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初城

第169章,你大爷的!

    冯宇婷没看身边的人,只淡淡的说了两个字,“谢谢。”

    她的语气虽然还是一贯的清冷,但是却掩藏不住的疲惫和虚弱。

    这该死的虚弱语气,让左轮有些控制不住的心疼。尽管他自己也被季尧车祸这件事弄的焦头烂额,疲惫不已。可这个时候,还是忍不住心疼她。

    出了电梯,冯宇婷深吸了一口气,勉强站住。

    一抬眸,刚好迎上左轮那张有些关心,有些心疼,又有些压抑的俊脸。她一怔,连忙推开他的大手,语气更冷淡了,“我自己可以的。”

    左轮蹙眉,也不说话,就这么看着她。

    冯宇婷忍着疼痛,一瘸一拐的走出医院大厅,再走向停车场。

    感觉到身后那道复杂的冷眸,她即使疼的满头大汗,也咬牙忍着。

    好不容易走到车边上了,她脚被镂空石一崴,跌坐在地上。

    左轮再也压抑不住的冲上前,将她直接抱起来。

    冯宇婷连忙抵触的叫道,“你干什么?快放下我,放下我啊!”

    左轮蹙眉,不耐烦的喝了一句,“闭嘴!你丫给我闭嘴!”

    冯宇婷被他这样吼的愣了一下,左轮趁机将她抱进自己的车厢内。

    本来他想要直接把她扔进去的,可看她那痛楚的脸色。最后丢的动作收敛了,变成了小心翼翼。

    冯宇婷被放进他车内之后,反应了过来,“我自己能开车!”

    左轮对于她逞能的样子,实在是生气,他冷声问了一句,“有什么是你不能的?是不是你还可以一个人生孩子?”

    冯宇婷一怔,理智的回答,“对,我是可以一个人生孩子。我可以人工授精。”

    左轮嘴角抽了抽。猛的关上车门,为了防止这个女人逃跑,在自己坐进驾驶室之前,还落了中控锁。一边快速的绕过车头,一边咬牙切齿道,“该死的女人,不气死我死不罢休!”

    他上车之后,就发动了引擎。

    冯宇婷果然是很不配合的道,“快停下,放我下车。快点!”

    左轮充耳不闻。直接不理她。

    冯宇婷抗拒的蹙眉,只可惜自己的脚踝太疼了,疼的她黛眉一阵阵的紧蹙。就连大声说话都能牵动到脚踝,疼的她忍不住倒吸一口气。可她依然很固执的调整呼吸,然后坚持下车,“左轮,你快点放我下车!你到底要我说几遍?”

    左轮终于开口了,不过一开口就气的冯宇婷脸色涨红,“说到你说累了为止。”

    冯宇婷抽了抽唇角,只好道,“我说累了,你现在可以停车了吗?”

    左轮蹙眉,沉声道,“既然说累了,那就闭嘴好好休息一会,我送你回家。”

    冯宇婷没见过这样的,这两天实在是太过不顺了,她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你大爷的!”

    左轮心情也很糟糕,所以也回了一句。“你大妈的!”

    冯宇婷再次无语的抽了抽唇角,然后冷哧道,“你不怕我的病传染给你?”

    她的话说完之后,瞬间感觉到车厢内的空气冷凝了几度。

    果然,提到这件事顺利的让左轮的脸色阴沉了几分。他真的有一种当即就把她丢下车的冲动,可最终还是忍住了这样的冲动。因为他车速开的很快,这会已经到了马路上了。现在是深夜,所以,这会马路上没什么行人和车辆了。

    大冬天的,把一个女人扔下太不男人了。

    所以,半响之后,他只冷冷的道,“没事,我有很强的免疫力!你也别叫的跟被我绑架了似得,我考虑到你受伤的那只脚步方便踩刹车,怕你今夜变成马路杀手,影响东城的交通安全才送你回家的。我对你已经没别的意思了,继续做你的淡定姑娘吧。”

    冯宇婷闻言,看了下自己受伤的脚踝,好像真的动不了了。想到上次这个左轮在自己没有意识的情况下都没有伤害自己,这次他很清醒的状态下,更加不会伤害自己的吧?

