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两界搬运工 石闻

第二百七十五章 这也行?

    ‘小师妹’看着白杨拿出的瓶瓶罐罐有点懵,她不是大夫,不知道怎么用药啊。

    这个白杨帮不上忙,毕竟他也不是老司机……哦不对,老中医,只能干瞪眼束手无策。

    然后冰清玉洁四姐妹过来帮忙,和‘小师妹’商量一番,挑选出疗伤药,一样给姜山吃了一颗。

    事实证明药不对症没法治病,吃下十多种疗伤药的姜山依旧是那样子不好不坏。

    “这可怎么办……”‘小师妹’急哭了。

    一心都扑在姜山身上的她,甚至都没心思注意自己的伤势。

    “小彤妹妹别急,姜公子的状况恶化并没有那么快,你也受伤了,来,吃下这颗疗伤药恢复一下伤势”林清儿手中拿着一颗色泽赤红药香扑鼻的药丸递给‘小师妹’说道。

    小彤?之前单秋林叫她木姑娘,她姓木吧,木小彤还是木彤?额,木桶?什么名字这是……

    帮不上忙的白杨只能看着,还有心思琢磨这个。

    木彤接过林清儿手中的药丸吞下,根本不在乎自己的状态,抱着姜山一脸无助。

    说到底,她也只是个小女孩而已,面对这样的情况就抓瞎了。

    疗伤药对身躯上的伤势还是很显著的,薛家宝库里面的都是高级货,吞下药丸的木彤脸色逐渐好了很多。

    “这位公子是生病了吧,生病了为何不找大夫?”小猫在边上来了这么一句。

    一遇惊醒梦中人,白杨等人一下子就反应了过来,是啊,自己不懂难道别人都不懂么?

    “我记得村里就有一个大夫吧?快,我们回去让他给看看,不行再转移到镇上,再不行去县城”白杨立即说道。

    毕竟是单秋林的师兄,白杨也不能见死不救不是。

    稍微收拾了一下,一行人骑乘金狼火速往戈多村赶,当他们回到戈多村的时候,天边都已经泛起鱼肚白了。

    这一晚上够漫长的,发生了很多事情。

    “小猫姐姐?你们又回来啦,哎,白少爷!”

    刚到村口,白杨他们就被早起的村民发现了,有个牛犊子一个的半大小孩一惊一乍的大叫。

    “木爷爷在吗?”小猫赶紧问。

    小猫口中的木爷爷,就是当初白杨第一次来这里,一碗百果酿下去就鼻血横流晕倒后给他治疗的木老头。

    “在呢,估计还没起来,我去给你叫?”那半大小孩问。

    这会儿周围呼啦啦的围过来一群人。

    还叫个毛线,一路上过来姜山的情况又恶化了很多,哪儿有时间墨迹,直接去找木老头去。

    木老头年纪大了,嗜睡,白杨他们来的时候还在梦中呢。

    “这是阴邪之气入体了,小问题”睡眼朦胧的木老头看了一眼姜山的状况,摸着胡子摇摇头说道。

    小问题?大爷,你没见这人都快死了么?

    白杨瞪着眼睛,怎么都觉得这老头不靠谱。

    “这位爷爷,那要怎么办?”木彤噗通一下给木老头跪了,惊喜的同时焦急问。

    “阴邪入体这种情况,迷河林的山民经常发生,只是这位公子要严重很多而已,没事,正好太阳出来了,把他搬到太阳底下晒一晒就好,我再给他弄点去阴虚的汤药,他体质很好,都不用虚弱几天,最多下午就能生龙活虎了”木老头一脸淡定的说道。

    真的假的,我读书少你可不要骗我!

    白杨看着木老头,总觉得他是在忽悠人,你一乡下赤脚大夫怎么看都不像高人好吧?

    小师妹木彤没有怀疑,此时木老头的话就是救命稻草,抱着姜山就到了外面,阳光还没穿透树林照耀到下方,她干脆抱着姜山到了树梢。

    “木爷爷,那家伙可是被阴神的手段给弄成这样的,你说的到底行不行?”木彤抱着姜山出去后,白杨觉得不靠谱,在木老头身边说道。

    “阴神?传说中的神道修士?”木老头眼睛一瞪,对于他来说,神道修士实在是距离太过遥远了。

    “对”白杨点头。

    “那也没问题,这就是阴邪之气入体了,晒太阳就好,类似的症状我治疗过很多,放心吧白少爷,对了,既然对方是被传说中的神道修士弄成这样的,我得研究一下”木老头噼里啪啦的说道。

    然后一点都不像个老头的动作,身形矫健的跑出去,嚷嚷着让人搭梯子,他要上树近距离研究一下姜山。

    你还上树,咋不上天呢?白杨目瞪口呆。

    好吧,估计此时的姜山在木老头眼中跟小白鼠没什么区别,他纯粹是好奇传说中神道修士的手段而已。

    然而老糊涂了吧,你既然那么好奇神道修士,为毛不问我他是怎么被神道修士弄成这样的?

