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斗战狂潮 骷髅精灵

第三十五章 团灭

    看来是众望所归,王重皱起了眉头,没有再反驳,而是转过身和封以及奥斯卡商量了几句。

    “行了,”凯文兰特看他们没有再反对,也是摆了摆手,打断了其他人的絮叨,说起来,流浪旅团的人也是为所有人安全着想,本意不坏,他还是比较欣赏这种谨慎态度的,就是实力太弱了些,一谈到正面进攻就没自信,一切事儿都只会站在弱者的角度去看,这是弱者的悲哀。

    他淡淡的说道:“这事儿就这么定了,现在就回去。”

    “我还是坚持我的意见。”王重却在这个时候开口。

    凯文兰特皱了皱眉头,如果说之前他还有点欣赏王重的谨慎,那这样的不合作就真的是讨人厌了,有必要,他并不介意顺手给这帮人一点教训,让他们知道在这个团体里究竟是谁说了算。

    “我们的意思,两边旅团分开。”

    不等凯文兰特发作,奥斯卡已经在旁边补充道:“我们流浪旅团从沼泽绕过去,从后方突击,你们如果要坚持正面进攻的话,或许可以多在正面的外围地带等我们几天,我们首尾夹击,效果会更好。”

    KD旅团瞬间就安静了下来,凯文兰特都愣住了,隔了好半晌才忍不住噗一口笑出声来,首尾夹击,还等他们几天?真是亏他们想得出来!

    正想要嘲讽两句,可转念一想,自己原本就没指望流浪旅团这帮人能在战斗中帮上什么忙,只是迫于大导师的‘面子’才带上这帮拖油瓶,现在他们要主动脱队,那岂不是正好?等他们千辛万苦绕到能量矿洞的大后方,自己这边早都特么解决战斗了,到时候的任务报告上将情况如实一写,功劳簿上哪还有流浪旅团的名字?所有奖励,包括能量矿洞中那些珍贵的魂晶,统统都是KD旅团的!

    “好!”凯文兰特爽快的一口就答应下来。

    “两颗炸弹我们一队一个,到时候我们会在后方用炸弹破坏,听信号你们再从正面攻击。”

    虽然有炸毁矿洞的任务,但以‘克苏恩的臭弹’的威力,一颗就足够了,军需部发两颗只是为了有一个预备。

    凯文兰特本就信心十足,当然也没问题,满口答应了下来,将两颗臭弹分掉,又说道:“战马,你们带着穿这片沼泽反而是负担,还是给我们吧,也是帮你们减少损失,到时候矿洞任务完成汇合后,咱们两家的损失自己算就是了。”

    流浪旅团这边损失了小眼睛和封的两匹马,还有七匹,要穿行沼泽,这么一路牵过去确实也不方便,三个女人是再也不想看到自己还要亲手宰马的画面了。

    于是两边都没问题,先前还一副要急眼的样子,可谈到分散,居然是无比的默契,凯文兰特从空间手环中取出‘克苏恩的臭弹’交给奥斯卡,完成准备,两队人立刻就分道扬镳。

    直到流浪旅团的人去远,奥沙才冲凯文兰特竖起大拇指,一脸的敬佩:“高,团长实在是高。他们穿行沼泽起码要六七天,咱们可以抢在前面直接完成任务,到时候非但不用分给流浪旅团半点功劳,哈,连同这拉回来的七匹战马,咱们完成了任务直接回去交接,那可是半点损失都没有!”

    凯文兰特听前半句时还微微一笑,听到后半句却是白了他一眼:“出息,咱们KD还要脸,就差赔这几匹马的钱?莫的让人小瞧了!至于不按约定抢先动手,呵呵,咱们这么多人很难隐蔽,走正面被敌人发现了也是没法子的事儿啊。”

    …………

    “王重,我看那个奥沙副团长不是好人,他会不会吞了咱们的马啊?”

