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哈利波特之超级法神 小哈利

第701章后悔的卢修斯

    她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刚刚到底是幻觉还是什么,怎么可能?

    飞机已经飞过了老远,再也看不到刚刚的景象。

    她无法确定,自己是眼花还是真的看到了什么。

    突然,她想起了什么,她急急忙忙的转过身来,从凯瑟琳的手里,抢过那一本杂志。

    她翻阅回那本杂志上记录冈仁波齐神山的内容,看着杂志上的描述,她越发的肯定,自己刚刚并不是幻觉,她竟然真的看到了长着火焰翅膀的神灵。

    她刚刚看的是,很可能就是那个从冈仁波齐苏醒又离开的神灵,那神灵竟然到了英国。

    “怎么了?”

    见着伊万卡大惊失色,一副慌乱的样子,凯瑟琳好奇的问着。

    伊万卡迟疑了一下,小声的说着,“我好像有些相信了,冈仁波齐山上真的有神灵。”

    她并没有说出刚刚的一幕,那一幕只有她一个人看到,实在太过离奇。

    凯瑟琳温和的说着,“我也对此深信不疑。”

    她并不知道,短短的时间已经发生了很多的事情,但她确实相信,冈仁波齐山上有着神灵。那一次在雪山上的遇险,她相信,是神灵的的帮助

    天空之中,乔治牵着安娜的手正在云上漫步。

    他尴尬的笑了笑,“也不知道刚刚飞机上有没有人看见,希望不会吓到他们。幻身咒对魔力控制的要求很高,现在的我很难用出来。”

    刚刚他玩得有些开心,没有注意到有一架飞机飞过。等着飞机飞过的时候,他想隐藏身形,却是来不及了。

    随即,他又轻松起来,“算了,反正看到也没什么,他们只会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安娜眨了眨眼睛,不好意思的说着,“我也完全没有注意到,要不,我们回去了吧。”

    “还早呢。”乔治轻快的笑着,“游戏才刚刚开始。”

    “请稍等我一下。”

    他朝着安娜微笑了一下,松开她的手,让她自己飞起来。

    随后,乔治身上的火焰越来越浓,火焰遍布着他的全身,火焰整个的将他覆盖包裹了起来。

    他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火球,他就像变成了另一个太阳一样,汹涌的火焰,放肆的燃烧。

    过了片刻,火焰慢慢消退,火球向里收缩,火球里面的景象显露出来。

    金光闪闪的翎羽,尖尖细细的长喙,熊熊火焰包围着的,竟是一只火焰环绕的凤凰。

    那凤凰围绕着安娜飞舞,发出清脆的鸣叫。

    随后,那凤凰周身火焰扩散,身体也膨胀起来,体型大得像一只巨型的狮鹫。

    凤凰展开着翅膀,从安娜的脚下升起,载着她在天上尽情的飞翔着。

    他们追着太阳,追着云彩,追着风,追着所有的美好,在天空自由的飞翔。

    直到太阳西斜,凤凰伴着晚霞,伴着落日的余晖,降落在了城堡的门口。

    安娜的脸上带着意犹未尽的嫣红,脸上是兴奋的喜悦,嘴角和眉梢微微上扬,洋溢着幸福与美好。

    在祖母慈祥的微笑下,他们吃过了晚饭。

    晚上的时候,从藏书室的活动地板,乔治进入了自己的地下基地,再次来到了家里的地下室实验室。

    和上次炼制催化凤凰魔药时相比,实验室里多了一个黑水晶打造的封闭的水晶房间,水晶房间的周围和内壁,铭刻着各式各样的魔法符文。

    这些天里,他都睡在黑水晶特制的房间里。

    特殊的魔法环境,特殊的魔法符文,可以让他能够更快控制自身的魔力。

    他已经决定好了,开学的时候,他会将这个特制的水晶房间做成随身帐篷。以方便他在霍格沃茨的时候,仍旧可以继续使用这个房间。

    幻影显形后,乔治出现在了黑水晶房间之中。

    黑水晶的房间之中,别无旁物,唯有繁星点点,星光熠熠。

    星空之中,游动着魔法的印记,魔法与星空相互辉映,宛若一个被星光填满的水底世界一般。

    乔治打了一个响指,整个房间之中,立刻像是失去了重力一般。

    他悬浮在空中,伸了一个懒腰,化作一只黑火缭绕的凤凰,慢慢闭上了双眼。他就这样,睡在了空气当中。

    在他睡着以后,在黑水晶打造的特殊房间里。

    随着他的一呼一吸,魔力都以特殊的节奏震荡着,又在房间特殊环境的增幅下,加速着他周身魔力的融合。

    恍恍惚惚之中,( )乔治的思绪仿佛随着魔力的震荡,在世界各处飘行。

    当他的思绪在世界各处飘行时,一个特殊的声音,就像咒语一样,吸引着他的注意力。

    “乔治索罗斯。”

    这是他的名字,他能够感觉到其他人在念出这个名字时的情绪,有恐慌,有愤怒,有担心,有害怕。

    他的思绪甚至能跟随着这个名字的牵引,跳跃到念出他名字的地方。

    跟随着那些念出他名字的人的牵引,他的思绪在魔法界飘荡着。

    随着他的思绪在魔法界的飘荡,一个声音引起了他的注意力。

    “那可是乔治索罗斯,他简直就像一个活生生的神话传说,我们怎么可能战胜他。”德拉科马尔福愤怒的朝着他的父亲吼道,“我们马尔福的家训是追逐最强者,神秘人无法与乔治索罗斯相提并论。”

    这些天里,他一直在想办法劝说自己的父亲,劝说他脱离食死徒的行列。在他看来,神秘人根本就不可能是乔治的对手,乔治才和他同龄,而神秘人已经老得将要腐朽。

    任谁在这时候,都不应该跟着神秘人去对抗乔治,那简直是自寻死路。

    卢修斯一脸的苦涩,他伸出自己的右臂,拉开了自己的袖子。一截干净洁白,如大理石一般的手臂上面空无一物。

    德拉科的脸上露出了思索的表情,他可是记得,他父亲卢修斯的手上本该有一个无法去除的黑魔印记。

    “我已经越陷越深,无法逃避了,我选择错了效忠的对象。黑魔王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即使是那不可思议的乔治索罗斯阁下,也未必就能战胜这位可怕的魔王。”