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段誉,我要跟你抢老婆 陆通

第三百二十二章 丑闻

    又过了五分钟,陆达一家总算结束了窃窃私语,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陆达走到郝仁跟前,那张肥的流油的胖脸颤了颤,然后说道:

    “都说中医讲究望闻问切,小唐说你是高人,那么你就替我们几个看一下身体吧!”

    听了陆达的话,郝仁嘴角微微上翘,笑着说道:“这么简单?谁先来?”

    “呵呵简单?”

    一旁的陆艳琴不屑地说道:“臭小子,你还真把自己当盘菜了?那你先给我看看,如果说的不准的话,你今天别想轻易地走出这个大门!”

    面对陆艳琴的威胁。郝仁不屑一顾,直接开口说道:“你最近经常失眠!”

    “哼我黑眼圈这么重,看出这个不算什么吧!”陆艳琴撇了撇嘴。

    “是不算什么,不过你最近的经期也不大正常。还有你的肝也不太好!”郝仁继续说道。

    而听了郝仁的话之后,原本还气焰嚣张的陆艳琴却突然沉默了,因为女孩子经期这种事情,是极为私密的。她与郝仁是第一次见面,所以郝仁也不可能事先打探她的消息。

    而且她的肝确实也不太好,最近一次学校里的体检中,肝功能的各项指标都有些偏高。

    但要让她相信郝仁仅仅看了她几眼,就能准确地说中她身上的毛病,这让陆艳琴觉得有些匪夷所思。

    难道真的像唐傲天口中说的那样,这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是一个高人?

    不!

    绝对不可能,他一定是瞎蒙的。

    就在这时,郝仁主动走上前一步,开口说道:“光望气不能了解病人的全部,接下来我要给你切脉!”

    “啊哦”

    听了郝仁的话,陆艳琴不由自主地伸出了手。

    郝仁三根手指搭在陆艳琴的手腕上,面沉如水,而陆艳琴身上那股廉价的香水味飘进了郝仁的鼻子中,令他不由眉头一皱,心生厌烦。

    “喂我说你可不要借着把脉的机会,趁机占我便宜啊!”陆艳琴矫揉造作地说道。

    “哼我会占你便宜?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的双眼皮是开的,鼻子垫过,还打过瘦脸针,这张脸差不多都大修了一遍,结果还是这幅惨不忍睹的样子,如果我是你的话,早就买一块豆腐撞死算了!”

    “你”

    陆艳琴被郝仁的话呛的气急败坏。然后瞬间一愣,他怎么知道自己整容的?

    要知道,陆艳琴可是特地花了巨资到泡菜国去整容的,普通人根本看不出她脸上动过刀子。

    至于整了容之后还是这幅普通的样子。这全都是因为她的底子实在是太差了,没整之前就像一个恐龙!

    郝仁收回了手,继续说道:“你的胃不好是因为喝酒太多了,已经达到了酗酒的程度,一个月里你至少有一半的日子在喝酒!”

    “琴琴,你酗酒?”

    听了郝仁的话,陆达和柳慧问道。

    “爸、妈都是我室友她们,硬拖着我去酒吧的。人家也不想去的啦”陆艳琴解释道。

    “还有,刚才我说你经期不正常,但是给你把了脉之后我才知道,你经期不正常,是因为你三个月内,堕过胎!”

    “什么?堕胎?!”

    这下子陆达和柳慧都坐不住了,陆达黑着脸,大声道:“琴琴。这是怎么一回事?”

    “爸,人家还是处女呢,怎么可能堕过胎呢,你千万不要相信这个庸医。他是在瞎说!”

