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双面总裁 林镜玄

【012】互相伤害

    从医院出来,天忽然下起了雨,暴雨如注,肆虐地拍打着树枝、路面,在地上溅开一朵朵水花。

    本来还很炎热的天气,瞬时冷了下来,王玲穿着短裤,不由伸手搓了搓自己露在外面的大腿骂了句:“什么破天气预报,说好了今天不下雨的嘛!”

    “王玲,今天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我恐怕早就一尸两命了。”望着外面的雨幕,沈尽欢握住王玲的手由衷感谢。

    她情绪已经稳定了下来,只是一双眼睛红肿得好像核桃,一看就是狠狠哭过一场。

    王玲拥了拥她的肩膀宽慰道:“都是自家姐妹,你就别跟我客气了,回去好好睡一觉,千万别胡思乱想,要想也只能想想我今天对你说的那些话,想想肚子里的孩子,不管怎样都别冲动,等你想明白了再做决定,等那时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都会支持你的。”

    沈尽欢沉默地点头,她望着外面滂沱的雨,看着那些行人在大雨中狂奔,忽觉天大地大竟无她的容身之所。

    回去好好睡一觉。

    可是她该回哪里?

    “王玲,我不想回家。”

    潜意识里,她已经将浅水湾当做了自己的家。

    然而她不愿回去,不愿再见到秦深,因为只要看到他那张脸,她就会想到林笙箫怀孕的事,想到林笙箫耀武扬威的面孔,想到秦深血淋淋的背叛。

    也难怪林笙箫几次三番找她麻烦,原来是她早就和秦深有过一段情。人家仗着发生过关系,所以才有恃无恐。

    沈尽欢叹了口气,怎么不知不觉又想到了秦深和林笙箫呢?

    沈尽欢,你长点儿心吧!

    “尽欢,要不我们回去之前的出租屋吧,把火儿和郑英奇都叫上?怎样?”王玲提议道。

    沈尽欢皱了皱眉头,火儿她有许久没有见到火儿了,心里确实是想念的,只是火儿那张脸与秦深太过相似,她担心自己看到孩子以后反而更加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不了,我还是回公司吧,这么贸然跑出来秦深会着急的。”沈尽欢拒绝了王玲的好意,提到秦深的名字她便觉得喉间发紧,身心俱疲。

    “尽欢,你这样子我真不放心,要不去我那儿住吧,地方虽然小了点,不过总能暂时为你遮风挡雨,你别嫌弃。”她现在这副鬼样子实在不适合和秦深见面,因为见了面肯定要大吵一架伤感情。

    王玲说罢就去拦出租车,沈尽欢想来自己也无处可去,索性也就由着她了。

    半个小时后,车子停在一栋破旧公寓楼下,王玲从车上下来,将包挡在头上,又搀着沈尽欢下车,两人快步朝公寓楼跑去。

    只是片刻功夫,两人身上衣服都湿透了。

    进了公寓楼,王玲连忙翻出包里的纸巾给沈尽欢擦去水渍,一边擦一边抱怨:“雨太大了,真烦。”

    沈尽欢扯动嘴角笑了笑:“没关系,淋淋雨也好让我清醒清醒。”

    “说的什么傻话呢?身体是你自己的,你若是自己都不珍惜还指望别人关心你吗?”王玲拉着她进电梯。剜了她一眼,继续喷,“你现在怀着孕,更加要注意保重自己的身体,千万别着凉生病了,不然有你受的。”

    “只是可能怀孕,也不一定”沈尽欢嘟囔了一声,没想到她怀孕王玲倒是比谁都紧张。

    “百分百是怀了,退一万步,哪怕没有怀孕你也要照顾好自己,要是你哪天病倒了,火儿咋办?你外公外婆咋办?”

