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最强红包 麻辣香锅

第333章 实力恐怖的‘格尔什’

    “领主,他还说什么,他是咱们天魔宗的克星,此人不除,天魔宗还有什么脸面……”

    “住口!”格尔什闻言,立即冲着手下喝道:“任何时候都不能说对天魔宗不敬言语。?”

    “是,是!”二人哪敢废话。

    也是在这个时候,格尔什突然面色一寒,目光投向窗外。

    那原本关闭的窗户突然打开,周围的人再看格尔什却已经不再原地。

    “有情况!”

    不知是谁喊了一句,剩余的人这才飞快跳窗而出。

    凌晨的江海市虽然说不上寂静,但是,道路上也基本没人。

    “好久不见!”

    格尔什看着路对面站着的两人中的一个。

    秦逸看到格尔什,眼睛之中瞬间布满了血丝。

    格尔什看了看秦逸,随即目光落在秦逸旁边,宁小天的身上。

    “你就是那个神秘高手?”格尔什看向宁小天,口中说着流利的华语:“就是你大言不惭的说自己是天魔宗的克星吗?”

    “惭愧,我只是说出了实话。”宁小天含笑。

    格尔什听完宁小天的话,不但没有生气,反而笑了。

    “年龄不大,装逼的本事却一点不小。”

    “装逼是一门艺术,就看会装不会装,会装的是牛逼,不会装的那就是傻逼,那不知道阁下是牛逼还是傻逼呢?”

    此刻,天魔宗的那六个人已经到了,其中还有那两个被宁小天打成重伤的人。

    “小子,你吃了雄心豹子胆竟敢这么跟我们格尔什领主如此讲话。”一个手下指着宁小天大喝起来。

    “我不想跟废物说话。”宁小天挑眉一笑。

    “好,那就让我来会会你,看看你到底有什么能耐。”说话那人话音刚落,人便如同离弦之箭嗖的一下射向宁小天。

    度极快,比之前的那两个人任何一个都要强。

    “去死。”

    那人大喝一声,纵身一跃,一个飞踢就直接向宁小天的脑袋冲过去。

    说来慢,实则极快,瞬间就到了宁小天的面前。

    宁小天站在原地并没有动,而是看着由远及近的这人。

    噗!

    宁小天身旁黑影一闪。

    “鬼王地煞拳!”

    一声暴喝,一道带着黑色真气的拳头,如同开天辟地一般的向来者砸去。

    来者明显是没有想到旁边的秦逸竟然会动手。

    咣!

    那人触不及防,整个人在半空上打了个旋,重重的摔向地面。

    “你是不是把我忘了?”秦逸站定,冷眼看向摔在地上的男子。

    不得不说,秦逸确实是有偷袭之嫌,不过,这并不影响秦逸的拳头。

    “秦逸,你竟敢对同宗子弟动手?”

    另一个男子冲着秦逸大喝道。

    秦逸挑眉看向那些人,说:“现在说这些就不觉的有那么一些的搞笑吗?如果不动手,我站在这里干什么?难道是为了让你们打的吗?聪明的话就少废话。”

    “妈的!”

    格尔什旁边的人,一个个怒不可遏,似乎秦逸就是最邪恶该死的人。

    “秦逸,我刚刚已经给了你活命的机会,可惜呀,你自己不珍惜,那就怪不得我了,受死。”

    格尔什的声音阴沉无比。

    话音未落,人已经在原地消失。

    下一秒,格尔什便出现在秦逸的身边。

    秦逸一张脸上满是惊色,很显然,他万万没有想到,格尔什的度竟然那么快。

    砰!

    没有任何防御,秦逸甚至没有看到格尔什是如何出手的,整个人便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似的飞出去,撞击在路边的电线杆子上,那水泥灌注的电线杆子应声而断,顿时,那高压线都断了几根,周围黑暗了不少。

    格尔什的身手不只让秦逸吃惊,就连宁小天都大吃一惊。

    这度,简直已经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了。

    不是说,格尔什只有七级修炼者的实力吗?这七级修炼者到底是什么境界,这度竟然这么快?要知道,就连宁小天也看得很累才勉强能够看到格尔什的行动轨迹。

    宁小天身子一闪,来到秦逸身边,搀扶着口吐鲜血的秦逸。

    “怎么样?”

    秦逸的目光瞪着远处站着的格尔什,咬着满是血的牙齿。

    “我……我没事,你快跑,别管我。”

    秦逸此刻已经看出来了,这格尔什的实力太强了,或者说,格尔什的实力完全出了他的认知。

    他明白,他们完全对付不了格尔什,哪怕宁小天也不行。

    是他让宁小天来帮他的,现在他必须得让宁小天离开,他绝不希望宁小天因为他死在这里。

    “跑?”宁小天淡淡的说:“既然已经到这了,现在想跑恐怕已经来不及了,你先休息一下,大不了咱们一起死在这里。”

    “宁先生!”秦逸惊诧的看向宁小天。

    宁小天拍拍秦逸的肩膀,随即站起身,目光投向格尔什。

    “既然你这么想死在这里,看来我也只能成全你了。”格尔什冷眼看向宁小天。

    “既然如此,那就别废话了,开始。”

    “哈哈,好大的口气。”

    格尔什饶有兴趣的看向宁小天。

    这就是手下们说很牛逼的那个人,可是,这只不过是个二十出头的青年而已,就凭他,即便全身都是铁,又能打出几根钉呢?

