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九阳神诀 武小墨

第542章 怪人!(月票加更)

    “好!我答应你,第一名,就是第一名,……哼哼!……”

    叶修文一口就应下了,而且根本没有等到唐斩开口。

    因为这不需要,他叶修文,就是要很嚣张,就是要让所有人都看着,亲眼看着他叶修文的崛起。

    你朱家又算一个什么东西,老子早晚要拥有,让你们所有人,都感觉颤栗的力量。

    叶修文应下来了,朱泯德哑口无言,只有愤愤离去,而其他几大家族,也随同离开,叶修文被关入了小黑屋,就在中阳峰上。

    是唐敏陪他去的,因为那个地方,她很熟,她犯错就被关在那里,所以理应是那里的常客了。

    “哟!唐敏师姐?您又来了?”

    把守地牢的弟子很客气,显然与唐敏很熟了。

    “去,去,去!套什么近乎?这次,关的不是我,是他!”

    “诶?这真稀奇诶?还带着伤,就被关进来了,犯啥错误了?嘿嘿!”

    那守卫弟子,还挺话多。

    “滚!滚!……对了,这人你得照顾好点,他就在这呆七天,七天后,还要参加进门弟子大比呢?”

    唐敏果然是常客,大大咧咧。而叶修文也不说话,只是跟在后面。

    那守卫弟子,左右看了看叶修文,却不认识,心道:这新来的怎么这么牛逼?刚来就犯错,还要唐敏师姐,亲自押送,还要多照顾,还要七天后参加进门弟子大比,这简直牛大了?

    守卫弟子,将唐敏拽了拽,极小声道:“这位爷,是空降兵?”

    “都告诉你别问了,你还问?别说我没提醒你啊?这小子可手黑,刚在正殿宰了一个,就关七天,要在这宰一个,估计没事,……”

    唐敏一个媚笑,那守卫弟子都傻了,连忙请道:“这位爷,您里面请!”

    叶修文心里偷笑,随同那守卫弟子进入了地牢。

    这地牢内,别说,还关着几个,几个人,都跟木头一样,盘坐在那修炼。显然都没怎么当作一回事。

    所以叶修文觉得,那个朱鹏回去,或许也顶多关几天,也就算完了。

    “哼!真是便宜那朱鹏了!”

    叶修文至今,仍颇感遗憾,他在大殿,没有彻底结果了朱鹏。

    不过说来也是,青丹境武者,简直强大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叶修文底牌尽出,却仍无法杀死朱鹏,而且差点被那朱鹏给反杀了。

    “下一次,……诶?……”

    叶修文正在回味自己与朱鹏一战,却徒然想起了一件事,他竟站住了。

    “怎么?叶修文?”唐敏回身。

    “我忘了一件事,唉呀!这要闹起来,恐怕还不好收拾,这样我给你写一封信,你这两天在龙虎城给我盯着点,一头天火麒麟,一个带面具的血衣人,那是我的仆人,倘若他们见不到我,恐怕会闹僵起来,还有,唐门的弟子,……”

    “我该你的?”唐敏一句话,将叶修文的思路给打断了。

    “姐姐,拜托了!”

    叶修文一脸的祈求,都将那守卫弟子给笑喷了。

    “没用!你姐姐我不吃那一套,姐姐我,还要闭关呢!”

    “不差这几天,我估摸着,他们最近就能到,我是让他们打探消息去了,就在这几天!”

    “你想得美,除非你把那万毒杀的密集,拿给我,……”唐敏一伸手,竟是看上了叶修文的万毒杀。

    “姐姐,那功法给你,你也练不了啊?……”

    “怎么?舍不得?”

    “给你,你先拿给掌门看看,然后你再练,否则出了事,我可不负责任,……对了,我这还有证人,……”

    叶修文一把将那守卫弟子给拽住了,那足有黄丹后期实力的守卫弟子,紧着想要挣脱,但却怎奈,没有叶修文的力气大。

    而也在这时,他终于明白了唐敏的话,并非是开玩笑。这个叫做叶修文的小子,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哼!好了,这秘籍,我就收下了,我会去接应他们的!”

    “不成,我得拿点东西给你,否则他们是不会信的,而且特别是那天火麒麟,这家伙就是一个事妈,而且你别告诉他们我在蹲小黑屋,你就说,我在中阳峰做客!……”

    “行了,真麻烦,……”

    唐敏不耐烦了,叶修文拿出纸笔,刷刷点点的写了几个字,就说让他们也来报考唐玄门,有个身份,也好出入。

    写完了,唐敏拿着东西走了,而叶修文也被关了起来。而结果,钥匙还在他的手里,出入很自由。

    “卧槽,这也叫关押?”

    叶修文拿着手里的钥匙,都有一种傻掉的冲动。

    “喂?新来的,你犯了什么事?”

    临近叶修文牢房,竟然坐着一位大爷,青丹二重的实力,斜靠在牢房内,正在看书,而但见叶修文,此人闲问了一句。

    “也没干什么,就是一不小心,宰了一个人,……”

    “嚄!看来罪名不小啊?关几天?”

    “七天!七天后,我就出去了,……”

    “噗!”

    对面那看书的中年人,直接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这特么的不公平,老子仅是打伤了一个人,就被关了七年,你小子打死了一个人,就关七天?诶哟!”

    那人抽筋拔骨,宛如快要死掉了一般。看得叶修文,都有一些不忍心道:“唉呀!这不是吗?当着掌门的面,把人给打死了,掌门,……”

    “噗!”

    对面那位,直接吐血而亡了,倒在地上直抽搐。在掌门的面,打死个人,就判了七天监禁,这也太轻了吧?

    “大爷,您别这样,我心里窝火着呢!还有一个没宰呢,……”

    “噗!……”

    叶修文话音未落,对面牢房那位,直接吐血三升,已经开始蹬腿了。

    “卧槽,这事不好搞,刚进来又搞死一个,这可不怨我。”

    叶修文被吓得,连忙关上牢门,却不想也就在这时,一只惨白的大手,却将牢门给掩住了,正是对门那位看书的中年人。

    “小子,你要杀谁,没杀死?说来听听?”感情,那位没什么事,吐了半天的番茄汁。

    “朱鹏!”

    “噗!朱鹏!”

    那中年人喷了叶修文一脸的番茄汁,整个人,就宛如一节烂木头一样,射回了自己的牢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