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擎天一棍 土疙瘩的爱情

第二百九十章 辣手

    (第三更,求订阅,求月票!)

    躲无可躲,虬须壮汉双手持剑,硬着头皮挥剑斩去。??

    “当!”

    火花飞溅,银剑剑刃卷曲,脱手飞出,虬须壮汉身影被一股巨力震飞,面色胀红,嘴角边渗出丝丝鲜血,虎口迸裂,真气倒卷入丹田,金丹震荡,丹田膨胀,似乎要被一股巨力撕裂一般阵阵刺痛。

    柳长生向前一步踏出,第三次到了壮汉面前,空着的左手向前一探,一把抓在了虬须壮汉的左侧肩胛之间,单臂一举,壮汉的身躯顿时头朝下被高高举起。

    “你若挣扎一下,本尊就捏断你的脖子!”

    柳长生冰冷的声音不带丝毫感情。

    虬须壮汉心胆欲裂,果然是乖乖地不敢动上分毫。

    二人这一番打斗,离着兽群已是渐近,柳长生手中长棍突然一挥,金光耀目,密密麻麻的棍影冲天而起,铺天盖地般砸向了远处的兽群。

    另一侧,翠衫女子和红衫少女早已目瞪口呆,竟是忘了出手。

    这虬须壮汉神力惊人,法力深厚,即使她二人联手,也难以战胜,而此刻,却如同待宰的羔羊一般毫无还手之力,这一切,越和颠覆了二人的想像,让二人如同在做梦。

    看到柳长生动手,望月犼、白虎咆哮着扑向了从山谷之中腾空而起的墨蛟,和墨蛟战成了一团,那墨蛟虽是六阶蛟龙,却离着化龙尚早,只有两条短小的蛟爪,口中獠牙虽锋利,奈何白虎、望月犼皆是身法如电,激战之中难以撕咬到两只灵兽,反而被漫天飞舞的利爪撕脱下了一片片蛟鳞。

    “柳兄手下留情!”

    “好狂的小子,住手!”

    两道声音几乎在同时从远处传来。

    第一道声音,柳长生颇为熟悉,乃是鬼见愁的声音。

    远处,鬼见愁、吕方、周同、铁卓四人各自驾驭着遁光风驰电掣般而来。

    第二道声音距离更远,却是一名身材高瘦如同竹杆般的蓝袍道士箭一般御风而来,这道士,柳长生同样不陌生,正是刚刚打过交道的执事殿长老洞冥真人。

    柳长生原本以为上官傑会出手阻拦,没想到,如此大的动静,离着玉玑峰距离最近的上官傑没有出现,这名洞冥师叔却远道而来,难道说,此事和他有关联?

    一众妖兽先是被漫天飞舞的棍影吓得四散而逃,听到洞冥真人的声音,更是一个个惊惶失措地落荒而去,仿佛洞冥真人是凶神恶煞一般,那条墨蛟同样不例外,听到洞冥真人的声音,惊惶失措,掉头就要逃离。

    没想到,望月犼却是大嘴一张,咬在了墨蛟的尾巴之上,向后用力一扯,把墨蛟强行拉了回来,白虎更是跳上了蛟背,一爪拍在了墨蛟的脖颈之间,划拉开一道血肉模糊的伤口。

    墨蛟凶性大,长长的尾巴一甩,奋力摆脱了望月犼的控制,身躯在空中翻了几个滚,把白虎从背上抛下,猛然掉头而回,张开血盆大口,扑向白虎,就在此时,眼前却是金光一闪,一道棍影飞来,砸在了顶门之上,一声闷响过后,墨蛟眼前一黑,脑中一片模糊,瞬间晕死了过去,庞大的身躯失去控制,再次冲着山谷之中坠落而去。

    白虎、望月犼一左一右地扑上前去,就要把墨蛟给撕成两半,脑海中却突然响起了柳长生的传音,二兽顿时兴致缺缺地掉头而回。

    这些灵兽都是有主之物,这只六阶墨蛟的主人说不定还是哪位元婴长老,当着洞冥真人之面,柳长生又怎能大开杀戒!

    不慌不忙地收起手中长棍,飞落在了大殿之前,随手把虬须壮汉丢在了青石地面,一巴掌抽在了他的左脸之上。

    “给你一个活命机会,说吧,是谁指使你来找麻烦的!”

