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1979 争斤论两花花帽

112、绊子

    白颖打量着李和,看一个男人的穿着打扮、衣领和鞋子,大致就能知道他的生活状态好坏。

    李和呢,一个板寸头,及拉着拖鞋,背心还算干净,可注意瞅吧,肩膀上的线都崩开了,都露出了一个洞。

    瞧着倒是像从号子里刚出来的,哪里有老师的一丝气质。

    她心里给李和打了个失败者的标签,对李和也不怎么在意了。

    李和从家里牵狗的时候,也没换衣服,再说平时就随意惯了,哪里能想到因为穿着被鄙视,当然即使知道被鄙视,他也是无所谓。

    天也越来越热,穿的一本正经,就是给自己找不自在,要不是还有点羞耻心,他就直接做膀爷了。

    一点不夸张的说,这京城应该是全世界膀爷最密集的地区了,一到夏天,老少爷们都喜欢光着上身,连件上衣都懒得穿。

    也有稍微靠谱点的,好歹也能穿上上衣,可都喜欢把衣服撩起来,公开展示肚皮来降温。

    当然李和也喜欢这样,可惜他没六块腹肌。

    直到2002年申奥成功,德国的报纸上开始长篇累牍的报道,说膀爷是因为没衣服穿,欧美报纸跟进,开始捐衣服给京城的膀爷。然后国内炸窝了,这种不文明现象,有辱国体啊,首都人要给全世界展示文明风貌之类的,这种现象才有了点收敛。

    李和就不管这些了,一辈子的习惯哪里是说改就能改的,退休以后,也是喜欢没事撩着肚皮在小区门口跟一帮老头遛狗下象棋。

    对素质这东西,他有他自己的理解,嗓门大就是没素质?

    吃饭砸吧嘴就是没素质?

    素质高并不是吃饭时不发出声音,而是别人发出声音时你不去打量。

    当然还有一种不是没素质,而是缺德了,比如图书馆这种地方大声喧哗,电影院接电话之类的。

    随着越来越开放,之后走出国门的中国人也越来越多,中国的报纸网络只要出现一个游客在国外闹笑话的事情,就集体**了,无非就是给中国人丢脸就是了。

    恩,中国人真是有严于律己宽以待人的好品格。

    只有出国过的才知道,闯红灯的首先是白人,然后是随大流的,最后傻子一样等红灯的一看就知道是中国来的。

    章舒声酒量不错,跟李和一人喝完一瓶,又主动叫了两瓶过来,笑着道,“咱俩喝”。

    李和跟她碰了下杯子,“干杯”。

    “你是是不是最近又得罪谢胖子了?”,章舒声突然问道,也没避讳白颖。

    “没啊”。

    谢胖子就是教务主任谢辉,章舒声这声胖子的称呼,显然把李和当成了自己人,站在同一条阵线上。

    “上次开会,他有提议把你调到附中任老师,不过被吴教授给拦下来了,后面就没再提,不过你最近小心点就是,这人记仇的很”,章舒声多喝了点酒,话匣子就打开了。

    京大的附中是所高中,学生大部分都是学校老师的子弟,跟京大本质上来说都是一体的。

    李和不清楚谢辉居然暗地里使了这么个绊子,“谢谢,我会注意的”。

    “我建议你继续读个研究生,今年的博士班毕业了”,章舒声继续道。

    李和听明白了章舒声的意思,他的学历还是太低了,在前两年他本科的学历还能凑合着留校代课,那是因为研究生、博士生少。

    以往中国的博士生基本都是苏联或者欧美培养的,中国在1983年才产生了第一批自己培养的博士生,总共也才18个人,理工科的就更没几个了。

    他要想继续混下去,那就还得增加学历门槛,要是不能转行政岗位,可能真的要调到附中了,这一点也不令人惊讶。

    他的心里其实隐约有点高兴的,这其实是好事,说明国家的教育进步了,没本事的人没法在滥竽充数下去了。

    “到时候再说吧”,他想着把肚子里的那点东西给学生掏空,他也是是时候离开了,只是时机还不到。

    吃完饭,章舒声主动抢着去柜台付账。

    周萍为难的看了一眼李和,收还是不收?

    李和对周萍点了点头,意思就是收着呗。

    周萍收了钱,不过总共也才收了三块钱不到,也只是收了个零头。

    章舒声是个实诚人,不可思议的道,“老板,你算错了吧,怎么这么便宜?”。

    周萍又圆不了这个慌了,一般人得了便宜,还不赶紧走,哪里还在这里罗里吧嗦的。她也不能说老主顾优惠什么的,要是这样说了,保不准人家还恼,好家伙,你平常宰客够狠啊。

    李和笑着道,“走吧,不给钱都行,老板是我朋友”。

    “行,那谢谢老板了”,章舒声算是反应过来了,出了门才开始抱怨李和,“你早不说,我还以为那老板良心发现,又是给我们腾包厢,又是亲自炒菜,还亲自端盘子,敢情是我多想了啊”。

    “这怎么怨上我了”,李和笑着说道。

    白颖别有深意的看了李和一眼,临出门的时候她其实瞧出了饭店老板对他很恭敬。

    这家饭店的规模可不是那种几尺来方的小饭馆,这种饭馆怎么算每个月都有二万块的收入,饭店老板不可能随便对一个人客气成这样子。

    而且她也听出了李和说话时的那种自信,不用给钱都行,哪里来的自信?

    她还是忍不住好奇的问道,”你跟那老板什么关系?你们是亲戚?”。

    李和笑着道,“我一个外地人在这里哪里来的什么亲戚,就是朋友罢了,我只是来吃饭比较勤,熟识罢了”。

    章舒声把白颖送上了公交车,就问李和,“你去哪里?”。”我回学校了,明天早上有一节课“,李和看了看时间都已经是八点多钟了,回家也没必要了。”我等的公交车来了,我要回家,就先走了,明天见“,章舒声跟李和摆摆手,也直接上了公交车。

    李和看着那个远去的身影,又是心里忍不住的骚动。

    他现在是个伪单身汉啊,其实跟伪军一样,既怕皇军也怕八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