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念贪婚 栀苒

012 此生最爱

    “瞒不下去,就不要隐瞒了?但是我一定要让杂志社付出代价?”顾远希前面的话说的云淡风轻,后面的话,几乎是咬牙说出来的。

    杨一闻言,心底不禁颤了颤,看来这家杂志社真的是要倒霉了。

    顾远希依旧像没事人一样,优雅的坐在餐桌前吃着早餐。

    吃过早餐后,他便上楼看了看仍在沉睡中的章思苑,想到她这一觉,至少应该睡到中午才能醒来,他不禁缓缓的走出了客房。

    和佣人交代了一下后,自己便开车去了公司。

    顾氏主要以餐饮与休闲这一块为主,顾远希自从接手顾氏以来,不仅手段雷厉风行,而且还点心狠手辣。他不仅清除了顾氏一些元老级的功臣,还将自己的二叔赶出了顾氏集团。

    虽然这两件事情,让人记住了顾远希的冷酷无情,但是顾氏却在他手上日渐辉煌起来,抵达到一个无人能及的地步,让股东们既爱又怕。

    杂志社总编看到杨一后,不禁有些心惊胆战起来。

    他脸色苍白的解释道:“杨,杨助理,这,这真的是一场误会。我们杂志社的记者真的有拍到顾先生和那位小姐逛商场的画面,但是昨晚在校稿时,我直接将他们的这个新闻给撤了下来。在市谁不知道顾总的为人,这种事情,就算我这个小杂志社想出名,想报道,自然也会给你们先打声招呼的?但是不知道谁在我们这期的杂志上做了手角,我一早来杂志社就开始查了,一直负责出版这块的沈滔今天不仅没来上班,就连电话也打不通?”

    杨一看着垂头丧气、愁眉不展的样子,倒不像撒谎,像他这个年纪的人,又处在这个位置上,早就对城的人物与趋势看的十分清楚,为人处事自然圆滑世故,应该不会这么蠢才是。

    杂志社主编看到杨一阴沉的脸色,不禁缓声道:“杨助理,就算给我天大的胆子,我也不敢得罪顾总那样的大人物?这事,这事我们杂志社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给你和顾总一个交代。”

    杨一深邃的目光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便将他昨天撤下新闻的那个些说法验证了一遍,然后便吩咐人,继续寻找着沈滔的下落。

    他似笑非笑的拍了拍杂志社主编的肩:“于主编,如果你找到沈滔后,记得让人通知我一声。”

    “杨助理,您放心。只要我这边一有沈滔的消息,就立即打电话通知您。”

    杨一带着人走后,于总编不禁吓了一身冷汗出来。沈滔这个混蛋,这次真的将自己害惨了,只要顾远希动动手指头,自己的杂志社明天就会在城消失。

    虽然杨一并没有难为他,但是他仍忐忑不安不的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

    *****

    顾远希到办公室处理了一下手下的事情后,便离开了。虽然在章思苑的房间里给她点了迷迭香,但是他仍担心她会从恶梦中醒来,那样恐惧,那样无措的表情。

    想到她昨夜整个人几乎被恶梦缠绕的样子,他不禁感到心狠狠的疼了起来。

    既然她现在,在自己身边,不管发生什么事,他顾远希都有能力保护她,让她不受到一点伤害。

    然而,他没想到的是,等他回到别墅时,母亲竟迫不及待的带着远珊来看章思苑,还好被保姆拦在了门外。

    杨萍一看到他的车后,便气冲冲的走了过来,有些气急败坏道:“顾远希,你就这么不待见你亲妈吗?竟然连门也不让我们进?”

    “是呀,哥。你怎么可以这样呢?我们也是想过来和苑姐叙叙旧,你这样做是不是太没人情味了?好歹我也是一家人。”

    顾远希看着自己母亲和妹妹,一副咄咄逼人的气势,不禁有些头痛道:“远珊,你先带妈回去,有些事我晚点再给你们解释?”

    杨萍哪里受到了儿子这般冷落,不禁直直的挡在顾远希的车前,威胁道:“顾远希,你今天要是不让我们见到思苑,我们就不回去?”

    面对自己母亲不可理喻的行为,他不禁既烦躁又无奈的说:“妈,她现在失忆了,谁也不记得?”

    杨萍和顾远珊听到这话,简直不是晴天霹雳般,一下子惊在那里。

    杨萍觉得这种只有在电视里才有情节,怎么会发现在章思苑身上呢?她整个人不禁既震惊又难以置信的说:“儿子呀,这,这是到底是怎么回事?”

    顾远希看着她,不禁缓声道:“妈,这事我三言两语也说不清楚,你和远珊先回去吧?”

    杨萍看到儿子有些疲倦的样子,不禁有些心疼了起来。不管平时她怎么闹,但是关键的时候却识大体的懂的分寸。

    “好。等你和她熟悉些日子,尽快带她回家看看我们。”

    杨萍说着,便带着女儿离去了。

    顾远希直接将车开进了车库,然后便上楼来到了章思苑的房间。

    不知道是迷迭香的关系,还是什么原因,章思苑此时睡的很安稳,整张素净而白皙的小脸露在了被子外面,显的柔美而俏丽。

    顾远希不禁缓缓的坐地**上的凳子上,漆黑而深邃的目光,就这样直直的看着她,仿佛怎么看也看不够。

    直到中午十二点多,章思苑才缓缓的睁开了双眼,当她看到顾远希正西装笔挺的坐在自己**边的时,整个人不禁一下子怔在那里?

