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段誉,我要跟你抢老婆 陆通

第三百十八章 虎毒不食子?

    郝仁将手qan递给刘天霸,丝毫不担心他会朝自己开qan。

    刘天霸能够成为洪义大佬向爷的左膀右臂,甚至发展到今天自立门户,成为一方诸侯,自然不是一般人。

    他刚才已经见识到了郝仁如同神明一般不可莫测的武功,现在生不出一丝反抗之心。

    刘天霸颓丧着低着脑袋,明显到自己纵横江湖数十载,今天自己和这么多的手下竟然败在了一个年轻人手中,而且是一面倒的完败,根本没有任何胜利的可能性!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小刘啊,这个世界上有许多奇人异士。是你我惹不起的!”

    当刘天霸三十多岁,作为向爷旗下第一员猛将正志得意满的时候,向爷曾经这样跟他说过。

    那时候刘天霸表面上点头称是,但是内心深处是不服的。

    奇人异士算什么东西?

    功夫再牛逼。一粒“花生米”就能直接送你去见阎罗王!

    然而今天碰到郝仁,刘天霸总算知道了向爷当年说的那句话的意思。

    而想到之前邹文东对郝仁的态度,刘天霸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

    洪义高层内都知道向爷勾结燕青的人,试图对顾家大少下手,然而那一夜过后,洪义华海分部三位大佬全部死亡,而顾朝歌和邹文东却活了下来。邹文东也因此获得了顾朝歌的支持,成功上位。

    按理说。以向爷多年来经营的势力,对顾家大少这样的大人物动手,绝对是经过缜密的计划,确保万无一失才会动手。

    而一直以老谋深算著称的向爷竟然计划失败,这代表着那晚上一定发生了什么重要的变故。

    而现在看到郝仁,这一下子全解释的通了。

    有这样一个武力值逆天的存在,任何阴谋诡计都没有存在的价值。

    就在刘天霸思索的时候,一旁的郝仁冷冷地说道:“刘天霸,我的耐心是有限的。再给你半分钟,如果做不出决定的话,那么你们两个就一起留在这里吧!”

    听到郝仁的话,刘天霸握着qan的手有些许的颤抖,额头上一滴冷汗流淌了下来。

    杀,还是不杀?

    刘天霸最终下了决定,眼神中充满了决绝和狠厉,一步步走到刘枫跟前。

    刘枫看着自己曾经视为英雄的父亲,看着那个不管自己闯出什么祸都会替自己摆平的父亲,突然心生恐惧,刘天霸的脸庞在刘枫眼中突然变得无比陌生。

    “爸求求你,别杀我!我再也不给你惹事了求求你饶了我吧!”

    这时。刘天霸突然缓缓伸出手,抚摸在刘枫的脸庞上,语气温柔地说道:“小枫,我的好儿子啊你安心地去吧!”

    “不!”

    听到刘天霸的话。刘枫如同回光返照一般,发出凄厉的嘶吼。

    “小枫啊你落到今天这个下场,要怪只能怪你不长眼,惹到了不能惹的人!你放心吧,只是一瞬间的功夫,我会让你没有任何痛苦地走的!”

    说罢,刘天霸就咬着牙,扣动扳机。

    “彭!”

    下一刻。刘枫的眉心出现了一个血洞,飞射而出的鲜血溅了刘天霸一脸。

    刘枫睁大双眼,随即瞳孔开始涣散,脑袋一低不再动弹,而殷红的血液不断地从他额头上汩汩流出。

    “刘天霸,你你竟然杀了小枫!”

    一旁被刘天霸踢到在地的黄芳菲发出歇斯底里的尖叫,然后挥舞着指甲朝着他扑过去。

    “彭!”

    又是一声枪响。

    刘天霸没有丝毫地犹豫,将手qan中最后一课子弹射向了眼前这个给自己做了二十年情妇的女人。

    以刘天霸的身份地位。什么年轻漂亮的女人搞不到。他之所以一直让黄芳菲陪在身边,甚至送了豪宅、名车、珠宝,除了她身上那股骚媚入骨的熟女气质之外,无非就是因为她肚子争气。给他生了个儿子,母凭子贵罢了!

