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愿婚不负我情深 宋小漫

第146章 安妮回归

    ,。

    南城。

    夜晚。

    景翼岑开门,发现顾灵犀躺在**上,笑容灿烂的在打电话。

    “昊谦,是真的吗?”

    顾灵犀突然激动的从**上坐起来,由于动作幅度太大,忘记自己有个大肚子压着,可能是打扰了小宝宝休息,肚子突然被宝宝踢了一下,下意识的“哎哟!”一声。

    景翼岑妻如命,可怕伤着她和宝宝,再加上听到“昊谦”二字,醋坛子可算是打翻了,二话不说,直接上前,动作快狠准,顾灵犀手里的手机被他潇洒的往后一抛,一段完美的抛物线之后降落在**尾的沙发上。

    “你干嘛抢我手机?”顾灵犀瞪了他一眼,准备过去拿手机,身体已经被景翼岑一只手按住了。

    “顾灵犀,教育要从胎教抓起,为了我儿子的健康发育,你现在给我好好休息,不准再打电话。”景翼岑的表情酷酷的,顾灵犀看着却笑了。

    “哈哈,翼岑,你这是什么表情?吃醋了?”

    她肆无忌惮的取笑让他的表情更臭,酸溜溜的说,“我不仅吃醋,我还想吃你。”

    说着就低头准备吻她,顾灵犀赶紧把肩膀往后缩,“等等,刚才谁说要注意胎教的?你就不怕影响咱儿子的健康发育?”

    “接吻也算胎教!”

    顾灵犀:“……”

    景翼岑管不了那么多,反正让他吃醋的后果很严重,不尝点甜头怎么罢休,直接捧着她的脸先品尝一番。

    医生说顾灵犀的肚子已经到了孕晚期,夫妻之间尽量不要亲密,以免刺激宫缩,造成早产的危险,所以这段时间顾灵犀明令禁止他的靠近,就差把他赶到沙发上去睡,这可憋坏了景翼岑。

    今晚这一吻可谓是一发不可收拾,刚尝到甜头,他就情不自禁的一双手捧着她的脸颊,狠狠地掠尽她的甜美。

    直到把她吻得喘不过气来,景翼岑才心满意足的放开她,并且回味的舔了舔唇,心里美滋滋的。

    看他这幅色眯眯的样子就来气,顾灵犀瞪他瞪他再瞪他,“景翼岑,我儿子都被你教坏了。”

    景翼岑傲娇的挑眉,“以我儿子的天赋,不用我教也会自学成才!”

    “……”

    顾灵犀苦瓜脸,这种事自学成才未必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吧?

    “你刚才和乔昊谦聊什么聊得那么火热?”甜头尝完了,该是算账的时候。

    顾灵犀反驳,“我什么时候和他聊得火热了?”

    “就在刚才。”

    顾灵犀无语了,“难道作为老朋友,打个电话问候一下都不可以?”

    “无事不登三宝殿,都一年多了,他突然打电话给你做什么?”

    提到这事,顾灵犀突然想起来,一拍大腿,“哎呀,都怪你刚才抢我电话,我都忘了祝他新婚快乐。”

    “他要结婚了?”景翼岑眉飞色舞的问。

    “是啊,他和杜小姐终于修成正果,准备下个月结婚,他给我打电话就是想邀请我和你去参加他的婚礼。”

    “哦。”参加前任情敌的婚礼,确实应该好好准备下。

    顾灵犀没发现他异样,心花怒放的说道:“他和杜小姐真不容易,如今要结婚了,我真的好期待他们的婚礼,一定超级超级浪漫。”

    “人家娶杜小姐,又不是娶你,你高兴个什么劲?”他闷闷的说。

    顾灵犀发现他真的吃醋了,拿他没办法,哎,怕他胡思乱想,一双手勾着他的脖子,安慰他,“我和昊谦早就是过去式了,他找到自己的幸福,我真的替他感到高兴,我也真心的祝福他,希望他和杜小姐白头偕老。”

    她表情认真,柔声说道:“翼岑,我和你走到这一步真的很不容易,我不希望我们之间还有什么事情能影响到我们的感情,在一起经历了那么多事情之后,我更加认定,你就是我唯一想要过一辈子的男人,不管未来有多少磨难,我都会和你风雨同舟的走下去。”

    景翼岑被她一番话说的感动不已。

    他其实并不是真的吃醋,只是想逗逗她,增加点夫妻之间的情趣,没想到被他听到这样一番话来,意外又惊喜。

    他情不自禁的想低头吻她,顾灵犀却把头一偏,自言自语道:“昊谦要结婚了,我要送什么礼物给他好呢?”

