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两界搬运工 石闻

第二百七十一章 追杀!

    的确,此时在神道修士眼中,白杨浑身煞气缠绕,那漆黑的煞气环绕着他,都快在头顶形成烟雾状了。

    好吧,通俗来说就是印堂发黑倒霉透顶……

    “不应该啊”白杨傻眼。

    他可是记得当初被他杀的那个钟午夜说过,他功德护体,数十万念力加持,为毛现在在这个神道修士眼中自己变成了煞气缠身了?

    听到白杨下意识的话,那邪意的神道修士一脸鄙视的说道:“你以为你是正道修士?还功德护体,你怎么不说你国运加持一身正气浩然天道庇护呢?”

    “这是阴神境界的神道修士神魂离体!”姜山看着那临空而立烟雾状的神道修士凛然道,持剑而立的他护着小师妹一步一步后退。

    大哥,这还要你说?白杨差点没翻白眼。

    “哎你知道神道修士?那你知道要怎么对付不?”反应过来,白杨看着他问。

    “寻常手段对阴神没用,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到他的真身将其杀掉,但神道修士在神魂离体的时候,都会仔细隐藏自己的真身,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跑”姜山摇头道。

    说了等于没说,白杨真翻白眼了,意念范围之内压根没用所谓的真身。

    然而对方根本就不和白杨他们废话,两句话的功夫,临空而立的对方,伸手对着白杨他们做了一个临空抓取的动作。

    呜呜呜……阴风呼啸,一只漆黑的大手凭空出现,大如房屋,邪气森森,如一块天幕盖下。

    “小心!”

    在场武力值最高的姜山沉声大吼,浑身真元喷薄,金光灿灿,腾空而起,手中利剑吞吐金色剑芒,一剑斩向那只大手。

    临空而立的神道修士看着这一幕,一脸不屑,仿佛看蝼蚁嬉戏。

    唰……

    姜山那吞吐剑芒的利剑,连房屋大小的猛兽都能一剑灭杀,可斩在那只大手上,却如同斩在空气上一样,根本就没有丝毫效果!

    反过来,那只大手对于他来说也好像不存在,从他身上穿过。

    就这眨眼的功夫,姜山持剑落地,脸色苍白无比,仿佛被放在冰箱冷藏室冰冻了三天一般,一脸青紫,浑身颤抖,站都站不稳。

    “阴气入体!师兄你没事吧?”小师妹紧张得尖叫,闪身就去搀扶姜山。

    我擦,这他娘的太邪门了,还是一个次元吗?武者手段居然对神道修士没用!

    白杨傻眼,管你什么,只能最后一搏了,如果那玩意还没用的话,看来只能跑路的说。

    被他丢得远远的黑色塑料袋在意念控制下打开,一张带血的姨妈巾在那大手快临身的时候迅速飞起,然后吧唧一下贴了上去。

    “赤龙!”

    当带血姨妈巾出现的时候,那原本还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神道修士脸色大变惊叫道。

    在白杨他们眼中那不过只是一张带血姨妈巾而已,可在神道修士眼中,那玩意简直就如同一座炙热烘炉升空,阴邪污秽之气简直如同熊熊烈焰!

    当带血姨妈巾贴在那只阴邪大手上之后,那只大手如同雪花丢进烘炉,嗤一声化作黑雾消失无踪!

    “啊……!”

    天空中,那阴神状态的神道修士惨叫,面对姨妈巾爆发的阴邪污秽之气,他简直如同一个雪人烤火,漆黑扭曲的身躯嗤嗤嗤嗤的声音响起,有黑烟升腾,身躯在迅速变得透明!

    “我擦,还真有用啊!”

    白杨傻眼了,挠头,无法理解这一超自然现象,哪位大爷来解释解释?

    学名大姨妈,俗称天葵,神神道道的叫赤龙,简直是天底下最污秽的东西之一,区区阴神怎么可能抵挡得住如此可怕的污秽之气。

    别说区区阴神,哪怕是佛主来了,吧唧一下给他贴脑门上,恐怕佛主金身都要被污秽消融!

    好吧,这只是打个比喻,别较真,反正那玩意不得了,阴神只是面对姨妈巾散发出的阴邪污秽之气就承受不了受到了重创。

    阴神属阴,天葵也属阴,所谓的同性相斥就是这个道理,他本身还不够阴,所以抵挡不住。

    这就好比我们人体发热,但面多火焰灼烧依旧承受不住是一个道理。

    阴神想要对付天葵其实也很简单,只需要回到本体之内,烧一把阳火就能给它烧得干干净净,所谓的万物相生相克就是这个道理。

    “哇塞,有用,灭了你丫的!”

    白杨此时眼睛瞪得跟灯泡一样,管你姨妈巾有多恶心了,能灭掉对方就是好的,意念控制姨妈巾给他飞了过去,要给他贴脑门上。

    对于阴神来说,姨妈巾跟雪人面对一座炙热的烘炉没啥区别,越是靠近他觉得自己快被融化了!