    “我”

    沈尽欢喉间一紧,被王玲说得羞愧难当。

    她不是一个人,她还有外公外婆,还有火儿和下落不明的妈妈。

    电梯停在12层,王玲搀着她出来,从包里翻出钥匙打开公寓的门。

    这间屋子与河西万达的别墅自然是没法儿比的,无论是装潢还是格调都远远不及,不过王玲却觉得虽然小却温馨多了,不像河西万达别墅虽大却冷清。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这屋子是她用自己的钱租下的,与沈让没有半毛钱关系。

    在沈尽欢眼中王玲家里还是比较整洁的,老式的中国风,四处贴着金色墙纸,墙上挂着各式各样的照片,基本都是王玲的个人写真,家里铺的木地板,暖黄的色调看得人心里莫名舒坦。

    “真好看。”她坐在木艺沙发上,手扶着沙发的边缘由衷赞叹。

    王玲冲了两杯热姜茶过来,将其中一杯递给她,说道:“凑合住吧,等我以后赚了大钱,我就在市中心买一栋大别墅,到时候把你和火儿都接过来!”

    “王玲,我”沈尽欢瞬间热泪盈眶,这话她从前一直在说,没想到失忆后她依旧对她掏心挖肺无条件地想要对她好,王玲这么体贴,她当初真是瞎了眼会上了沈让的当。

    王玲一如往常风风火火的性子,皱了皱眉:“好了好了,矫情的话少说,你赶紧把热姜茶喝下去暖暖身子,待会儿到我床上睡一觉,睡醒了,把一切不痛快的事情都忘了,明天又是美好的一天。”

    “嗯。”沈尽欢红着鼻子点点头。

    喝完一杯姜茶,冰冷的四肢渐渐回暖,她抱着空杯子,傻愣愣地看着在厨房里忙来忙去的王玲。

    不瞬,沈尽欢走了过去。

    “你在干什么?”她看向王玲。

    王玲扭过头看她一眼,说:“在给你煲鸡汤啊,医生说你营养不良,我得给你加强营养呢!真是的,秦深那混蛋会照顾人吗?你和他住在一起居然营养不良。他是每天不知道节制地压榨你吧?”

    “”

    王玲心直口快,等说完才意识到自己提了不该提的人,她小心翼翼地看着沈尽欢,目光局促不安:“对、对不起啊尽欢,我不是故意要提他的”

    “没事,”沈尽欢坦然笑了笑,藏匿住内心的悲凉,“王玲,你对我真好。”

    “废话,咱们是好闺蜜,我不对你好对谁好?我无父无母亲人都死光了。你就是我唯一的亲人了,以后咱们要相依为命的。”

    “嗯!”沈尽欢用力点头,她走了进去,“我来帮忙吧。”

    “别别别,你赶紧出去,去睡觉,鸡汤要好几个小时才能好呢,你赶快休息去,养好了精神才有力气喝汤。”

    王玲摘下手套,过来将沈尽欢推了出去。

    沈尽欢无奈,重新坐到了沙发上,望着窗户外瓢泼的大雨,心乱如麻。

    很快,王玲的手机就响了,沈尽欢心里咯噔一下,想着秦深该不会这么快就找到她了吧?

    “谁啊?真烦!”

    王玲从厨房走出去,一边将手上的水擦在围裙上,一边去接电话,结果当看到手机上的来电显示时,一张俏脸刹那间煞白如纸。

    沈让!

    他怎么会突然打电话过来?

    王玲深吸口气,将电话掐断,正要放下手机。沈让的电话又打进来了,且孜孜不倦,好像知道她有意不接,故意与她作对似的。

    沈尽欢抿了下唇问道:“是秦深吗?”

    “不是,”王玲摇头,为难地看了她一眼,“是沈让。”

    沈尽欢一听这话立马来了精神,急不可耐道:“那你快接啊!他一定是意识到自己的错误打给你道歉请求你的原谅的!”

    王玲怔了一下,是这样吗?

    沈让给她打电话是这个目的?

    犹豫着,手指不受控制地按下接听键,王玲上一刻还是懵懂柔弱的模样在电梯接起的瞬间马上切换成战斗戒备状态,她冷冷讽刺:“沈总,有何贵干?”

