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附身吕布 王不过霸

第一百零五章 二代班

    战马暂时还没卖出去,不过工部的拨款却是先下去了,陈宫也知道吕布亲自跑一趟,想必工部那边已经有了推广计划,不好耽搁,反正吕布已经说了要卖马,这事情就算是定下来了,甄家现在可是吕布的御用商贾,负责一些朝廷垄断的买卖,盐铁战马,有去往关东,但更多的还是在丝路之上的贸易,那里才是真正的财源,现在甄尧可是对自己当初的决定相当的庆幸,虽然地没了,但吕布给出来的这条财路加上甄家往日里经营下来的人脉,现在甄家商队无论走到哪里,都是被奉为上宾。

    诸侯治下的世家也不是傻子,有钱哪有不赚的道理?而且吕布这边流出来的,在中原可都是紧销货,别说这些世家,就算是曹操、刘表、孙权这些诸侯,现在对甄家都十分看重,哪怕知道这是在吕布的授意之下来的,他们也没办法抗拒,甄家带来的,可是实实在在的好处。

    吕布不担心甄家被诸侯说反,甄家现在看着厉害兴盛,但实际上,吕布治下,不知道多少人盯着甄家现在的位子,所有人巴不得甄家投靠了曹操或者刘表,那样就可以取而代之,吕布需要的,只是将甄家的渠道直接掐断,那甄家可就什么都没了,没了这些,甄家还可能保持今天的地位?

    甄尧在这一点上看的很清楚,没有被各大世家捧得找不着北,哪怕曹操曾经开出高官厚禄,也未能让甄尧动心,要知道,甄家人在吕布这边虽然商场上兴盛,但相应的,吕布已经言明,想发财就别当官,哪怕张辽、高顺等人手下的商队也是如此,张辽、高顺等人只能坐收红利,但却不能插手商业运作,并且直系亲属不得经商。

    日子就在忙碌中飞快的过去,虽然眼下,吕布治下的雍凉并幽冀四个半州百姓仍然脱不开贫困,毕竟均田制才刚刚推行,想要见效,至少也要等这一年的粮食收上来,但至少有了个盼头。

    天下似乎一下子进入了和平年代,无论曹操还是江东、刘表,都暂时停下了征战,除了边境地区偶尔会出现摩擦,多数时候,渐渐处于和平状态。

    当然,这只是表象,无论吕布还是曹操都在整顿内政,休养生息,双方达成了默契,暂时止戈,而这两个天下最大的诸侯止战,无论刘表还是孙权,可不敢主动来撩拨。

    六月,炙热的阳光炙烤着大地,那火辣辣的日头下,吕布一身戎装,标枪般立在点将台上。

    在他身边,周仓带着着还不到三岁的吕征以及另外一群年岁跟吕征差不多大的小屁孩来到吕布身后,看着下方骠骑营的将士。

    去年一年,骠骑营损伤惨重,三百骠骑卫,最后回来的不到五十人,重组骠骑营,从年前已经开始,从全军筛选精锐之士进行选拔,通过不断淘汰的方式选出八百人,吞并了袁绍的气运,吕布获得了一次扩军的机会,有了五百名禁卫名额,其中一百,吕布给了夜枭营,骠骑营则是四百编制。

    不过在选拔的过程中,吕布却将骠骑营扩张到八百,四百是骠骑卫,四百则是骠骑从骑,如果有骠骑卫战死,则从骑补充进来,保持骠骑卫的数量,当然,平日里作战,骠骑从骑也一样需要跟随骠骑卫一同出战。

    校场上,雄阔海光着膀子,手中提着一杆熟铜棍,跟马超战在一处,一时间,难分轩轾。

    周围的骠骑卫不断的鼓噪着,为双方将军喝彩,非战之时,马超、庞德、韩德这些留在长安的将领只要不当值,都会来军营接受训练。

    “主公,公子以及诸位将领之子都来了。”周仓来到吕布身后,向吕布拱手道。

    “好。”吕布扭头,看向吕征在一群熊孩子里面,好奇又畏惧的看着校场中正在较量的马超跟雄阔海。

    “就让他们在军营里随便活动,派专人负责照顾,保护他们安全。”吕布点点头,并没有去回应儿子热切的目光。

    “喏!”周仓犹豫了一下,看向吕布道:“主公,这校场杀伐之气极重,公子他千金之躯……”

    “扯淡。”吕布撇了撇嘴道:“杀伐之气再重也是训练的地方,哪比得上战场?千金之子?那还是我吕布的儿子?”

    “主公。”远处,姜冏抱着一名幼子过来,脸上还有一个红红的巴掌印,见吕布和周仓看过来,不由微微尴尬道:“主公,这是我儿子,年纪比大公子小了一岁,我家那娘们儿让我带他过来,也跟着长长见识。”

    “哦?”吕布好笑着看了姜冏脸上的掌印一眼,低头看向怀中一脸好奇的目光看向自己的幼童:“想来就来,这孩子倒是有些灵气,叫什么名字?”

