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附身吕布 王不过霸

第五章 长安见闻

    陆逊想跟城卫套套近乎,但这名城卫一路上却始终冷着一张脸,径直带着陆逊一行人马进入一座高大的宫殿之中。

    陆逊抬头看去,却见足有两丈高的宫殿上方,写着四方殿四个大字,不禁赞道:“好字。”

    “这些是江东使者。”城卫向守在宫殿前的几名门卫道:“带他们去见礼部总督大人吧。”

    “诸位请随我来。”门卫看了陆逊等人一眼,点点头,伸手一引,不像城卫那般冰冷,尤其是在之前城卫的对比下,眼下这位门卫简直让人感到如沐春风。

    “这位兄弟跟之前那人比起来可懂事多了。”陆逊看向顾邵说道,故意将声音提高一些,之前在城卫那里碰了个钉子,这次没有主动询问,而是跟顾邵先说,看看这门卫又是什么反应,他可不想再碰钉子。

    “这位先生有所不知,城卫军身系长安安全,任何事情都不得徇私,因此平日里执行公务期间,是绝对不会与任何人闲聊的,若是公务期间,有执行目标有某位城卫军的家眷,该城卫是不准执法的。”门卫微笑道。

    “久闻骠骑将军推行法家,看来,倒是颇有成效,只是长此以往,性格恐怕会出现问题吧?”顾邵冷笑一声,儒家讲究德治,而法家以法来约束等于是在压抑人性,这个时期虽然没有心理医学的说法,但但凡有些常识的人都知道,人性如果压抑的久了,肯定会出现问题。

    “一般不会,城卫军每月一换,一批城卫军在执勤一月之后,便会强制放假,可以回家耕田,也可以去做生意,同样也可以接一些商贩的雇佣,但距离不能太远,三月之后,再回来继续执勤,当然,每年会有一次考核,城卫军总编制只有一万两千人,但每年考核,如果武艺、体力无法合格,便会被踢出城卫军,由其他军队中实力最强者补上,所有军队皆是如此,若连地方军的考核都无法通过,便会被剔除出军队。”门卫笑道。

    陆逊与顾邵对视一眼,都能看出对方目光里的惊骇,若吕布军队从上到下都是这么淘汰的,加上不时去外面打野赚佣金,那吕布的部队要强到什么地步?

    “不怕被人收买吗?”顾邵强笑道,这是很重要的一个问题,军队出去了,被人收买了怎么办?

    “在主公治下,所有将士子女有免费接受教育的权利,家人可以享受荣誉,官府任何惠民政策,都以军人家属优先,最重要的是,只有城卫军接受雇佣,才准许使用骠骑府的旗帜,所以雇用价格才会极高,如果没有骠骑府的旗帜,就算是城卫军退役将士,雇佣价格会降低八成,若是先生,要如何选择?”门卫摇头笑道。

    确实无法拒绝,丝路上的贼匪只认城卫军标志,这也是大家都愿意以高价雇佣城卫军的原因,不说这个,单说那些对将士家属的优待,恐怕没人拒绝的了。

    “这位小兄弟泄露这么多机密,不怕祸从口出吗?”顾邵看着门卫,目光一动,笑眯眯道。

    “机密?”门卫疑惑的看了两人一眼,摇头,眼中闪过一抹不屑:“这是任何人都可以接触的机密,每位外来使者都会知道,真正的机密,莫说是在下,便是这四方殿之主,礼部总督大人,都无权接触。”

    “礼部总督?”陆逊和顾邵齐齐傻眼,这是什么官职?

    “就是专门负责接待各国来使的最高官员,杨阜,杨大人,他曾出使过江东,诸位不知道吗?”门卫疑惑的看向陆逊和顾邵。

    这已经不知道第几次被人用这种无知的眼光来看了,两人已经麻木了,不过有条好消息就是遇上熟人了,杨阜当年出使江东,与江东各族都有往来,两人都是世家子弟,自然认识。

    不过门卫的话,却让两人心里闪过一个念头,礼部总督,这该是吕布私设的官职吧?不过眼下大汉式微,想想也不奇怪,江东不也有许多这样类似的官职吗?