    但现在刘枫已死,黄芳菲身上已经没有能吸引刘天霸的地方了。对于刘天霸而言,杀死这样一个没用的女人就像杀一条狗一般。

    之前打死刘枫的时候,刘天霸还一副痛不欲生的表情。

    而现在干掉了自己的情人,刘天霸竟然连眉头都不皱一下。

    都说虎毒不食子,刘天霸却为了保住自己的小命,对自己儿子举起了屠刀。

    真正熟悉他的人会知道,看上去霸气十足的刘天霸根本不是什么所谓的猛虎,而是一条阴冷的毒蛇,但是得罪他的人,最终都被他用阴谋诡计给干掉了。

    就连刘天霸的手下们,看到他这幅杀妻灭子的举动,都一阵胆寒,试问一个连妻儿都不在乎的人,又怎么会在乎手下弟兄的生命呢?

    “刘天霸,我让你杀了自己儿子,你可恨我?”

    郝仁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在刘天霸耳边响起,刘天霸心中一颤,低着头说道:

    “天霸不敢!”

    刘天霸作为洪义大佬之一。年轻时候是向爷手中最锐利的刀,是踏着无数尸山血海才有了今天的地位。

    这么多年来,他被人捅过七刀,也像一个老鼠一样躲在偷渡船里跑路。但是从未有过像现在这么害怕的时刻。

    面对郝仁的时候,他就像自然界里的动物碰到了天敌,恐怖的气息笼罩了他的全身。

    虽然刘天霸按照郝仁的话,干掉了刘枫。但是如果现在他要违背约定的话,刘天霸根本没有任何反抗之力。

    他只能低着头,浑身瑟瑟发抖,等待着郝仁的最后通牒。

    “滚吧!”

    郝仁说道。

    如果是平常时候。有人敢这么和他说话,不用刘天霸开口,他手下的小弟就会将那人的狗腿打断。

    然而现在,郝仁的这一句“滚”在刘天霸的耳中就如同仙乐一般,他立刻佝偻着身子,一路小跑地朝着外面跑去。

    “等等!”

    刘天霸刚跑没几步,郝仁就喊住了他,他奔跑到中途的身子瞬间一滞,摔了一个趔趄,但是顾不上身上的痛楚,再次恭敬地走到郝仁的身边,像一个谦卑的仆人一般,问道:

    “郝先生有何吩咐?”

    “刘天霸,这里是你的地盘,这么急着走,连儿子的尸体都不处理一下?不怕jn察找上门?”

    “郝先生,您放心,我一定会将这件事情处理得妥妥当当的,学校那边我会说刘枫突然生病,到外国去治疗了。我保证这件事情不会走漏一点风声!”

    随即,刘天霸招呼了几个手下,将刘枫的尸体带走。

    刘天霸带着一众手下灰溜溜地走出了仓库,当他坐进那辆迈巴赫的时候,幽幽地点了一根烟,眼神中透露出的

    是无尽的怨毒!

    等刘天霸等人出去之后,郝仁立刻用体内的内劲替耿山治疗身上的暗伤,至于他上身的皮肉伤,只能慢慢养了。

    郝仁让邹文东将耿山送到华海市最好的医院,邹文东保证,绝不会让耿山的身上留下一丝伤疤。

    临走的时候,耿山的大手死死地抓住郝仁,眼神中含着激动的泪花,刚想开口,就被郝仁打断:

    “大山,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兄弟之间不要说谢谢。一声兄弟。一生兄弟。从今天起,你这辈子都是我郝仁的兄弟了!至于我的身份,等你病好了我再慢慢跟你解释!”

    邹文东的手下将耿山护送到医院,而郝仁则上了邹文东的车。

    “郝先生那刘天霸绝对不是易于之辈,您今天这么放他走了,日后他绝对会报复的!”

    “文东,我岂会不知道这个道理?今天放刘天霸走,为的是送你一件大礼!”

    郝仁淡定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