    “少爷,姜公子的症状真的开始好转了呢,说也神奇,阳光下,他青紫的面孔在消退,人也不哆嗦了”

    跟去看情况的小猫跑来对白杨说道。

    “这也行?”白杨傻眼。

    啧,是不是真的?以往差不多除了喝酒啥都不干的木老头还有这本事?

    管他是运气好还是瞎猫碰上死耗子,姜山能好那就行。

    伸展了一下四肢,白杨打了个哈欠说道:“猫儿啊,你给安排一下住处,让冰儿单秋林他们安顿下来,反正都回来了,我们住一段再说,忙活了一晚上,我得休息一下”

    说道最后,白杨丢给小猫一个你快来的眼神。

    “我知道啦少爷”小猫脸色一红,然后欢快的去安排去了。

    拖着不是很疲惫的身躯回到自己的树屋,白杨回头对跟屁虫一样的银狼无语道:“门口……树下守着,少爷我要睡觉,你这么大个,少爷我的屋子个小装不下你”

    呜呜呜呜。

    银狼摇着尾巴,蹭了蹭白杨真跑树屋下看门口一样的趴着去了……

    你还呜呜呜,你是狼啊,你呜个毛线。

    白杨撇嘴,来到卧室,很好,被子什么的都还在,给自己脱得只剩条裤衩,四仰八叉的躺下,等着小猫过来‘大战一场’!

    不久后,安顿好冰清玉洁她们的小猫就来了,进入卧室站在**边看着白杨脸红道:“少爷饿了吧?要不我先给你做点吃的?少爷不在的这段时间,我学了不少菜肴的做法呢”

    “嘿嘿,少爷我先吃了你”白杨一把将小猫拉到**上不怀好意的笑道。

    这句话貌似在很多地方都出现过?

    “少爷,现在是白天……唔……”小猫还想说什么,小嘴就被白杨的大嘴堵住了。

    白天怎么啦?少爷我这总比那些在火车上就敢干的人好太多了……

    衣服乱飞,几下小猫就被被白杨给剥成了小白羊。

    “啧,皮肤真的变好了,嫩滑有弹性,还变白了点,你小时候留下的一些小伤疤都消失了,而且好像又变大了点哦……练武之人就是好”白杨欣赏着小猫的身躯评头论足。

    “少爷~”小猫羞得差点找个地缝钻进去。

    “我来啦……”

    “等等少爷”

    “等什么?我看过了,你大姨妈没来”

    “什么是大姨妈?不是,少爷,那边有一坛药酒,是爷爷专门给你准备的,说我们……睡觉的时候你喝一杯,滋补身子的……”

    “什么乱七八糟的,少爷我身体倍棒,厉害得很,看我不把你杀个七进七出要死不活……”

    一番对答,白杨怒了,一个恶狗扑屎,额不对,饿灰太狼扑小白羊就开始了没羞没躁。

    ……省了不可描述画面三万字,毕竟其中包含很多高难度姿势……

    啪啪啪……啪啪啪……一番酣畅淋漓的运动,白杨通体舒爽,躺**头抽着烟,美呀。

    好一段时间了,可算是吃着‘肉’了。

    啥,你说冰清玉洁四姐妹那几枚小鲜肉他为毛不吃?那不是没时间嘛。

    小猫很乖的,关于冰清玉洁四姐妹的事情白杨不说她也不问,这会儿靠在白杨怀中眼睛如猫咪一样眯起。

    “少爷饿了吧?我去给你弄点吃的”小猫觉得白杨消耗很大需要补充营养。

    “不怎么饿,小猫乖,让少爷我抱着你睡一觉,你不知道,这段时间我很想你,很想很想你”白杨近乎梦呓一样说道,然后就真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小猫眨巴眼睛,她懂白杨的意思,很开心的闭上了眼睛。

    另一栋树屋里,冰清玉洁四姐妹面面相窥,作为练武之人的她们耳朵很好使,白杨和小猫没羞没躁的声音她们都听到了,脸红不已。

    距离这边几百米外的大树树梢上,阳光下,看着姜山好转的样子,小师妹木彤如释重负,很开心的笑。

    她从未和姜山距离如此近过,看着姜山的脸不由得痴了。

    然而煞风景的是,稍微下面一点的树杈上,木老头拿着一块兽皮在记录姜山的状况……

    树下,瞎眼的单秋林坐在一块石头上,仅剩的右手抓着一坛百果酿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一脸淡然平静。

    边上,一群半大小子围着他指指点点好奇不已。

    时间不紧不慢的流逝,白杨一觉睡了十多个小时,醒来后这边也才只是中午而已。

    咕噜噜……

    摸了摸肚皮,白杨看着边上一双水汪汪眼睛看着自己的小猫说:“猫儿,我饿了”

    “少爷还想要呀?”小猫脸蛋一红。

    我是真的肚子饿了,白杨那个汗……(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