    “那些是什么人?”陆逊好奇的指着一条大排长龙的队伍,大都是色目人,一个个穿的珠光宝气,但面对往来于此的汉人却是卑躬屈膝,哪怕是侍者都会受到这些人的礼遇。

    “这些是丝路之上或者丝路之外的番邦小国使者前来进献礼物,想要与我方建交,开辟新的丝绸之路,近的有西域一些小国,远的听说最远可以抵达这片大陆的最西方,或者寻求庇佑,向我大汉朝臣服。”门卫随意的看了看那边道。

    “两位放心,江东与我军同属汉家,无需排队,可直接去见大人。”门卫笑道。

    陆逊和顾邵突然有些苦涩,许都、荆州、江东其实都有类似的地方,不过一般都是门可罗雀,说难听点,他们迎接外使的地方,基本上都是养闲人的地方,再看看吕布这边,人家求着来送礼还得排队,杨阜一言可断生死,分明就是实权衙门啊。

    这么一对比,让人不觉有些灰心。

    而且陆逊还敏锐的发现一点,在这里,哪怕是一些侍女,走路都是抬着头,反倒是那些番邦使者对这些侍女相当客气,虽然是侍女,但很显然,这里的侍女身上的气质绝对不是中原之地可以培养出来的,身上有股淡淡的傲气和自信,放在中原,也只有千金小姐身上才会有这样的自信。

    那些番邦使者这么有礼貌?当然不是,只看不少使者在侍女身后猥亵的目光,就知道这些番邦使者同样免不了骨子里的劣根,只是他们不敢,为什么?理由已经无需赘言了。

    “诸位,到了。”门卫将众人带到一处宽敞的厢房,向众人道:“请诸位稍后,容在下前去通禀。”

    顾邵面色复杂的点了点头,看着门卫离去,突然苦笑一声。

    “孝则何故发笑?”陆逊扭头,不解的看向顾邵。

    “今日我方知何为夜郎自大!”顾邵看着门卫离开的方向,复杂道:“世人皆说吕布有勇无谋,粗俗无礼,但看看今日长安,再比比建业,当真好笑。”

    陆逊点点头,至少在规矩、礼仪上面,长安有今日之兴盛不是没有道理,但透过这层表象往深处探寻,恐怕跟吕布大力推行法家,却又提倡百家争鸣不无关系,以法家定制律法来规范万民,哪怕不识字的百姓,也知道律法为何物。

    儒家提倡德治看起来是跟法家提倡的法制背道而驰,但实际上却并非没有相通之处,德治是要每个人都去当道德圣人,所有人都是道德圣人了,自然也没有作奸犯科之事了。

    但实际上,可能吗?

    不可能,是人皆有私欲,纯粹在道德上要求人们如何如何,实际上是行不通的,世家大族皆知此理,因为世家之间,本就存在勾心斗角,都勾心斗角了,说德治就有些扯淡了。

    但法制不同,法制最大的作用就是给人们规范了一个底线,实际上,从秦开始,法治就存在了,但秦二世而亡,世人皆说法治不可为,但实际上,大汉立朝,多少受秦律影响,只是很多时候,因为许多利益妥协,法治最终无法执行彻底,而且执行力上也远不如秦律那般,黄巾之后,礼乐崩坏,其实何尝不是法治的彻底崩溃,战乱年代,天天都在死人,哪有人会去为民伸冤,而且很多时候,诸侯、世家都是冤情的制造者,难不成还自己砍自己吗?

    吕布这些年维持着对外的稳定,对内却是大力推行法治,不断完善着律法,五年积攒下来,在没有太多外部干涉,再加上吕布的大力推广之下,才能有今日之气象。

    虽非天子脚下,但这长安城,比那天子脚下更加气派。

    “伯言,此番回到江东,你与我当力荐主公,切不可与吕布联盟。”顾邵肃然道,眼下的吕布太可怕了,单就之前门卫所说的那些东西,单就兵锋之上,吕布恐怕已经凌驾于任何一路诸侯,再加上那真正的机密是什么?想想都觉得可怕。

    若此时诸侯还要勾心斗角,互相算计,就算江东占据了荆襄又如何?

    “嗯。”陆逊默默地点点头。

    “两位贤侄,数年不见,如今风采却是更胜往昔了。”两人说话间,却见杨阜一身儒袍,出现在两人面前。

    “见过杨大人。”顾邵与陆逊连忙躬身道。

    “不必多礼。”杨阜扶起两人道:“早听说江东使者会来,不想会如此快,我已命人为诸位准备好下榻之处,两位贤侄先去洗漱一番,待今夜,我为两位贤侄接风洗尘。”

    “大人,不必如此,我等还想领略一番长安风光。”陆逊笑道。

    “哦?”杨阜闻言看了看两人身后的队伍,点头道:“也好,先让下人们去歇息,也算两位来的巧,正赶上击鞠大赛最后一日,来我长安,若错过了击鞠大赛,可是一大憾事。”

    “击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