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至强掌门 虎钺

第637章 采阳补阴

    骂归骂,路还是要走,莫雨瑶自告奋勇去镇中搜索,看能不能找到落下的马。

    王克则趁机伸手抚上初玉儿颤抖的肩膀,边揉捏着边说道:“看把你给气的,都抖成什么样了,是不是又想起死去的哥哥了?”

    初玉儿忙压住心头怒火,轻轻点了点头。

    “好啦,别生气了,等少爷我神功大成之后,把那个魔主抓来,好好收拾他一顿!来,给少爷笑一个!”

    王克说着捏住她的下巴,抬起她的脸来。

    初玉儿从小到大,没这么憋屈过,被人当面骂到死,自己还要附和,让人吃着豆腐,还要强作欢笑。

    “我忍,我忍,小不忍则乱大谋,我一定要忍!”

    她心中不停地告诫自己,勉强笑了一声。

    “得了,你还是别笑了,你这声音听得刺耳朵。”王克揉着耳朵说道。

    “你个混蛋,本宫声音难听还不是你给弄的!”

    初玉儿在心里怒骂着,眼珠一转问道:“少爷,你若真神功大成了,准备怎么收拾那位魔主呢?”

    “这个嘛,就要看他是男是女了。”王克捏着下巴说道。

    “这还有区别吗?”

    “当然有了。”

    “如果是男的呢?”

    “爆他菊花!”

    “呃,菊花是什么?”

    “你想知道?”

    “少爷能说吗?”

    “当然能了,我告诉你,菊花就是……”

    “……你好恶心!”

    “是你非要问的。”

    “那要是女的呢?”

    “爆他菊花!”

    “这不是一样吗?”

    “怎么能一样呢?要是男人的话,我就废了他的魔功,把他丢进吃了烈性春药的情公猪群里,让公猪给他爆菊。”

    “那女的呢?”

    “嘿嘿,当然是本少爷亲自来给她爆菊了!”

    王克伸手又捏住她的下巴,抬起她的脸,淫笑地问道:“丫蛋,你想不想让少爷我爆菊啊?”

    初玉儿装作羞涩地低下头,眼中掠过一道浓浓的杀意,心中狠道:“你个混蛋,到时候我就这样炮制你!”

    “不要羞涩嘛,给少爷来个准话,到时候少爷我肯定会轻轻地。”王克继续淫笑道。

    初玉儿用力地咬着下唇,半晌才从鼻子中嗯了一声。

    王克畅怀大笑起来,心中得意无比:“谁有哥们儿牛逼,当面调戏魔主,她还得乖乖地答应。人生啊,真是寂寞如雪……”

    反正调戏一次是死,调戏两次也是死,眼前这个魔玉既然还能忍住,说明她不会轻易杀了自己。

    王克伸手把初玉儿揽入怀中,上下其手起来。

    初玉儿浑身颤抖不已,却不是动情,而是被他气的,心里不停地在提醒自己:“大局为重,忍字当头!”

    当然,在作为吃瓜群众的莫雨瑶回来之前,王克已经正襟危坐,而受尽屈辱的初玉儿陛下,站在他的身后,替他按摩着肩膀。

    莫雨瑶没找到马,却找到了两匹骡子。

    王克苦笑道:“我的傻大姐啊,你看哪个大家族用骡子拉车啊?”

    “那怎么办?总比走路强吧?你要是不满意,自己找去!”

    莫雨瑶辛辛苦苦好不容易找来了代步的工具,却被王克嘲笑一番,说话自然带着气。

    “行了,您也别生气了,不过咱们的计划得改改了。”

    “改什么?不装大家族了?”

    “当然要装了,不过是低调出行的大家族!”

    “低调?大西洲有低调的大家族吗?”

    “现在不就有了?”

    “行啊,你愿意怎么折腾就折腾去吧,不过在此之前,我要好好睡一觉,昨晚看你一宿,我都困死了!”

    整个镇子都被吓跑了,睡觉的地方自然有的是,莫雨瑶直接找到了镇守府,找了两间干净的房间,准备在这里过夜。

    “大姐,这空房间有的是,干嘛不一人一间?”

    “因为我要防着你!”

    “防我干什么啊?”

    “防着你半夜走错房间。”

    “大姐,你怎么这么看我?我对你实在是太失望了!”

    “你失望总比我失望好,赶快睡觉吧!”

    “大姐,那不行啊,我可是重伤员,你不能把我一个人丢下,你……”

    王克话还没说完,莫雨瑶已经砰地一声把门带上,拉着初玉儿回了自己的房间,只留下一句话。

    “我就在隔壁,有事敲墙!”

    王克看了眼房门,无奈地拉过被子,钻了进去。

    他根本就没有困意,整个脑袋里想的都是初玉儿:“贪狼破军总共有四个女魔主,她到底是哪个呢?”

    路上王克借机询问过大西洲的各位魔主,知道总共有四个,分别在贪狼和破军两大魔都。

    这四个人中,他第一个排除掉的就是初玉儿。

    因为据莫雨瑶所言,此女修炼采阳补阴的功法,而这位魔主左臂上有守宫砂,肯定是处子之身,不可能是初玉儿那个荡妇。

    可是另外三个女魔主,又都是破军城的,离这里很远,过来的可能性极小。

    突然,王克想到一件事来,这个自称玉颜卿的女魔主,确实是九天阴脉。

    “九天阴脉,九天魔女,初玉儿,玉颜卿,哎呀妈呀,这不就是她嘛!”

    王克猛地坐了起来,额头渗出一片冷汗来。

    他不知道初玉儿是如何保住守宫砂的,但是九天阴脉最高只能修炼到宗师,也就是魔尊境界却是知道的。

    初玉儿之所以能够修炼到魔主,肯定和采阳补阴有关,只有这样才能让体内阴阳平衡,否则魔尊后再无寸进。

    再想起自己与易灭世对决时用的最后一招,正是至阳的如来神掌中的万佛朝宗,那么便不难猜出初玉儿的目的了。

    “特么的,她要采补我!”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也许有人被初玉儿这种绝色采补,会很高兴,甚至还觉得荣幸,但是王克可不想当这样的风流鬼。

    他的脑中急飞转,甚至查阅武典,看看有没有什么反采的功法,结果什么也没找到。

    就在他拼命寻找对策的时候,门外突然响起了轻微的脚步声,王克立刻分辨出来,来的正是初玉儿。

    “不是吧,我现在重伤未愈,还不能房事,你也太急了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