    她不再抗拒了,他的那个理由成功的说服了她。

    不过,她想到最后一句话,心底就有些隐隐的不舒服。

    她也想不通自己为什么不舒服,总之就是心理不对劲。其实,左轮对她没意思了,这是她求之不得的。

    可心里这是不舒服到底是为何?

    她想了想,大概是因为这句话否定了她的自身魅力吧。

    如此安慰着自己,她深吸了一口气,不再说话。

    她其实已经是超过48小时没有合眼休息过了,安静了片刻之后,竟累的睡着了。

    而左轮之后就一直沉默着,直到车在她家别墅门口停下,他看着她熟睡的样子忍不住发呆。

    她看上去很累,脸色不是很好,可睡着的样子很安静。少了几分平时的高冷和犀利,倒是多了一丝无助的柔和。他忍不住伸手去将她散落在脸颊上的碎发往后面拨了拨,忍不住叹息了一声。

    心底将自己鄙夷到了极点,明明说好了不犯贱。可见到她就忍不住犯贱。

    这一路,他自己都快嫌弃自己了。

    大手一抖,就碰触到了她的脸颊,那温热的感觉让他的心尖也跟着一颤。

    冯宇婷被他的动作惊醒了,睁开眼眸,有些迷蒙的看着他。

    等她意识到自己还在他的车内时,眉宇间闪过一抹戒备。

    这抹戒备,成功的伤到了左轮。

    他嘴角勾起一抹冷淡的弧度,哑声道,“到了。你可以下车了!”

    冯宇婷连忙解开安全带,然后下车。因为动作有些急切,她不小心把受伤的那只脚先落地,疼的她倒吸一口气。最终还是坚强的忍住了,她一瘸一拐的推开别墅的大门走进去。

    走路的姿势别扭到了极点

    左轮在她下车的一瞬间,就调转车头加速离开了。

    一路上,他把车内音乐开到最大声,一只手扶着方向盘,一只手抽烟。

    抽完了烟盒里面最后一根香烟后,他对着自己发誓,“左轮,你再对冯宇婷犯贱一次,你就去死!!!”

    第二天。

    陶笛早晨起床配合医生的治疗,输液。

    中午,乖乖的吃了一碗米饭,还喝了一小碗排骨汤。

    她现在就是要争取把自己的身体养好,然后等着季尧醒来。

    她输液完了,就会让女佣扶着她一起去看季尧。一般的都是她一个人呆呆的看着里面躺着的男人,女佣远远的陪着她,默默的难受着。

    家里的女佣跟陶笛朝夕相处。之间有了深厚的感情。每每看见陶笛单薄的身影,还有那痴痴的眼神,就会心疼的落泪。

    陶笛自己是不允许自己哭的,她始终记着季尧不喜欢她哭。

    她只是默默的看着他,陪着他。无声的陪伴,也是一种陪伴。

    季洁跟筱雅也会来看季尧,筱雅是顾楷泽陪着一起来的。

    她每次见到陶笛都会温和的跟她打招呼,就好像之前她偷偷亲季尧的那件事根本没有发生过一样。她会打招呼,也会关心陶笛。

    可陶笛看着她这副嘴脸就觉得呕心的很,每次不管筱雅说什么,她都只会给她一个鄙夷的冷眼。对于她这样的白莲花,她怕说一个字都会脏了自己的舌头。

    偏偏每次筱雅都会孜孜不倦的在她面前演戏,不管她怎么冷眼相对,她都能演的下去。

    这一天下午在重症监护室门口再次遇到了,筱雅还是温和的打招呼,“嫂子,你还好吗?下午怎么没午休一会?孕妇是需要多休息的。”