    “马倒是小事儿,就算被他们吞了也比让马儿陷在沼泽里送命强,而且那个凯文团长倒不像是小家子气的人。”封说道:“但我觉得他们不大可能等着咱们同步,多半会明后天就直接从正面攻击。”

    “啊?那咱们岂不是白绕这一大圈了?”夏尔米担心。

    “没那么容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活着还怕没有机会?”王重笑道,其实他并不觉得对方是错的,只是判断不同,分头行动或许是最好的,心底他宁可希望自己的判断是错的。

    偶数重重的点头,旁边奥斯卡和封都笑了起来,格莱则是笑着说道:“学长说得对,机会有的是,战争中,以咱们旅团的实力,首先要考虑的永远是安全。”

    “真是受不了你们这帮家伙,怎么都帮着敌人说话呢,能盼点自己的好吗?”小眼睛相当不屑这帮人的爱心泛滥,吐槽了一句,突然间瞪大眼睛:“不对,等等!还有七匹马呢!要是那帮人又抢功劳,又抢咱们马怎么办?靠,白跑一趟,咱们难道还要赔马?”

    “哈哈,那你就只有祈祷凯文团长手下留情了。”王重哈哈一笑,几个人瞎扯一通,倒是让本有点压抑的团队重新活跃了起来。

    不用再牵着战马赶路,确实是要稍微轻松一点,但也就只是相对而言,脚下依然是遍布的‘陷阱’,虽说大家有魂力护体,即便踏空踩到沼泽泥潭中不至于像托雷亚战马那么没抵抗力,但这弄的一身泥浆却是在所难免的。

    空气中的瘴气也是越来越浓郁,几乎已经到了让人无法呼吸的地步,好在事先有考虑到穿行沼泽,解毒剂准备充分,就是味儿太难闻了些,相当的刺鼻、再伴随着整个沼泽中的那种恶臭,别说三个本就爱香爱美的女生,就算是奈皮尔和偶数也是一路皱着眉头。

    可这样的环境条件恶劣才只是一个小小的开胃菜,当继续深入到第三天的时候,已经算是插入这片沼泽的中心区域了,四周的毒虫、怪物开始变得越来越多、出现得越来越频繁。

    马那样大的蚊子只是小菜,夏尔米早晨的时候一脚踩到了一只足有水桶粗的蠕虫,那软弹弹的身躯、毛茸茸的绿毛、以及浑身那滑腻腻的恶心粘液,当场就给夏尔米吓得脸色苍白,但更不受控制的还是小眼睛,就像踩了老虎尾巴一样瞬间炸毛。

    女人对这种软体动物向来都没有什么抵抗力,害怕是纯天然,完全不带讲理的,小眼睛连想都没想,下意识的就一通狂轰乱炸,结果蠕虫是被她给炸得稀烂了,可却因为炮声引来了附近的十几只毒吻巨刺,这些玩意极其灵活,流浪旅团的人如果结阵,固然是不会太过畏惧,但在这跑不动的沼泽中要想轻易击败对方却很难,万一被拖住,打斗声引来更多的怪物,那就是找死了。

    一伙人被逼的生生潜到沼泽泥潭中泡了足足半个小时,好不容才算是把这伙瘟神给骗走。从沼泽泥潭里爬出来的时候,夏尔米和马里奥全身都已经起了无数红泡,隐现水肿。

    他们的实力在团队中本就最弱,泥潭沼泽里那些淤泥的毒性,虽然有魂力护体,但还是无法完全抵挡毒性的渗透,情况比预计的还要糟糕。

    两人都需要急救,沼泽里临时搭起了一个小帐篷,偶数弄了些苔藓和枯草搭在帐篷上做了个隐蔽,小眼睛和封在里面给夏尔米敷解毒药剂以及包扎,马里奥是男人就不那么讲究了,奈皮尔和偶数一起动手,直接把外面把他扒了个精光,幸好没有再遇上什么恶心玩意,折腾了一个多小时,两个伤号也是到处绷带。

    无论实力到了什么地步,除非拥有百毒不侵的体质,否则毒一直是所有战士的梦寐,而且维度世界千奇百怪的毒素层出不穷,防不胜防,好在这方面圣地有着长期的积累,而且人类在这方面也特别重视,所以说,美食家得罪不起啊。

    夏尔米和马里奥的脸上还是都有抱歉之色,两人的实力太弱,才走到这里就已经开始拖累团队,不过这事儿倒是提醒了封。

    “绿色的泥潭有毒,灰色的那种淤泥就还好,也可以涂抹一些在身上以掩盖气息能减少不少麻烦,大家都动起来。”