    沈尽欢听到她这样的语调不经替那头的沈让捏了把冷汗。

    沈让说:“没事就不能打给你?好歹我俩也有过一段情,你何必这么绝情呢?”

    他越是将两人之间的感情说得这般不堪,王玲心中便越是刺痛,她死死掐着手掌心,咬牙一字一顿:“有话快说!”

    “别以为我想打这通电话,若不是秦深拜托我帮忙,我懒得打给你。”

    “你”明知道他是什么样的态度,结果还傻傻地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接了他的电话。

    王玲尝到了自取其辱的滋味。

    “沈尽欢在不在你那儿?”

    王玲看了眼尽欢,说道:“在不在关你什么事?”

    “秦深翻天覆地四处在找她,沈尽欢若是在你那儿你就吭一声。不然等秦深找到你头上,你就死定了!”

    沈让在电话那头冷声警告,王玲小脸一白,吸了口气:“那也不关你的事!”说完,直接挂断电话,并且将手机关机。

    王玲气呼呼地把手机砸在桌面上,看了眼盯着自己的沈尽欢,无奈耸肩:“不是来和好的,我就知道自己不该抱有侥幸心理,他心里一直藏着唐雨柔,怎么可能对我这种风尘女子动真情呢?”

    “王玲”

    “你别说了。他就是个渣男,这会儿说不定正跟锦瑟在一起呢,他根本不会想起我,给我打电话只是秦深摆脱他找你,来确认一下你是不是在我这边的。”

    王玲说完重新进了厨房,只剩下沈尽欢一人愣愣地坐在沙发上,喃喃自语:“秦深他在找我吗?”

    沈尽欢胡思乱想着就在王玲家的沙发上睡着了,等她再次醒过来的时候,耳边隐隐约约有争吵声,她想要睁开眼睛看一看,只是眼皮却灌了铅似的沉重,只能嘤咛两声,再次睡沉了。

    也许真的是怀孕了,这一觉睡得根本就不想起。

    “沈小姐,晚饭时间到了,您快醒醒。”

    耳边有人在呼唤,沈尽欢意识模糊,以为是王玲,她别过脸,嘟囔道:“别吵,让我再睡会儿。”

    “沈小姐,您快点儿起来吧,先生在等您。”

    先生?

    沈尽欢脑子里一片空白,那声音重复在耳边鼓噪,她陡然一个愣怔睁开双眼,萧管家老态龙钟的模样瞬时印入眼帘。

    “萧管家?怎么是你?”

    沈尽欢揉着发痛的太阳穴看向她。

    萧管家笑了笑:“先生在等您吃饭呢,沈小姐快准备一下吧。”

    “什么?”

    秦深在等她吃饭?她还有胃口吃饭吗?

    不对啊,她不是在王玲家吗?怎么一觉睡醒就回到浅水湾了呢?

    萧管家也不与她多说什么,率先离开房间。

    沈尽欢从床上起来,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换掉了,心里一痛,她抿了抿唇,径直走了出去。

    秦深以为这样将她带回来。他们之间就等于什么事都没发生吗?

    呵,伤害已经造成了,伤疤就在那里,哪怕自欺欺人,想起来的时候依然会疼,会膈应。

    沈尽欢拖着沉重的脚步下楼,这一路她走得艰难,甚至不知待会儿该以何种表情去面对秦深。

    楼下餐厅,饭香弥漫,男人一身昂贵手工西装衬得他棱角分明身姿挺拔,听到动静他便侧过头来,冷目攫住她。

    沈尽欢对上他的视线,莫名觉得心里发寒。

    秦深的眼神好可怕。

    可明明做错事的人是他,不是吗?

    沈尽欢想到这儿也不心虚了,她挺直腰杆走过去,拉开他对面的椅子坐下,面无表情道:“我怎么会在这里?”