    景翼岑刚刚才缓和的脸色一下子就黑了。

    “顾灵犀!”

    “算了,明天找高阳陪我去逛街,她主意多,一定有好办法。”

    “……”

    “嗯,就这样,关灯,睡觉!”

    她松开他的脖子直接躺下,完全将他忽略。

    景翼岑欲哭无泪的表情,自从怀孕后她就是这么一惊一乍的,让他一点存在感都没有,好不容易点燃的热情,就被她直接浇灭了。

    第二天,顾灵犀约了高阳出来。

    两个人在商场逛了一圈,顾灵犀都没有挑选到想要的礼物,倒是高阳血拼了好几袋衣服。

    看她手里提着的衣服,包包,鞋子,顾灵犀惊讶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顾灵犀上下打量了一下高阳,她穿着一套浅蓝色职业裙装,时尚中又透着一丝温婉,要知道她以前的衣服只有黑白两色,永远都是职场女性的模样。

    “都说女为悦己者容,高阳,你这完全是整容啊,看你现在比我还有女人味,我都怀疑,你还是我以前认识的那个高阳吗?”

    高阳神经兮兮的凑过来:“我最近正想着去一趟韩国呢,灵犀,你有没有发觉我的眼角不够开,山根不够挺,还有我的嘴是不是不够丰满?下巴有点宽了,还有我的胸……”

    顾灵犀:“……”

    就在高阳把自己浑身上下的缺点都说了一遍之后,顾灵犀得出了一个结论。

    “我看你不应该去整容,你应该去整整脑子。”顾灵犀表示无语,“回头我去说下灵均,要是你真的整成蛇精,我看他还喜不喜欢你。”

    “噗嗤!”高阳忍不住笑了,“灵犀,我逗你呢。”

    顾灵犀装作生气的样子,“死妮子,看我怎么收拾你。”

    两个人在商场嬉闹了一会,突然发现前面围观了一群人,而且还传来了婴儿哭泣的声音,也许是母性使然,顾灵犀鬼使神差的拉着高阳,走过去,“我们去看看。”

    婴儿的哭声越来越近,周围很多人都在感慨。

    “这是谁家的孩子,怎么都没大人管?不会是被扔了吧。”

    “孩子哭得这么凶,应该是饿了。”

    “好可怜的小家伙!”

    大家只议论,却没人上去管那个啼哭的孩子。

    “请让让。”顾灵犀拨开人群,终于看到婴儿车,她探望了一下车内的小家伙,小家伙才几个月大,四脚朝天的乱动,躺在里面哭得眼泪哗啦,脸色通红。

    “灵犀,这孩子应该是被人扔了,如今的大人生而不养,真不负责。”高阳说道。

    顾灵犀询问了一下周围的人,“阿姨,这孩子在这里多久了?”

    “有好一阵子了吧,也没有大人来认领,估计是弃婴。”

    顾灵犀想了想,一双手扶着婴儿车的推手,“高阳,这孩子在这里太危险了,万一被人贩子来认领就麻烦了,我们去广播室,说不定能找到他妈妈。”

    高阳觉得这主意不错,“好,我们快去。”

    和高阳一起推着婴儿车来到广播室,工作人员很热情,说明来意之后,工作人员发了一条寻人启事的广播,并且将他们安排到了哺乳室。

    工作人员说,“平时这里会有一些妈妈来喂孩子,你们就在这里等吧,待会我会把奶粉送过来。”

    “好的,谢谢你。”

    “不客气。”

