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医手遮天(冒泡的可乐) 冒泡的可乐

第316章 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啪嗒,

    苏清的手附在门把上,略微一迟疑,最终还是将门打开,

    在她要往外走时,手却一下被抓住,只觉得一股力道拉着她往后,

    手本能的一松,一个转身,人已经跌落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清清,我说过,我爱你,也说过坦诚相见,”

    “我之所以迟疑,是因为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甚至说出口你都不会相信,”萧林在她耳边轻声的说着,用力的抱着她,

    或许之前他还犹豫,还有很多纠结,但是就在刚才,在看到苏清往门口走去的时候,他幡然醒悟,

    若是苏清真的走了,他们或许就真的完了,

    一想到以后的世界里没有苏清,他坐不住了,

    有什么能比得上苏清,不就是一个秘密吗,

    拉着苏清坐下,萧林很认真的指着自己的眼睛,“你能看出不同吗,”

    苏清皱着眉头,仔细的盯着那如墨的?眸,除了此刻带着殷切的期盼,她压根没有看出其中有什么不对劲,

    “没有,”看了许久,苏清这才无奈的摇头,

    萧林拥着她,嘴角多了一丝笑意,“若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连我都不会相信这是真的,”

    “我的眼睛,能够看穿人体,”萧林很是认真的看着苏清,这才将这句话说出来,

    苏清微微一怔,她从未曾想事实会是如此荒诞,

    “不敢置信对不对,”萧林微微眯了一下眼睛,“每当我凝神聚力的时候,就能够看穿一切东西,人的身体、墙壁等等……”

    萧林想过很多次苏清知道这个秘密之后的表情,却从未曾想过,苏清只是伸出手,附在他的眼睛上,

    如果是其他人,萧林肯定会觉得,这是要将他的眼珠子给挖了,

    苏清的手很是轻柔,眼里甚至带着一丝的疼惜,然后紧张的说道,“这个秘密一定不能告诉其他人,”

    “嗯,”萧林点头,

    如果告诉其他人,不是要挖眼球估计就是将他扔到试验台上,

    萧林是感激的,这个秘密藏着这么久才告诉苏清,但是她却一点都没有怪罪,更没有撒泼,反而是为他担忧,

    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再看着苏清,原本的波澜不惊已经有了其他的神色,此刻正是清晨,他是一个正常的男人,这时候所有机能都已经醒了,

    虽然此刻苏清穿的很是保守的衣服,身上也只有医院消毒水的味道,但是对于萧林来说,她这个人已经是最大的诱惑,萧林已经感觉到身体的变化了,

    “清清,”萧林低声的说着,

    “嗯,”

    “在我去云市之前,我们还有没做完的事,现在继续好不好,”

    “嗯,”

    苏清带着疑问,只是当看到萧林的眼神,她明白了,

    脸上很快染起醉人的绯红,萧林也没有停留,直接一把将苏清拦腰抱起,将她放在床上,很是认真的盯着苏清的脸,直到连耳垂都红透,

    “清清,”

    萧林的喉结滚动,嘴里低喃着,人已经情不自禁的俯身,含住她如樱桃般的红唇,

    他的动作不轻,甚至有些粗鲁,让苏清忍不住挣扎,奈何他死死压制,她逃无可逃,

    作为一个男人,最大的战场还是在床上,

    萧林虽然不是情场老手,仿佛有着先天优势,很多事在没开始之前觉得很是困难,但当真正进入主题,他仿佛无师自通一般,摸索到了门道,

    此刻的苏清仿佛又是那被隐藏着的美景,萧林是那个探险者,他发现了这处美景,只想据为己有,

    他越是靠近,就越是发现她的美,越是欲罢不能,

    当他将这美景看遍,就想要发掘更多,

    一抬眸,看到苏清的眼里略微迷离,温柔如水,娇羞的如那盛开的花,他仿佛受到了某种鼓舞一般,更是卖力的表现着,

    一切都是那么自然,仿佛两人已经经历过很多次一般,

    直到突破那最后一道防线,苏清这才略微停顿,

    只是此时,她哪里抵得住萧林的进攻,

    “我爱你,”萧林轻声的说着,

    这仿佛是一个承诺,也仿佛是一剂良药,让苏清的紧张减缓,

    嘤嘤浅语,花开遍野,

    清晨,山林里烟雾缭绕,朝阳升起,如梦如幻,

    被树木环抱着的一块腹地,花香四溢,水雾弥漫,那中间的木屋更是增添了几分意境,

    咯吱,

    木门被打开,穿着一袭长袍的青衣精神奕奕,站在木屋前环视四周,

    当看到那停留在木屋窗棂上的一只白色纸鹤,他眼睛一亮,急忙走上前将纸鹤拿起,对着屋里兴奋的喊道,“老婆子,快出来,”

