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你不爱我了,我还剩什么 陌小图

118 前面那位美女,交个朋友呗!【甜~】

    自孟靖谦出院回家也过了快一周的,他住院期间律所虽然有武文静顶着,但是却积压下了不少工作,好在那段时间他一直都没有要开庭的案子,反倒是给了他充足的时间去准备。

    而颜歆月也在陪床期间向一些培训机构和舞团投了简历,她本来就是莫斯科皇家舞蹈学院留学回来的,再加上之前在光呈做过负责人,投出去的简历通过率几乎达到了百分之百,反复挑选之后,她最终选择了在一个舞团做舞蹈编导。

    这天下午孟靖谦手头的一个案子也因为证据不足没有当庭宣判,所以提前退庭了。

    下午的时间还很充裕,孟靖谦从中院出来之后便给颜歆月打了个电话,提出要带她去逛街,恰好舞团也没什么事,颜歆月跟团长打了个招呼,团长便很好说话的让她提前下班了。

    颜歆月从剧院里一出来,就看到了那个靠在车身上等着她的男人。

    他那辆捷豹XJ在上次的事故中被砸的七零八落,再加上他本来也想换一辆新车,所以这次直接买了一辆新的迈巴赫。

    由于是刚从庭上下来,所以他还穿着一身冷肃庄严的黑色西装,里面打着黑色的领带,外面则套了一件中长款的毛呢大衣。回去上班后他便将头发剪短了一些,大病初愈后他瘦了许多,脸颊的轮廓分明而又峻峭,所以整个人显得十分沉稳冷硬。

    西装男本就够吸引人了,更何况他现在以一种慵懒而又闲适的姿态靠在豪车上,环着双臂一副百无聊赖的模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在拍写真,更是引得周围路过的女人们频频回头,胆子大一点的甚至直接盯着他不放了。

    颜歆月从台阶上一走下来,他便立刻直起身子,唇角也挂上了笑容。

    “等很久了吗?”她仰头看着他。

    “还好,我也是刚到。”他伸手替她立起大衣领子,又给她裹了裹大衣,有些不满的说道:“身子不好,还不多穿件衣服,生病怎么办?”

    她笑,甜蜜的说:“生病还有你啊。”

    “你啊。”他抬起她的下巴亲了一下,心里却满是暖意,“简直是败给你了。”

    她笑着抿了抿唇,“不是去逛街吗?咱们走吧。”

    他们两人现在完全处于热恋阶段一样,就连孟靖谦开车的时候都要空出来一只手握着她的手,颜歆月无奈的笑他简直是给交警同志添麻烦,他反倒一脸不以为然,他倒巴不得到处虐狗呢。

    孟靖谦很快就把车开到了中衡广场,马上就要到圣诞节了,所以街上极其热闹,商家几乎已经把门面都布置好了,颜歆月甚至都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走在国外。

    两个人都是一身黑色的长款大衣,孟靖谦186的身高,颜歆月也有169,所以走在一起十分协调养眼,再加上两人颜值又高,而且还手牵着手,自然是回头率超高。

    孟靖谦对路人的唏嘘侧目完全不care,反倒是不停地和颜歆月开玩笑咬耳朵,两个人亲昵的举动别提有多虐狗了。

    很快他们两人就吸引了一位街拍摄影师,摄影师是一个一身皮衣,梳着脏辫,穿着马丁靴,戴着大耳环,造型夸张的年轻女孩。见他们两个人亲密的走过来,女孩立刻起身朝他们走了过去。

    “二位,我是一个时尚工作室的负责人,你们的衣着造型特别有气质,能不能让我拍一张照片?”

    孟靖谦问她,“照片能给我们一张吗?”

    “当然。”

    “那可以。”他毫不犹豫的便答应了下来,一把搂住了她的腰,将她半拥在怀里。

    反倒是颜歆月有些不自然,踮起脚靠近他的耳边,低声道:“会不会不太好啊?”

    他戏谑的看着她,“你害羞了?”

    “才没有!”说是这么说,可脸上却不由自主的红了起来。【W wW.  】

    正当他们靠在一起小声说话的时候,女孩已经朗声招呼他们,“拍好了,二位可以过来看一下。”

    女孩的摄影技术确实不错,取景去的特别好,两个人身材本来就好,再配上恰到好处的角度,简直就是应了那句“脖子以下全是腿。”

    照片很快就出来了,孟靖谦搂着她的腰,低头在她耳边笑着说着什么,而她则捂着嘴一脸的羞涩和甜蜜,这张照片照的别提有多和谐美好了,拿去当婚纱照都绰绰有余。

    “二位真是一对璧人呢,我们是有微信公众号的,两位可以扫一下我们的二维码,每周都会有街拍投票,前三名还会有礼物拿。”女孩笑了笑,又转头看向孟靖谦,眼中露出一丝仰慕,“不知道先生愿不愿意让我拍一张单人照?”

