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双面总裁 林镜玄

【011】尽欢怀孕(虐)

    沈尽欢被送到附近的医院,医生为她做了检查,她醒过来后神志恍惚,听着王玲和医生的谈话,恍如隔世。

    医生说,看她的症状初步断定是怀孕了,只是怀孕时间不长,加之又动了胎气,以后千万要小心,不然孩子很容易保不住。

    沈尽欢呆怔地抚上自己平坦的小腹,这里是孕育了一个新生命吗?

    “怀孕?”王玲不可思议地睁大双眼,她望着医生,“医生你确定吗?”

    “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应该是怀孕了,接下来尽量别刺激她,让她稳定情绪,一周后来医院做个复查,基本就可以确定了。”

    医生的话传入沈尽欢耳中,她无声地捏紧拳头,牙关紧咬。

    “对了,我刚才给她做了检查,她的子宫比较特殊,子宫壁较薄,以后千万要注意些,若是孩子保不住的话,想要再孕就难了。”

    医生走时再三叮嘱,王玲连连点头:“我知道了医生,我们会注意的,谢谢您。”

    “尽欢,恭喜你,你要当妈妈了。”

    医生走后,王玲坐在病床边,握住沈尽欢的手,满目真诚。

    沈尽欢不知喜从何来。只感觉浑身无力,小腹隐隐有些刺痛,她动了动唇,说:“对不起,以前都是我的错,我不该自私自利出卖你,王玲,你能原谅我吗?”

    “本来还怨恨的,现在想想你也是迫不得已,若沈让有心设计你,哪怕你千防万防最后还是会掉进他布下的陷阱中。”王玲一句话轻描淡写。她皱着眉头,看上去很惆怅,有一些时日没见面了,她憔悴了不少,只是那张脸愈发明艳好看了。

    沈尽欢想到秦深说的话,唐雨柔已经死了,沈让将王玲当作了唐雨柔的替身,可谁又知道沈让不是动了真感情呢?离开了王玲的沈让就是个行尸走肉,整天沉迷酒色,一味想要麻痹自己,若说对王玲没有感情。那沈让这般作践自己又是为何?

    “你不怪我了吗?王玲,我们以后还可以当好姐妹吗?”沈尽欢眼眶酸涩,心里涌起异样的暖流,看来上天还是公平的,在给她一个打击的同时也给她安排了惊喜,今天若不是在路上碰见王玲,她很有可能会一尸两命,横尸街头。

    王玲握紧了她的手,说道:“不怪了,我们还是好姐妹,之前我说绝交也只是气话,你知道我这人的性格的,气消了也就过去了,我们相依为命这么久,哪儿能说绝交就绝交呢,况且我还要当你肚子里娃娃的干妈呢!”

    “王玲”

    沈尽欢感动得热泪盈眶。

    “好了好了,你别哭,医生说了,你刚刚动了胎气,以后一定要控制好自己的情绪。”王玲抬手擦掉她的眼泪,沈尽欢抿了抿唇,将王玲对她的好记在心里。

    她很庆幸在今天能碰上王玲。庆幸自己还有这么一个好朋友,在她受伤受委屈了,第一时间出现在她身边,给她怀抱、给她温暖。

    病房里空调温度适中,凉风习习吹来,沈尽欢的心也逐渐平静下来。

    也幸亏秦深没收了她的手机,因而现在不会有人打电话来骚扰她这片刻的安宁。

    她需要冷静,需要仔细想想她和秦深的未来不对,她和秦深还有未来吗?惹上刁蛮任性的林笙箫,她和秦深之间彻底成了一盘死棋!

    “你最近过得好吗?”沈尽欢索性不去胡思乱想,而是转头关心王玲。

    “我有什么好不好的,虽然没了记忆,不过也不妨碍我在百乐门重新站稳脚跟,我现在工作自由,经济独立,一切都很好。”王玲漫不经心地回答,自己口中的好背后得承受多大的诋毁,夜深人静时得承受多深的痛苦,也只有她自己知晓。

    离开了沈让,她过得相当辛苦,最要命的是,她每晚都无法自然入睡,必须要靠安眠药才能睡上几个小时。

    王玲勾了下唇,习惯真是一个可怕的东西,才多久的时间啊,她就已经习惯了和沈让相拥而眠,习惯了每天早晨醒来他赠予她的那个早安吻。

    心口蓦地传来一阵刺痛,王玲这才意识到自己无意中又想起了那个负心汉,不经恨得咬牙,真是没出席,他都已经移情别恋包养锦瑟了,她还有什么好想的?这种渣男趁早忘了!