    陶笛还是一瞬不瞬的看着里面到那个昏迷着的男人,她想着已经是第三天了。他也该醒了,她甚至希望他能像上次那样其实已经醒了,只是为了引出幕后的坏人。才装睡的。

    可是,这一次他是真的昏迷着。

    等到规定的时间她换上无菌服进去看他,不管她说什么,做什么,他都无力的躺着不给她任何回应。

    她每次出来的时候,都会说老公我相信你会醒的。

    出了重症监护室,筱雅跟顾楷泽还在。

    筱雅难过的在一旁落泪了,而顾楷泽则是惺惺相惜的在她边上,温柔的帮她擦拭着泪水。

    陶笛心底一阵的悲凉,对于这个无辜的顾楷泽。她也很是无奈。她可以笃定筱雅对顾楷泽只有利用,或者说只是把顾楷泽当成达到目的之前的一块挡箭牌。

    可怜的这个顾楷泽还以为自己真的得到了爱情,如此细心周到的呵护着她。

    不知道筱雅每次看见顾楷泽深情款款的样子,会不会有点心虚和羞愧?

    不过,她也只是随便想想,现在她自顾不暇,也管不了别人的事情了。

    再说了,就冲着顾楷泽对小雅的这种宠溺态度,她想管也管不了。

    她不想看见筱雅惺惺作态的嘴脸,直接绕过他们想回病房休息。

    无奈,这个筱雅不要脸到了一定的境界,她看见陶笛主动关心道,“嫂子,你这两天好像又瘦了。是不是这两天没休息好?你别太担心了,尧哥哥一定会没事的。他一定会醒过来的,你自己要保重好自己的身体。这两天吃的好吗?我那还有楷泽给我煲的营养汤,等会我让楷泽送点到你病房去好吗?”

    陶笛不屑的勾唇,连一个字都懒得跟她说。

    筱雅一点也不介意她的冷漠,又继续道,“嫂子,我真的是好意。我知道你因为上次的事情对我还有误会,所以我只让楷泽送过去,我自己保证不去打扰你好吗?你怀的是尧哥哥的孩子,按道理来说孩子还应该叫我一声姑姑,你就当我是关心孩子的好吗?楷泽手艺不错的,真的!”

    说完,她又急切的拉了拉顾楷泽的衣袖。示意他帮忙说句话。

    顾楷泽经过上次的事情之后,对陶笛是心存不满的。他所相信的真相是陶笛对筱雅的误会,还打了她。而筱雅不计前嫌的陪着季尧去申城跟她道歉,接她回来。最后还奋不顾身的救了季尧,现在把自己弄伤了。却还是很宽容的对待陶笛,每天见到她都很关心她,可这个陶笛太不讲理了。

    每次见到筱雅甚至都不会正眼看筱雅,这一点,他很心疼筱雅。

    只是,在筱雅的眼神示意下,他才有些不情愿的道,“嫂子,这是筱雅对你真诚的关心,你应该接受。还有,我希望你能放下对筱雅的误会。筱雅很善良,她从来都没有计较过你的态度。”

    陶笛嘴角冷笑的弧度加剧,看着顾楷泽,实在是有些无语。最后,她只凉凉的说了一句,“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很多睁眼瞎的!”

    顾楷泽当即脸色就沉了下来,“嫂子,你怎么这么说话?”

    筱雅连忙拉住顾楷泽,对他轻轻摇头。一副逆来顺受,委屈求全的样子。

    顾楷泽深吸了一口气,扭头不看陶笛。

    陶笛真的醉了,她轻轻摇头,不打算再跟他们浪费一分一秒。

    筱雅却不放过一分一秒的时间来呕心她,“嫂子,你别跟楷泽生气。你保重好自己的身体,不然尧哥哥醒来会心疼的。”

    陶笛呕心的反胃,也许是心理作用,她真的干呕了起来。

    最后。她只能命令一旁的保镖,“把他们两人给我轰走!”

