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最强医生 兔子的尾巴

第二百零四章 穿透黑暗的火焰

    小师妹和美女老师对视一眼,皆是从对方的眼里看出了一丝疑惑与迷茫。

    在场的几个人中,只有她们对于眼前发生的一切完全是懵逼状态的,无论是湖面上闪耀的光圈,还是那个中年男人的身份,都让她们感到无比的茫然。

    她们看到那个中年男人和柳青莲低头交谈了一番,然后柳青莲就不管不顾,抬手一挥,石桥给召唤了出来,然后头也不回地就往湖对面走去。

    小师妹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心里很是心酸,她本想出生唤住柳青莲,问问她要去哪里,会不会这一走又会消失在尘世中了。

    但是一想到柳青莲对自己的无情与冷漠,她还是嘴边的话语吞了下去。

    她既然不愿认我,我又何苦纠缠呢?

    一边是默然离去的生母,一边又是生死未卜的相公,巨大的无力感冲击着小师妹那颗脆弱的心灵。险些又让她崩溃。

    所幸她还有师父,和美女老师姐姐可以依靠,若如不然,她一个人怎么能承受得住这种种的挫折。

    湖面上的光圈渐渐淡去,很快就消失不见了,湖面又一次恢复了平静。

    美女老师呆呆地看着水平如镜的湖面。微微张了张嘴巴,显得很是不可思议。

    自从来到这里之后,她就亲眼目睹了各种诡异的事情,不断冲击着她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她隐隐觉得,这个世界,远比人们想象得还要复杂。

    不过此刻最令她感到困惑的是,那个欧美女人带着叶阳去哪里了?还有那个中年男人到底是谁?

    父亲和叶叔叔,似乎认识他?可是我怎么从来没有见到过?

    不行!我得问个清楚!

    “别在外面等着,先回屋吧。”

    叶笑转头对身后的众人说了一声,然后径直朝木屋走去。

    唐美人见小师妹一脸的呆滞,暗自叹息一声。然后搂着她肩膀也往前面走去了。

    而张无疆面色深沉,似乎是在思索什么,良久才回过神来,他撑着拐杖,转身刚欲迈步,这时按耐不住心中疑惑的美女老师,来到了他的身边。

    “爸,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没有告诉我?”

    美女老师一边和张无疆并肩走着,一边试探性地对他问道。

    闻言,张无疆抿了抿嘴,片刻之后方才呼出一口气,他似乎知道美女老师早晚会向自己提问的,此刻他也不再隐瞒,开口说道,“女儿你问吧,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

    “我想知道那个外国女人是谁?她带叶阳去哪了?”美女老师直截了当地问道。

    张无疆扭过头看着美女老师,面露难色地说道,“那个女人的身份事关重大,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

    这个答案显然不能让美女老师感到满意,但是从张无疆的脸色她也知道,张无疆没有说谎,而且她也感觉到了张无疆想对自己坦诚公布的真诚。

    既然父亲真的无法将那个外国女人的身份告诉自己,那么他也一定有自己的难处,说不定那个女人的身份是什么机密呢?

    如此想着,美女老师也不再那个女人的身上纠缠了,她顿了顿,又问道,“叶阳去哪了?他会没事吗?”

    听到美女老师的问题,张无疆神色复杂。事实上他对灵泉也并不了解,毕竟他关注的,是如何解救美女老师的母亲。

    “我只能告诉你,叶阳去了一个能救活他的地方,所以他会没事的。”

    张无疆的这个答案虽然不够详细,但也让美女老师安心了不少。一直以来,她都为叶阳的情况而感到提心吊胆,这种滋味,不亚于等死,让人感觉压抑而绝望。

    如今听到张无疆的话,美女老师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在她看来,只要叶阳没事,其他的什么都不重要。

    两人走到了木屋大门前,正当两人准备跨进去时,美女老师突然停下来脚步,她轻蹙着眉头。看着张无疆,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

    “还有,爸,那个男人到底是谁啊?你和叶叔叔好像都认识他?”

    张无疆抬眼意味深长地看着美女老师,说道,“他是未来的公公,也就是叶阳他爹。”

    叶阳他爹?!

    美女老师的表情一下就凝固了,羞怯、彷徨、紧张与不安,一一涌上了她的心头,心情可谓是五味陈杂。

    她怎么也想不到,她会在这种情况,面见叶阳的父亲。而且他的父亲,看起来最多不过才三十岁左右,这得保养的多好啊?

    不过令美女老师不解地是,叶阳都那个样子了,他爹看起来似乎一点都不着急啊,难道他们不是亲生的关系吗?

