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假戏真做 雾里观灯

第342章 侯景

    我肯定不会做故意坑学校同学的事情,更不会去拉拢那些学生去借高利贷,他们通过其他门路去借我也管不着,他们自己愿意去借,我更加不想拦着。

    做圣人这种事,还是别人去吧。

    只是我直接拒绝的话,似乎也不妥,因为这是阿健在拉拢我,拒绝了他,也等于拒绝了楠哥,这次万一是楠哥那家伙让阿健来拉拢我的呢?直接拒绝就会变成对立面了。

    不是朋友就是敌人!

    楠哥肯定会想办法对付我,阿健也会另外寻机会找我报仇。甚至我扫了周围一眼,都有十几个混混盯着这边,阿健还真不是一个人来的。

    一言不合就准备开干的架势了。

    现在还不能直接开干,时机不到。而且我的势力太弱,还不能跟楠哥硬干。这事得拖一拖,我就跟阿健说我需要考虑考虑,而且现在我也不缺钱。

    阿健说这不是钱的事情,这是会不会把握机会的问题。拉拢几个女学生,证明能帮楠哥办事就行了,他就会亲自把我引荐给楠哥,以后楠哥把我扶持成厦大学校老大都不成问题。

    给我画饼了么?

    我说我还是需要考虑,而且现在初来乍到,对学校还不熟悉,而且在考古专业,也没有那么女学生可以拉拢。

    阿健最后说那就给我时间考虑,不过也别考虑太久,让他们失去耐心了,把啤酒一口喝完,他账都没付,就大摇大摆的离开了,跟着他离开的还有周围十几个混混。

    每个人衣服里面都鼓鼓的,好像藏着“家伙”。看来我也得去弄一根伸缩棍来防身,别到时候真干起来,赤手空拳的,这就悲剧了。

    从夜市街离开,我回了一趟宿舍。因为阿健拒绝了梁鸿云,并没有让人打我,梁鸿云看到我的时候,脸色很难看,似乎根本没想到我跟那一伙混混都认识,这个时候他也不敢对我大声说话了,眼神闪烁一下,然后转过头去,也不知道在算计着什么。

    大家在一个宿舍,已经有将近两个月的后时间,我对梁鸿云也有一点了解,他家就在厦门市,本来是不会住校的,但暑假的时候,他让两个保镖把一个同班同学给打的半死,这事闹的挺大,他就被他爸爸丢在了厦大来。严厉控制了他的零花钱,让他在学校好好待着,一个月才准回去一次。

    当然,虽然已经控制了他的零花钱,但他一个月的生活费依然是普通学生的好多倍。四千一个月。上次他花钱请阿健出马,似乎都是他老妈月初来的时候心疼他,私底下给的钱。

    这次去找阿健,梁鸿云可没有多少钱了,这也是阿健没有答应的原因。要是钱多,阿健才不会看薛涛的面子,早就背着薛涛,让一些小弟过来打我了。

    这也是为什么梁鸿云没有让他那些保镖直接打张平的原因,他老爸现在管的严了,可不会随便让他能调动那些保镖帮他个人干私事。

    现在阿健不帮梁鸿云。他自己也没有多少钱,单挑的话,我根本就不怕他,我倒是想看看他又打算怎么对付我。而且他那一点心思,张灵书早就看穿了,根本就不搭理他,甚至他都没有一点考古知识,跟张灵书聊不到一个话题上去,看着我跟张灵书经常凑在一起聊天,他也只能干瞪眼。

    后来。他就把周文泉一起拉上,故意凑到这边来,就是不想让我跟张灵书单独一起,周文泉偶尔来一次,但次数可不多。这让梁鸿云更加无语。十月底的时候,我去了一趟宿舍,好像看到他穿着白色训练服,从周文泉那里打听,才知道梁鸿云加入了学校散打社,这是学生自发成立的社团之一。