    沈尽欢将她变化的神情看在眼中,思忖了下,开口道:“王玲,其实沈让的事情另有隐情,你”

    “别提那个渣男!不管什么隐情都改变不了他渣男的属性!哼,男人没一个好东西!”王玲骤然眯起双眼,眸色瞬间变得狠戾异常,沈尽欢被这样的她惊到,愣愣地眨了眨眼睛,无言以对。

    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全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稍微给点儿诱惑他就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完全控制不住了。

    “行了,你就别操心我了。我有手有脚饿不死,不就是一场无疾而终的恋情嘛,我就当真心喂了狗,说忘就忘了。倒是你,你怎么把自己搞得这么狼狈?”王玲还是王玲,纵使整了容,她大大咧咧风风火火的性格依然没变,她坐在床边,一只手握着她的,另一只手则风情万种地拨了拨自己的短发。

    嗯,她剪短头发确实蛮好看的。利索又不失妩媚,比起原先那头栗色的大波浪,齐耳短发要显得更加精神帅气些。

    “问你话呢,到底怎么回事?”

    “”

    沈尽欢别过脸去望向窗外,一时之间竟不知该如何回答王玲的问题,难道,她要将林笙箫怀孕孩子是秦深的这样的事情告诉王玲吗?她说不出口,也丢不起那个人。

    “尽欢,究竟出什么事儿了?你怎么会一个人在马路边上?怀孕的事情秦深知道吗?”

    王玲满腹疑虑,沈尽欢此刻失魂落魄的模样与当年高考后的那段时间简直一模一样!莫不是秦深又做了什么伤害她的事情?所以她才不肯要这个孩子!

    王玲好害怕悲剧会再次重演,担心沈尽欢会想不开。

    “王玲,我能拜托你帮我保密吗?这件事我不想告诉秦深。”良久,沈尽欢才疲惫开口,一出口的声音沙哑无比。

    这个孩子来得不是时候,她不想要,所以更没必要让秦深知道,反正迟早是要拿掉的,她就当今天的事情没发生吧,这个秘密她会守一辈子,一辈子都不会告诉秦深。

    “尽欢,你要做什么?”王玲心脏猛地咯噔一下,着实吓了一跳。

    “如果一周后确诊是怀孕了。我会将孩子打掉,所以没有必要告诉秦深。”沈尽欢凄凉地开口,说这话的时候自己的心痛得不可思议,小腹也是突然一刺,疼得她吸气眯眼。

    她伸手捂住自己的腹部,这里面肯定是孕育了一个新生命,算起来她月经推迟的日子,差不多也可以确定了。

    “尽欢!你是不是傻了?你没听医生说吗?你子宫壁较薄,这次动了胎气,若是保不住孩子以后想要再怀孕的可能性将很低!你居然还想着弄掉?不行,这孩子是我的干儿子,打死也不准流了!”

    沈尽欢叹息一声:“这孩子我不想要,我有火儿就够了。”

    王玲料想她和秦深之间是有什么误会,连忙劝道:“尽欢,你别想不开,秦深对你情深意重,这是我们有目共睹的,有什么矛盾就说出来,孩子是无辜的,你千万别做傻事。”

    “孩子是无辜的”

    沈尽欢口中呢喃,重复着这句话。

    是啊,孩子是无辜的。林笙箫肚子里的孩子也是无辜的,秦深既不能逼着林笙箫打胎,也不可能因此背上不仁不义的骂名,以后的路她和秦深该怎么走下去?

    不,她和秦深已经没有未来了。

    王玲说秦深对她情深意重,这一点她也是知道的,若不是情根深种,他也不会再死亡谷时舍命相救,他们说过要同生共死,说过要一起面对未来,可是现在。她没有那个勇气去面对秦深了。

    她害怕听到他对她说:尽欢,对不起,我要娶林笙箫,我必须要对她肚子里的孩子负责,不过你放心,我的心里一直都只爱着你,就算我和她结婚了,我也不会弃你不顾。

    她害怕听到这样的话,因为若真如此,她就真成了他和林笙箫之间的小三了。

    “尽欢,你是对秦深有误会吧?”王玲小心翼翼地打量她的眼色。

    沈尽欢舔了下干涩的唇,道:“没什么误会,他与别人发生关系是事实。”光看秦深今天的反应就知道了,他和林笙箫睡过,孩子百分百是他的。

    “你说的是百乐门的锦瑟吗?”

    王玲挑了挑眉,沈尽欢听到锦瑟的名字心口又像是被针扎了一般,是啊,不光林笙箫,还有那个舞女。

    若说一个月前和林笙箫发生关系她倒还能谅解,毕竟那会儿她和他还没确定关系,单身男女共处一室,一时情不自禁发生点什么也在情理之中。

    但秦深和锦瑟却也有过一夜情,那时候她已经住进了浅水湾,换句话说,秦深出轨了。

    本来她沈尽欢性子刚烈,眼睛里容不下一粒沙子,若不是后来北海遇难秦深以命相救,她也不可能原谅他,只是此刻旧事重提,她还是控制不住去怨恨那晚的秦深,怨恨他出轨!

