老子嗜赌成性的样子一直都不爽,但终究是他老子。

    他说留下十万后,他跟他老子说了,另外找个女人,别再赌了,也不知道他老子能不能听的进去。如果继续赌的精光,他以后懒得管了,前些天如果不是他跟他师傅学了几手,早就饿死,现在不欠他老子什么。

    我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无声的安危他。我心里清楚他对他老子一直都有怨气,这次能留十万,其实他心里,差不多对他老子没那么深的怨念了,这是好事,我也只能在心里希望他老子能改了。

    嗜赌成性,烂赌上瘾,到最后真没什么好结果。杨秀英的爸爸就吃过大亏的,把养老钱都输的精光,最终害的是亲人。想着那个老头,我马上想起杨秀英了,也不知道她去福州进行交流讨论,进行的怎么样了,真希望早点过来。

    最后只能无奈的去洗澡,躺在床上给杨秀英发信息,她说在福州市一中,交流讨论才第一天呢,可能没那么快结束,让我再等等。

    我说那我现在只能抱枕头了,她给我回了一个锤子敲头的表情,说我就知道往歪的方向想。我说本来就是想啊,她连续回了几个害羞表情。

    这反而让我更加期待了。

    聊了半个小时,我准备睡觉的时候,一个厦门本地号码突然打了电话进来,这是一个陌生号码,我想了想,还是接通了,电话里面响起了一个让我熟悉的声音,一个已经两个月没联系到的人包小满!

    让我极其意外。

    厦门的号码,意思就是包小满也在厦门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