    保镖们愣了一下,相互对视着,有些为难。

    筱雅跟顾楷泽也变了脸,感觉很难堪。

    陶笛好不容易止住了干呕,提高嗓音,冷道,“我是季太太,我说话不管用?我让你们轰走这两个人,并且以后没我的允许都不准她们靠近重症监护室一步。”

    保镖们一细想。的确是应该听陶笛的,便上前了。

    顾楷泽已经气疯了,冲着陶笛愤怒道,“陶笛,你真是不可理喻!!!”

    说完,就推着坐在轮椅上的筱雅头也不回的离开。

    筱雅只能委屈而难堪的哭泣着

    陶笛看着他们离开,才终于不那么呕心了。

    深夜,筱雅在病房内用自己另外一部手机给她名义上的父亲发短信

    “你怎么回事?这么点小事都办不成?陶笛跟她肚子里的孩子不但没死,还好端端被救回来了?你那帮人到底是怎么样的废物?”

    她父亲很快回信息,“我怎么知道怎么回事?你这是什么态度?这是你该对我的态度?”

    筱雅的眸底闪过阴冷的暗光,“你觉得我现在该用什么态度来对你?在经过之前那几年的虐待之后,你觉得我还能尊重你吗?”

    她父亲字里行间充满了鄙夷,“贱人!果然是跟你那个该死的妈妈一样的下贱!!!”

    筱雅的手指猛然揪紧床单,“闭嘴!我不准你这么说!别忘了,我们现在是合作关系。你只有帮我当上季氏的少奶奶,我才能用我的身份去帮你挽救你的公司!”

    她父亲又回,“呵呵合作?说到底就是我在利用你,你有什么资格跟我叫嚣?”

    筱雅的指尖一片苍白,气的牙齿都在哆嗦,“我的资格就是你现在唯一利用的只能是我,所以你必须尧摆正心态。你要帮我,要不遗余力的帮我。”

    “我一直在帮你,是你一次一次的不成功!”

    筱雅,“愚蠢!你那帮手下都是什么样的废物?他们居然真的对我撞过来?他们把我跟尧哥哥都撞伤了,尧哥哥现在还在昏迷着,情况很不乐观。你这帮手下到底怎么回事?”

    她父亲,“他妈的!我怎么知道怎么回事?我现在根本就联系不上他们,我只下令他们废了陶笛。他们最后一通电话汇报说已经快要到海边了,可那之后就再也联系不上了。我到现在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更加猜不到是谁救了陶笛?我那两个手下可能已经死了!”

    筱雅心底一阵恶寒,很显然是有人救了陶笛。可她一直不知道是谁救了陶笛?而且她也没机会从陶笛口中试探出来。

    她很烦躁的蹙眉,“算了,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意义了。我拜托你下次办事找点机灵的人,还有,最近是敏感时期,我不联系你,你不能联系我!记住,我现在是你唯一的希望。另外,多留心身边有没有可疑的人坏事。”

    她父亲,“别废话!你动作快点!”

    放下手机,筱雅愤怒的咬牙切齿。

    想到曾经被这个老东西虐待。她的心情就不能平复。不过,现在老东西还有利用价值,她很多不能出面的事情都要利用老东西去做。所以,在她母亲去世之后不久,她就主动联系上了老东西。

    母亲跳楼自杀对老东西的影响挺大的,再加上这几年老东西一直沉浸在仇恨当中。折磨着她和妈妈的同时,自己也无心去打理公司。公司的生意每况愈下,所以现在公司就快只剩下空壳子了。

    她利用这一点来威胁老东西,跟老东西达成了共识。老东西帮她抢回季尧,而她承诺在当上季家少奶奶之后,会想办法帮忙公司度过难关。

    公司是老东西的弱点,她牢牢的抓住这个弱点。不断的利用着老东西,第一次是故意让老东西派人来绑架她,引出季尧去救她,制造季尧跟陶笛之间的矛盾。

    第二次就是要老东西去直接铲除陶笛,没想到这一次失败了。老东西找来的两个混蛋,还很不争气的真的开车撞她。

    真是可恶的很!!!