    沈尽欢藏在被单下的手紧紧握成拳,她咬了下牙关,勉强哼了一声。

    王玲见状说道:“你还真是傻啊,秦深和锦瑟那就是个大乌龙!”

    “你说什么?”沈尽欢猛地看向她。

    “我说他俩根本就没发生什么,那锦瑟就是个心机婊,她为了找沈让捧她当头牌,自告奋勇灌秦深的酒,然后又想着飞上枝头,所以才将他带到酒店,本想发生关系后好讹诈他一笔,不过秦深那晚喝得烂醉,根本就没碰她,她自己也怕被秦深发现,所以收了秦深的钱就不敢声张了。”王玲如是说道,沈尽欢闻言心跳急剧加速,她睁圆了眼睛,难以置信:“这怎么可能?你从哪儿听来的?”

    王玲耸耸肩:“我现在在百乐门工作,锦瑟视我为眼中钉肉中刺,私下里几次与我作对,我便在她化妆间里安装了窃听器,无意间听到她打电话,这才知道秦深没和她怎样。”

    “”

    原来秦深没有碰她!

    原来是锦瑟设计好的!

    这都是真的吗?!

    “当然了,锦瑟现在被沈让包养了,沈让看中的猎物必须身心干净,她若是被秦深碰了。你觉得沈让还会要吗?别忘了秦深和沈让可是最要好的兄弟,沈让这人洁癖很重,不会碰兄弟碰过的女人。”

    王玲自揭伤疤力证秦深的清白,沈尽欢半躺在床上,以为自己听到这样的消息起码会松一口气,然而却丝毫没有改变她压抑的心情。

    就算,他和锦瑟之间是清白的,那林笙箫呢?她是没资格过问他的过去,可他和林笙箫之间还有个孩子啊!

    沈尽欢吸了口气,郁郁寡欢地重新看向窗外滚滚的乌云。

    王玲以为她会松口气,没想到她还是闷闷不乐。一副生不如死的表情,不经纳闷道:“这下你对秦深也没误会了,还不打算告诉他你怀孕了?”

    “这事没那么简单,横亘在我和秦深之间的不仅仅是一个锦瑟。”

    沈尽欢颓然摇头,如果王玲早一点告诉她,她或许还能高兴,可是事到如今一切都晚了,发生的事情已经无法挽回,她和秦深注定是无法一路携手走下去了。

    “尽欢,我真不懂你,喜欢就争取。你何必去管别人?你和秦深十年前就认识了,五年前又为他生下一子,你对他的这份情谊难道还不足以给你跨过一切艰难险阻的勇气吗?”

    “我”

    “你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火儿着想,为肚子里的孩子着想,说句不好听的话,就你这样的,要学历没学历要家世没家世,能被秦深看中是你几辈子修来的福分,你若是错过了他,以后谁还会要你?你说不定这辈子都要打光棍了!”

    王玲情绪激动,她真见不得沈尽欢这副自暴自弃的模样,凡事还没去试一试就已经打了退堂鼓。

    “你不明白,这事没那么简单,林笙箫她”沈尽欢欲言又止,眼眶通红,她不敢说出来,她害怕被王玲嘲笑,更害怕听到自己心碎的声音。

    “又是林笙箫那个小婊砸!仗着自己家里有几个臭钱就为所欲为,靠,尽欢,如果因为林笙箫的缘故,你就更加不能打退堂鼓了,秦深就算和林笙箫之间真有什么,那也是逼不得已,我听沈让说过,秦深想要回国内发展,想要站稳脚跟就必须要借助S市的中坚力量,光靠沈让是不行的,当时秦深还没与你重逢,他原计划就是与林笙箫联姻。”

    “”

    “林笙箫只是一个联姻对象而已,秦深就算给了她婚姻也无法许诺她爱情,他的心在你这儿,你还担心他不会对你卑躬屈膝吗?再说了,你还有火儿,还有现在肚子里的孩子,还有秦深对你这么多年的爱慕,无论哪一点,你都稳赢林笙箫,所以别再唉声叹气妄自菲薄了,打起精神来,只要注定是你的,哪怕是不择手段也一定要将他抢到手!”

    王玲一口气高谈阔论,对于别人的感情问题她总能轻易解决,而一旦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就瞬间只想当个鸵鸟躲避事实。

    沈尽欢听了她的话,沉重的心情并未有分毫的好转。

    王玲之所以能这么说,是因为她是旁观者,她说得轻松,可她却做不到。

    何况,她根本就不知道如今林笙箫怀孕对她和秦深意味着什么,有了孩子这个筹码,林建东和秦江淮会不择手段让她嫁入秦家,秦深就算有通天的本事也无法忤逆自己父亲的决定。

    除非,他不姓秦。

    秦深追出去在人群中疯狂寻找,每见到一个背影与她相似的女人他都疯了似的上前将对方扳过来,叫一声沈尽欢,然后在对方陌生惊恐的神情中再度坠入失望的深渊。

    不是,一个都不是沈尽欢!