    “当然……”

    孟靖谦刚准备答应,一旁的颜歆月忽然一把挽住了他的手臂,对着女孩面无表情地说:“不好意思,我们赶时间,先走了。”

    说罢拉着他便大步离开了。

    她一路走得飞快,小脸上满是不爽,孟靖谦完全是被她拖着走。到底是男人,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直到走出去很长一段,他都没想明白她怎么说变脸就变脸了。

    其实就连颜歆月自己都搞不清楚自己这是怎么了,那个女孩明明只是有些花痴的看了他两眼,可是她就是觉得心理不痛快,就好像是属于自己的东西被别人觊觎了一样,有点生气还有点委屈。

    孟靖谦不停地低头去看她,好半天才恍然大悟,忍着笑问她,“你吃醋了啊?”

    颜歆月面无表情的拉着他走,“没有!”

    他轻笑,拉住她不让她走,“还说没有,瞧你那小脸上,明明就写着‘别理我,我很酸’!”

    “反正我就是没吃醋!”她忿忿的瞪了他一眼,甩开他便一个人大步向前走。

    颜歆月一个人走的越来越快,心里也隐隐有些憋闷。她以前从来不是一个爱吃醋的人,大约是因为对这段感情一直都处于自卑地位,她总觉得自己没有资格吃醋,就算是吃醋,他也不会有什么改变,所以在多年的磨砺之下,她就连一个女人最平常的嫉妒心都失去了。

    而现在,她竟然会为一个素不相识的路人而吃醋。她想大约是这段时间两个人的关系真的太亲密了,以至于她自己都有点得寸进尺,开始变得无理取闹了。

    他应该很讨厌女人这样吧,她记得他以前说过,最讨厌女人耍小性子,任性爱作了,她这样,一定会让他很反感。

    这样胡思乱想着,她心里越来越委屈,到最后居然隐隐有些想哭,脚下的步子也不由得加快了。

    而身后的孟靖谦看着她的背影,竟然突发奇想有些恶作剧的心情,她加快了速度,他也跟着迈大了步伐,双手插在口袋里,提高声音道:“嘿,前面的那位美女!”

    颜歆月的脚步顿了一下,不知道他在搞什么鬼,反而是走得更快了。

    他这一叫,路上的女生也不管自己是不是美女,都回头去看他,唯独颜歆月没有回头。

    他笑了笑,提高声音又喊了一句,“前面那位长发及腰,大衣飘飘的美女,你有没有男朋友?交个朋友好不好?”

    行人们四下看了看自己的穿着,立刻兴致勃勃的在人群中搜索起来他描述的人,很快人们就把目标锁定在了走路飞快的颜歆月身上。

    见她还不回头,孟靖谦轻咳了一声,大声道:“美女,别走那么快!留个号码好联系啊,我有车有房,你不考虑一下?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他就这样在大街上旁若无人的喊她,周围的人都在回头看她,颜歆月只觉得自己丢脸丢到爪哇国去了,低下头红着脸不停的加快了脚步。

    反倒是周围有几个女孩一直在看他们,其中一个胆大的更是直接朝着孟靖谦走了过来,笑容娇艳的说道:“先生,既然那位美女不肯回头,不如我们俩认识一下怎么样?正好我也没有男朋友。”

    那个女生看上去大概也就二十五六的样子,别说还长得真是挺漂亮的,长了一张回头率挺高的网红脸,只不过五官一看就是动过刀,孟靖谦第一眼都没留下什么印象。

    一直在前面大步走的颜歆月突然发现后面没人跟着她了,回头便看到了正在跟美女聊得热火朝天的孟靖谦,心里顿时涌上了一股无名火。

    孟靖谦原本想推开那个女生就走的,奈何那个女生无比热情,而且好像是玩真的了,主动挽住他的手臂跟他攀谈起来。

    正当他和网红脸周旋着脱不开身的时候,一只纤细白皙的手忽然一把勾住他的手臂,继而将他用力一拉,他和网红脸就这么分开了。

    颜歆月扬着下巴,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不好意思啊美女,我男朋友迷路了,我是来接他回家的。”

    她的小脸上满是戒备,就像是一只护食的小兽,娇俏的模样让孟靖谦心情顿时大好,就这样含笑看着她,眼中满是宠爱。

    网红脸的笑容顿时僵在了嘴角,“你……你们……”

    颜歆月面不改色地说:“我们刚刚只是在开玩笑,闹着玩的。”

    网红脸转头悲愤的看着孟靖谦,却见他只是无所谓的耸耸肩,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围观的人群纷纷爆发出了笑声,网红脸的脸上腾的红了一片,气愤的恨恨一跺脚,转身跑了。

    小姑娘刚跑开,颜歆月嘴角的笑容立刻敛去,一把松开了他,转身面无表情的径直向前走去。

    孟靖谦急忙追了上去,和她并肩走在一起,“别走啊,怎么着,破坏了我的桃花运,就这么不负责任的走了?”

