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夜不语诡异档案 夜不语

第2105章 死不了的绝境(2)

    就仿佛这些树木,只要太阳一下去,就会活过来。伸出爪子,将路上的行人抓住,拖进树林里吃掉。

    “刚入学的时候老害怕走这条路,所以一个人我从来不走。最后就习惯了。其实快毕业了,再看这片老林子,还是挺顺眼的。”秦盼嘻嘻笑着,转眼开心的笑容就浮上了苦涩。明明再几天就毕业了,可谁知道这该死的无尽循环,让自己多过了一百多年的毕业季。

    路并不是直线,还有几条分岔路口。终于绕过老树林,女生宿舍映入眼帘。

    这是一栋六层高的楼,看起来并不起眼,而且由于老久的原因,墙面已经斑驳不堪。每一层楼都有十几个房间,由于是毕业季,许多宿舍中的女生都已经搬空离开了。

    “你们住第几层?”我问。

    秦盼指着最顶层:“最上边,有点高,记得那一年爬的我可恼火了。”

    国内的毕业班通常都会住老宿舍的最顶上,这倒是没什么意外的。

    “我住609。”秦盼看了我一眼:“你看最下边那个老婆婆就是咱们宿舍赫赫有名的火眼李阿姨,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通天的本领混进去。”

    我神秘的笑了一笑:“你先到你的宿舍里等我,我稍后就上去。”

    秦盼显然不相信,戏谑的又看了我几眼后,毫不犹豫的走进了宿舍楼,头也没回过。只给我留下了一个美好的倩影。

    李阿姨见秦盼进去后,视线就落在了我的身上,一眨不眨警戒着我。果然是社会我李嬢嬢,人狠话不多。只要我敢冒出想进女宿舍的想法,绝对会第一时间给予我正义的惩罚。

    在舍管的监视下,我撇撇嘴,离开了她的视线。

    几分钟后,609的宿舍门被敲响了。

    秦盼一脸惊讶的看着我的笑得有些欠揍的脸:“呀,你是怎么上来的?”

    “随便走走就上来了。”我笑的很开心:“其实李阿姨还是挺善解人意的嘛。”

    “不可能!”秦盼瞪大了眼:“李阿姨这四年可没让任何男生上来过。你该不会是翻进来的吧?”

    她走到门外的阳台上,俯身往楼下望:“怪了,就算是要爬也爬不上来啊。毕竟从前发生过学生跳楼事件,学校把一二楼的窗户什么的都封闭起来了。除非你会轻功,能跳六米高。”

    “别管我怎么上来的这种细末节枝的事情,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秦盼狐疑的看着我,身体一侧开,露出一条缝隙。

    这间女生宿舍和我想的不太一样。都说女生越漂亮住的屋子就越脏,估计这是谣言。秦盼的房间很干净。可干净是干净,但是太干净,干净的让人不知为何就是不舒服。

    宿舍四张上下床,大约十多个平方米。呈现长方形。床在上,书桌书柜在下方。进门的地方还带着一个小小的卫生间,用来洗漱上厕所。

    寝室里喷了空气清新剂,刚喷的。

    我瞥了秦盼一眼,秦盼装作不在意,其实眼神稍有些紧张。啧啧,实际年龄一百多岁的人了,还像小女生一样害羞。

    自己环顾了四周几圈后,没发现什么异常。就只是觉得房间干净的要命。那种干净很难形容。屋子里明明杂物不少,可仿佛在这间屋子里,就连空气中的灰尘,都比外界少。

    “你的床在这儿?”我绕着宿舍走了几步,停在了一张上下床前。

    秦盼抓了一缕长发,尽量让情绪保持淡然。私人空间进入了陌生人,那个陌生人还不停的打量翻看,任何东西都会仔细观察一番。对于放着大量私人物品的女生而言,这是一种很不好意思的事。

    至少,秦盼此刻就觉得自己竟然真的感到害羞了。

    “你怎么看出来的?”女孩坐到书桌上,顺手将桌子上的一只毛绒公仔拿到了手中。

    当看清楚她手中的玩具的模样,我猛的眼神一凝,惊讶道:“这是什么鸟?”

    小鸟公仔长得很奇怪,尖尖的红嘴,古怪的翅膀,还有长长的三根尾羽。

    自己之所以这么震惊,是因为那小鸟的样子,和每天早晨九点十五分左右,在我家花园歪脖子樱桃树上那只怪叫着的怪鸟一模一样!

    你妹的,这他奶奶的是怎么回事?巧合?就如大家知道的那样,我的知识算渊博的。对于生物学也有涉猎,一般百分之九十多的生物都能辨别出来。很少有我不认识的物种。但是偏偏每个循环的早晨就会出现在我窗户外的鸟,我偏偏不认识。

    不认识就不认识吧,可同样模样的东西偏偏又出现在了和我一样循环着同一天的秦盼的寝室里,被她抱在怀中。这,无论怎么想都绝对不可能是巧合。

    “你说这只公仔?”秦盼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怀里的玩偶,摇头:“我也不清楚,它长得可爱吧?”

    可爱你妹啊!我忍不住快要爆粗口了,女孩抱着的公仔虽然确实有Q版的形态,但是离可爱这个词差了至少十万公里远。玩偶的做工不好,粗制滥造。黑漆漆的大眼睛瞪的鼓鼓涨涨的,像是濒死状态。尖尖的鸟嘴微微张开,里边的灰色舌头如同一根可怕的尖刺。胖乎乎的鸟身里边棉花塞多了,而且塞的也不平整。弄得鸟身一坨鼓一坨平,犹如整只鸟都长着许多脓包。

    还有那长长的尾羽,干巴巴的,难看到我都不好意思用词汇来形容。亏得秦盼还受得了整天抱着。

    “不可爱吗?”女孩见我一脸吃屎的表情,惊讶道:“我倒是觉得挺可爱的。”

    “你是不是活久了,审美观都扭曲了。”我不想对她的审美发表意见:“这只玩偶,是谁送给你的?”

    秦盼摇了摇头,想了半天也没有结果:“不记得了,太久远以前的事情了。”

    “多久远?”我问。

    “就别人的时间而言,可能就是前几天。但对我而言,估计过了数百年。许多事情,我都不太记得请了。”女孩说的平淡,但是却让我的心掀起了轩然大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