    “犬子姜维,孩子,快叫主公。”姜冏笑道。

    “主公~”小姜维怯生生的看了吕布一眼道。

    “姜维?”吕布目光落在姜维身上,点点头:“会走路了吗?”

    “会了。”姜冏点点头。

    “征儿。”吕布将姜维从姜冏怀里接过来,扭头看向吕征道。

    “父亲。”吕征几步溜过来,看向吕布。

    “这个是姜维,比你们都小,以后就由你带着他,不准欺负人,懂吗?”吕布看向吕征道。

    “知道了。”吕征看了看有些忐忑的姜维,朝他伸出手道:“过来吧。”

    “哦。”姜维犹豫着拉着吕征的手,被吕征拉进了人群,高顺幼子高宠(吕布给起的名字),张辽之子张虎,管亥遗孤管勇,马超之子马秋,庞德之子庞会,现在加上姜维,这算是吕布给吕征找来的陪读,作为吕布之子,这个势力未来的接班人,如何培养吕布跟郑玄、法衍等人都请教过。

    现在是幼年,正是孩子最好玩儿好动的时候,最好不要过早地安排学太多东西,那是拔苗助长,不过环境却相当重要。

    吕布在军营中单独划出一块地方,让能工巧匠制作了不少玩具,让孩子们自己去玩,只要派专人负责照顾就行了,之所以放在这里,目的只有一个,就是练胆。

    小孩子心里对于你强迫教他们的东西,往往会有抵触情绪,学得快,忘得更快,倒不如在这个时候,顺其自然,任其发展,常年在军中玩耍,不自觉的会沾染一些军中习气,小孩子最强的实际上就是模仿能力。

    只是这会儿功夫,那边雄阔海已经渐渐压制住了马超,虽然经过洛阳一战,马超武艺精进了一些,但比雄阔海还是差了一点,此时两人已经战了百合,眼看着就要败下阵来。

    “爹爹,爹爹!”吕征身边,马秋突然大声的喊道,却是见自家老子在与人打斗,小孩子可看不出什么强弱,不自觉的欢呼起来。

    “嗯?”战团中,本已经准备认输的马超听到儿子的声音,扭头看去,见儿子在一旁观战,这还了得,怎么着也不能在儿子面前丢脸,手中长枪再次舞动起来,杀法凶悍,竟然渐渐的搬回来。

    “你发什么疯!?”雄阔海郁闷的一棍子荡开马超的长枪,跳出了战团,恼怒的看着马超。

    “嘿嘿,我赢了!”马超哈哈一笑,将手中的长枪扔给手下,跟一脸郁闷的雄阔海一起来到吕布身边,躬身道:“主公。”

    “主公,这小子耍诈,说好了点到即止,到后来却是招招狠辣,我不服!”雄阔海闷哼一声道。

    “笑话,这算什么道理,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你我打的堂堂正正,怎能说我耍诈?”马超一瞪眼,嘿笑道。

    “马孟起!”雄阔海大怒咆哮道:“有本事,再跟我斗上一场,能撑过一百回合,我算你赢!”

    “哇~”

    马超正要反唇相讥,吕布身后,一群孩子却是被雄阔海吓哭了,让两人的斗嘴一下子停下来,一脸尴尬的看着吕布以及身后的一群小娃娃。

    “以后这些孩子就在军营里面玩耍,等他们五岁以后,送他们入学,诸位将士哪家孩子若是愿来,都可以带来,军营里会常年请一位先生过来负责教导这些孩童。”吕布看向一众将士道。

    小孩子,如果长时间处于没有同龄人的环境中,性格会变得孤僻,这也是吕布跟郑玄等人研究的结果,这个年龄的孩子,要学的只有两件事情,一个是规矩,就是一些基本的礼貌,什么能做什么不该做,另一样就是交流,人是社会型生物,只有在这样群体的环境里,才是最适合孩子们生长的。

    “主公,我家那混小子也能带来?”周仓面色一喜,看向吕布,他在跟着吕布进了长安之后,也托人说了门亲事,现在儿子比吕征小几个月,但也能走路了。

    “所以说,你没人家姜冏机灵!”拍了拍周仓的肩膀,吕布笑道,都是吕布身边的亲卫,姜冏资历还不如周仓,却是宁愿挨媳妇儿打都得把孩子送过来,周仓就没这份心思。

    “多谢主公!”不少有家事的骠骑卫一脸兴奋的向吕布拱手道,这可等于是陪太子读书,日后等吕征成年了,这些人可都算是吕征的心腹了。

    “继续训练!”吕布点点头,向众人道。

    “喏!”一群骠骑卫兴奋劲儿更足了,一个个卯足了力气开始了接下来的训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