    宁小天向前几步,目光平静的看着格尔什。

    格尔什作为天魔宗的十二大领主之一,虽然并非魔族,但是,也正因为并非魔族,所以,他达到了这个程度,在十二大领主之中,才是更加耀眼的。

    要知道,如果没有越普通领主的实力,他又凭什么占据领主之位呢?

    “听过格罗姆这个名字吗?”格尔什看向宁小天。

    宁小天知道,格尔什对自己有所怀疑。

    不过,宁小天还是很谨慎的,微微一笑,说:“没有!”

    “哦,即是如此,那你就没有活下来的必要了。”格尔什冷冷的说。

    我擦!

    宁小天看着格尔什,一脸无语。

    这家伙竟然比自己还会装逼。

    不过,也真的是不得不说格尔什是有实力的,因为,也是在话音落地的一瞬间,人已经消失在原地。

    此刻无论是秦逸还是他的那些手下,一个个都十分诧异。

    似乎,所有的人都即将看到宁小天到底的瞬间。

    不过

    嗖!

    当格尔什即将碰触宁小天的一瞬间,宁小天的身影恰到好处的窜了出去。

    “嗯?”

    格尔什略微吃惊,显然,他没想到宁小天竟然能够躲过他。

    几乎没有一个人现,宁小天其实是在地面翻了个跟斗,然后窜出去的。

    没错!

    这是筋斗云!

    只可惜,宁小天用的非常狼狈,这牛逼的筋斗云竟然被宁小天当成了驴打滚。

    不过,作为今天刚刚学会的技能,宁小天用的其实已经非常不错了。

    “竟然可以躲开?”格尔什不由一笑,看向宁小天,说:“看来我还真是有点小瞧你了。”

    宁小天没有说话,他知道刚刚有多么的凶险,他的目光盯着格尔什,似乎在等待着格尔什的下一次攻击。

    不到最后关头,他不想真的动手。

    就在这时,原本冷笑的格尔什突然看到地上有东西,立即伸手从地上捡起来。

    那是一个证件一样的小本。

    宁小天也看到了。

    也正是因为看到了,宁小天的面色不由一变。

    那是华组的证件,宁小天一直装在兜里,刚刚一个驴打滚,竟然掉了出来。

    格尔什自然也认识这个证件,看罢之后,不由挑眉说:“原来你是华组成员。”

    华组!

    秦逸也听到了,略微吃惊的看向宁小天。

    格尔什又说:“只不过,级别好像有点低,只是个少校而已。”

    “哈哈,对,我是华组成员。”宁小天自然也不用隐瞒,毕竟,对方已经知道了:“不过,你知道这些,也必须得死了。”

    “哈哈,你以为身为华组成员,就可以躲过今天之死吗?”格尔什随手将证件扔到地上,冷笑道:“死在我手中的那些华组成员,何止十个,多你一个,也不多。”

    格尔什言罢,再次向宁小天冲去。

    此次度比之前还要快,宁小天感觉格尔什就如同一道幻影,一闪就来到他的面前,要知道,他也是在不断的后退呢。

    当格尔什到了眼前,宁小天运足了九龙真气,怒喝一声,猛然一拳就直接砸向格尔什。

    虽然宁小天的真气冲击对格尔什有点作用,但是,作用却没有想象中的大。

    呼!

    宁小天感觉到身体就像是被铁锤撞击了一样,整个人嗖的一下飞出去,在半空,宁小天口中就吐出一口鲜血。

    落地之后,那柏油马路竟然被砸出了一个直径接近三米的坑。

    宁小天更是在坑里一动不动,宛如已经丧命。

    秦逸颤颤巍巍的扶着半截电线杆站起身,看着倒地不起的宁小天,难以置信。

    格尔什再次向宁小天走去,秦逸连忙大声喝道:“格尔什,你我的冤仇永远都不可能化解的开,有本事的话,就冲着我来,老子永远不会向你屈服。”

    格尔什停住脚步,转身看向冲着他叫喊的秦逸。

    “将死之人,竟然还敢在这里大言不惭,你肯定是没死过呀。”格尔什冷笑看向秦逸,说:“我作为天魔宗十二大领主之一,如果连你们两个都无法解决,我可就真的是不配当领主了。”

    “我去你妈的,来,我一人做事一人当,况且,你刚刚也看到了,那家伙是华组的人,或许,在这周围就有华组的人,你如果亲手杀了他,我想天魔宗以后在华国将会寸步难行。”秦逸大声喊道。

    格尔什看着秦逸,想了想,说:“既然你这么想找死,那我就成全你。”

    秦逸听闻格尔什的话,他明白,面对着格尔什这个深不可测的家伙,他也只有死路一条了。

    目光紧盯着格尔什,那眼神之中充满了无尽的仇恨。

    他已经做好了一死的准备。

    此刻,那些天魔宗的人也都来到了秦逸的身边。

    抓捕秦逸,是天魔宗目前的重要任务之一。

    对于背叛者,天魔宗的惩罚一向是很严峻的。

    “秦公子,在天魔宗的时候你何其嚣张,没想到,今天竟然会以这样的形式而结束这一生。”

    那几个天魔宗的人,此刻对秦逸极近嘲讽。

    “别废话了。”格尔什沉声道:“将他的脑袋摘下来,带回去复命。”

    听到格尔什的话语,那几个人顿时都兴奋的不得了,他们知道,一旦杀了秦逸,他们将会得到很多奖赏。

    “住手!”

    一声低沉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此刻,原本兴奋地天魔宗成员和格尔什都疑惑的看向声音传来的地方。

    正是那个坑!

    那个被宁小天砸出来的大坑。

    而此时,从那大坑中伸出了一只手,那是宁小天的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