    美女老师满脑子胡思乱想。她清理了一下思绪,然后镇定了一下情绪,忧心忡忡地迈开步子,走进了木屋。

    黑暗,依然是无边无际的黑暗。

    窒息与伤痛,不断持续地折磨着叶阳的神经。

    处在这无尽的黑暗之中,叶阳不禁要承受身体上的痛楚,还要强忍着精神上的折磨。

    有人说,黑暗会让人迷失方向,说的不是往前还是往后,而是黑暗滋生出来的压抑与孤独,容易让人陷入沉沦,掉进深渊,无法自拔。

    每个人都有罪恶的一面,无论是谁,好人与坏人的区别,无非在于谁能压制住心底那骚动不安的邪念。

    黑暗中,仿佛有一双无形的大手,将叶阳深藏在内心里的罪恶,给狠狠地揪了出来,然后无限的放大。

    一股莫名的狂暴瞬间涌入了叶阳的全身,他在黑暗中握紧了拳头,张开了他那欲图吞噬一切的利齿,此时的叶阳,已然不再是叶阳。

    身体上的束缚在不知不觉间消失了,叶阳犹如一头被释放的猛兽,身上的痛疼被巨大的狂怒给掩盖了,他在黑暗中一路狂奔,横冲直撞,他内心极度地渴望。渴望着杀戮与鲜血!

    只是四周除了黑暗,一无所有,他的狂怒无处倾泻,所以变得更加的暴躁,他在黑暗中嘶吼着,那震耳欲聋的声音。活脱脱就像是一头野兽,哪里是人能发出的音调。

    “桀桀”

    一个诡异的笑声从不远处传来,叶阳的嘶吼戛然而止,他聆听着那个声音,在笑声还未落定之前,就锁定了位置。然后他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猛地奔腾而去。

    “煞影激发出来的竟是你的杀戮,很好,如果在我夺取你的力量之后,你还能活下来,我可以考虑让你加入我的军团!”

    叶阳不出意外地扑了个空。而云帆的声音却从另一处飘荡了过来,叶阳没有任何的停留,又朝着声音的来源冲了过去。

    煞影的能力之一,便是能挖掘人内心深处的罪恶,将其无限放大,直到丧失理智,成为杀人机器。

    而现在的叶阳,显然已经完全没有了理智,若是放在平时,叶阳还能与煞影的蛊惑之术抗衡,只是现在他的神识受了重伤,无法全神贯注地压制自己的罪恶,方才导致现在这种的结果。

    云帆静静地站在一旁,煞影独特的属性,能够让他洞察黑暗,即便这里片缕光亮都没有,但是他依然能把四周的场景看得清清楚楚。

    此刻,他戏虐地看着如同野狗一般,四处撒野狂嗅的叶阳,看到一个人在自己的影响下,逐渐丧失人性,这种乐趣,他十分的享受。

    蓦然,云帆的嘴边浮现出了一抹笑容,那包裹着阳灵的黑雾,渐渐地吞噬着,越来越小,此刻的阳灵,体型已经缩小了不下三圈。

    而因为叶阳的意志力逐渐变得薄弱,云帆吞噬起阳灵的速度,也在逐渐加快,可谓是没有了任何的阻力。

    仅仅是片刻的功夫,阳灵已经被吞噬得像一个篮球一般大小了,云帆看着悬浮在自己手掌上空的阳灵,嘴边的笑意渐浓。

    由于阳灵体型的极速缩小,叶阳直接从阳灵的顶部摔了下来,重重地砸在了地上,差点把他砸得支离破碎。

    巨大的痛苦让处在狂暴之中的叶阳,恢复了一丝理智,他能清晰地感觉到自己全身汹涌澎湃的血液,正在不断翻腾,显得极度的躁动。

    凭着这最后一丝的理智,叶阳瞬间就明白了,自己是受到了煞影的影响,才会变得如此的狂暴,他不禁感到骇然,没想到煞影竟然如此的阴邪,具有这等能力。

    而最令叶阳感到不安的是,他与阳灵之间的联系,已经变得越发的淡薄了,他知道,云帆就要成功了。

    就在叶阳想要奋起反抗的时候,他身体的痛疼逐渐变得麻木,那渴望杀戮的强烈欲望。再一次席卷了他的神经!

    不行!我绝对不能被煞影所操控!

    叶阳死咬着牙关,黑暗中咬出了血他也浑然不知,他凝聚起所有的意识,极力压制着那深深的对杀戮的渴望。

    只是身负重伤的叶阳无法使出全力,就在欲望即将再一次侵占他的大脑时,他蓦然感觉自己的身体一阵冰凉,从外到内,渗透着他每一个细胞。

    而这种冰凉,在侵入他身体的一瞬间,却是变得无比的温暖,就像是一个将死的朽木,得到了雨露的恩泽,变得生机蓬勃!

    痛苦骤然减去,叶阳只感觉大脑在一刹那间变得异常的清醒,而侵蚀着他的那股欲望,也陡然褪去,这种仿若重生的感觉,让叶阳如获至宝。

    黑暗中,蓦然出现了一丝光明,叶阳循迹看去,赫然发现在不远处,站在一个人影。

    而此刻的云帆,一脸震惊的看着自己手掌之上的阳灵,他不敢相信,即将被自己吞噬殆尽的阳灵,竟然欲图挣破他的束缚!

    只见被黑雾层层笼罩出的阳灵,仿佛是恢复了生机一般,它的火焰穿透了厚重的黑雾,将黑暗再一次照亮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