    吃亏倒是吃出经验了,光鲜亮丽的流浪旅团瞬间就变成了泥人旅团,就是身上那些淤泥的恶臭味实在是让人受不了,而且仔细涂抹到身上时常常能发现那些淤泥中残留着被融化了一半的牙齿或骨骼,这些灰色淤泥只怕是曾经死在这片的生物残骸,被毒泥所腐蚀融化,也难怪会恶臭难当。

    如此又穿行了一整天,一边得小心着脚下的陷阱,同时还得不停的躲避那些遍布沼泽的生物,加上拖着两个伤号,队伍的速度已经是越来越慢,但最大的问题却是这中心区域的瘴气,虽然有专门的解毒药剂来制衡,还是导致体力迅速下降。

    这下不止是夏尔米和马里奥更吃力,就算是封和小眼睛等人,也都走得越来越吃力起来,唯一看起来还没问题的,也就是王重、奥斯卡和格莱。

    王重就不说了,打从流浪旅团认识他的第一天起,就认为这是个BUG级的存在,似乎无论他做到什么事儿,都不会让流浪旅团太惊讶,而奥斯卡曾经在皇廷也是精英一级,这是基本素养,真正让大家意外的还是格莱,在这样的环境中非但没有被拖垮体力,他甚至还能做到像王重和奥斯卡一样完全平稳的呼吸,一点都不勉强的样子让众人刮目相看,这个除了长的帅好像没什么的新人似乎不太一样。

    此时估摸着已经开始接近沼泽最中心的地带,队伍已经越来越吃力,偏偏又在此时下起了几天来的第一场大雨,正应了屋漏偏逢连夜雨,众人都有些叫苦不迭,不怕战斗,这种环境的消磨是最降低士气的。

    冰冷的雨水触碰到身上时完全就是那种透彻心凉的冰水感觉,且其中还夹杂着许多黄豆大小的冰雹样的冰弹,噼里啪啦的说来就来,就像是漫天的弹雨,即便英魂战士一个个都是身体强悍之辈,可被这样漫天冰雹永无止息的狠狠砸在身上,是个人都要喊受不了。

    队伍不得不彻底停了下来,搜集材料手忙脚乱的搭下了帐篷钻进去躲避。

    “这什么鬼天气啊,我宁可真刀真枪的战,死了也痛快。”小眼睛忍不住抱怨道。

    夏尔米似乎也是想发泄两句来着,可实在是已经没了力气,奥斯卡无奈的摇摇头,这才是圣战的真相,正准备安慰几句,突然看到封手里的通讯水晶闪耀了起来。

    之所以分成两个军团,有一方面也是为了建立天讯信号,但信号点少,大多数情况信号都不会好,两个战队身上都带了信号源为了临时合作,当然距离不能过远,其实从分开行动的时候,双方都有了默契,谁也别找谁麻烦,KD旅团竟然主动联系。

    “靠该不,会是那边真的动手、而且战斗结束了吧?”小眼睛第一个就蹦了起来,“完了,这罪算是白遭了!”

    封已经连接了信号,只听天讯中传来一阵‘沙沙沙’的声音,两边位置现在其实已经间隔很远了,信号不太好很正常,本以为会听到凯文兰特得意或嘲讽的声音,却没想到夹杂在那沙沙沙沙杂音中的,却是一声声惨叫以及气急败坏的怒吼。

    撤啊,快跑,能跑一个是一个……

    嘶嘶嘶………………

    哗啦啦……都死了、都死光了!

    救我……

    响彻众人耳边的只有惨叫声和无助的求救,声音并没有持续很久,最后的砰声,似乎是有人直接踩碎了天讯,掐断了两边的联系。

    原本还咋唬唬的一帐篷人瞬间就全都安静了下来。

    KD旅团的五十人精锐,死光了?那到底是中了什么样的埋伏?

    啪嗒。

    原本站在旁边的奈皮尔直接一屁股就坐到了地上,不止是他,旁边的马里奥、夏尔米、偶数等人也都是瞬间变得脸色苍白。

    KD旅团现在看起来是直接团灭了,那可是一个四级旅团,足足五十人的精锐,虽说相处的不算愉快,但整体实力之强,这几天接触下来大家都是心里有数的。

    (伙伴们,求一张月票,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