    工作人员出去后,顾灵犀坐在长条椅上,低头看着婴儿车里面的孩子,也许是室内没有外面那么吵,婴儿没刚开始哭得那么凶。

    顾灵犀用纸巾帮他把眼泪擦干,小宝宝看到顾灵犀的时候咧开嘴笑了,上下两颗小乳牙洁白如豆,配上他圆圆的小脸蛋特别可。

    看他的样子,应该只有七八个月大,顾灵犀不禁想,到底是怎样的母亲,能粗心大意的把孩子弄丢在商场。

    正想着,工作人员把泡好的奶送进来,顾灵犀接过,再次感谢,开始给小宝宝喂奶。

    小宝宝吃得很香,一口气就喝了一百毫升。

    “这小家伙,胃口还真大。”顾灵犀打趣道。

    “灵犀,等将来你的孩子出生,说不定胃口比他还大呢。”高阳也围过来和小家伙玩。

    两个人围着婴儿车逗了一会孩子,突然听到外面传来声音,“我的孩子在哪?”

    “小姐你不要着急,我这就带你过去。”

    然后,哺乳室的门开了,一位年轻女人脸色焦急的冲进来,“轩轩。”

    顾灵犀正在喂奶,脸上还挂着母的笑容,当她抬头的一瞬间,看到门口出现的身影,表情一下子石化了一般僵住了。

    她从来没想过上次在希腊一别之后的这几个月,她平静而美好的生活,会因为安妮的再次出现而打破。

    安妮也看到了顾灵犀,本来焦急的脸上立刻笼罩着一层怒意,当她的眼睛顺着顾灵犀的手看到她正在给孩子喂奶,当即火冒三丈的冲过来,“你对我的孩子在做什么?快给我滚开。”

    安妮冲过来,把婴儿车往自己身边一拉,顾灵犀防备不及,手里的奶瓶还没来得及收回,孩子的嘴巴突然空了,他吸不到奶,顿时哇哇大哭。

    安妮可心疼了,把孩子抱在怀里哄着,“轩轩别怕,妈妈在这里,妈妈不会让坏人来害你。”

    可小家伙哭得更凶了,无论安妮怎么哄都无济于事。

    顾灵犀站起来,不知是孩子太吵还是为何,她的心里乱糟糟的,差点没站稳,还好高阳扶着她。

    “灵犀,你没事吧。”高阳紧张的将她扶稳。

    顾灵犀感觉呼吸困难,她怎么也没想到孩子的母亲会是安妮,想到那个孩子,她的心一下子被人抽空了似的很难受。

    “没事,我们走吧。”

    安妮看到顾灵犀要走,冷厉的喊道:“站住。”

    顾灵犀抬眸,看到安妮仇恨的眼神,故作镇定的问,“你还有什么事?”

    “你刚才给轩轩喂的什么?”

    顾灵犀觉得她的提问很好笑,“安妮,孩子饿了,我给孩子喂点奶粉而已,你何必这么紧张?”

    “你会这么好心?”安妮怀疑的看着她。

    顾灵犀对她的怀疑一点都不意外,平静的说道:“安妮,你没出现之前,我根本不知道这个孩子是你的,就算我知道这个孩子是你的,我也不会对一个无辜的孩子做什么。”

    “哼,顾灵犀,别把自己想得那么清高,你不要忘了,轩轩是翼岑的亲骨肉,你心里一定恨极了他。”安妮轻蔑的眼神里又带着一丝得意。

    顾灵犀握紧了五指,呼吸紧紧绷着。

    她怎么会忘了这个孩子的亲生父亲是谁。

    她在心里说服了自己无数遍,才保持冷静,面无惧色的对她说:“就算他是翼岑的孩子又如何,当初是你一厢情愿的把孩子生下来,翼岑不会认这个孩子,这个孩子一辈子都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子,有你这样不负责任的母亲,我真替这个孩子感到悲哀。”

    “你!”