    “我去王玲家接你回来的。”秦深开口,声音哑然。

    “哦。”

    沈尽欢应了一声,便再也没抬头看过他一眼。

    倒是秦深,一顿晚饭时间,他的目光无时无刻不浇筑在她身上,那样深情款款的眼神看得沈尽欢诚惶诚恐、坐立难安。

    他干什么这样看着她?

    难道他已经知道她怀孕了?

    一想到这个可能,沈尽欢顿时吓得小脸发白,暗暗握紧了手中的筷子,低头匆匆扒饭。

    “先生,小姐,今晚我煲了鱼汤,你们尝尝。”

    萧管家从厨房端来汤碗,她笑呵呵地将汤放在桌子中央,又亲自为沈尽欢盛了一碗,递到她面前,说:“沈小姐您多喝点鱼汤,这是补身子的,最近看您气色不大好,怕是操劳过度了。”

    “谢谢你,萧管家。”

    沈尽欢接过炖得发白的鱼头豆腐汤,正要尝一口,却是一股浓烈的鱼腥味率先闯入鼻息,胃里立马有了反应,她连忙放下汤碗,从椅子上起来直冲着洗手台而去。

    “呕”

    干呕声从厨房传来,萧管家与秦深面面相觑。

    这是怎么了?

    沈尽欢在厨房吐得昏天黑地,鱼腥味无孔不入,她只要一回想起那股味道,便反胃得直不起腰。

    “你怎么了?”

    秦深不知何时来到她身后,焦急地询问,沈尽欢忙挥开他的手臂,如触电般与他隔开一段距离:“没事,也许是今天淋雨着凉了。”

    “我看不像,沈尽欢,你是不是怀孕了?”秦深重新靠近,双手架住她的胳膊,将她从水池边拉回自己怀中,那股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沈尽欢一下子就愣住了。

    萧管家也匆匆忙忙地赶了过来。看到厨房的狼藉,便说:“先生,要不要找陆医生过来看一下?我记得当初我刚怀我儿子的时候,闻到鱼汤的味道也会受不了,沈小姐这症状八成是怀上了。”

    “嗯”秦深正要点头,沈尽欢眼皮一跳连忙大叫了声:“不用了!我没有怀孕,只是受凉身体不舒服而已,吃点药睡一觉就好了。”

    “不行,有病就得看医生,萧管家,致电陆医生。”

    “是!”

    “等等。我说了不用了!秦深,你凭什么这么霸道?我自己的身体还不能自己做主吗?你是不是总希望一切都得按照你的意思来?从来都不肯尊重一下别人的意见?今天发生了那么多事情,我很累很崩溃,现在只想休息,不想看见陆医生!”沈尽欢生怕陆子卿过来发现她怀孕,即便只有百分之八十怀孕的可能,她也不想被秦深知道。

    秦深拧了拧眉,默不作声,萧管家站在一旁手足无措,不知是该叫陆医生来,还是该默默地退出去。

    过了会儿。秦深摆摆手让萧管家出去,后者战战兢兢地离开,将厨房腾出来给二人。

    “我今天找了你一下午。”秦深开口,声音嘶哑仿佛压抑了无尽的苦楚。

    沈尽欢心痛得无以复加,眼眶也不争气地红了,她吸了口气,望向他:“找我做什么?我不是说了么,我要出去透透气,你和林笙箫的事情你们自己解决。”

    男人黑眸深沉地凝视着她,信誓旦旦:“我不会娶林笙箫,这件事我可以给你百分百的保证。至于她肚子里的孩子,不管是不是我的,我都不可能让她生下来!”

    沈尽欢被他眼底的狠意震慑住,这个男人太过铁石心肠,不是自己爱的,哪怕对方怀上他的亲骨肉,他也毫不留情。

    如此想来,林笙箫也太可怜了,怀了他的孩子,却连一个名分都得不到,甚至还有可能惨遭毒手,连孩子都保不住。

    “秦深,林笙箫肚子里怀的是你的孩子,你连自己的亲生骨肉都下得去手吗?”沈尽欢颤抖着嗓音问,她下意识地摸向自己的小腹,若是秦深知道她怀孕了,他会让她生下来,还是会像对待林笙箫这样逼迫她弄掉?