    她躺在床上,怎么都睡不着。

    姑姑那边她不能抱太大的希望,因为姑姑心底终究还是有点善意的。姑姑不准她伤害陶笛肚子里的孩子,姑姑只能小小的说点难听话向陶笛施加压力。这显然远远不够,她真的迫不及待的想要铲除掉陶笛,把尧哥哥抢回来。

    季诚说是帮她,也一直没有什么动静。

    而尧哥哥又一直没有醒来,最近这日子实在是不顺心。

    她担心尧哥哥是千真万确的,可是也担心尧哥哥醒来之后,最在乎的还是陶笛。

    真是烦

    她辗转反侧的睡不着,情绪也不能平静。

    就在这时,手机突然响起了短信铃声。

    她蹙眉,心想不会又是老东西发来的短信吧?

    打开短信一看,却是一个陌生号码。

    这个陌生号码不是别人。是季诚。

    虽然没有备注是季诚,可是短信的语气她一看就知道是季诚。

    “小雅姐姐,你是不是睡不着?”

    病房内没有开灯,她任由自己的情绪流淌在暗夜中。

    顾楷泽想要留下来陪夜,她婉拒了。其实,她总是用虚伪的面孔面对着别人,自己也很累。所以,她夜晚想要一个人独处。这样就不用一直伪装了,就能肆无忌惮的暴露自己的心思和情绪了。

    看见季诚的这条短信,她想象着他说出这句话时候鬼魅般的模样,气的拧起眉头,“什么事?”

    季诚很快就回短信,“当然是想跟你聊聊了。”

    筱雅又回,“我们之间有什么好聊的?你不是说过你会帮我吗?可我怎么看你一点行动都没有?你知不知道帮我当上季少奶奶的第一步是什么?”

    季诚,“当然,第一步要除掉陶笛这个障碍。”

    筱雅阴冷的眸底暗光聚焦了一下,有些激动,“那你怎么还不行动?你知不知道陶笛这个贱人已经放肆到什么程度了?她今天居然让保镖轰走我?你知不知道这个贱人有多过分?”

    季诚,“呵呵小雅姐姐冷静点。为这点小事生气不值得,我明天就会帮你报仇的。”

    筱雅一怔。“你什么意思?明天你想做什么?”

    季诚有些高深莫测,“不管我做什么,都需要你的配合。记住,你一定要配合我。”

    筱雅眼底的暗光更深沉了,“好,你说说看怎么配合。”

    季诚,“”

    发完了短信,筱雅的眸光越发的阴狠,嘴角慢慢的浮现起一抹冷森气息。

    这一次,少了尧哥哥的呵护。陶笛怕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

    第二天。

    陶笛看完了季尧之后,女佣把她扶回自己的病房。

    按照惯例,女佣应该回家帮她煲汤了。

    每次女佣回家之后,都是保镖守着的。只是保镖毕竟是男人,只守在病房门口。

    女佣走了大约十分钟之后,陶笛的手机响了,她一看是姑姑的号码。

    经过这么多事情之后,她对姑姑的感情已经变的不像之前那样单纯了。她有些复杂的蹙眉,犹豫了几秒,最终还是接了电话。

    只是,她的语气很平淡,没有之前那么热情温暖了,“喂,什么事?”

    季洁在电话里激动道,“小笛,你快到VP508病房来。你快点过来!!!”

    陶笛有些不解的问,“去那边做什么?”

    季洁激动的语无伦次,“醒了,小尧醒了,你快点过来啊。小尧已经醒了,我们大家都在这里。小尧正在到处找你,你快点过来吧!”

    陶笛一听这话,什么都顾不得了。连忙从病床上起来,浑身都充满了能力,几乎是小跑着往VP病区去的。

    保镖着急的跟在她后面,“少奶奶,出什么事了?”

    陶笛激动道,“季先生醒了,他醒了!!”

    保镖也跟着激动起来,“太好了!!”

    陶笛快速的往VP508病房走去,完全没有意识到一场阴谋的网正向她靠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