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神武战王 张牧之

第1022章 醉酒闹事

    和大多数消息不同,万圣教生的事情不仅没有因为时间过去而被遗忘,反而在天武界引起热议,甚至是恐慌。

    各个神教和圣地都在打探有关焚天妖炎和分身、化身的事情。

    人们知道,江辰触及到这些大势力的逆鳞。

    之前江辰惹出那么多事情来,看在学院的面子上没有出手。

    但在他们心中,都是想着只要愿意,绝对能轻易杀死江辰。

    结果江辰和一般人不同,是个异数。

    万圣教生的事情让这些势力紧张。

    都在想如果下次江辰也用相同的方法对付自己怎么办。

    想来想去,他们体会到万圣教的无力。

    也正是因为这份无力,让大势力想方设法来解决问题。

    他们绝不允许被一个星尊给要挟!

    不过在想出办法之前,倒也没有哪个势力表态,担心招来江辰的轰炸。

    在剑庐中,江辰和梵天音一边享受着重逢的喜悦,一边商议着未来。

    梵天音提议江辰的本尊找个地方藏起来闭关,法身在外行事。

    江辰一开始还是挺心动的,但很快否决。

    “不符合我本心。”他这样说道。

    梵天音点了下头,认同他的话。

    “那你加入学院吧,否则打你主意的人实在太多。”

    “一起去吧。”江辰说道。

    “学院可没邀请我,何况我还要修炼神术。”

    梵天音有自己的计划,练成神术后,回到真武界报仇雪恨。

    江辰说他可以帮忙代劳。

    “这件事,我要自己来。”梵天音很认真说道。

    江辰能明白想要报仇的心情,故而表示理解和支持。

    “我去给你炼制几枚仙丹。”

    闻言,梵天音抬头望着他的脸,忽现梨涡,灿烂笑着。

    “笑什么?”

    “别人求之不得的仙丹,到小男人嘴里就像是大街货一样啊。”梵天音感叹道。

    江辰得意一笑,满脸自豪。

    “我们建立一方势力吧。”梵天音突然道。

    “什么?”江辰有些跟不上她这个思维。

    “我们现在这样自由自在,无拘无束,天涯海角任其遨游。”

    “得罪了仇家,也可以没有任何忌惮。”

    “但仔细想想,我们其实是落叶,看似自由,其实是风在吹。”

    听完梵天音的话后,江辰陷入到沉思中。

    他两世为人,前世是圣域第一公子。

    这一世是九天界十万大山中的某个角落的少爷。

    所以他能明白天音说这番话的心情。

    江辰心说现在的灵地都已经被占据,而且还有各种要解决的困难。

    不过在看到梵天音期待的黑眸,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想了想,他说道:“好!我们成立一个大势力,把神教和圣地踩在脚下!”

    “嗯!”

    听到这话,梵天音也是眉飞色舞,很是期待。

    “以后你当掌教,我成为副掌教。”她说道。

    “不行,你只能是掌教夫人。”

    “凭什么啊!”梵天音不愿意了,睁大着杏眼,“你看不起我?”

    “不不不,别人要是知道掌教和副掌教睡在一起,那多不好。”江辰神秘说道。

    “去死!”

    梵天音绝美的脸颊出现红霞,无比诱人。

    江辰一时之间看呆了,抓住打过来的粉拳,把佳人搂入怀里。

    梵天音马上意识到什么,浑身软绵无力,口鼻呼着热气。

    正当气氛暧昧时,青纤的脚步声传来。

    还没有等两人分开,俏丽的少女已经来到面前。

    “啊!”

    青纤马上别过脸去,手都不知道怎么放。

    梵天音瞪了罪魁祸一眼,忙过去拉起师妹的小手,询问生什么事情。

    “万圣教来人了。”青纤说道。

    闻言,梵天音和江辰交流一个吃惊的眼神。

    事情已经过去三天,选择留在剑庐,是抱着没人会想到二人还会留在万天大6的想法。

    “难道被现了?”

    “看上去不像,他们好像是来找麻烦的。”青纤急道。

    那边人已经到了,江辰和梵天音隐藏自己气息,静观其变。

    江辰开启天眼,视角一直跟着青纤,来到竹屋外面。

    一群万圣教的秘传弟子在那沈天从带领下闯了进来。

    “你们要干什么?!”青纤质问道。

    啪!

    醉醺醺的沈天从把手中酒壶摔得四分五裂。

    “那女人是如何得知神术的,又是怎么知道神术放置的地方?!”

    沈天从心情很不好,借着酒劲爆。

    “这些之前因为抓到人,没有追究,现在生这样的事情,肯定是你们师徒!”也有一名秘传弟子开口道。

    “你们血口喷人,有什么证据!”

    青纤倒也不傻,根本不承认。

    “证据?有人亲眼看到那江辰走进你们剑庐!”沈天从喝道。

    闻言,青纤俏脸苍白。

    那边江辰摇了摇头,他确定无人跟踪,这沈天从是在试探!

    可惜青纤聪明归聪明,还是太稚嫩,那反应无疑是不打自招。

    “好啊!真是你这小贱人!”

    沈天从和身后的秘传弟子齐齐暴怒。

    “今日就烧了你们剑庐!”

    “我们给你那废物师父容身之处,你们还不知道感恩!”

    青纤气得身子抖,也忍不住爆了。

    “你们趁我师父重伤下掠夺脑海中的神术,害我师父变成现在这样!”

    “神术根本就不属于你们万圣教!”

    可惜的是,沈天从等人根本不知道这件事,他们所认为的真相就是门派告诉他们的。

    青纤的话在他们听来也是无稽之谈。

    “还敢污蔑我万圣教!今日不给你点教训不行了!”

    沈天从阴沉着脸上前,将青纤给制服住,带到竹屋中。

    其他秘传弟子面面相觑。

    “这件事,谁也不能说出去。”

    很快,他们达到共识。

    “当初老子要是早用强,哪有江辰什么事!”

    沈天从失去了理智,撕扯着青纤的衣服。

    “畜生!”

    不想,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沈天从用最快反应闪到一边。

    “师姐。”

    受到惊吓的青纤跑到梵天音的身后。

    “你在这?那江辰!”

    沈天从反应很快,正要呼唤外面的同门。

    结果就看到江辰从外面走来,他的同门躺在地上,不知死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