    顾……顾远希?他,他怎么坐在这里?

    四目相对,一个迷茫而慌乱,一个深邃而平静。

    “你醒了?”顾远希嗓音低沉而磁性,说着不禁站起身来了。

    章思苑灵动的大眼睛,灼灼的看着他,许久,才蓦然想起昨夜的事情,整张脸不禁一下子火辣辣的红了起来。

    她僵着唇,想说些什么?顿时又羞愧的有些无地自容,自己,自己昨夜,到底是干了些什么事?怎么会莫名奇妙的邀请这个男人陪着自己睡呢?

    她不禁尴尬的捋了捋自己的长发,有些抓狂了起来……

    顾远希看着她红红的脸蛋,懊恼的样子,不禁低低的笑了起来:“小懒虫,还想赖**呀,现在都中午十二点多了?”

    章思苑闻言,不禁尴尬的凝眉看着他,当触及到男人俊美的脸上,挂着一抹揶揄的笑容时,显的格外的帅气而迷人,整个人不禁愣在那里,贪婪的看着他。

    还真是一个魅力到极致的男人。

    顾远希看到她有些花痴的样子,心底不禁有着花开的声音,表情依旧淡漠而平静道:“看什么看,快点起**,吃午餐了?”说着便转身走了出去。

    章思苑闻声,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她不禁裹着被子,将整个人埋在了里面,暗暗哀嚎了一番后,才讪讪的起**了。

    当触及到**边配好的衣物时,她想也没想便直接穿了起来,虽然两个相触的时间,还很短,但是这种默契仿佛在一起很久,很久。

    章思苑换好衣服的,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身上粉蓝色的短呢子外套,黑色和小脚裤,莫名的感觉到镜子里的那个自己,简直和顾远希照片的里的女人一模一样?

    这个认知让她一下子怔在了原地。脑海中恍恍惚惚想起,自己梦境中那片花房,以及那个看不清面孔的男人,突然和顾远希的身影重叠在了一起。

    她整个人吓一跳,差点一下子跌坐在地上,这,这怎么可呢?

    她不禁抱着自己的头,晃了晃,有些懊恼的说:章思苑,章思苑,你在乱想些什么呢?这,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

    等章思苑下楼时,顾远希已优雅的坐在餐桌前。

    保姆看到章思苑后,不禁淡淡的笑了笑:“章小姐,中午好。”

    “吴姨,中午好,你今天上班了。”

    “是呀,我昨天刚从老家回来。”

    章思苑和保姆寒暄了一会,便走到顾远希对面坐了下来,看着男人沉静的脸色,她不禁僵了僵唇,有些歉意的说:“顾,顾先生,昨天的事情实在不好意思,我,我也是被那个可怕的梦吓到了,才会让你陪我……”

    顾远希看着她娇羞的小脸,像天边最美云朵,薄凉的唇角不禁勾了勾:“嗯,我很乐意奉陪。”

    章思苑的话还没说完,便听到男人愉悦的声音,有些刺耳的响了起来。

    让她整个人不禁既窘迫又羞愤的低下了头,她怎么有种被这个男人占了便宜的感觉?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两个人之间的关系,突然变的有些微妙起来。顾远希这个男人,简直就像变了个人似的不再那么清冷,那么的难以让人靠近。

    想着照片中的那个女人,她心里不禁暗暗沉了沉。他是不是又把自己当成了那个女人,所以才和颜悦色的对自己,不仅温柔体贴,而且有点幽默风趣。

    两个人吃过午饭后,顾远希看着她不禁缓声道:“要不要去你梦中,常梦到的那个地方去看看?”

    顾远希想了许久,才决定带着她去格蓝天大酒店那个花房去看看。也许有点冒险,也许有点迫不及待,但是他不想,她每天都被那个恶梦困扰着。

    那怕只是痛苦的回忆,只有她回复记忆,才能摆脱那个痛苦的梦魔。

    章思苑闻声,乌黑而灵动的目光突然变的有些期待,也有些彷徨,她不禁讪讪的说:“是,是徐教授告诉你那个地方的吗?”

    顾远希看着她,心里百感交集,却不知道该怎么改开口。

    *****

    当顾远希开车载着章思苑来到格蓝天大酒店时,她脑海中突然出现一个,她难以置信的场景,顾远希握着自己手,两个人有说有笑的往里面走去。

    她不禁晃了晃自己的脑袋瓜,懊恼的骂道:章思苑,你是不是疯了,大白天你怎么会有这种诡异的想法呢?

    她不禁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脸颊,让自己看起来尽量自然些。

    顾远希漆黑而深邃的眸子,看着她有些怪异的举动,薄凉的唇角不禁勾勒起一抹妖娆的弧度:“怎么啦?”

    男人低沉的声音,醇厚而磁性,就像黑夜里柔软的羽毛划过心间般,让她内心深处控制不住的一点点悸动起来。

    她僵了僵唇,有些尴尬,也有些心虚的说:“没,没什么?”说着,全解开安全带,仓皇而逃的下了车。

    可是那种怦然心跳的频率,却让她久久无法平静?她觉得经过昨天徐教授那番心里测试后,自己像得了一种怪病一样,脑海里莫明其妙就会出现一些怪异的幻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