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生人止步 毛小五郎

第三百二十五章 黑寡妇

    “哈哈哈,哈哈哈!”

    正当全场气氛有点凝重的时候,穆然传来了一声声笑声,虽然只是笑声,但是却如同惊雷把所有人都给震惊了,纷纷转过头朝声音的发源地看去,只见发出笑声的竟然是随风,全身的伤口伴随着他的笑声再次被牵扯到,鲜血更加肆虐的往下流淌,不一会儿全身就好像是鲜血给浇灌了一般,除了黑色就是红色。

    “好久,好久没有那么刺激的战斗过了,很好,你是一个好对手,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你的实力应该是一流高手吧!”爽说紧紧的握着匕首,再说这一句话的时候随风眼中没有丝毫的担心,有的只是兴奋和战意。

    “你的眼光很不错,但是眼光在不错,你也只能够死在这里!”不屑冷哼一声,血色蜘蛛直接一个箭步往随风的面前走去,同时双手握成手刀,也没有太多华丽的动作直勾勾的朝着随风的侧脸砍了下来,动作特别的轻盈,乍一看就好像是没有吃饭一样。

    “这个家伙在搞什么,这样子的攻击是我都能够随便躲过去,太慢了太慢了……”眉头仅仅皱着,小天忍不住开口说道,只是一句话刚说完,下一秒便被龙教授给反驳了,“不,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你们先把自己带入到随风的那一个位置上在考虑一下!”

    带入到随风的位置上?听着龙教授的话,我们忍不住稍微的愣神了一下,不自觉的把前方的随风当作自己,然后站在随风的位置上开始考虑血色蜘蛛的攻击,刹那间瞳孔疯狂的收缩,刚才从外面上看,感觉血色蜘蛛的攻击很慢很容易躲避开来,然而角色互换一下,我们悲哀的发现,看似简单的一招我们竟然不知道往哪里去躲避,就好像这一些攻击都是盯着你,不管你躲到哪一个角落,攻击都将会跟随而来,说得简单一点便是你已经退无可退了。

    “怎么会这样子,这么简单的攻击根本连招式都算不上,为什么我会躲避不开!”直勾勾的盯着血色蜘蛛的手刀看着,我的心就好像是麻花凝成了一团!

    “这是最为简单的杀人技巧,不用太多华丽的招式,只需要它能够杀人就够了!”血色蜘蛛在地狱之中翻滚的人,他的一招一式早就已经被磨练得简约得不能够再简约了,往往随便一个动作都能够置人于死地。

    “那么随风起不是很危险?”刹那间所有人都担心的盯着随风看着,眼睁睁的盯着手刀一点点的在靠近,别以为这是手刀便没有伤害力了,在手刀外面闪烁着的红色光芒在阳光下依旧在闪烁着锋利的气息,一点都不比随风手中的匕首差劲。

    忍不住的我对随风喊道:“随风危险,不要撕成了,如果实在不行的话,那就认输吧!”认输还有一线生机,这也是没有办法当中的办法,然而在开口的时候我已经想象到了,随风这性格就算是死也不会认输的。

    “放心吧,没有什么大风大浪过不去,在我随风的字典里面,根本没有认输这两个字!”嘴角上扬,随风比我们都要淡定,此时双手都还自然的下垂,一副十足的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

    本来有点紧张的我们在,看到他这一副面孔又不自觉的安定下来,有一种预感这一场战斗最终的胜利者会是随风。

    嘴角上扬,眼看着血色蜘蛛的手刀要刺在随风身上的那一刹那,随风动了,没有太大的动作,也只是轻微的伸出手,连带着手中的匕首高高举起,也不见他去抵挡攻击,反倒是一个径直的对着血色蜘蛛的胸口。

    “这攻击?”

    看到随风的攻击,我们都忍不住的震惊一下,这攻击在此时是那么的熟悉,不正是刚才血色蜘蛛的攻击方式!

    “战场杀招,你,你竟然也会!”面对着随风的攻击,血色蜘蛛瞳孔不停的在收缩,本能的想要后退,可惜他刚才的攻击实在是太猛了,根本没有回旋的余地,没有任何意外直接把手刀刺进了随风的身体当中去,在刺进去的瞬间,随风的匕首也刺中了血色蜘蛛的胸膛。

    两败俱伤,这一刻真的能够称作两败俱伤,其实两个人接触的时间仅仅是几秒钟而已,但是分开的时候身上又多了好多伤痕,发狠的随风直接把匕首都留在了血色蜘蛛的胸口上。

    “成功了吗?”随风身上的伤口触目惊心,整个胸口几乎都要被刺穿,手腕大的伤口源源不断的往外喷射着血液,只是有点庆幸的是,这一个伤口并没有在内脏的主要位置上,反倒是血色蜘蛛有点危险了,随风刺进去的两把匕首,每一把都在心脏的位置上,此刻鲜血就好像不要钱一样,源源不断的往外流淌,射你也因为站不直一个踉跄直接倒在了地板上!