    虬须壮汉翻滚着摔倒在地,一张面容瞬间红肿紫,多出了五个指印,嘴角边有血渍渗出,心中更是惊怒交加,恶狠狠地抬头瞪着柳长生,并不言语。

    他乃天生的地灵根,又生在修仙世家,一直被人当成宝,自生下来从未受过如此侮辱,而且是被一名境界低于自己之人侮辱,偏偏对方的实力强悍的惊人,毫无还手之力,这让他生出一种想要自爆金丹同归于尽的悲哀念头。

    可这念头刚一起,却又被强烈的求生**所打消,他乃天骄,一直期望着能够在这场来势凶猛的兽劫之中大展身手,还没能光耀宗门,光辉家族,没能受世人景仰,此刻岂能轻易寻死?

    龙虎山中秘传弟子之间从未有人像这般大打出手,红衫少女和翠衫女子早已震惊到了极点,若不是洞冥真人到来,这二人肯定会在第一时间逃之夭夭,看到柳长生此刻的举动,二女心中各自一颤,却是不敢出声阻止。

    “被人当枪使,还要嘴硬,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有多硬!”

    柳长生目中寒芒一闪,脚步一抬,到了虬须壮汉面前,手一伸,捏在了虬须壮汉的一条手臂之上,五指用力,“咔嚓”一声,虬须壮汉的臂骨顿时断折。

    “我杀了你!”

    虬须壮汉咬牙切齿地挤出了一句言语,身影一晃,就要挣扎着站起身来,没想到,柳长生反手一巴掌抽在了他的右脸之上,脸颊瞬间肿胀,口中牙齿被抽掉了三颗,头颅更是肿胀如猪头。

    “嘴硬是吧,被人当枪使还自以为英雄,那就让你英雄到底!”

    柳长生话音方落,一股湛蓝色光华从掌心飞出,按在了虬须壮汉的肩头,滋啦一声轻响,虬须壮汉身躯瞬间覆盖上了一层蓝色冰晶,直接变成了一尊冰雕。

    下一刻,柳长生伸手一抓一扬,虬须壮汉被一股巨力抛起,如同一具人形兵刃一般挟着狂风撞向了红衫少女。

    红衫少女吓了一跳,慌忙向着一侧躲避,刚刚避开了虬须壮汉,眼前却是光影一闪,一道掌影飞来,一巴掌抽在了她的脸上,耳畔嗡的一声大响,眼前金星飞舞,脸颊木,失去了知觉,口中更是喷出一口鲜血,鲜血中还有数颗牙齿。

    这一掌虽是隔空而来,力道却比打在虬须大汉脸上的两掌要强大数倍,直接把红衫少女掴懵,就连身影都被抽飞。

    另一侧,翠衫女子吓得尖叫一声,远远逃开,生怕柳长生也给自己来上一巴掌。

    柳长生却并没有冲她出手,反而是不慌不忙地冲着远处疾驰而来的洞冥真人躬身一礼:“师叔来得正好,这三人不知道受何人指使,构陷弟子,想要抢夺弟子手中灵兽,还请师叔主持公道!”

    话音方落,山谷之中却是传来轰隆一声巨响,虬须壮汉从天而降撞在了一处山石之上,滚落在了山涧之中,脑袋接连撞在山石之上,竟是撞晕了过去,幸亏他是一名修士,而不是一名凡人,法躯远比凡人强横,否则的话,此刻已经一命呜呼!

    “小子,你过分了,对待同门师兄弟岂可下手这般狠毒?”

    洞冥真人眉头一皱,神色不悦地说道。

    “弟子第一天到龙虎山来,就有人上门挑衅喊打喊杀,若是不给他们一个教训,下一次恐怕会有人要了弟子的命!”

    柳长生神色淡淡地说道,抬头望向了翠衫女子。

    被这冰冷的眼神一扫,翠衫女子竟是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颤,仿佛面对一只凶兽一般,汗毛倒竖,心中惊惧,掉头而逃。

    鬼见愁、吕方、周同、铁卓四人远远地听到柳长生的言语,心中却是一个个五味杂陈,这才第一天,就有人上门找柳长生的麻烦,今后还怎么在龙虎山待下去?

    本章节完。(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