    “大早晨的嚷嚷什么,”屋里传出一个气恼的声音,

    青衣也不生气,反而是小跑着往屋里走,推开房间的门,坐在床沿上,看着合衣躺着的麻姑,讨好似得推了推,“老婆子,你看看这是什么,”

    “什么什么,没看到我在睡美容觉吗,”麻姑不悦的一扭肩膀,

    青衣挺直了腰杆,又瞄了一眼这才拿着手中的纸鹤,“既然你不想知道,那就让我来看看苏清这孩子写的什么,”

    麻姑一跃而起,一把将青衣手里的纸鹤抢了回去,“那是我徒弟给我写的,你看什么,”

    “我倒是也想我徒弟给我写,可是你不教我这个,”青衣仿佛如同一个小情人受了委屈一般的说着,

    “清清说萧林跟她求婚了,”麻姑将手里的纸放下,皱着眉头说道,

    “看你这表情我就猜到,她肯定没答应,”

    “是,”

    青衣和麻姑两人四目相对,“你说我们当初这样做对不对,”

    “不管对不对,我们都已经做了,”麻姑狠狠瞪了青衣一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这些臭男人心里的想法,不就是想要吃着碗里的望着锅里的,心里头还惦记着灶上的,”

    “老婆子,我可不是那样的人,”青衣立马就撇清关系,

    “那是因为你在这深山里,”麻姑不屑的瞥了他一眼,“想想之前在外面的时候,你……”

    “往事不堪回首,老婆子,不是说好了咱们不提以前那些破事了吗,”青衣急忙将话题打住,“而且我受到的惩罚也够大了,”

    “哼,”麻姑冷哼一句,

    “咳咳……”青衣知道自己说错话了,立马就说道,“老婆子,清清有没有说她为什么不嫁,”

    “这倒是没有,”麻姑疑惑的说着,

    “那她有没有说道萧林,”青衣试探的询问,想要去看那张纸上的内容,麻姑却直接将那张纸撕碎,不给他一点机会,

    眼巴巴的看着那些碎片随风飘走,青衣急忙又问道,“我们那件事,有没有一点进展,”

    “没有,”麻姑摇摇头,

    两人一下又陷入沉?,半响青衣这才说道,“过去那么多年,估计他也知道收敛了,”

    “这件事本来就难为那两孩子,若是这时候碰上,他们铁定不是对手,”麻姑一改之前的强悍,安慰的说着,

    反倒是青衣,脸上的担忧一点都没有改变,

    过了许久,他才接着说道,“有时候觉得若是真的收敛了也好,可是终究还是过不去那个坎,”

    “行了,这些事不是我们操心的,”麻姑毫不犹豫的打断,

    “嗯,”

    良久,青衣这才点头答应,“给那孩子回个信吧,让她有消息一定要及时告诉我们,即便是发现了那人的踪迹也不要轻举妄动,”

    “不回,”

    “那你将那个告诉我,我去回,”

    “交给你,交给你好让你和你的老相好联系吗,”麻姑一瞪眼,

    青衣的气势立马就弱了,“我就和我徒弟说两句,你想哪去了,况且我们也好久没有出去了……”

    “还想着出去了是不是,”

    麻姑一下拍在青衣身上,青衣闪躲着,两人在林间穿梭追赶,

    别处天已经大亮,但是在云市,此时才日出没多久,

    简琉璃虽然答应徐廷生留宿在徐家别墅,却整晚都没睡着,

    天一亮,她再也待不住,打开门走了出去,

    “刘妈,那个粥熬好了没有,少放点糖,还有小菜,不要太咸,清淡一点,”

    “少爷,你都交代了不下三遍了,”

    徐廷生听的有些不好意思,一回头正好看到简琉璃从楼上下来,他急忙走上前,“昨天忙到这么晚,怎么没有多睡会,”

    “生物钟,”简琉璃不愿多解释,

    “早餐还有一会就好,我先带你出去走走吧,”徐廷生看了看厨房的方向,忍不住说道,

    简琉璃微微点了点头,她本来打算马上就离开,只是当听到徐廷生的那些交代,还是决定再留一会,

    两人在徐家花园漫无目的的走着,徐廷生在一旁介绍,走到一处亭子前,简琉璃停住了脚步,

    “琉璃,怎么不走了,”徐廷生低声的询问,

    简琉璃看着那飘落在地上的叶子,“徐少,你知道叶子为什么要离开树枝吗,”

    徐廷生疑惑的看着简琉璃,

    “因为再留下去只会造成树的累赘,”简琉璃望着徐廷生,“我的意思你懂吗,”

    “琉璃,我只知道,如果够强大,就没有什么是累赘,”

    “不,”简琉璃很是认真的看着徐廷生,“强留着,只会将自己耗损,”

    “琉璃……”

    “徐少,时间不早了,我该走了,”简琉璃不再给他一点希望,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