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初城

第171章,农夫三拳!

    季尧的手臂也有伤,这会却是费力的抬起然后握上她伸过来的小手。

    陶笛脸色白的吓人,脸颊上的笑容却是那么的温暖,小手被他抓住后,感觉到他掌心里面的热度。她眉眼弯弯的,卸下所有的担心和紧张,全身心的依赖着面前的男人,嗓音低低的,却暖暖的,“老公,我们的宝宝没事。我能感觉到他的活跃,他没事。你的小妻子……爆发了洪荒之力……一直坚持到现在……小妻子跟你心有灵犀,知道你会醒,你会来……嘻嘻……”

    这种时候,她依然活泼爱闹。

    季尧眸光猩红着盯着她看,看见她惨白的脸色,干裂的唇瓣,脱皮的脸颊,还有虚弱的模样,心口窒息般的疼痛着。他看着审讯室的情况,就能想象到她刚才经历了什么。眼眸中一抹杀气直接射向审讯室的三名警员。

    一瞬间,审讯室到处是东西摔落的声音……

    季尧恨得是自己现在出手不方便,不然他一定放过这几个丧心病狂的警员。他颤抖着手臂,紧紧的抓着陶笛的小手,嗓音沙哑的像是从胸腔内挤压出来的,“对不起……我来晚了……对不起……萌宝宝……”

    陶笛心头一酸,看着他眸底的心疼,瞬间觉得之前所承受的一切都值得的。因为他在乎她的,他是心疼她的。她颤抖着唇瓣,“老公……我没杀人。真的没有……”

    季尧点头,“我知道,不可能是你的。我们走……我们离开这里。”

    陶笛轻轻的点头,可身子像是棉花一样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最终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季尧想要接住她,可惜他根本动不了。即使动不了,在陶笛倒下的那一瞬间,他还是奋不顾身的想要抱住她。最后,他并没有抱住她,自己却跌下了轮椅。

    季向鸿看着这一幕,心底捏了一把汗,紧张叫道,“小尧,小心!!”

    陶笛晕倒在地上,季尧跌在她边上。身上的多处伤口被牵动,疼的他眼前一黑,也再次晕倒。

    晕倒之前,他跟陶笛的手紧紧的攥在一起。

    季向鸿命令保镖上前将陶笛抱起来,而他则是将自己的儿子扶起来。

    只是,季尧跟陶笛两只手怎么都分不开。

    两人的手,像是坚定的攥在一起……

    最后,季向鸿只得把晕倒的季尧重新弄到轮椅上,而陶笛只是被保镖抱着离开审讯室。

    他们攥在一起的手,季向鸿刻意没让保镖硬将他们分开了。

    一路上,就这样迁就着两人紧攥在一起的两只手,离开这里,上车……

    陶笛身体很虚弱,季尧也是,所以两人第一时间被送回了仁爱医院。

    到了医院,两人被放到担架**上的时候。

    护士想要将两人的手分开,季向鸿叹息了一声,刻意吩咐道,“尽量不要分开他们!”

    季尧能醒,并且也没留下什么后遗症,说明问题不大了。再次晕倒,只是伤口牵扯的痛晕的。

    医生也为陶笛检查了一番,确定她是长时间缺水导致的虚弱晕厥,问题也不大。

    就这样,两人确定无碍之后,被推进VP双人间病房。

    医生和护士,看见两人毫无意识,却能紧紧攥着对方手的这一幕,都感慨万千。

    季向鸿什么都没说,不过眼底也是彰显着震撼的。

    季洁眸光复杂躲闪,最终不敢看季尧跟陶笛攥在一起的手。

    筱雅看见两人一直攥在一起的两只手,嫉妒的心山都快爆发了。可她又必须忍着,她不能在大家面前暴露自己的真心。绝不能暴露,所以,即使她心底疼的千疮百孔,还是要忍着。

    病房内有护士感叹季先生跟季太太夫妻情深的时候,她还要微笑着附和几句。

    这种感觉,真的很痛苦,很难受。

    她又不得不承受,她爱季尧。不管怎么样艰辛,都要把季尧抢回来啊。

    她故意表现出很关心的样子,问季叔叔那边的情况,当得知陶笛一直没有招供之后。心底的火焰又膨胀了几分,火星烧的她哪里哪里都疼。整个人都像是在火焰上炙烤着,难受的很。

    不光是嫉妒,愤怒,还有埋怨。季诚口口声声说是这件事一定可以成功,可是怎么还是没成功。陶笛没招供,她根本没招供。

    陶笛现在被救了出来,就连肚子里的宝宝也平安无事。

    这叫她怎么能甘心?

