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1979 争斤论两花花帽

115、跟踪

    “吴淑珍,你缺德不缺德啊”,在路边遛弯的一个老太太气呼呼的骂道。

    “你不缺德,你领回家养啊,就你会做烂好人?”,女人也是个伶牙俐齿的,立马就回击了老太太。”你!”,老太太气的牙痒痒,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了。

    女人冷哼一声,继续往集贸市场去了,在菜摊子上买完菜,就又转身往回走。

    李和跟她擦肩而过,他瞧清了这个女人的长相,面相娇嫩,水灵灵的能掐出水,脸上打了一层粉,看不出具体的年龄,但仔细瞧眼角的鱼尾纹,显然不是什么大姑娘了。

    她穿着宽松的花衣服,一头长发光亮鉴人。

    李和跟冯吸溜走跟女人拉开一段距离,也回转身了,不紧不慢的吊在女人身后。

    女人进了一个小区,拐弯了好几道弯,从最后一栋楼前上去了。

    李和没跟着上去,站在楼下通过楼梯过道的窗户还能清晰的看到人影。

    女人穿过二楼,在三楼停了下,好像低头在找东西,在四楼见不到人影了,那肯定是住三楼了。

    在楼下都能听到一声咣当的关门声。

    已经五六点钟了,太阳依然没有落下,一个老头就躲在门口的树荫底下摇扇子。

    李和走过去,笑着问道,“大爷问你个事,吴淑珍家是住这吗?”。

    老头上下扫了李和一眼,没搭理,又故意扭过头去。

    李和搞不清这老头是什么状况,也跟着老头转过身去,递给老头一根烟,笑着道,“大爷,你点根烟?”。

    老头不客气的接过烟,然后放在耳朵上,问道,“你跟她什么关系啊?”。

    李和道,“我跟她是远方的亲戚,这多少年没联系了,就是过来认认门”。

    老头道,“亲戚?这种亲戚你还是不联系的好”。

    这老头居然把吴淑珍厌恶成这个样子,李和掏出打火机给老头点着了烟,就继续问道,“大爷,跟你说实话,我们也挺不喜欢她的,就是家里还有老人在,常挂念着她,这不就让我来打听下嘛?你给说道说道,我回家也能给老人交的了差”。

    “呦,美国人的玩意,好多年没见了,不便宜吧?”,老头盯着李和的打火机道。

    “大爷,你要是喜欢我送你”。

    “别以为我没见识,就来糊弄我,这可是好几百块钱的东西”,老头白了李和一眼,然后继续道,“据我所知她家里好像没什么亲戚了,你们是什么亲戚?”。

    李和觉得这老头有点多事,不过还是耐着性子道,“远方的表亲,好多年没走动了”。

    “哦。吴淑珍还在棉纺厂车间上班,他男人是安保科的,就是厂里的联防队,既然你们是亲戚,我不好多说,你们自己见面问吧”,老头不愿意在多说,显得搬弄是非。

    李和心里大骂这老头,胃口吊起来了,反而又不说了,只得赔笑道,“大爷,你的意思是他们在跟大家的关系处的不好?”。

    “处的好才有鬼呢,女的刻薄,男的霸道,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老头说完就站起来拍拍屁股,搬起小马扎直接走了,不愿意再搭理李和。

    难为李和浪费了这么多口水。

    不过他也算得到了一点重要的消息,这女人是结过婚的,人又尖酸刻薄,至于跟刑东有没有一腿,那就要继续观察了。

    李和对冯吸溜道,“我在这盯着,你先去吃点东西,吃好再来换我”。

    吸溜这孩子不矫情,不磨叽,听了李和的话,点点头就直接走了。

    待冯吸溜走后,李和趁着没人注意,直接溜上了三楼。

    这种老房子都是木门,下面还有门槛,门与门槛并不是严丝合缝,李和见上下楼梯过道没人,就直接趴下来,对着门缝里看,一个女人正躺在沙发垫子上看电视,正是那吴淑珍,一个男人正在屋里走来走去。

    李和确定是这户人家后,直接就下了楼。

    他在这片小区属于生脸,为了避免误会,他就在一个花坛的拐角坐着,这里不是行人道路,属于视线的盲点,既不容易被人看到,也可以看到吴家的那栋楼。

    他脚底下就是个臭水沟,天色暗下来,蚊子都是嗡嗡的,他一巴掌平拍死了好几个。

    冯吸溜过来了,在人行道上转来转去,就是没瞅见李和。

    李和却瞅见他了,从花坛里出来,冲他招手,“这里”。

    “哥,你去吃饭吧,我来看着”。

    李和出了小区,随便找了个馆子,要了一碗面,三两口就吃完了。

    匆忙回了小区就问吸溜,“有动静没有?”。

    吸溜摇摇头,俩人从下午到现在都在这干耗了二三个小时了,什么发现都没有。

    俩人就这样继续等,眼睛也不眨的盯着吴淑珍家的楼门口。

    正在百无聊赖的时候,李和听见了三楼的开门声,然后又是啪的一声关门声。

    晚上灯光有点暗,李和只能看到一个人影的轮廓,但是可以确定这是吴淑珍她男人。

    李和就出了花坛,跟上了一段距离,见他骑着自行车朝棉纺厂方向去了。

    到十点多钟的时候,大部分楼道里的人家都已经熄灯了,也没什么夜生活,小区里也找不见人影了,李和就跟冯吸溜稍微靠着人行道坐着了。

    突然吸溜小声道,“哥,是那刑东”。

    李和顺着吸溜指着的方向看见一个男人过来,男人好像很谨慎,走三步一回头,还要左看右看。

    作为一名专业的老司机,李和心里直接就乐上了,这俩人绝对是干不了好事啊。

    待刑东小心翼翼的上了楼,李和把吸溜留下,自己就蹑手蹑脚的跟上了。

    刑东到吴淑珍家门口,踌躇了一下,压了下头上的帽子,开始轻手轻脚的拍门。

    门被轻轻的拉开了一条缝,开门的果然是吴淑珍,刑东直接从门缝斜着身子进去了。

    吴淑珍探出头左右看了门外的四周,就轻轻的把门给合上了。

    李和就贴门边上听里面听见,没几分钟就听见了里面的动静,好像也没上床就在沙发上干柴烈火的点着了。

    他有点不屑,好歹也来点前戏或者国语对白啊。

    想不到这刑东是个快枪手,哼哧哼哧三五分钟就没了动静。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