    陆艳琴反驳道,但是她颤抖的身躯和毫无血色的脸都出卖了她内心的波澜。

    “琴琴,你还不说实话?”柳慧逼问道。

    “妈我真的没有,你是相信一个外人,还是相信自己女儿?”陆艳琴还在苍白地解释。

    “琴琴,正因为你是我的女儿,我太了解你说话的时候是什么样子了!你快说,到底有没有堕过胎!”柳慧声音凄厉,怒目圆睁。

    陆艳琴见柳慧大发雷霆,终于低着脑袋,声音如同蚊子一般:“有”

    看到自己女儿承认堕胎,陆达气得直接扬起了手,想要打陆艳琴巴掌,结果被一旁的柳慧拦了下来。

    “你松手”

    陆达一把推开身边的柳慧,怒道:“让我打死这个不孝女!”

    “老陆,你别冲动。听女儿说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柳慧说道。

    在陆达和柳慧的逼问之下,陆艳琴总算说出了事情的真相。

    原来,三个月前,陆艳琴和朋友们去酒吧玩的时候,认识了一个三十岁左右的成熟男性,长得有几分像钟寒良,用时髦的话说,就是“帅大叔”类型的。

    陆艳琴一下子就被他吸引了。双方互留了电话,第二天那个“帅大叔”就约了陆艳琴出去玩,并且开了一辆奥迪A8到了陆艳琴的学校门口接她。

    双方聊天时,“帅大叔”不经意间透露出自己是一家互联网公司的老板。在华海市拥有一套高级公寓、一套郊区别墅、还有一个楼面的商铺。

    而这辆奥迪A8只是他平时的代步工具,他另外还有一辆兰博基尼盖拉多,只不过前不久车子撞了,现在正在修。言谈之中。“帅大叔”将自己塑造成了一个黄金单身汉的形象。

    虽然陆达在陆天旗下的一家分公司担任经理的职位,但是他并没有股份,拿着死工资,自然不能满足陆艳琴对于奢侈品的欲望。

    而陆艳琴这种拜金的女孩,根本无法抵挡这样子的金龟婿的魅力.当天晚上,就上了“帅大叔”的床。

    不过奇怪的是,那个“帅大叔”每次请他吃饭都只是在普通的小馆子,而且开的房间都是如家这样的快捷酒店。

    陆艳琴本来以为是有钱人不拘小节,结果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那个“帅大叔”突然失踪了,陆艳琴怎么也找不到他,于是便到了他口中的公司找寻。

    结果陆艳琴却发现。那家公司的老板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而那个“帅大叔”,其实是老板的司机,开着老板的奥迪A8到处招摇撞骗。

    据那家公司的职员说,在陆艳琴之前,还有两个女孩找上门来,也都是被相同的手法骗了。

    得知真相之后,陆艳琴万念俱灰,但是真正绝望的是,几天之后,她发觉突然呕吐不止,而且本该如实抵达的“老朋友”也没有来。

    陆艳琴脑海中闪过一个不好的念头,随即立刻赶到了医院,经过检查,她发现自己怀孕了

    这个晴天霹雳的消息,她不敢告诉任何人,只好自己偷偷堕了胎,本来她以为自己做的神不知鬼不觉,这个丑闻可以瞒过所有人。

    但万万没想到的是,她今天挑衅郝仁的医学水平,却被郝仁发现了她曾经堕过胎的事实。

    等陆艳琴说完自己的遭遇之后,陆达仿佛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光一般,瘫坐在沙发上,面如死灰。

    “你你这个不孝女!”陆达气喘吁吁地骂道。

    “哎老陆啊。事已至此,还能怎么样,你就少说两句吧!”

    柳慧在一旁劝说道,而陆艳琴则眼神阴狠地看着郝仁,要不是郝仁的出现,她的丑事便会一直瞒下去。

    郝仁不理会她眼神中的阴冷,转身望向陆达和柳慧,问道:“还有两位,是不是也要我替你们诊断一下?”

    听到郝仁的话,陆达和柳慧摇头摇得像拨浪鼓一般,他们可不知道郝仁在给他们治疗之后,会说出什么骇人听闻的东西。

    “你们上去给伯言治病吧不过咱们有言在先,如果今天你们治不好伯言,那么今后你们就再不能来打扰我们陆家!”陆达说道。

    “好,一言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