    最后的最后,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陶笛跟季尧的病房的,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自己病房的。

    只知道半响之后,她从自己的情绪中回神,就看见季洁一脸纠结的看着她。

    筱雅微微躲闪了一下眼神,小声道,“姑姑,你干嘛这么看着我?”

    季洁沉默了几秒,最终还是忍不住道,“小雅……其实姑姑想跟你说。不如你放弃吧,顾先生对你**爱有加,心里眼里都只有你。不如你放弃小尧,踏实的跟顾先生在一起吧?”

    筱雅有些愤怒的蹙眉,压低声音,“姑姑,你这是说的什么话?你知道我不爱顾凯泽的,我真的不爱他的。我自始至终心里爱的只要尧哥哥,尧哥哥以前也说过要娶我的。他说过的,怎么能不算数?”

    季洁无奈的叹息,“小雅,你冷静点。现在一切都变了,小尧有了陶笛,有了自己的家庭。我不相信你感觉不到小尧对你的感觉变了,他是真的把你当成妹妹了。”

    筱雅固执的道,“我感觉不到,我一点都感觉不到。我只知道如果没有陶笛,没有她肚子里的宝宝,我的尧哥哥还是会回到我身边的。我尧哥哥奋不顾身救我的事情,你忘记了?尧哥哥是爱我的,他绝对心底还是有我的。”

    说着说着,她握紧了拳头。像是给自己加油打气,像是给这种信念加油打气。

    季洁扶额,感觉跟她有些无法沟通了,她叹息道,“小雅,感情的事情无法勉强的。你做过这么多努力,小尧跟陶笛还是在一起。他们的感情并没有收到影响,你何必一个人苦苦纠缠?折磨着自己?你这是作茧自缚啊!”

    筱雅的脸色倏然沉了几分,怒道,“姑姑,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也不打算帮我了?你不疼我了?曾经你跟我母亲那么好,你怎么忍心不帮我?”

    她一直以为姑姑这样帮着她,是因为姑姑曾经跟母亲关系很好,所以才把她当亲生女儿一样疼爱的。

    可季洁心里清楚自己为什么这样帮着筱雅,她有些疲惫的阖上眸子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她是真的不想再搅和在这些事情里面了,可是现实好像容不得她脱身。小雅这么固执,她根本就说服不了她。

    让她从此不帮筱雅,她又有些不忍心。

    继续帮筱雅,她也有些不忍心。

    总之,她真的好纠结,每一天晚上都在失眠,都在纠结痛苦中睁眼到天明。

    她这一生做错了两件事,因为这两件事,她需要不停的违心用谎言去掩盖这两件事。

    真的好痛苦!!

    筱雅见季洁沉默,急道,“姑姑,你不能这么不帮我的。我现在除了你,真的没有人可以依靠了。我真的忍心看我这么痛苦下去吗?我都答应你不伤害陶笛肚子里的宝宝,你怎么还能出尔反尔?你不帮我,你都不管我了,我怎么办?”

    她开始煽情了,说着说着,眼泪也流了下来。

    用一种很无助,很绝望的眼神看着姑姑。

    季洁心软了,想到筱雅遭受的一切都是因她而起,最终还是心软了。她上前将小雅搂进怀中,违心的道,“姑姑没说不帮你,也没说不管你,只希望你适可而止。如果努力了还是得不到,就要懂得放弃。你要多看看其他的风景,比如说顾先生。他真的对你很好。”

    筱雅眼底闪过一丝不屑,不过瞬间就隐藏了起来,她乖巧的点头,“嗯,姑姑。你帮我,帮我再努力试试看。如果实在不行,我真的会祝福尧哥哥跟陶笛的。我只是不甘心,我总认定尧哥哥还是爱我的。”