    神道修士,强大而诡秘,但越是强大的存在就越是存在致命的弱点。

    唰……

    那家伙扭曲的身影向下一落,钻进了脚下那只大蜘蛛的身躯里面去了。

    大蜘蛛一只粗大的毛腿闪电般抬起,轰一声将那张姨妈巾给踩到了地下踩得稀烂。

    噗……

    与此同时,边上那条银白色的巨蟒也动了,狰狞的头颅高高昂起,一口漆黑的毒雾就喷了过来,恶臭无比,沾染上的树木山石都嗤嗤被腐蚀。

    “喂,还能动不?砍死那只蜘蛛和蟒蛇行吗?还有,对方为毛钻到蜘蛛体内去了?”白杨一边用意念将毒液丢开,一边看着姜山大声问。

    那家伙跑蜘蛛体内去了,这就没法搞。

    “那是阴神附体,跟鬼上身差不多是一个道理,此时他已经主导了大蜘蛛的身躯,除非将他的神魂逼迫出来赤龙才有用,我现在阴气入体,动弹不得了”姜山一脸青紫,跟大病一场了一样摇摇欲坠,浑身颤抖,牙齿打架的说道。

    “我来,师兄你小心一点”

    危机时刻,小师妹也不含糊,告诫姜山一句,浑身真气喷薄,有绿光绽放,持剑就冲向了大蜘蛛,剑气吞吐,欲要斩杀大蜘蛛逼出阴神。

    当……!她一剑斩在大蜘蛛的腿上,却有金鸣交击之声响起,根本没法破开大蜘蛛的驱壳。

    砰……

    大蜘蛛抬腿,反倒是将小师妹给踢飞了出去,她真气闪烁,差点被踢碎,脸色一白,噗一口鲜血喷出。

    一直都没有做声的单秋林听到这里,脸色变得无比焦急,但是奈何他如今已是废人,根本就帮不上任何忙,只能干着急。

    我去,之前你们师兄们两个凶猛得一塌糊涂,怎么现在就萎了呢,还得我自己来。

    白杨无语,意念延伸出去,那条银色巨蟒脑髓给它揉成烂豆腐,刚刚显示了一下自己的存在感就躺了。

    那只大蜘蛛也是一样,外壳再怎么坚硬也没用,被白杨意念穿透脑袋将其脑髓搅得稀巴烂!

    唰……

    明明脑髓都被搅烂了的大蜘蛛,却依旧在动,冲过来的同时,尾部一片漆黑的蛛丝喷射而出,带着恶臭,宛如天女散花一样散开,剧毒无比。

    “我去,这不科学,蜘蛛应该死了啊?你知道什么情况吗?”白杨当时就傻眼了,前半句自己嘀咕,后半句问姜山。

    那些蛛丝虽然剧毒,但是却轻飘飘的,白杨意念就控制给他甩开了。

    “蜘蛛身躯被阴神控制,除非杀了阴神,要么将蜘蛛尸体毁掉,要不然没用的”虽然不知道白杨为什么说蜘蛛已经死了,但姜山还是根据自己的见闻回答。

    原来是这样,白杨懂了。

    唰,林玉儿手中锋锐无匹的血纹剑飞起,夜色下划过一道暗淡的红色残影,噗噗噗的声音中,沿着大蜘蛛脆弱的关节给他拆成了一地的零件,那大蜘蛛顿时就躺了!

    “你怎么会有神道剑器器胚!我还会再来找你的,一定要杀了你!”一声刺耳的尖叫响起,被拆成零件的大蜘蛛体内,阴神冲出,向着黑暗的远处跑了。

    你特么被我找到弱点了还想跑是咋地?

    白杨不干了,立即说道:“冰儿,我来指路,你带着我追,其他人留在这里,冰儿,这边,追!”

    说着,白杨跳上林冰儿的背,伸手一指前方说道,与此同时,还有一袋子的带血姨妈巾也在意念控制之下跟上,对付阴神,这可是关键呢。

    阴神跑路的速度很快,宛如一股阴风一样飞掠而去,不过他却在白杨的意念观察之中无所遁形。

    林冰儿也不含糊,身躯一扭,背着白杨一步几十米快速追击。

    唰,一张带血姨妈巾从塑料袋中飞出,向着前方的阴神贴了过去。

    面对烘炉一样的带血姨妈巾,阴神的任何阴邪手段都没卵用,只能跑路,后方阴邪污秽之气如烘炉,他仿佛被火烧,身影一闪,直接穿透一颗大树继续跑路。

    吧唧,带血姨妈巾贴在大树上,没有起到效果,没事,白杨意念控制继续追。

    “冰儿,那边,孙子,我看你往哪儿跑”白杨一边指路一变冲着前方的阴神嚷嚷。

    不知道对方的弱点还好,大不了哥跑路,但是知道了你的弱点嘛,老子追你到天涯海角也要灭了你。

    麻痹,虽然没法解释,可之前鬼才知道姨妈巾就是对付阴神绝佳的东西啊。

    “我一定要杀了你!”阴神惊怒,跑路还不忘放嘴炮。

    白杨指路,林冰儿带着白杨追杀对方,这一追一逃,很快就消失在了密林里……

    (有月票的都投给石头吧,过了十二点就浪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