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至强掌门 虎钺

第641章 排场

    时近中午,客常来酒楼里正人声鼎沸,食客们吆五喝六地吃饭喝酒,好不热闹。

    突然,门口迎宾的店小二跑了进来,笑道:“掌柜的,快来看看吧,有个人拉着马车往咱酒楼来了!”

    热闹非凡的酒楼里顿时安静了下来,但是马上又嘈杂了起来。

    “人力牲口?这可是稀罕事,咱们快去看看!”

    “有啥好看的,没准是哪个买不起马的穷鬼,弄两个土著来充门面。”

    “这个主意倒也不错,明天我也找两个土著来拉车,比养马可省钱多了。”

    楼上楼下的食客们第一次听说有人拉马车,连饭也顾不上吃了,都挤在门窗前看热闹。

    掌柜也凑了过去,还不忘和食客们说着话。

    “这土著速度不慢啊,看来是到了炼体最高境界,也相当于顶阶魔帅了,买下来……”

    他突然停住话,脸上掠过一缕惊恐,颤声说道:“尼玛,这不是土著,是真的顶阶魔帅!”

    不仅他一个人,食客中也有人发现了老马的实力,甚至还有一个认识他的人。

    “这,这不是半山镇的镇守吗,怎么给人拉起马车来了?!”

    听到他的话,酒楼里顿时鸦雀无声,谁也想不到堂堂镇守,顶阶魔帅,居然沦落到拉车的地步。

    那车上的人又该是什么来头?

    正当他们猜测的时候,老马已经把车停在酒楼外,向王克禀告道:“殿下稍候,卑下去把里面清空了。”

    听到“殿下”二字,哪里还用老马出手,食客们乖乖地排成一排,连个屁都没敢放,就从酒楼里鱼贯而出。

    就算从酒楼出来,也没人敢跑开,老老实实地跪在大门两侧,迎接大魔尊殿下。

    而酒楼掌柜更是连滚带爬地来到车旁,跪在下面高声说道:“请殿下再稍候片刻,小的马上就把酒楼打扫干净!”

    酒楼里,厨师跑堂店小二齐齐动手,以最快的速度打扫起来。

    他们往日打扫一次最少也要半个时辰,今天不到一盏茶就打扫得干干净净,然后跑出去跪迎大魔尊。

    掌柜看到他们出来,知道里面都收拾妥当了,急忙抹了把汗,说道:“殿下久等了,酒楼清洁已毕,请您下车。”

    车帘缓缓升起,只见一个俊逸的青年,在两个绝美侍女的搀扶下,从车里走了出来。

    老马也是第一次看到莫雨瑶和初玉儿的本貌,当时便被惊得目瞪口呆。

    他急忙把头低下,不敢再看,免得亵渎了殿下的禁脔,被他降罪于已。

    在场的其他人也同样不敢多看,心头狂跳不已。

    “不愧是大魔尊,行事就是与众不同,顶阶魔帅不过是拉车的骡马,下凡的仙女也只配当侍奉的姬妾。”

    王克站在车头,环顾一圈,眉头微微皱起,略带不悦地说道:“老马!”

    “卑下在!”

    “怎么弄出这么大的场面,本尊说过多少次了,低调,要低调,你看这叫低调吗?!”

    老马心中痛哭流涕:“我的殿下啊,你什么时候说过这话啊。再说了,你让我拉车,能低调得起来吗?”

    可是这话他是万万不敢说的,只能叩首道:“卑下该死,请殿下恕罪。”

    “嗯,下不为例。”

    王克把跪在地上的掌柜直接当成了下马石,踩着他的后背走下了马车,不过却没有继续向前走。

    酒楼的人见状,立刻跪爬过去,调整身姿,从高到低摆成了人肉阶梯。

    王克这才继续向下走去,在二女的搀扶下,走进酒楼里,只留下一句话:“好酒好菜尽管上来,把牲口照看好了。”

    这是旅人打尖时最常说的一句话,却是给这酒楼门前划下了一条线外人禁入。

    想想,拉车的顶阶魔帅随从,都只能当牲口,不得入内,其他人谁还够资格进去?

    这就叫排场!

    老马连个屁也没敢放,冲着掌柜喝道:“还楞着干什么,快去给我家殿下准备酒菜,殿下若有半点不满,我生撕了你!”

    他目光又扫向跪了一地的食客们,冷声说道:“还在这里干什么,等殿下请你们喝酒吗?”

    别看这是大魔尊口中的牲口,但却是实实在在的顶阶魔帅,本来就没人敢招惹,上面又有个排场十足的大魔尊,那些领客立刻灰溜溜溜地鸟兽散去。

    而酒楼一班人,却颤巍巍地进了酒楼,给王克三人准备起酒菜来。

    老马则从拉车马变成了看门口,手按腰间宝剑,威风凛凛地站在门口。

    大魔尊光临本阵的消息,就像是长了翅膀一样,瞬间便传遍了全镇。

    镇子从来就没有这么安静过,所有人都躲回家中,连大气都不敢出,生怕打扰到正在用膳的大魔尊殿下。

    别的人能够躲,但是镇守却不敢躲。

    虽然他不知这尊神仙来自何处,自己也不受他的管辖,但是万一这位殿下不高兴了,把自己宰了,也没人替他申冤。

    所以,他用最快的速度,换上最隆重的服装,然后亲自跑到客常来酒楼。

    看到门前守卫的老马,他便知道传言不虚,急忙快走两步过去,低声说道:“李老哥,烦请你通报殿下一声,让我略尽地主之谊。”

    老马看到相熟的人,心中虽然有些尴尬,但脸上却仍然保持着荣光,瞟了他一眼,说道:“殿下正在用膳,你先候着吧。”

    那镇守不敢多言,和老马一同在外面守候,他很想问问这位殿下的来历,又怕犯了忌讳,没敢开口。

    实际上,他问也是白问,就连老马都不知道王克的来历,就被抓了壮丁,成了拉车的大牲口。

    王克也听到外面的对话声,不过他却没有理会,直到吃完了饭,才悠悠说道:“老马,谁来了?”

    “回殿下,此间镇守求见,想要尽地主之谊。”老马回道。

    “带他进来吧。”王克说道。

    老马带着镇守进去,那镇守进门便跪拜在地,高声说道:“青丘镇镇守伍修,拜见殿下。”

    王克也不让他起来,问道:“你有何事?”

    “卑下斗胆请殿下移尊寒舍,让卑下一尽地主之谊,略表心意。”

    “难得你有心,那便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