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天影 萧鼎

第二百三十二章 巨爪

    对于天澜真君略带讽刺的语气,白晨真君毫不在意,能修炼到化神真君这等世间至高境界,站在人族武力最高巅峰的人,哪一个不是在漫长的修炼过程里被磨炼得心志如钢。

    但是自信骄傲并不等于愚蠢盲目,眼前这个人是他的师弟,同样也是一个天资超卓的化神真君,白晨绝不会认为天澜会是一个可以随手就轻易解决的人物。更何况,眼下的局势明显是天澜经过了周密谋划才突然闯进冬峰上逼宫,别的不说,只看连自己的二弟子卓贤都背叛了,就可以想到这个局势何等险恶。

    白晨甚至还开始有些担心冬峰之下的局势,今天便是宗门评议会召开的日子,大弟子闲月按照计划,此刻应当正在天昆峰正阳殿中与宗门里大大小小的精英人物们开会,而在最重要的晚上小会时,他或许还在等待着自己过去的镇场。

    可是天澜却突然来了,并将自己堵在了这冬峰之上。

    白晨真君很容易地就能想象得到,这其中一定是有什么阴谋诡计,但是此时此刻的他已经无法迅速地联络通知大徒弟了,那么为今之计,最好也最有效的法子,就是迅速地解决掉眼前的事情。

    其实,那些山下的打打闹闹也出不了什么大事,无非就是一些勾心斗角暗算杀人,就算是杀人,能杀多少人?难道还能翻天?

    正经是眼前这位天澜师弟,那才是唯一一个可以真正威胁到他的人。只要能在这里取胜,又有什么事不能收拾?

    心中念头转动至此,不过也只是片刻工夫,白晨真君便已将这迷乱局势中的脉络轻重想得清清楚楚,眼神也越发冷厉,凝视着下方那个光头魁梧的男子,寒声道:“师弟,看在师父临终对我叮嘱的份上,这一次我可以饶过你,只要你将卓贤那逆徒交给我处置,并就此退下冬峰,我就当今天的事没发生过。否则的话,”说到此处,白晨真君冷冷一笑,目光扫过漫天泛着冰冷光芒的透明尖刺,道:“别忘了,此处乃是冬峰,是我经营多年的洞府之地,我要取你性命,那也是不难!”

    天澜真君抬头仰望着那个被暴风雪包裹住的人影,一时间没有马上开口说话,而是若有所思地凝视那边片刻,随后忽有所觉,却是转头向那片冰壁下的卓贤看去。

    卓贤脸色苍白如纸,胸膛起伏,似乎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天澜真君爽朗一笑,对他摆了摆手,然后指了一下天上的风雪人影,道:“莫怕莫怕,他是吓唬人的!”

    漫天风雪陡然急切,呼啸之声一下子变大,似乎这句话已然触怒了暴风雪中的白晨真君。

    但天澜真君却似乎并不在意,他微微眯着眼睛,望着白晨真君看了一下,微笑道:“师兄,本来我还不太肯定,但听你这么一说,大概也知道了,那份黑龙涎并不好受罢,也不是那么容易轻轻松松吐两口血就能解毒的吧?”

    白晨真君冷笑一声,不再言语,催持着风雪轰鸣着缓缓逼迫落下,漫天的尖刺开始微微颤抖,似乎已经到了最后的决战时刻,下一刻便要万箭齐发,将天澜真君戳成一个筛子。

    天澜真君似乎也感觉到了白晨真君那边的决心,点了点头,脸上笑意收起。

    叮……

    也不知是哪一根晶莹剔透的冰刺突然震荡响起声音,突然间,这种悦耳却带着一丝森冷气息的声音响起一片,无数冰刺蠢蠢欲动,封死了天澜真君的所有退路。

    眼看着一场大战即将爆发,一旁观望的卓贤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但就在此刻,忽然只见天澜真君蓦地一跺脚。

    那一脚直接踩入了雪地,穿过雪花直接踏在了坚实的地面上。

    刹那间,仿佛山摇地动,土地崩裂,在天澜真君所站的位置上竟是突然裂开了一个大洞,然后天澜真君如此魁梧的一个高大身材,竟然直接掉落了下去,瞬间消失不见。

    半空之中的白晨真君怒啸一声,那一片暴风雪轰然而鸣,无数的透明尖刺直接轰下,转眼间,那一片雪地上便是千疮百孔,非但是雪地,甚至就连原本的土层也被这些强大的冰刺刺穿。

    但是,天澜真君竟然已经失踪了。

    片刻之后,突然间冬峰上再一次山摇地动,只见在白晨真君所在的那片暴风雪之下,陡然间雪地上一大蓬雪花炸开,一道身影冲天而起,带着震耳欲聋的呼啸声从下方直接撞入风雪之中。