    季洁无奈的叹息,什么都不说了,只紧紧的抱着她。

    季尧跟陶笛两个虚弱的人,一起昏迷着。

    一直昏迷着,家里的女佣负责照顾他们。

    当然,季洁跟季向鸿也不间断的来看他们。

    筱雅也会来看他们,当着所有的人的面,她扮演着温柔乖巧的模样。

    用棉签沾着矿泉水,轻轻的滋润着陶笛干巴巴的唇瓣。还用天然护肤品帮陶笛滋润着面颊,她小心翼翼的做着这一切。

    感动了季向鸿,他想不到她能有这样的细心和善心。虽然没有当面夸小雅,可是眼底那抹赞赏是很明显的。

    季洁看的心头更复杂……

    陶笛终于醒了,她醒来后睁开眼睛。看着大家关切的眼神,有些茫然的眨巴了下眼睛。

    筱雅第一个激动的道,“嫂子,你终于醒了?嫂子你醒了,真是太好了!”

    陶笛听见她的声音,就觉得刺耳。然后脑海中的记忆都浮现了,她第一时间抚摸自己的腹部。确定宝宝没事之后,她又紧张的搜寻着季尧的身影。直到感觉到自己僵硬的手臂后,顺着手臂看过去,就看见自己的小手一直被昏迷的男人攥在手心里。

    再转脸一看,季尧就躺在她身边。她苍白的小脸上顿时弥漫了温馨的笑容,手指还调皮的勾了勾男人的掌心。

    即使男人还昏迷着,她心底也是欣慰的。只要能看着他,感受着他掌心的热度,心里也是满满的温暖。

    筱雅看见这一幕,眼底的嫉妒被死死的压住了,只关切的问,“嫂子,你饿吗?渴吗?想喝水嘛?”

    陶笛眉头下意识的蹙紧,又看向季洁,她进施心雨病房的罪魁祸首季洁。

    季洁有些心虚的收紧手指,最终还是看着她挤出一丝微笑,“小笛,你好些了没有?”

    陶笛在施心雨死后,就仔细的想过整件事了。季洁虽然把她骗到施心雨病房,可当时只有通话记录,她那时候听说老公醒了,激动之余完全没有想到要录音。所以现在就算质问姑姑,姑姑也不会承认是她把自己骗到施心雨病房的。姑姑敢这么做,就一定是有余地的。

    所以,她也不会愚蠢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质问姑姑。她压下心头的所有不快,只跟季向鸿说,“爸爸,我很好,你们都不用担心了。只是我现在想单独跟老公呆一会,我想好好看看他。”

    季向鸿听了,立刻让大家先出去,“好,你有什么需要可以给我打电话。”

    陶笛轻轻点头,微笑,“谢谢爸。”

    等到大家都离开之后,她有些无奈的叹息。这个世界变化还是挺大的,以前姑姑很支持她跟季尧在一起,公公倒是强烈反对。

    现在公公不反对了,姑姑却开始反对了。

    还真是风水轮流转……

    她不愿意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把眸光移向边上的男人。

    他们现在躺在两张病**上面,可是两张病房是拼在一起的。这大概也是公公的安排,突然她还真有些感动。被公公这样一个威严却还能做出这样细心安排的举动,感动了。

    她的小手在季尧的掌心里,调皮的勾来勾去。

    然后看着季尧的侧脸,跟他聊天,她伸手把**头柜上面放着的水杯端过来,咕咚咕咚的喝了一杯水后,调皮的笑道,“老公,刚才筱雅问我要不要喝水的时候?你猜我想回她一句什么?”

    她咯咯的笑了起来,“老公,你那么闷的人肯定猜不到。我就大方点告诉你吧,我很想回她一句,我渴了,想喝农夫三拳。老公,你别理解错了。是农夫三拳,不是农夫山泉有点甜那种。”

    “嘿嘿,我真的好想给筱雅那朵白莲花三拳,虽然你可能还觉得她挺单纯的。我换位思考过,站在你的角度去看这件事,可能你真的很难相信你从小到大的玩伴女孩会变成白莲花。没关系,这事不着急,等你醒来之后,我们从长计议。我慢慢会让你相信她白莲花的本质的。”

    “老公,我好想有超能力。这样我就能穿越到你的梦境当中了,我想看看你的梦境里看见我这么可爱的小妻子会是什么反应?是不是开心的不要不要的?老公,你怎么这么帅?你怎么可以躺着也这么帅?昏迷也这么帅?”

    她自顾自的说闹着,没有注意到季尧的手指动了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