    她也拿捏不准,毕竟昨晚他们才推心置腹地聊过,秦深明确表示过他不喜欢小孩子,不愿意多个孩子与他争宠。

    “你可以觉得我残忍,但你绝不能指责我,因为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们两个能在一起,且不说林笙箫怀孕是真是假,就算是真的,那孩子也是我人格分裂症病发时期种下的,哪怕能平安出生也不会健康。”

    “你可那也是一条人命!孩子是无辜的,你怎么可以”

    “沈尽欢,这种时候你还要做圣母么?”

    “我”

    “我可以发誓,在我清醒状态下,我绝对没有碰过林笙箫,我对她从来只有厌恶没有喜欢,不可能会碰她。”秦深竖起指头发誓,沈尽欢见状讽刺一笑:“这次你又要推给秦时么?为什么每一次你犯了错,你都不肯承担责任,反而要一而再再而三地找借口为自己开脱?”

    “我没有找借口,我确实不记得自己有碰过林笙箫,若是我今晚说的话有一句谎言,就让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

    沈尽欢眼底痛意更深,事情都已经到了无法转圜的余地,他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

    林笙箫已经赖上他了,林笙箫背后还有林建东,还有秦江淮的支持,她一个手无寸铁的弱女子。凭什么和她争?难道就凭秦深对她的宠爱吗?

    沈尽欢心里一片凄凉,所谓宠爱也已经是昨日云烟,他能宠她,也自然能宠别人,若是哪一天这份宠爱消耗尽了,她照样是要被秦深扫地出门的。

    与其到那个时候痛不欲生,倒不如现在快刀斩乱麻。

    “林笙箫的孩子留不得,生下来只会是个祸害,会妨碍我们在一起,所以不管那孩子是不是我的,我都不会让它平安出生,你放心,我秦深这辈子非你不娶,林笙箫她休想凭着一个孩子来威胁我!”

    秦深试探着想要去拉她的手,结果却被沈尽欢甩开了胳膊。

    她瞪着他,气急败坏。

    他说这样的话按理说她该感到高兴,可这会儿沈尽欢除了可悲怨恨之外找不到其他词来形容自己的心情。

    “自己犯的错,不要捆绑到我身上,事已至此,秦深,我们分手吧,以后你想和谁在一起就和谁在一起,我不会再干涉你。”

    沈尽欢失望地看了他一眼,心意已决。

    本来还想听王玲的话先冷静冷静静观其变,不过现在看来完全没那个必要。

    “你休想!”

    秦深眼眸一刺,俊脸瞬间紧绷,他猛地扣住她手腕,将她从厨房拽出来。

    “秦深!林笙箫已经怀孕了!你还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吗?你强迫我留在你身边没有任何意义!”沈尽欢奋力挣扎,奈何男人力气太大,几下就将她制服,如扛棉花似的将她扛上肩头。

    小腹抵着他的肩膀,沈尽欢不敢乱动,生怕这个动作会伤害到肚子里尚未成形的孩子。

    “她想怎么兴风作浪我管不着,我心里只有你,我只想让你留在我身边。”秦深咬牙说道,听到沈尽欢提分手,他的心比架在火上烤还要痛苦!

    男人一路将她拽到楼上卧室,一把将她甩在床上。

    沈尽欢吓了一跳,连忙以手护住自己的腹部。

    她麻利地坐起来,警惕地瞪着他:“你要做什么?秦深,你除了用强就没有其他法子了吗?”

    秦深一手扯下领带丢在地上,嘴角扬起残佞的笑:“是啊,除了强/暴你,我找不到其他办法让你留下,你昨晚不是说想要为我生孩子吗?好,我今天就成全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