    紧跟着,数百根锋锐的冰刺竟然也从地下冲了出来,如追魂索命一般紧追天澜真君的身躯不放,也冲入了那片风暴之中。

    如雷声隆隆,各种异声从那片暴风雪里传了出来,片刻之后竟有闪电猛然出现,穿梭于那片风雪之中,同时,风速越来越快越来越急,甚至已经让人看不清暴风雪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蓦地,一声巨大的轰鸣声从风雪深处炸响,电芒陡然明亮了十倍以上,向着四面八方冲去,无数的风雪冰块同样如炸裂开一般,摧毁了那片暴风雪附近的一切。

    山壁倒塌,雪堆崩溃,无数白色的积雪轰鸣落下,如同雪崩一般。

    卓贤早就看出不对,早早躲到远处,但饶是如此,竟然还是被那股激荡狂野的力量逼迫得狼狈万分,一时间心神震动,或许这才是化神真君真正的力量?

    夺天地之威,破造化玄奇,化身神祗有毁天灭地的神力。

    ※※※

    落雪纷纷,天地呜咽,过了好一会之后,当激烈的风雪逐渐平静下来,原本肆虐在半空中的那片暴风雪不知何时消失了,两位化神真君的身影已经从半空中重新落到雪地上。

    只不过那片雪地早已是千疮百孔、凹凸不平,到处都是深坑大洞,只有两个人分开距离两丈多远对峙站着,看起来情况都不算太好。

    天澜真君身上的衣袖破了好几处地方,脸色也有些苍白,一些伤口处隐隐可见血迹,而白晨真君的情况还更差一些,他的嘴角流出了一道血迹,那血又变作了黑色。

    两个人彼此对峙着,过了片刻后,白晨真君忽然开口道:“你天分果然比我高一些,咱们岁数差了二十年,但道行上你居然已经追上我了。”

    天澜真君居然也没有谦虚的意思,只是点了点头,道:“你说得对。”

    白晨真君冷笑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气,抹去了嘴边的黑血,冷冷地道:“你道行虽高,又下毒暗算于我,若是在平地外头,我自然便不是你的对手了。可是你硬是要在我这冬峰上动手,也就怪不了我借这风雪灵山之力,所以到了最后,输的一定还是你!”

    天澜皱着眉头,看起来是认真地想了一下,然后居然又点了点头,道:“这句话你也说得对。”

    白晨真君的脸色冷了下去,看起来并没有丝毫喜悦兴奋之色,相反的,他一双眼眸中的瞳孔反而收缩了一下,掠过了一丝忌惮和忧虑之色。

    到了他们这等化神境界,对天地灵力道法神通的掌握早已是细致入微精妙无比,对局势的判断也鲜少有错,然而虽然眼下连天澜都承认这般打到最后可能还是强行借助灵山洞府灵力的白晨真君更有利些,但天澜自己本人,却没有丝毫退却的意思。

    他甚至还在那儿笑,带着平静和从容,仿佛有恃无恐。

    那一刻,白晨真君心念如电,几乎是下意识地去想是否除了卓贤外又有人背叛了自己,又给自己安排了什么绝顶险恶的手段。但很快的,他便惊觉,自己的心念竟然在刚才那一瞬间微微有些乱了。

    明明自己借助灵山洞府的伟力占据了上风,但为何却是心思不宁?

    这个问题的答案是什么?

    天澜真君凝视着他,忽然道:“师兄,我们两个人在师父死后,也算是明争暗斗了几十年,直到今日,我才突然发现,其实你老了。”

    白晨真君冷笑一声,没有说话,而是深深呼吸了一下,无穷无尽的风雪,又一次从他身旁凝聚起来,那强大的暴风雪似乎也再一次现出了一点模型。

    不管天澜如何巧舌如簧,只要在这冬峰之上,有天地山脉灵力相助,自己就绝不可能会输!

    那又何必废话?

    天澜微微摇头,看着白晨真君的目光里忽然多了一丝怜悯之色,那是一种居高临下的气势,那是一种胜利者对战败者特有的目光。白晨真君这一生中,从没有人敢这样看过他。

    除了现在。

    白晨真君冷笑了起来,手一抬,风雪再度涌起,然而就在这时,突然,他的双眼目光猛地一僵,霍然抬头,却是越过了天澜真君的身影,看向了他身后的那片迷雾。

    那片浓雾,不知不觉中已经扩散到了整片冬峰那么高大的范围,在这个时候,雾气似乎也开始急速的涌动起来,一个巨大的甚至可以与整座冬峰相媲美的庞大阴影,竟是从天澜真君那泰然自若的身影背后,缓缓地浮现。

    天际之上,有惊雷炸响。

    电光撕裂苍穹,光芒之下,一只可怕的黑色巨爪,甚至比天澜真君的身躯都要更大一倍,就这样从浓雾中伸了出来,“轰”的一声,抓住了这片山峰土地。

    天地风雪,一片肃杀萧瑟,然后整片天幕,陡然间全部暗了下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