    颜歆月脚下一刻也不停,黑着脸说:“你要是后悔了现在去追还来得及!”

    “谁说我要去追了?”他拉住她,唇角满是笑意,“破坏了我的桃花运,你就得拿自己赔我!”

    颜歆月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只觉得下巴被他轻轻挑起,一片黑影已经迅速的朝她覆了过来,接着他薄凉的唇便紧紧地贴在了她的唇上。

    孟靖谦闭着眼睛轻轻地吻着她,两人毕竟是在大街上,周围的人们纷纷驻足围观他们,有的甚至兴奋地起哄吹起了口哨。

    这个吻持续了足足有一分钟,直到他放开她的时候,她的脸已经红的发烫,见周围全是吃瓜群众,她低着头拉着他便飞快的跑出了人群。

    这个人简直是……大马路上就这样旁若无人的接吻,不要脸啊不要脸!

    颜歆月拉着他一直走出几百米才停下来,红着脸的甩开他道:“你做什么呀,大马路上就亲来亲去的,不嫌丢人吗?”

    “不觉得,现在这个世道,单身才比较丢人,我有女朋友为什么不能秀?”他说完还厚颜无耻的朝她笑了笑,挑眉道:“你说是吧,女朋友?”

    “……”颜歆月被他流氓一样的表情说的无言以对,涨红了脸瞪着他,“我那是随口胡说的。”

    “无所谓,反正被我听见了,我相信你说的都是心里话。”他仍然在笑,得意的像是偷了腥的猫,“毕竟关心则乱,醋意大发才会这样。”

    她小声狡辩,“我才没吃醋。”

    他轻笑,“没吃醋为什么去宣布主权?”

    颜歆月抬起头,小心的望着他,“那如果我说我吃醋了,你会不会觉得我幼稚还小心眼?”

    “怎么会,你吃醋说明你在乎我,你在乎我说明你爱我。”他一把将她拥进怀里,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发顶,“我巴不得你天天吃醋!”

    有他这句话,颜歆月顿时释怀了许多,也笑着反抱住了他。

    话都说开之后,两人的心似乎又贴近了许多,逛了一阵之后,两人便决定去超市买点食材回家做饭。

    主要的食材都买好了之后,两个人推着购物车有一搭没一搭的走着,想找找看还有没有什么别的需要的东西。

    经过日用品区的时候,颜歆月想起自己一直用的护发精油快要用完了,便又去挑了一瓶,再回到刚刚的地方的时候,却发现孟靖谦正若有所思的盯着一个架子看来看去。

    他一向不是一个喜欢逛超市的人,生活完全遵循着节能主义,这么认真地挑选东西,她好像还是第一次看到。

    她走到他身边,有些好奇地凑上去问道:“你看什么呢,那么专注。”

    然而等她再看清楚架子上摆放的东西后,脸上立刻红成了火烧云。

    杜蕾斯!冈本!!杰士邦!!!

    这个不要脸的臭男人,居然在看避.孕套!

    颜歆月又羞又臊,忍不住回头狠狠瞪了他一眼,嫌弃的说道:“大庭广众之下看这种东西,你怎么那么不要脸?”

    孟靖谦理直气壮地反驳道:“超市把这种东西放在大庭广众之下,你怎么不说超市不要脸呢?”

    颜歆月:“……”

    “更何况我只是看看而已,又没有要买。”他说完之后忽然不怀好意的笑起来,在她耳边暧昧的问道:“不如我先征求一下你的意见,你是喜欢蜜桃味的呢,还是喜欢草莓味的?”

    颜歆月的脸已经红的不能再红了,她涨着脸,半晌才憋出一句,“我喜欢榴莲味的!”

