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独步天途 玄雨

第969章 博阳镇(5)

    张仲军有些吃惊的看着眼前的战果,不是战果太过骇人,毕竟张仲军这货以前依仗强大实力碾压弱小的时候,比现在这更大无数倍的战果都搞出来过,对比起来,现在这只是小把戏罢了。

    他吃惊的是,自己这边的足轻,单轮一个的话,也就是比盗贼强一点,真要没有军气做用的话,肯定得死掉五分之一的人,才能把这数百盗贼给剿灭干净,毕竟这些盗贼当中可是有着十数个武士级别的盗贼存在哦。

    而现在,自己这一百人,毛都没伤一根,也就是体力消耗一空罢了,就把这数百盗贼团给灭了三分之二,溃逃了三分之一,更重要的是那十几个武士级别的盗贼,也就只有一半属于溃逃的,另外一半全都和那三分之二的盗贼一样的躺下了。

    只是阵型,只是军气,居然就带来如此显眼的增幅作用,张仲军对这个军气不由得更加好奇起来。不过想来,这玩意只能是自己仔细摸索了。而且还得是这次任务期间才能够摸索,因为任务一完成,这些足轻就会重新回到军营,和自己没有关系了,自己也就没法再来试验军气的作用。

    张仲军可不认为随便拉扯一百人组成军阵就可以形成军气,真要这么简单,随便一个武士就能拉扯出上百人的农兵过来,然后不就是可以到处嚣张了?

    再如果只要武士就能够动用军气的话,这么多的武士,这么多的兵丁,这么多的农夫,随随便便就可以组成一个巨大的军气出来,然后绝对是追着那些妖魔鬼怪来打,哪儿还会像现在这样,所有人类都生活在地穴辐射范围,无数辽阔的土地都只能荒废的放在哪儿不动啊!

    所以,能够形成军气的部队,都是精锐,而且带队的主将还得有些牛逼才能做到的。

    比如张仲军自己就莫名其妙的可以控制军气,比如之前的那十几个武士就没法形成军气,更不要说控制军气了。

    那十几个武士当中,可是有好几个比张仲军强大的,但就是这样的武士,也直接让张仲军边自身无伤的碾压了。

    明了这些后,张仲军自然对军气感兴趣万分,自己要在这个世界寻找师兄留下的回家力量,不用说肯定得到处溜达,也不用说肯定会妨碍到一些势力的发展,那个时候除了自身的力量外,这种增幅巨大,威力也巨大的军气,也是必须得掌握的。

    思考着这些的张仲军,看到除了9个足轻守护在自己身边外,其他90个足轻都在小队长的带领下去清理那些盗贼们。

    足轻们的清理非常简单,拿着解手刀咔嚓咔嚓的把这些盗贼的脑袋给砍了下来。嗯,不论是受伤哀嚎的还是死掉的,反正全都把脑袋给砍下来。

    除了把脑袋砍下来外,还给这些盗贼扒光猪,衣服财物武器什么的全都堆在张仲军面前,头颅也同样堆在张仲军面前,然后他们才把光溜溜的无头尸拖到之前被毁掉的农田中掩埋。

    同样,之前他们在农田中干掉的埋伏者,也把死掉的头颅给砍回来,把衣服财物武器给收集回来,最后同样把尸身给埋入稻田里去。

    至于为毛这么累了都还要大动干戈的把尸体埋入稻田中?这是这个世界的习惯,也是这个世界人类为了生活必须这么做的事情。

    理由很简单,尸体埋在农田里,会给农田下的地穴分支吸收,除了可以扩大地穴的辐射范围和浓度外,也能增加农田的产出。干掉妖魔鬼怪的尸体埋入农田中和干掉同类的尸体埋入农田中,功效是一样的,只是妖魔鬼怪的尸体能量比较高而已。而且因为好多妖魔鬼怪的尸体对法师来说都是非常有用的,所以埋妖魔鬼怪的尸体来增加田地的收成和地穴的扩张是很困难的。但埋人类的尸体来做到这点,却是很轻易。

    也因为如此,这个世界才始终打打杀杀过日子啊!谁让这个世界的人类数量足够多,而且繁衍的速度也不慢,想要扩大生活的地盘,拿敌对的同类来下手实在是太正常了。

    这也是足轻们都不要俘虏,直接把那些还存活的盗贼直接砍头的缘故。就算这块地不是紫川家直属的,但怎么说也是紫川家名下的,往更大一点方向说,是全人类的,既然如此,直接埋了就行,总不能运回自家地头去埋吧?

    至于审问?需要审问啥?问出这些盗贼幕后谁指使的?除了博阳镇的那五个武家之外还能是谁?

    现在大家当做不知道,还有一层纸挡着,真要问出来撕破了这张遮羞纸,破坏了紫川家的行动,引起紫金县内乱都是小事,引得那个幕后指使恼羞成怒直接大军杀过来才是大事啊!

    自己这100人碾压一下那些盗贼没有什么问题,可却没法抗衡大军啊!也不需要多大的大军,只需要来个九品武士加百人精锐,就足以把自己这百人给直接灭掉了。

    不要说百人精锐这些武家拿不出来,区区百人军队,嗯,这里的军队是特指那种可以形成军气的军队,只要是知行超过万石的就能拿出来。至于军气能否控制这些就不需要去考虑了。

    因为只要有军气形成,就算不能够控制,面对能够控制军气的一方,没法控制军气的另一方也不会输得很惨,绝对不会输得没有还手之力,也不要说还能撤退什么的,硬要啃下有着军气的部队,能力不强的话,不折损三分之一都算是指挥官牛逼了。

    所以这些老油条精锐足轻,才会如此麻利,直接砍下脑袋,掩埋尸体。

    张仲军看看左边眼前小山一样,模样狰狞的头颅,再看看右边同样小山一样的沾满血迹的杂物堆,不由得而叹口气:“妈蛋,这些东西都算是功勋吧?只是我该怎么带回去?板车输送的话,之前领取的回程通行令可是没法包裹板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