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1979 争斤论两花花帽

234、算来生死难防

    他老娘是什么脾性,他是最了解的,小家子气,亲闺女尚且容不下,何况将来的儿媳妇。

    他刚出来那些日子,对一切不适应,眼前总是昏暗一片,别说找对象,就是温饱都感觉到有困难,压根不敢对生活抱有期望。

    现在,他在房产行业找到了方向,收入不菲,浑身都是干劲,老话说,饱暖思**,他重新起了一些本来没有的念想。

    他想娶个能不计较自己过往,并且可以和自己相守一生的女人,要是能有个孩子,那就更美了,一家三口,其乐融融。

    他也想象够过夫妻俩会吵架,毕竟会有一个磨合的过程,可是这个过程他坚决不需要老娘的参与。

    毫无疑问,不管他是有错还是没错,他老娘都会无脑的支持他,这是几十年的经验总结,那么嫁给他的女人,只要不是傻子,肯定会有被孤立的感觉,他的婚姻长久不了。

    所以,真的结婚了,他是不会和老娘住在一起的,哪怕老娘哭哭啼啼骂他没良心,他也受了。

    付尧明白了舅舅的意思,笑着道,“这个想法不错。”

    他老娘曾经在他面前提过这种忧虑,话里的意思就是让他趁机和舅舅说说,他一直没得到机会说,想不到舅舅居然自己悟了,他很是诧异。

    付兵道,“走一步看一步,想太多也不好。”

    付尧想了想道,“我觉得你应该逐渐把重心放在租房上,房地产市场存在很多投机者,投资过热,房价一旦过分偏离价值,或者政府调控,房产市场到时候肯定会有一番震荡,你的收入不可能一直保持这个状态。

    租房市场想对来说是比较平稳的,而且目前的租金是稳步上涨的。首都每年都有非常多的外来人口和应届毕业生,如果房源不错,不怕租不掉,积少成多,收益非常客观,只要后期房源稳定,躺在家里也是可以数钱的。”

    付兵听得频频点头,笑着道,“你妈难怪能把生意做这么大,生意脑子就是比一般人好使。”

    付尧不好意思的问道,“你怎么知道是我妈妈说的?”

    付兵不屑的道,“你脑子好使归好使,但是凭良心说,跟舅舅身后这么长时间,你说过几句利索话了?

    每次跟你说话吧,我说十句,你磕磕绊绊两句话顶天了。”

    付尧道,“妈妈也是为你好,她说你可以做二房东,她会出资金。”

    付兵含糊的道,“饭一口一口吃,路一步步走,步子迈大了扯着蛋。”

    话音刚落,车子进了停车库,停好车后,从后备箱提下来行李。

    付尧道,“舅舅,到这吧,我自己可以的。”

    付兵摁下后备箱的开关按钮,待后备箱缓缓合上后,笑着道,“走吧,把你送到出发层我就走,让我多呆我也不乐意,等会还要带客户看房呢。”

    乘电梯到了出发层,等付尧换好登机牌,付兵把行李交给他,拍拍他的肩膀,笑的很勉强。

    付尧安慰道,“舅舅,等我夏天再来。”

    付兵摆摆手道,“没事来干嘛,浪费飞机票,有那钱还不如来孝顺舅舅呢。”

    付尧道,“我要毕业的,妈妈让我在中国实习一年,中国市场很大,她希望我多了解这里,我也会努力了解的。”

    每次听见付尧说话,付兵都感觉怪怪的,可是具体是哪里怪又说不上来,因此笑着道,“你要学的多着呢,等夏天回来,我好好调理你这说话的毛病。”

    付尧不好意思的笑笑,然后道,“那我走了。”

    “走吧。”

    付兵亲眼看他进了安检口,才转身走人。

    回去的路上,不自觉的把车子开到了自己从小长到大的地方。

    车子停在路边,拉开车窗,点着一根烟,胳膊肘搭在边框上,眯缝着眼睛仰望着被一片片高楼取代的老宅处。

    据说这里拆迁的时候,每家至少分了二套房和几百万的现金。

    苦笑一声,如果当初自己稳稳当当的,现在自己大概可以和许多本地土著一样,娶妻生子以后,每日只要喝喝酒打打牌,做着包租公的日子。

    烟抽完后,本想把烟蒂往地上随手扔,看着洁净的马路,终究还是没扔,抽了一张餐巾纸,捂着烟头给灭了,褥成一团后放到了挡风玻璃上。

    转眼过去,进入春风五月。

    李和看着精神奕奕的李兆坤,心里有种说不明道不清的情绪。

    在他的记忆中,李兆坤去年春天就应该不在了,过世时间推迟,他没感觉到意外,毕竟由于他的影响,许多事情已经做了许多改变。

    但是,令他想不到的是,李兆坤现在的身体居然还这么好,年后虽然有点小毛病,可不曾住过院,顶多也就是吃上几片药。

    他一直留在家里,是为李兆坤过世做准备的,李兆坤不愿意同他们北上,他只得留在家里,生怕来不及见李兆坤最后一面。

    曾经的遗憾,这辈子不想再留。

    “奶奶个熊,雨吓得烦人,没个停的时候。”

    听见李兆坤在门口扯着嗓门吼,李和在想要不要先回去?

    留在这里明显是多余了。

    春雨绵绵,让庄家人欢喜的不得了。

    只是入伏以后,进入梅雨季,大家实在欢喜不起来了,雨一直下,没有停歇的时候。

    吃过晚饭,李和主动帮王玉兰收拾碗筷,母亲年龄大了,他越发难见她以往的利索了。

    碗筷洗好后,往满满的潲水桶里加了两瓢麦糠,冒雨跑到外面的猪圈。

    猪槽满是水,他先把猪槽清空了,才把猪食倒进了猪槽里,引得两头大肥猪吃的呼呼作响。

    这么一小会,被浇的湿透,拿了门拐的毛巾擦了一下,然后靠在门口点着了一根雪茄,望着外面越来越大的雨。

    像往常一样,躺在屋里看了一会小说,看看时间,已经是九点。

    起床站在院子里,直接对着院子解决问题,同雨水汇合在一起,哗啦啦的往墙面的水沟跑。

    一道闪电从天空抛过来,吓得他一个激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