    可他明明看见她朝这个方向来的,为什么一眨眼工夫就消失了?

    她到底在哪儿?!

    男人摸出手机想要给她打电话,这才恍然意识到沈尽欢的手机至今还在浅水湾书房的抽屉里放着。

    “SHT!”

    男人低咒一声,飙了句国骂,手指差点儿将手机捏碎,该死,他怎么如此大意?这年代没了手机,谁还能联系上谁?

    “秦深!你等等我,我不能跑快,我肚子好疼啊”林笙箫跟屁虫似的追了上来,一把拽住他的胳膊,无论他怎么甩都甩不开。

    秦深拧眉冷着脸,那对湛黑的眸子里凝聚着腥风血雨,仿佛下一秒就要爆发,他怒斥:“滚开!”

    “秦深,你怎么能这样?我肚子里怀的是你的孩子,你就算再怎么不喜欢我,也总该看看孩子的面子吧?”林笙箫故作受惊,眼泪凄怆。

    “你!”

    秦深满腔怒火无处发泄,既然甩不掉索性也不甩了。他大步往前,四处寻找沈尽欢的身影,可这天大地大茫茫人海,他又如何才能找到她?

    林笙箫实在是走不动了,她死命拉着秦深的胳膊,喘着气说:“别、别跑了,我、我实在走不动了秦深,我们聊一聊。”

    “我和你没什么好聊的,那晚我到底有没有碰过你你自己最清楚!”

    秦深鹰隼般锐利的眸子骤然扫过她那张虚伪的脸,林笙箫心里猛地颤了一下,以为秦深记起了什么,她强装镇定,咬牙说道:“秦深,你还有没有良心?你有没有碰过我你自己不清楚吗?那天晚上是你抱住我说爱我,是你说要给我幸福,你说你对我的爱埋藏了很久,你说终于能将这些真心话说给我听了”

    “那是因为我喝醉了误将你当做沈尽欢!”

    男人一句话说得咬牙切齿掷地有声,也将林笙箫心中仅存的那一点奢望彻底粉碎!

    林笙箫死死拽着他的胳膊,指甲几乎掐进他肉里,男人却丝毫不觉得疼,他此刻一心一意只想找到沈尽欢,其他的一切他都顾不上了。

    “我不管你是不是将我误当成了沈尽欢。我也不管你当时脑子里幻想的对象是谁,我只知道我现在怀了你的孩子,你必须要对我负责!”林笙箫心一横,赖定了秦深。

    男人隽眸一凛,霸气肃杀:“既然你一口咬定了孩子是我的,那好,我现在就带你去医院打掉!”说罢,秦深忽然反手拽住她的手腕,扯着她往前走。

    “你、你快放手!你疯了吗?”林笙箫心口怦怦直跳,她不能去医院,一去医院一切就都穿帮了。她拼命挣扎,想要从秦深手中抽出自己的手腕,然而男人力道极大,恨不得将她的骨头捏碎了似的,她只能边哭边闹,“你拽疼我了,快点儿放开!”

    “去医院!”

    男人眯起的眼眸闪过锐利的光芒,他盯着林笙箫的脸,那样阴冷的目光看得她浑身毛骨悚然,大夏天的,背后竟硬生生起了一层冷汗!

    太可怕了!

    林笙箫大叫:“我不要!孩子是我的,你没资格弄掉它!况且这事儿我爸爸已经知道了,我的孩子如果保不住,我们林家就算赔上所有也要与你同归于尽!”

    “林笙箫你太卑鄙!”真贱!

    秦深从来不会觉得这女人多贱,在这之前他也顶多觉得林笙箫飞扬跋扈性子骄纵了些,从来不会觉得她这人会有什么坏心眼,直到今天,他算是彻彻底底看清了这个女人的真面目!原来,她根本就是头披着羊皮的恶狼!

    “秦深,我这么做也只是为了我们的孩子安全,世事无常,谁都无法预料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你说是吗?”林笙箫见状嘴角勾起一丝得意的笑,她吃定了秦深再怎么桀骜不驯也不可能会与整个秦家、整个林家作对,因为那样根本就是以卵击石,自取灭亡!

    秦深甩开她的手,大步流星地往前走。

    林笙箫继续亦步亦趋地跟过去,她决不能让他找到沈尽欢,绝对不能让他们有机会单独相处解释清楚误会,不然她再想翻身可就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