    “呵呵,大家我没有辜负你们的期望,我胜利了!”捂着胸口随风跟着倒下来,只是在还没有落地的时候直接龙教授给接住了,接连在身上点了好几下,这一招叫做点穴手,能够用来给人定身,也能够用来治疗,被龙教授这样子一点,本来源源不断往外喷涌的血液在这一刻竟然直接停止了,比任何的止血药都要好用。

    反倒是血色蜘蛛这一边特别的可怜,都已经是现在这种情况了,其他的黑蜘蛛成员都还没有出现。

    “哼,难道黑蜘蛛他们把他给放弃了吗?”给随风全身上下都检查了一遍,在确定没有生命危险的情况下,龙教授站直身体,冷冷的对着血色蜘蛛说道。

    就算是脾气再好的人,在面对着想要杀死自己伙伴的存在,绝对不会有好脸色。

    “哼,既然没人管他的话,那么我们就让他死吧!”冷哼一声,小天双手飞快的开始结印,以他站着的地方为起点,“咻咻!”的声音疯狂在响起,一大片的地刺接连往外刺去,目标就是躺在地板上的血色蜘蛛。

    眼看地刺即将吧血色蜘蛛给撕成两半,一到冷哼在天空中响起,“哼,废物,第一场竟然失败了!”声音是无面的,伴随着这一道声音,一只只黑色的虫子,煽动着翅膀直接把血色蜘蛛整个身体都给包裹了起来。

    “碰碰!”的声音接连在响起,让人感到惊讶的是,你小小的一只虫子竟然能够把地刺都给阻挡了下来,甚至还把地刺变成了碎片。

    “这,这是什么虫子,好恐怖的防御力!”虽然我自认为这一些地刺对我也起不到任何的作用,然而几只虫子这就让人震惊了。

    “这就是蛊虫,蛊毒当中的一种,没想到无面已经把蛊虫修炼到这一个地步!”

    伴随着黑色虫子出现,我们终于见到了无面一群人,原来刚才他们至始至终都是躲在一个山坡上观察,因为距离实在是太远了,所以我们并没有发现他们。

    救下血色蜘蛛之后,在我们诧异的眼神当中,竟然一脚朝已经要死的血色蜘蛛踢了下去,“别装死了,我知道这样子的攻击是没有办法杀死你的。”

    这样子都杀不死?要知道随风的两把匕首可都是刺在了心脏的位置上。

    然而伴随着无面的这一句话说完,血色蜘蛛竟然真的站了起来,并且还很用力的拔出了插在胸口的两把必说,刹那间鲜血好似不要钱一般疯狂往外流淌,但是他并没有打算让这一些血液浪费,只看他用力的对着胸口一吸,流下来的鲜血直接脱离了地心引力,从下往上流淌着,很快全部都进入到血色蜘蛛的身体上,本来苍白的脸色也逐渐的开始恢复红润。

    “血色蜘蛛,为什么叫做血色蜘蛛,只要有血液的地方,他都能够生存下来!”

    第二场战斗开始,随风因为受伤太重了,根本没办法继续战斗,想了想,我直接往前一步走站了出去。

    “来吧,我就是参加第二场的人,你们那一边呢!”眼中带着一丝精光直勾勾的盯着面前的八个黑蜘蛛看着,其实这一个时候我还是有点紧张的,按照我的实力,估计也只能够斩杀掉一些第六名,第七名的存在,但是如果到第五个级别的话,战斗起来就非常勉强了!

    最怕来什么东西,什么东西就会来,再次站在我面前的竟然是黑蜘蛛当中排行第四的存在。

    “呵呵,小弟弟,凡事可不能够那么嚣张哦,不然的话怎么死的都不会有人知道!”带着妩媚的笑声,黑蜘蛛排行第四的寡妇出现了!

    身穿黑色的紧身衣,脸上画着浓浓的烟熏妆,看着我的那一眼,就好像是一只饥渴的狼盯上了猎物一般,被她这样子看着全身都感到不舒服。

    在蜘蛛的种群当中,寡妇也叫做黑寡妇,他们在生育的时候都会活生生的把自己丈夫给吃掉,用来补充自己的营养,一般黑寡妇这一个词都将会用在心狠手辣的女子身上。

    面对着这样子的一个对手,我的双手直接开始结印,很快一个火焰护照出现在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