    “噗嗤”孟靖谦绷不住的笑了出来,脸上满是戏谑的笑意,“那你口味可够独特的,看不出来啊,你平时不声不响的,居然喜欢这种重口味,果然是人不可貌相。”

    “……”和他说这种荤话,她永远都占不了上风,颜歆月红着脸瞪了他三秒,终于灰溜溜的走了。

    没办法,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孟靖谦更是已经把不要脸这个技能修炼到了炉火纯青的程度。

    孟靖谦看着她落荒而逃的背影,得意的挑了挑眉,转头从架子上把各种味道的都拿了个遍。

    嗯,看样子他是有必要把这些都试一试。

    *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平安夜便来了。

    明明是一个外国人的节日,在国内却炒的比国外还火,不得不说这大概就是商家营销的力量。

    舞团有史以来就是一个女人聚集的地方,平安夜那天早上一上班,就有不少姑娘接到了快递小哥的电话,不一会儿就捧回来一束花,或者抱回来一个毛绒玩具。

    颜歆月对这些东西倒是一点兴趣都没有,有姑娘问她男朋友送了什么礼物,她只是笑笑,说什么都没送。

    这个时候那些收到了礼物的姑娘们便纷纷开始秀起了优越感,有姑娘甚至只收到了一朵玫瑰花,都觉得自己成了小公举。

    正当颜歆月无奈的笑着的时候,一个顺丰的同城快递员就来了,“颜歆月小姐是哪位?”

    她站起身,“我就是。”

    她话音刚落,快递小哥就把一大束999朵玫瑰塞进了她手里,“还有这个礼盒,麻烦您签收一下。”

    舞团里的小姑娘们一拥而上将她围了起来,吵吵嚷嚷的说道:“颜导,盒子里装的是什么呀,拆开让我们看看呗!”

    姑娘们兴致勃勃的围着她,颜歆月被她们吵得一个头有两个大,只好拆开了盒子让她们消停下来。

    “哇,是YSL星辰口红的礼盒诶!”

    “天哪,还是一整套的,颜导真幸福!”

    “我买一支都老费劲了,颜导的男朋友居然送了她一套……”

    姑娘们完全没有了刚才秀优越的劲儿,一个个捧着那些包装精致的口红,青涩的脸上布满了羡慕嫉妒恨。

    一直到了下班时间,舞团里的小演员们都在议论她那套星辰口红,颜歆月有些尴尬的扯着嘴角,抱着那一大束花,拎着礼盒走出了剧院。

    外面早已是华灯初上,为了迎合过节的气氛,树上都挂了灯,看上去倒真的和国外的圣诞节一样。

    颜歆月一出剧院就看到了等在外面的孟靖谦,她一走上去,他便笑着问她,“礼物还喜欢么?”

    她笑着嗔他,“我又不是经常化妆,干嘛浪费那个钱。”

    “上次你买福袋,我看你挺喜欢的,所以就直接给你买了一套,只要你开心,就不是浪费钱。”

    颜歆月脸上一红,抿唇偷笑,“你知道你现在这样像什么吗?”

    “嗯?”他挑眉。

    “像地主家的傻儿子!”

    孟靖谦伸手将她搂进怀里,低头咬了咬她的唇,“我要是地主家的傻儿子,那你是什么?”

    颜歆月眉尾一扬,“我是地主啊!”

    孟靖谦:“……”

    颜歆月你这死女人,居然敢占他便宜!

    等回去之后他一定得给她点颜色瞧瞧。

    街上的节日气氛很浓郁,大概是因为情景使然,颜歆月也觉得自己心情很好,看着外面的人群又是跳又是叫的,她忽然心血来潮的对孟靖谦说道:“我想看雪!”

    榕城不是一个经常下雪的城市,大概是因为受了美剧的影响,她总觉得过圣诞节一定要下雪才有气氛。

    孟靖谦把车停在路边,“现在就想看?”

    “对!现在就看!”

    她难得有这样冲动又激动地一面,孟靖谦也不觉得不妥,反而是笑了笑,痛快地答应了她,“好,那现在就带你去看雪。”

    他说完便再次发动了引擎,方向盘一打,直接把车开向了机场。

    “下一班飞哈尔滨的航班是几点?”

    “晚上十一点半。”

    “两张飞哈尔滨的机票,头等舱。”

    一直到坐上了飞往哈尔滨的航班,颜歆月都觉得自己像是在做梦一样,她一直是一个很安稳的人,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这种事,她连想都没想过,没想到有一天居然也会有这样一番独特的体验。

    由于已经接近凌晨了,所以她也觉得有些困顿,孟靖谦找空姐要了两条毯子给她盖上,拍了拍自己的肩头对她道:“想睡就睡一会。”

    她睁着困意浓浓的双眼看向他,娇憨的笑着,“孟靖谦,你知道咱们现在这个叫什么吗?”

    “什么?”

    她笑吟吟的望着他,“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我带着你,你带着钱。”

    孟靖谦低头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在她耳边轻声道:“那不如这样,我带着你,你带着爱,怎么样?”

    她轻靠在他肩头,闭上眼有些疲倦的应道:“好啊。”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