    我也只能呵呵了,不过倒是稍微对梁鸿云刮目相看了一些,能够自己去锻炼,强大自己再来报仇,这才是一个爷们该干的事情,以前只知道花钱请人,就太过于卑鄙了,上不了台面。

    就先看看他能练成什么样子,我挺期待他来找我单挑,这样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揍他一顿了。还不用承担责任。只不过我没有太多时间去关注他,也不会去关注那什么散打社,因为王辉一个多月的跟踪调查,而且花了重金买监听设备后,终于有了进展。

    在出租屋里面,王辉把各种照片摆在了桌子上,说这些照片都是跟楠哥接触的人,他差不多一个不漏的拍下来了,也打听到了楠哥的家里的情况。

    “楠哥,全名庞业楠,今年44岁,本地人,离异,有两个孩子,一男一女。男孩在上海读书,国庆好像回来了一趟。那个女孩叫庞小曼,是妹妹,今年19岁,在厦理工,和你是一届的,读大一,市场营销185班,住校,一个星期都不回家一次,所以庞业楠也不怎么回家,都是待在KTV或者是地下赌场。”

    王辉笑了笑,露出坏笑,说:“这个庞小曼还挺漂亮,身材贼好。翘翘的屁股,用村里人的话来说,好生男娃。”

    我说那他出马出泡啊,他摇了摇头,说他只跟踪。不会追求目标,这是他作为私家侦探的准则。

    “哟,不错嘛,自己都还搞了一套准则。”我笑着打趣起来。

    王辉把桌子上的照片递给了我,是庞小曼的照片。果然挺漂亮的,身材属于娇小玲珑的类型,典型的南方秀气美女,但那屁股真是翘的过分了,蜂腰巨臀。王辉还来一个大特意,我也算是服了他。

    我把照片放下,说目标是庞业楠,至于这个庞小曼,如果她不主动参与到庞业楠的业务中。就不利用她对付庞业楠了,毕竟祸不及家人,这也是道上的规矩。

    当然,如果庞小曼本来就接触了庞业楠的生意,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我把庞小曼的资料发给了王力,反正他们都在一个学校,让他多盯着这个庞小曼就行。不过我同时叮嘱王力,可别太靠近了,要是被发现的话,庞业楠会带着一堆兄弟杀过去的。

    王力说他知道了,会盯着这个庞小曼的。

    交代完这个,我继续看向桌子上的照片,庞业楠接触的人挺多,但基本上我都不认识,一张张翻过去,最终我把视线停留在一张中年男子的照片上,我眯起眼睛,沉声道:“这个男人我好像在哪儿见过,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吗?”

    “你把照片翻过来,看后面有没有我写着的备注。跟踪了这么多,我也记不起来了,而且有些人我也还来不及逐个去调查!”王辉回道。

    我看向照片背面,那里有王辉写的几个歪歪斜斜的字迹:思明区区局局长!

    没有名字,我再仔细的看了看照片,看着那张脸,我突然一愣:“是他?”

    “是谁?”王辉好奇问道。

    “侯景!”我沉声说道。

    “侯景?没听说过。”王辉摇头。

    我笑着说他确实没听说过,而且我也没见过,只是见过照片而已,在全州市,冉鹏让我帮他干掉夏通的时候,他给了我一个文件袋,里面有夏通联合思明区一个刑警中队队长,干掉韦荣的证据。

    而那个队长就是侯景,就是眼前照片里面跟庞业楠亲切喝酒的家伙。没想到侯景居然已经爬到了区局一把手的位置,我完全没有想到。不过仔细想想,侯景当初是刑警中队队长,过来了十多年,爬到区局一把手,也在情理之中。

    而且当了一把手之后,跟庞业楠这样的混混吃饭,也完全可以解释,道上混的,有哪个没有一点靠山?只要侯景罩着庞业楠,庞业楠在厦大这附近一带就不会垮。

    两人勾结起来,一起发财。

    可惜,这倒是帮了我一忙,我笑了起来,跟王辉说道:“你帮我回一趟全州市,去我的房间床底下,找到那个安踏的鞋盒,里面有一份侯景的把柄。”

    对付庞业楠,已经逐渐的有思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