    安妮真没想到,顾灵犀这个女人无论是从前还是现在,都没有让她占上风的机会。

    当她看到顾灵犀挺起的大肚子时,美眸中更是掠过一丝憎恨,“顾灵犀,别以为你有了孩子就可以高枕无忧,即使轩轩是私生子,他也是景家的长子长孙,你表面上装作不在意,心里不知道多心痛苦多难过吧。”

    她的嘴角上扬,得意的说道:“血浓于水,就算翼岑现在不认轩轩,等将来轩轩长大了,你能保证翼岑一辈子都不认他吗?有本事,你就让翼岑一辈子对你痴心不改,不然,但凡有一丝机会,我也要把翼岑从你身边抢过来。”

    她的挑衅对顾灵犀来说就像一个定时,她已经点燃了战火,注定以后的日子难以平静。

    顾灵犀勾唇,不屑的说,“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她握紧了高阳的手,强忍着身体的不适,“高阳,我们走。”

    高阳察觉到顾灵犀不对劲,赶紧把她扶稳,经过安妮身边时,高阳瞪了她一眼,才小心的扶着顾灵犀离开哺乳室。

    安妮抱着轩轩,直到顾灵犀走了还是一脸怒气。

    过了一会,秦语心找过来,一看到安妮和孩子都在,悬着的心终于落下。

    “安妮,轩轩找到了,真是急死我了。”

    安妮回头,气得朝她大吼,“阿姨,你怎么搞的?我把轩轩交给你,你就是这么带他的?如果轩轩不见了,以后我们拿什么去争去抢?”

    秦语心被安妮骂得更加惭愧,“安妮,我也不是故意的,你就不要再生气了,是哪位好心人帮我们找到轩轩的?人呢?”

    她四下张望,安妮更加来气,“哼!冤家路窄,除了她还有谁?”

    秦语心自然知道她说的冤家是谁,顿时变了脸色,“安妮,不会是顾灵犀吧,完了,我们这次秘密回国,这么快就遇到了她,翼岑肯定很快就知道了,不行,我们快走,先躲起来再说。”

    安妮无动于衷,“阿姨,你别忘了我们这次回来的目的,既然这么快就见面了,那我们就各凭本事!看谁能笑道最后。”

    她冷冷一笑,抱着轩轩离开了哺乳室。

    商场。

    高阳扶着顾灵犀出来后,发现顾灵犀一双手冰凉,她紧紧握着她手的力道也让她担心,“灵犀,你怎么了?”

    顾灵犀紧紧皱着眉,额头渗出了细密的汗珠,终于强撑不住,艰难的说道:“高阳,我肚子痛,快送我去医院。”

    高阳哪里敢耽搁,连忙扶着顾灵犀就往商场外面走。

    ……

    医院。

    匆忙的脚步声在医院安静回廊响起。

    景翼岑一听说顾灵犀出事,急忙从公司赶回来,到了病房,看到关医生正准备出去,景翼岑连忙上前询问,“关医生,灵犀的情况如何。”

    关医生说:“少爷不用担心,少奶奶只是受了点刺激,没有大碍。”

    景翼岑悬着的心一落,听到她受刺激,心里再次提起来。

    关医生出去后,景翼岑快速走到**边,手伸过去,紧紧的把她的手握在掌心。

    “你的手好冰。”他担心不已。

    “翼岑,我没事。”

    “刚才电话里没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景翼岑抬头,目光沉沉的看向高阳。

    高阳实话实话,“刚才我们在商场看到安妮了。”

    安妮。

    这个名字真是阴魂不散。

    景翼岑一听就知道肯定没好事。

    “她居然敢回来。”他冷冽的语气中带着丝丝愤怒。“她说什么了?”

    “她说要从灵犀身边把你抢走。”

    “做梦!”景翼岑的脸色更加难看,怕顾灵犀多心,柔软了语气,“灵犀,你不要在意她说的话。”

    顾灵犀说,“我根本不担心她会从我身边抢走你,只是那个孩子……”

    “我不会承认。”他保证。

    顾灵犀当然知道他不会认那个孩子,只是心里隐隐不安,安妮突然回来,势必有备而来,不知道她以后会怎样利用这个孩子大做文章。

    “以后你预备怎么办?”

    “灵犀,你也看到了,当初我要把那个孩子送走,她各种保证,说永远都不回南城,如今她回来了,我就知道她绝不会善罢甘休。她最好不要给我惹出什么事,不然,我一定不会放过她。”

    顾灵犀回想那次在希腊偶遇,安妮为了孩子下跪磕头,她才动了恻隐之心,如今看来,自己一时心软,才让她有机可趁,安妮出尔反尔,以后她势必要更加小心才是。

    这时,病房门口突然出现一道气势汹汹的身影。

    “顾灵犀你这个毒妇,你给我出来。”

    大家回头,顾灵犀看到秦语心不知何时过来了,并且怒气冲冲的直接冲向她。

    “你来干什么?”景翼岑起身,挡在秦语心面前,面色阴沉的看着她。

    一年多未见,母子俩再次重逢,不仅没有重逢的喜悦,反而站在对立的一面,这让秦语心想到自己这一年多时间东躲西藏的日子。

    心里更加怨恨顾灵犀,都是这个女人抢走了她的儿子。

    “翼岑,我是你妈,你给我让开。”

    景翼岑不为所动,冷冷的说:“你还知道你是我妈,这一年多为了安妮,你抛夫弃子,卷走爸所有的财产,你还好意思回来说你是我妈,今日只要有我在,你休想靠近灵犀。”

    秦语心被景翼岑说得无地自容,死性不改的辩解,“翼岑,妈这么做还不是为了你,为了景家的香火绵延,你要是有点顾及安妮肚里的孩子,我至于和安妮远赴国外产子吗?即使我带走你爸的钱,那也是用在他亲孙子的身上,我这么为景家着想,怎么就成抛夫弃子的罪人了?”

    秦语心一番颠倒黑白的言论让景翼岑更为恼火,狠心的说道:“我从来都没有承认过安妮的孩子,若不是你们暗中合计,那个孽种根本不应该来到这个世上。”

    “翼岑,你也太狠心了,那是你的亲儿子,就算你不认,那也是景家的子孙,你没有权利让景家的孩子流落在外。”

    秦语心也生气的大吼,然后她看向景翼岑身后的顾灵犀,深恶痛绝的说道:“像顾灵犀这样的贱人,根本就不配生下你的孩子,翼岑你知不知道,刚才在商场,要不是顾灵犀喂了不干净的东西给轩轩吃,轩轩也不会上吐下泻,这会他已经送去急救了,他还那么小,顾灵犀也下的去手,你看看你护着的女人到底有多恶毒。”

    “够了!”景翼岑不耐烦的吼道:“你现在给我出去!”

    景翼岑脸色骇然,眼神冷酷,让秦语心心一颤。

    咬咬牙,不甘心却也不敢再挑战景翼岑的底线,秦语心狠狠的瞪了顾灵犀一眼便出去了。

    病房里终于安静下来。

    景翼岑将自己的怒火往下压,才调整好情绪回头,看着她的表情恢复了以往的柔情。

    顾灵犀坐在病**上,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翼岑,妈刚才说轩轩生病了,他会不会有事?”

    景翼岑坐在她身边,轻轻的捧着她的脸,皱眉,“灵犀,他是死是活和我没有任何关系,我不准你再想他。”

    “可是,那毕竟是一个无辜的孩子,大人的恩怨不能迁怒到孩子身上,你快去让关医生打听一下,问问轩轩的情况。”

    景翼岑知道她母泛滥,未免她着急,便让关医生去打听,关医生很快就传来消息。

    “轩轩被送来的时候不仅上吐下泻,而且尿布上有血迹,他的血液里含有大量的弯曲杆菌,初步推断,是弯曲杆菌引起的食物中毒。”

    顾灵犀听完心一紧,“怎么会食物中毒?我当时是有给轩轩喂奶粉,难道是奶粉有问题?”

    “这个还有待查实,暂时不知感染源。”关医生说。

    “那轩轩现在怎么样?”

    “还好送来及时,否则这种病毒对婴幼儿会有致命伤害,不过为了孩子的安全考虑,暂时还要留院观察以免病情扩散。”

    顾灵犀心里总算踏实了一点,“关医生,谢谢你。”

    关医生走后,顾灵犀还在担心轩轩,毕竟他还那么小就受这份罪。

    “既然他没事,你就别想了,好好休息。”景翼岑安慰她。

    “嗯。”

    顾灵犀刚躺下准备睡,突然,病房门口进来两个穿着的男人。

    “请问谁是顾灵犀?”

    “我就是。”顾灵犀说。

    其中一个警察上来亮出证件,说道:“顾小姐,有人报警说你故意伤害婴幼儿,请你跟我们走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